Toyota公布全新Tundra 贊助
2021-07-30 19:46:02

旻城 呵護(三)

 

18

韓知城最近發現李旻浩越來越晚回宿舍。

他也不太來商學大樓接自己了,只是傳訊息叫自己先回來。

已經這樣持續一週了,他覺得李旻浩怪怪的。

他想撐著自己的睡意等李旻浩回來,好好問清楚。

 

是要叫韓尼問呢?還是自己問呢?

 

後來他選擇維持韓知城的意識,他怕韓尼不成熟,問不出所以然。

終於,在時針不知倒向一的指標後,李旻浩回來了。

他發現韓知城還沒睡,皺緊眉頭,卻又沒說什麼。

韓知城也覺得李旻浩最近對自己都是這個態度,很不舒服。

「哥、」「我先洗澡。」

看吧、逃避。

韓知城嘆了口氣,倒回床上望著貼滿一顆顆星星貼紙的天花板。

那是李旻浩幫韓尼貼的。

韓尼怕黑,他不喜歡關燈睡覺。

但是李旻浩偏偏又是個不關燈就睡不好的人,只好買很多夜光的星星貼紙貼在天花板,這樣韓尼就不會怕了。

 

雖然在那之後他們倆幾乎都是抱著睡,但韓尼還是會看著天花板數著為數越來越多的星星。

每個禮拜,李旻浩都會買新的星星貼紙,說是要獎勵韓尼。

但是這一週沒有。

韓知城不知道李旻浩是怎麼了、他有點擔心。

 

19

李旻浩從浴室出來的時候,韓知城沒有發現。

他小小的手在空中揮舞,數著天花板上的星星──

很可愛、真的很可愛。

李旻浩勾起嘴角,彎成好看的弧度。

可是想到自己兩個好友在某天中午講的話,嘴角又落回原處。

 

他假裝沒有看到韓知城,逕自地走向自己的床鋪,然後背對那人睡去。

朦朧中,他聽到韓知城啜泣的聲音。

他很抱歉,但是沒有辦法。

他也好想去抱著韓知城,感受著孩子的體溫,給他一個祝福寓意的晚安吻。

他想陪著那個孩子數著星星,一顆又一顆,最後墜入同樣繁華的夢境。

 

可是在搞清楚前,他不能再這樣做了。

他會傷害他更深。

 

在心裡暗自歎口氣,李旻浩的心臟正痛怔的收縮,感覺血液被硬擠出去,像憂鬱和愧疚灌滿全身上下。

拜託了,別哭了。

 

很心疼

 

20

韓知城也開始有意無意地躲著李旻浩了。

雖然不知道李旻浩一開始為什麼躲自己,但是他沒辦法再忍受這種處境了──

無非就是玩膩自己了,隨便說幾句甜言蜜語就把自己丟了唄。

但是他不相信李旻浩是這種人。

而且韓尼受的打擊似乎比韓知城多,他不想再出來了。

這迫使內向自卑的本人格要承受一切的壓力,也無處宣洩。

他很委屈,他從沒那麼難受過。

明明前幾天還好好的、告白後、交往後也一起出去玩。

還做了那檔事、

韓知城欲哭無淚,他沒辦法阻止自己朝壞的那方面想。

所以他也想逃避。

 

逃避很可恥,但是有用。

 

除了在寢室會對到眼,身影交錯會擦到對方肩膀,他們沒再有其他交流。

這樣也好,就淡了吧。

如果你已經不喜歡我,就順著上次抓不住的風

 

就散吧。

 

21

「幾天沒講話了?」徐彰彬喝著拿鐵,抿了一口後,輕輕放下瓷杯。

「兩個禮拜。」失魂落魄,他覺得韓知城一定討厭他了。

「是你先不理人家的、」方燦食指敲打著桌面,似乎也有點焦急。

「是」「這樣他去找新看護人你也不能怪他。」

聽到方燦的話,李旻浩抬起頭,坐他對面的兩人都嚇得沈默。

 

他們從沒見過李旻浩這種表情。

 

「我我不想那樣」一滴一滴的淚水滴在玻璃桌面,陽光透著窗戶灑進來,把他的淚水硬生生照的奢華。

但不過就是慚愧的眼淚,一文不值。

「我很抱歉,是我先講出那種話來懷疑你的、」方燦擔心的道。

「不我的確該搞清楚那些,但不是用疏離他這種方式、」

「是我錯了。」

 

他很想念韓知城和韓尼。

 

他不知道那個孩子現在在哪裡。

是在找新的看護人嗎?還是──

新的男朋友?

 

 

「你怎麼回知城的?」方燦咬著吐司,似乎只是無心的問答。

「我說是他就喜歡。」低下頭,有點心虛。

方燦和徐彰彬瞪大眼,一臉驚訝的看著李旻浩。

「哇我們旻浩哥是開竅了嗎?」徐彰彬不怕死的拍了拍李旻浩的頭,卻意外的沒有挨打。

「就、就這樣。」臉頰上的紅暈和炙熱難耐,李旻浩撇過頭。

 

「是真的嗎?」方燦咬著吸管。

「你真的都喜歡嗎?」

李旻浩轉過頭,對上方燦嚴肅的眼神。

「依我看,你提到韓尼的次數遠遠大於知城、」

方燦壓著手指,數著過往的談話次數。

「而且都很開心。」

「相反的,提到知城的次數不多,還幾乎都是壞事。」

 

「你要好好確定,不然兩個人都會受傷。」

「尤其是知城,國中就知道他有多脆弱了。」

「如果你真的喜歡他,你就不能再讓他哭了。」

 

很毀氣氛,但是是真的。

 

連韓知城那天晚上問的時候自己都沒辦法馬上答出來。

李旻浩咬著已經乾硬的麵包,有點挫敗的盯著杯子裡的巧克力牛奶。

韓知城喜歡冰美式,自己本來也是。

但自從當了韓尼的看護人,他就開始陪他喝巧克力牛奶。

為什麼?他也不知道,他就是這麼做了。

突然覺得很愧疚、明明和自己說愛的是韓知城、和自己約會、做愛的也是韓知城。

結果自己默默的所有的習慣迎合成韓尼的了。

 

這算出軌嗎?當然不算。

但是他很懊惱,因為他們是一體的。

 

22

「知城!」就是一個普通的學長,很煩人。

但是他發現了自己little space的秘密。

為了不要讓他大肆宣揚,他都盡量滿足那人的要求。

他通常也沒什麼太過分的要求,頂多是放學後的邀約或是假日吃個飯什麼的。

反正現在李旻浩也不理他了,和他出去也無妨。

 

「週末一起去看這個好嗎!!」

兩張音樂會的門票,上面印著韓知城最喜歡的音樂家的名字。

「!!!」韓知城猛的站起,不可置信地接過票券。

「你、你怎麼啊啊啊啊!!!」韓知城高興地又叫又跳。

「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啊?」「當然!!」

難得的機會── ──

 

韓知城哼著小調躍步跳回宿舍,打開門發現李旻浩已經在那了。

他戴著細框眼鏡,手指快速敲打著鍵盤、大概是在趕報告吧。

韓知城無心過問,開心尚未褪卻,蹦蹦跳跳地跑進浴室洗澡。

李旻浩抬頭,望見那孩子很久不見的開朗,一半是開心、一半是吃味。

他恢復了、是誰恢復他的?

新看護人?不他是知城

 

是男朋友嗎?

 

他想把注意力放回報告但失敗了,用力合上筆電,有些苦惱地按壓著太陽穴。

看著桌上那兩張門票,李旻浩還在猶豫要不要開口邀請。

門被推開,韓知城走了出來,臉頰還帶著悶出來的紅潤。

感受到視線的聚焦,韓知城久違的對上李旻浩的雙眼──

就問吧、就問吧。

他不想要失去知城。

 

「你週末有空嗎?」

聲音有點小,但是足夠對韓知城造成衝擊了。

很久沒有講話了,甚是思念。

但是他還在氣他,他不會多洩漏特別的感情。

「有一天有約了、」韓知城裝作若無其事的滑著手機,但是他感覺得到李旻浩還盯著自己。

「六嗎?」「嗯。」

「和誰?去哪?」

李旻浩知道,自己還是有那麼一點資格問的,至少他們還沒分手。

「和學長,去聽音樂會。」

韓知城也老老實實地講,他不覺得說謊會有任何幫助。

「喔

再次陷入靜默,韓知城將目光移開螢幕,看向李旻浩。

「你看起來不太好。」韓知城發誓,他還氣李旻浩。

但是他喜歡他,這件事是不會那麼輕易改變的。

「嗯、沒事。」

扯出了一個有點不協調的微笑,李旻浩心裡有點酸澀。

 

學長?知道韓知城最喜歡的音樂家?還約他出去?

他知道最近韓知城滿常早出晚歸、不要是

「新的看護人嗎?」聲音已經小到幾乎聽不見了,但是韓知城讀得出來。

你不要韓尼了嗎」這句話是韓知城講的,不是韓尼。

他代替他問,卻是幫自己確認這段感情。

「不、我

李旻浩顯得慌亂,上前抓住了韓知城的手。

「我、對不起。」

 

23

「為了什麼道歉?」韓知城的語氣很冷靜,但是他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

和好了嗎?要、要和好了嗎!

「我不是故意不理你。」

李旻浩撒嬌意味的搖著韓知城的手臂,聲音越來越小。

「我在確認、一些東西、但用錯方法了

「確認我愛不愛你?你那麼不信任我?」

「不!不是」李旻浩焦急的看著韓知城,那人眼裡透著受傷。

 

「是我、在懷疑我自己,是不是不夠愛你

「嘿、看我。」韓知城捧起李旻浩的臉,輕輕地用鼻尖磨蹭著他的。

「你很愛我,我看得出來。」

「我怕你覺得我偏心韓尼。」

「你已經在告白的時候和我說你都喜歡了、」

韓知城握著李旻浩的手,扯出一個愛心形狀的笑容。

「你剛剛不也都想著韓知城是不是偷交男朋友嗎?」

「你怎麼知道?!」

「你不太會藏、而且我看到那個了。」

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票券,李旻浩臉頰一紅。

 

一山還有一山高啊、臭小鬼。

 

「就這麼拒絕學長的邀約好嗎?」

「那不然我跟他去?」

「不准。」

 

「你只能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