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級平價電動車登場 贊助
2021-08-01 01:23:00

旻城 代罪羔羊 (下)

13

韓知城醒來了,在李旻浩的眼皮子底下。

吃力地睜開眼,發現李旻浩正直愣愣地盯著他。

他想開口,但是他沒辦法,只有幾聲呻吟溢出喉頭。

他只好呆呆的看著李旻浩,等待他的第一句話──

會是罵自己呢?還是

還是宣告等等要回去呢?

回去那個潮濕陰暗的牢裡。

他好想問李旻浩,自己到底做了什麼、

 

可不可以原諒我,我很想你。

 

明明閉眼前自己還在想著不要喜歡他了、太累了。

想要就此長眠,李旻浩就會快樂了。

現在重新在光亮處看到他,他還是那麼耀眼。

過去的回憶湧上,他很想念以前的所有相處片段。

過去那兩年,每分每秒身邊都有你。

吃飯黏一起、出門黏一起、睡覺也黏一起。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都沒有了。

韓知城就是想問,他不愛他了的話,

 

自己還能不能喜歡他。

 

努力的一寸一寸移動自己的指尖,纏上李旻浩的、在呼吸罩下硬擠出一個笑容。

有點痛,但是是真心的。

你讀得出來嗎?

 

14

李旻浩想叫韓知城不要再笑了。

他不覺得自己有資格承接這個笑容、又或是自己把眼前這人傷害得那麼深,看著自己的雙眼裡卻還都是愛意。

他笨、他傻,這些是李旻浩在認識第一天就知道了。

看到那人在自己眼皮底下甦醒時,李旻浩想尖叫。

他已經睡了好久好久了,久到李旻浩快發瘋了。

他天天數著日子、數到後面也不想數了,只是盯著床上那人和他說話──

對不起、對不起,我想你。

想去哪裡吃冰淇淋?或是起司蛋糕?

想再去海邊嗎?正式在一起的那個海邊?

想在擁抱裡睡覺嗎?我想!

今天也還是很想念你。

 

在說出數不清次的我想你和對不起後,韓知城的眼睫毛顫動了一下。

李旻浩沒有錯過任何一個細節,只是猛地坐起身子,靜觀其變。

要醒了嗎?

我該先跟他說什麼?

嗨?或是、對不起?或是、我還好喜歡你?

我想你?

真的等那人張開眼、再給自己一個純潔的笑容時,

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為什麼笑?不要笑。

不要再笑了。

感覺到自己的左手的小拇指被勾纏,小手有點冰冷。

搭上、勾住、抓緊。

李旻浩很想哭,但是他忍住了。

但如果看著韓知城的笑容的話,他一定會放聲大哭。

 

「我想你。」

輕柔的聲線飄忽,散在空氣裡。

他不確定那句話韓知城有沒有聽見,但是他至少說出一句話了。

「對不起。」

「謝謝。」

謝謝你,沒有死在我身邊。

 

15

韓知城莫名的很認真復健,雖然他本來就是這種開朗樂觀的性格,不太會是那種消極放棄自我的病人。

但是他變得不太說話了。

李旻浩也注意到這點,問他是不是聲帶受傷、不能說話。

韓知城只是搖搖頭,小小聲地說了不敢兩個字。

為什麼不敢?

韓知城又搖搖頭,每次都是沈默作收。

他還是會笑,也會對李旻浩笑。

那人看得出來韓知城還喜歡著自己,但是誰也沒有再提重新交往的事。

 

一個不敢、另一個也是。

 

戳破這層七彩的肥皂泡後,還會像以前一樣嗎?

雖然過去的自己「不曾喜歡過」韓知城,但是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如果現在、再一次告白,

他還會向那次一樣,興奮地環著自己、然後大叫著我願意嗎?

還是遲疑著、搖搖頭和自己復述一次他累了呢?

李旻浩不想要是那個走向,所以他忍住了、

每一次想告白的衝動,忍住每一次想叫他我的知城啊的衝動。

 

「為什麼那麼努力?慢慢來就可以了、」李旻浩舀起一勺米飯放到韓知城嘴前。

「我我想」還是很小聲。

「是不是早點出院比較不會浪費你的錢

微微張嘴含住湯匙,李旻浩卻沒有收回手。

韓知城疑惑地抬起眼,對上李旻浩的雙眸。

 

有點憂鬱、有點潮氣。

 

「哥」戳了戳李旻浩的手臂,那人才緩緩放下手。

「你覺得我在意那些嘛?錢?」

「不是這樣的」韓知城感覺自己又做錯什麼了、

「對不起

       

又是對不起。

明明什麼事都沒做就一直說對不起。

為什麼總是無條件信任一個根本不值得信任的人?

李旻浩惱怒地用力放下瓷碗,拉著外套準備離開。

他必須靜一靜、抽根菸冷靜下來也好。

轉身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衣襬被拉住──

「別

眼淚一滴一滴地掉。

「別離開我、」

就像那通電話裡的韓知城,無助又委屈。

不要離開我、為什麼要分手、

 

」他不想要,也不會離開。

坐回椅子上,韓知城又不說話了。

李旻浩問什麼他都不回答,只好握住年下者的手。

「不要怕說錯話、回答我。」

「你還喜歡我嗎?」

 

16

」韓知城的思緒被拉回,張了嘴卻不知道該吐什麼音。

喜歡、但是,他要的是這個回答嗎?

自己做了錯事、那麼嚴重、應該回答喜歡嗎?

韓知城焦慮的顫慄著,悄悄地瞥了幾眼觀察李旻浩的反應──

他的眼睛、會說話。

憂慮、懷疑、渴求、

他在渴求什麼?是或否?

看到眼前那人似乎在觀察自己的臉色選擇回答而非講出真心話,李旻浩嘆了口氣。

「說實話、別猜我的心思」

韓知城被說中後,臉頰泛起紅嫣。

他低下頭,微微的點了幾下。

 

這什麼意思?喜歡?還是、還是怎樣?

「還喜歡

李旻浩真的要站起來跳舞歡呼了。

「可是」韓知城猶豫地抬起頭。

「我我做錯事不能

攪著手指,呼吸被哽咽著。

李旻浩笑容漸漸垮下,坐回椅子上。

該怎麼向他解釋?

等等、自己是該被原諒的嗎?

說了他會原諒自己、和自己在一起嗎?

李旻浩已經十分鐘沒講話了,韓知城很緊張。

看到年上者突然崩潰的嘴角,韓知城心臟咯噔了一下。

 

「我」細小的聲線,對沈默的空氣來說足以傳遞。

「我想我們還是

韓知城不希望李旻浩委屈自己,他必須彌補他做的錯,即便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彌補。

「在一起。」

很大聲、撞進韓知城的心裡。

錯愕地抬起頭,對上李旻浩….

他的瀏海蓋住了那雙瞳,他沒辦法讀出他的情緒。

 

「我們要在一起。」

「可是可是我、」

「你沒做錯。」李旻浩嘆了口氣,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韓知城會是多失望、多怨恨的看自己?

「欸?」「是我亂誤會你、對你做了糟糕的事、」

時鐘的噠噠聲變得很吵雜、心跳也是。

他好怕韓知城就再也不想和自己說話了。

他好怕、好怕韓知城就這麼從自己的人生中登出。

李旻浩都講了,講完還不忘加了句對不起。

他已經準備好被打、被罵、被枕頭砸──

「所以我沒做錯?」

韓知城的聲音有點顫抖,李旻浩猜測他快哭了。

微微的頷首,等待自己的判決、

是哭泣和絕望、還是笑容和擁抱?

突然感覺到有一雙手臂環住自己,李旻浩抬起眼、對上韓知城含淚的雙眸。

「真是、真是太好了、我以為

韓知城把臉埋進李旻浩的夾克領子,眼淚滲進布料纖維裡。

「我以為我這輩子都沒資格喜歡你了、」

結果這個時候,他還是在擔心自己。

「為什麼又是在檢討自己?」

懊惱的扯開擁抱,緊緊盯著地面。

他反而希望這時候韓知城市大發雷霆打罵自己,這會減輕他的罪惡感。

「我喜歡你、只要這樣就好

 

「我想和你在一起,無論如何。」

李旻浩也哭了,窩在韓知城的懷裡。

他明明不配擁有這些、一切都是因為韓知城而圓滿。

 

反正、什麼都有辦法解決、對嗎?

只要你在我身邊。

 

17

他們再次來那個海邊,清涼的海水打著兩人的腳背。

與上次不同的,他們倆牽著手,牽得很緊。

相視而笑、聊著不足掛齒的生活瑣事。

細軟的沙灘留下四排腳印,漸漸重合。

韓知城在李旻浩的背上,臉頰貼著後頸,悶聲道:

「那這次哥要認真回答我了嗎?」

「回答什麼?」微微偏過頭,當然看不到身後那人、但是他可以嗅到一點甜甜的氣味。

「想怎麼死?」

 

還是想在你身邊,但是要一起。

 

炎炎夏日,心有所屬。

如果可以,會背著你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