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自來水可能會有潛在汙染源 贊助
2021-07-20 15:10:16

[SKZ全員] 復仇心態 (二)

 

01

「我們的孩子不是孩子嗎!」

「你會讓自己的孩子做這種事嗎!」

「把我孩子的命賠來!」

「他們還那麼小!」

眾父母的抗議聲充斥著街道,有的泛著淚、有的怒不可遏。

「請你們各自請回,不然我們要叫警察了。」

從大樓裡走出一位男子,正眼也沒看的撒下一句話就轉身離開。

他們就是為了金錢藐視孩子的安危。

如果你的夢想是到國外進行打工留學度假三合一,你就得小心。

那仲介公司是和當地合夥壓榨孩子、還是單純賣了孩子賺錢、在去之前都不得而知。

父母聯絡不上孩子之後,才悔不當初。

 

每天手痠得要死,因為正嘩嘩的數著鈔票。

賺進來的金額高的嚇人,卻是孩子們一滴一滴的血換來的。

 

如果這間企業能夠消失就好了。

 

02

錄音機播放完一位母親的自白,卡帶卷齊。

眾人聽完後氣氛沈重,也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他們是如此的滿懷希望,有的是大學中的新星,有的是從小成績優異的天才,原本都是能為這個社會盡一份心力的有為年輕人──

到底該不該有夢想?或是說,要怎麼抉擇幫自己完成夢想的貴人。

 

「那這次,是要讓這間公司倒閉就好嗎?」金昇玟咬著筆桿,準備開始進行規劃。

「不,」方燦低頭道,

「有主嫌要擒拿。」

「三姐弟,策劃人、董事長、小嘍囉。」韓知城快速敲打著鍵盤,搜尋出相關的資料。

「一個是指使者、一個是投資者、一個是實行者。他們兩道錢也是平均分攤。」

「笑死、他們也懂公平交易?」

拋接著手中紅潤的蘋果,徐彰彬嘲諷地笑了一聲。

「知道了。」

快速地畫出心智圖,理解案件人們的關係,分別列出弱點。

ABC分別是策劃人、董事和下屬。」

用鋼筆畫著圈圈,墨色暈染。

 

髒嗎?髒。但有他們髒嗎?沒有。

 

「那就先處理掉C吧、」

纏著手上的繃帶,黃鉉辰嘴裡咬著徐彰彬切好的蘋果,已經準備好要出門。

NO ,

金昇玟默默地放下筆,轉頭望向韓知城。

「韓尼,那三人有常聚集的地點吧?」

的確,透過網上資料顯示,他們三個常常去表面上像是教會,實際上是洗錢中心的地方。

他們也是在那裡用金錢換取學生信息釣著學生。

「在市中心欸、真大膽。」含著嘴裡的棒棒糖,是草莓味的。

「給你們。」梁精寅給了一人一個工具包和韓知城的對講機。

「為什麼要這個?」黃鉉辰拿出包裡的大量現金──

他活到這個歲數,還沒看過這麼多現金呢、瞠目結舌。

「方便你們遇到問題脫身。」金昇玟頭也沒抬,冷靜回道。

「也沒多少吧、」

呵,公子彬。

 

「一次探查完所有人的底細和弱點與他們的下次目標。」

「這樣旻浩哥才能潛入下次的隊伍。」

金昇玟透過韓知城的對講機對兩人下達指示。

「可以用現金假裝要和他們交易。」

「記得,不要讓自己陷入危險。」

 

03

熱鬧的都市車水馬龍,汽車喇叭喧囂嘈雜,小巷卻靜默彷彿世外桃源。

走進地下,講出韓知城事先探察好的密語,成功進入會所。

烏煙瘴氣不說,到處都是煙味和毒品味。

金錢的唰唰聲刺痛耳膜,有人喊著加注,有人喊著金額。

真是不知道該從何下手呢、這群人渣都抓一抓算了。

 

「先找到那三人。」

徐彰彬拉著黃鉉辰的手,找尋記憶中黑板上的照片長相──

「在那,中心桌。」

 

是莊家呢。

 

這不難辦,因為自己和徐彰彬手上有大量的現金,的確是可以很好偽裝。

「押大還小?」

「大!」「押大!」眾人紛紛壓了大,只有那三人壓了小。

 

這一看就是動了手腳。

嗤笑一聲,徐彰彬出聲喊了:

「押小。」

頓時,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成功吸引到了那三人的注意,徐彰彬繼續道。

「我押這些金額。」將整袋現金放到桌上,所有人眼睛都亮了起來。

那三人自然也是被吸引了目光,心想著這次讓你贏,下次下更多賭注海撈這人一筆。

 

後來,徐彰彬和黃鉉辰故意輸光了現金,和那三人也透過交談變熟。

「哎、錢不是問題,反正也只是沒處花才來。」

哇這是本色出演吧?黃鉉辰心裡笑道。

「主要是想來這裡拓展人脈,你們說是吧?」

三人也笑笑的,感覺出了這兩人大概是同行,連忙介紹自己公司的上游和下游。

「那您們的上游下游

拓展,就是要互相交流嘛

MOR一手包辦。」黃鉉辰優雅地啜一口茶,將茶杯輕輕的放到桌上。

「包辦?不怕被抄嗎?」

「不怕,交易幾十年了沒出過問題,而且有內線。」

徐彰彬緩緩立起身,深呼吸了一口。

「如果需要,可以和MOR合作看看。我們會用關係安排好處。」

一聽到好處這三人耳朵豎的跟兔子一樣。

 

上鉤的愚笨兔子。

 

04

「主要是這三人沒腦袋。」

金昇玟躺在梁精寅的大腿上撒野,讓梁精寅作勢出拳。

「連策劃人都沒腦袋我是驚了。」

穩穩地接住梁精寅的拳頭,在上面印下一吻。

「你們繼續放閃的話,我是會砍了你們的、」

可怕的微笑,可怕的惡魔。

「哥、好可怕。」在後邊吃著泡芙的韓知城出了聲,李旻浩遍野住了嘴,繼續滑著自己的手機。

「只有你制的住這哥了。」梁精寅將身上那隻大狗狗趕下沙發,起身走進武器室。

 

治得住?制得住。

他對李旻浩到底是什麼感覺他也沒時間探討。

他不敢花心思。

沒良心的角度來看,李旻浩的工作太危險了。

如果愛上他,自己會再次失去的機率太高。

可是這種事是說不要就不會來的嗎?

 

看著坐在電腦前啃著泡芙的鼠似乎在想著什麼,李旻浩也看得出神。

泡芙的奶油一滴一滴的化在小手、唇邊、衣服上,留下一塊塊的白漬。

」李旻浩焦急的撇過頭。

差點就有反應了。

 

還是好好滑自己的手機吧。

坐在旁邊的金昇玟看得一清二楚,不禁失笑。

 

真是不坦誠的兩個人,比嫌犯還愛狡辯。

 

05

李旻浩混進了下一批留學團裡。

那三人的確是聯繫了組織進行交易,但卻不是全部的學生都來自MOR的臥底。

不過這也無妨,李旻浩還是可以辦事。

想到那時候韓知城接到那三人電話時忍笑得多辛苦

多、可愛。

 

上了車,學生紛紛疑惑為什麼不是往機場的方向。

當然不是往機場

到了一間大型倉庫,所有人都被綁了起來,包括李旻浩。

但因為是互綁,幫李旻浩綁的是MOR的人,也故意沒綁緊。

 

「所以我說,給我好好聽話啊、不然我就不賣勞力,改賣器官也可以大賺一筆!」

所有學生都嚇得臉色蒼白,連呼吸都不太敢太大。

 

「所以這裡不是留學團,是吧?」

李旻浩突然的出聲,惹來所有人的怒視──

請不要牽扯我們啊!

「不是喔、」其中一個女人低下身子,捏了李旻浩的臉一把。

「欸哥、這男孩長得很俊,賣給那間吧?」

「那間開的價太低,別想。」

「呀,」女人惋惜地看著李旻浩。

「真是白白浪費了這張臉

 

突然站起身,一個反手打暈了女人。

從那女人腰間抽出槍枝,上膛。

一瞬間,所有人都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三人就已經有一個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我只是想好好留個學

將槍口對準策劃人,左手抄起廢木材。

「怎麼事就這麼多呢?」

 

既然那女人有槍,那這兩人勢必也有。

客觀來看,李旻浩可能遠戰是贏不了,必須拉近距離。

隊伍中埋伏的MOR成員們一個個起身,也抄起武器。

原本信心滿溢的兩人,現在也是被嚇得說不出話──

「要被綁起來,還是被射殺?」

「不要過來、我要開槍了!」

敬酒不吃吃罰酒,只好成全他們了。

開槍射中其中一人的小腿,讓那人吃痛倒地,趁另一人不注意,其他人從後將那人制伏。

 

最高興的結局就是,這些學生能夠平安回家。

三人被餵了藥,一時半刻是起不來了。

駕著自己的黑車,聽著最近韓知城在聽的歌單。

 

總想著要從一些日常的話題下手,漸漸加深。

後來得知他的所有喜好,突然也變得好這口。

真奇妙,愛情中的傻子?

開進基地,李龍馥在那裡已等待多時。

「哥,你打真準。」

畢竟不能弄死,如果打大腿是有一定機率會掛掉的。

還有幫忙止血的機制做得很好,李龍馥不禁驚嘆。

「謝謝。」脫下身上的裝備,李旻浩一屁股坐到沙發上。

李龍馥專心的治療著三人的傷勢,全然沒發現有個人正默默的打算從背後偷襲他── ──

「lix!」「啊!!」手中的藥水灑了一地,李龍馥哀怨的看著方燦:

「這很貴啊哥

 

也不用那麼細心治療他們的。方燦心裡道。

他們不值得,但你總那麼善良

善良的令人心疼。

 

「告一段落就交給我處理吧、記得打多一點麻醉。」

 

05

「所以一到現場就什麼都不見了,只剩血跡?」

檢察官大吼道、

「怎麼可能人都不見?!」

沒用的東西。

悻悻然地掛掉電話,手環在胸前看著自己眼前被匿名寄來的資料。

──檢舉書──

舉報地下賭場、掛名企業。

 

檢舉就檢舉,把人帶走是動私刑嗎?

真是扭曲的正義。

吸了口菸,吞雲吐霧。

 

煩死人了。

 

06

「所以哥今天被稱讚了?」

這是李旻浩回家後被韓知城問的第十九次。

「為什麼要一直問這個?」

用毛巾揉著韓知城沐浴後的濕髮,傳來陣陣蜂蜜香──

明明用的是同一款怎麼就特別香。

斂下眼偷偷吻了一口髮頂,韓知城沒有發現。

 

「今天透過耳機聽到了」低下頭攪著手指,嘟著嘴道。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在意。

朋友被稱讚應該是會高興的吧?怎麼自己心裡就酸的疼痛。

 

」李旻浩不是笨蛋,他知道韓知城可能也和自己有一樣的感覺。

「那知城覺得呢?」釣一下。

不是釣魚厲害而已,釣闊卡也厲害。

到底該怎麼回答?

明明初認識的時候講了「哥真好看」一點也不會害臊,怎麼現在就孬成這樣?

「嗯、在聽。」

放下毛巾,舉起吹風機,插上插座。

「聽你講完再幫你吹。」

 

開始覺得這哥是故意的。

憤恨的往後瞪了那人一眼,李旻浩笑了一聲,認份地打開吹風機。

 

在這麼多雜音的地方小小聲的講,哥也不會發現的吧、

「哥很好看,」

臉紅得發燙。

「好像,有點喜歡哥。」

 

李旻浩沒有拆穿韓知城,只是繼續幫韓知城吹著頭髮。

其實,他什麼都聽到了。

很清楚。

臉上帶著從容、幸福的笑容,但耳根子的酣熱出賣了他的「冷靜」。

 

之後,再看著辦吧,李旻浩。

 

07

共有四個人進監了,目前。

方燦看著那四人,其中一人沒了雙手,看起來神情憔悴。

另外三人見狀,也嚇得跪地求饒。

「饒了我們吧、我們沒有殺人,只是賣了勞力

「他們被賣掉之後,被殺了你們也不知道。」

冷冷的,就像沒有感情的機器。

「你們能把所有的孩子找回來,我就饒你們一命。」

「記得,不管你們逃到哪裡,我們都能找到你們。」

 

「就算是外國也一樣。」

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啪啪的聲響象徵著那三人的精神線。

 

崩潰不是一時的事。

「還有。」

回頭對上那三人的視線,方燦徐徐道:

「把錢吐出來給那些家屬賠償。」

 

08

那位母親收到帳單時,對上面的金額感到疑惑。

「那個為什麼是免費

「那三個人付的。」韓知城給了一個溫柔的微笑,女人也鞠躬致謝。

「那那三個人」「我們也不知道。」

 

「受懲罰中吧。」

 

每個受害者家庭都被寄了一筆賠償金,金額不小。

但是這能夠和孩子的存在相提並論嗎?

要是自己的孩子買的回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