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釋預告世代新車曝光 贊助
2021-07-19 10:10:23

[SKZ全員] 復仇心態 (二)

 

01

“自從那天起,我的人生就改變了。”

“兒子受害之後,老伴也因為無法承受而過世。”

“法律沒有給我兒子一個公道,就因為那該死的有教化可能。”

“他會怎麼判斷可不可教化?每個人的判斷都會一樣嗎?”

“我的老伴會怎麼想?殺死兒子的罪犯被判無罪這件事。”

“我只有一個兒子啊

方燦播放著錄音,音軌是一個老婦人的聲線。

 

最近的殺警案判決的確是鬧得沸沸揚揚,

大家都有注意到這則新聞。

 

「哇、第一個任務就這麼刺激嗎

韓知城搔了搔後腦勺、癟了癟嘴便戴上耳機。

其他也戴上耳機,試著透過韓知城的技術保持聯繫。

「這事前探查就有點難安排,必須給我一點時間。」

金昇玟轉動著手中的筆桿,嘴裡嚼著泡泡糖。

「畢竟是還沒重新融於社會中的目標,這樣是很難接近的。」

啪!泡泡在唇前繃破,香甜四溢。

「哥,可以不要吃泡泡糖吃成這樣嗎?都噴到我夾克上了、」

梁精寅小抱怨了幾聲,拍了拍被沾黏的袖子。

「抱歉、伊恩啊~」

張臂環著梁精寅的身軀,金昇玟將下巴抵在那條胳膊蹭了蹭,隨即坐回座位開始構想計畫。

「這哥真是!」嫌棄歸嫌棄,梁精寅也只是乖乖坐回金昇玟ˇ的身旁,觀察他的計畫。

 

金昇玟知道,每一次的計畫都不允許有任何的漏洞和差錯。

這樣會有人死掉的。

 

02

「鉉辰啊、先吃個早飯再去吧?」「好啊、」

離表訂的時間還剩兩個小時,徐彰彬、黃鉉辰兩人決定先在附近的早餐店吃早餐。

「你們偷懶的事我會告訴昇玟尼的!」

頓時,耳機裡傳來韓知城的聲音。

看來金昇玟在工作了,他沒有戴上耳機。

「呀韓尼!我們還有兩個小時!肚子餓事情也做不好的、對嗎?」

黃鉉辰滿嘴的火腿三明治,呀呀的抱怨道。

「隨便隨便、我會一直盯著你們的!」

哇該死,韓知城這人真是!

徐彰彬心裡咒罵,嘴銜著吸管吸了口奶茶。

可是他們不能扯掉耳機或是違背韓知城,這樣發生事情會沒人來幫忙收屍的。

「對了、彰彬哥!」黃鉉辰突然抬起頭,望向坐在自己對面那人

「幹嘛?」

「潛進去小心點,那人的爸爸也殺過人。」

這是金昇玟告訴他們的。

他們決定先進犯嫌的家中探查,搜集有用的情報。

最後他們會找出那個人真正害怕的事物逼他接受懲罰──

和道歉。這是最重要的。

「放心吧、你只需要擔心你自己。」

把最後一口奶茶解決掉,兩人站起身。

「走吧。」

 

那人的家裡真的是整齊的可以,看起來比金昇玟更強迫症。

「我兒子真的不是故意要殺人的

身後爸爸一直解釋道。

兩人是偽裝成警察入門搜查,連搜索票、警察證都是韓知城和金昇玟做的,極其逼真。

 

當然,因為你是他的爸爸,你會這麼說。

但想到在新聞報導上、那毫無悔意的嘴臉,兩人胃裡一陣噁心。

沒可能,他不可能是無辜的。

他甚至在殺警時,故意抽出刀刃,任那血無情地噴灑。

兩人無動於衷,在那人的房間找尋著有用的情報。

後來那個爸爸說了他會待在客廳,有問題再問他時,他們倆終於獲得片刻的寧靜。

 

「哥!」

黃鉉辰將一本日記放到徐彰彬面前,徐彰彬輕輕翻開──

追妻記啊?還沒成功、

「軟肋有了。」

看著紙上的文字柔情似水,渲染著真情。

沒有人會知道他是多殘忍的殺害了警察,形成強烈對比。

徐彰彬在抽屜找到了他殺人的紀錄。

金昇玟說過,他是個很愛規畫自己的殺人計畫,在匿名網站預告後才行兇的人。

「他就是個搏關注的人,他要的只是關注。」

或許,他不是想要大眾的關注,而是她的關注呢──

扭曲的價值觀使他認為她會覺得他的行為很酷。

「不會吧

真心難以想像,就像殺掉自己家人的那個變態殺人魔。

恨,當然恨。但是那個人瘋的程度真的令人恐懼。

這個人至少還有軟肋,可以從中下手。

但是那個人呢?黃鉉辰不願多猜。

 

搜集有用的資料後,和老先生道別便上車趕回總部。

一路上,兩人都在研究著犯嫌的心思。

為什麼會犯罪呢?又或是為什麼會毫無悔意。

 

終究歸咎於他們家境好,請了最棒的律師團──

高達雙位數人數的律師團一字排開,就連檢察官也會怕吧?

當然,這些律師各個都大有來頭,

有的以前是檢察官、甚至是法官。

看到自己的前輩,的確是不敢冒犯。

 

「真糟糕啊、這個社會。」

連死都有價值,因為有錢的會被記住,而窮的只會被遺忘。

 

03

「等到他被釋放,你試著找他搭話,記得善意一點。」

金昇玟知道,在他們相處時李旻浩不太會隱藏自己的情緒。

就連李龍馥這種沒眼力見孩子都看出李旻浩對韓知城有別的情愫。

畢竟是第一次出任務,可不能搞砸了。

他們必須藉著這次的成功建立信心。

「嗯。」李旻浩正穿戴著梁精寅製作的裝備,冷冷回答。

「哥、記得耳機別拔掉,我會駭進監視器和你回報,只要有需要就透過對講機告訴我。」韓知城含著棒棒糖,語氣軟糯糯的。

「好,我知道、」回予一個笑容,金昇玟黑了臉。

這是什麼差別待遇,缺德。

 

依照時間推算,他會被釋放的時間是下午兩點。

在這之後,李旻浩必須裝成他的「軟肋」的熟人,藉此擒獲他。

把他抓去地下基地,至於會是怎麼處置,能夠讓他後悔、向受害者道歉,那就是方燦哥會做的事了。

低頭看了看右腕的腕錶,時間是差不多了。

 

04

「所以我說呀、她說她很想你、」

李旻浩喬裝成那位女性的哥哥,當然,多虧韓知城,他能夠準確講出那位女性的所有訊息,讓那個男人信任自己。

兩個人在餐廳裡聊著,最後男人還主動提議要去李旻浩家看那女孩。

當然,李旻浩答應了。

他們倆上了李旻浩的車,那人坐在後座。

飛車奔馳,李旻浩將車駛向基地。

「呀、不是這個方向吧?」

犯嫌似乎發現了不對勁──

他是去過她家的,他記得怎麼走。

「哇靠、你到底是誰?」

男人坐不住,開始焦躁的大吼大叫。

李旻浩也沒慌,什麼都沒講,就還是控制著自己的方向盤。

礙於身邊沒有武器,男人扯下自己的皮帶,打算勒死李旻浩。

「旻浩哥!小心!」從耳機裡傳來韓知城的呼喊,他在車裡也裝了監視器,看到李旻浩並沒有害怕,反而泛起一股微笑。

一個放倒座椅反擒拿,整個動作一氣呵成俐落乾淨。

拿起李龍馥準備的針筒插進那人大腿,注射了安眠藥物。

那男人頓時陷入昏迷,李旻浩也繼續開著車。

 

「哥,你真的很帥。」

李旻浩輕輕一笑,韓知城都看在眼裡。

但是韓知城看不出李旻浩耳根子的燒紅,和藏在心裡的興奮感。

 

05

「剩下的我來處置,信任我吧?」方燦悠悠道,拉著李龍馥的手一擺一盪的,逗的那人咯咯地笑。

「當然,你是領導者嘛。」

他們不知道,這表面上說著「已經接受現實」的方燦,實則天天在心裡將那那變態殺人魔千刀萬剮。

這個正在昏迷的人會怎麼樣?

沒有人會知道,除了方燦。

 

「要一起去吃晚餐嗎?」

「慶功宴嗎?」

「我想吃烤肉!」黃鉉辰興奮地大喊。

「可是我想吃火鍋」韓知城小小聲的道。

「呀這個天氣哪有人在吃火鍋…….」立馬住嘴。

黃鉉辰一抬頭就對上李旻浩那可怕的眼神──

如果等一下他也把自己反擒拿自己是會死的。

「我也覺得火鍋不錯。」寵溺的揉著韓知城的髮頂,韓知城舒服的蹭著李旻浩的肩膀。

「對..對啊!火鍋店冰沙是我的最愛!」

如果不想死,就趕快附和。聰明如梁精寅。

 

「我就不去了。」方燦站起身拉了拉襯領。

「我還得處理後續。」

「好~燦哥再見!」李龍馥甜甜的道。

這孩子、

方燦笑著搖了搖頭,在群人走後嘴角立馬垂了下來。

他得趕快讓那人認罪,讓那母親得到道歉。

還有,受到應有的懲罰,讓他後悔不已。

 

06

陰暗的迴廊不斷迴盪著水滴聲,那是一個地下通道。

走到盡頭,是一排的特製牢房。

「該死!放我出去!你們到底想幹嘛!」

那人不斷敲打著欄杆歇斯底里,但畢竟是特製牢房,完全沒有損壞的跡象,連震動都不明顯。

「認識XXX女士吧?」予以一個詭譎的笑容,那男人頓時閉了嘴。

「你你想對她幹嘛、不准亂來!」情緒更加激動,那男人開始用全身的力氣去撞牢門,但絲毫沒有搖晃的跡象。

「呀、不是啊,你也沒有給你殺過的人們的家人道歉,那我殺了那女孩之後,也不用給你道歉吧?況且你也不是她的誰

在牢裡前磨著刀刃,那人近乎崩潰,開始下跪求饒。

「拜、拜託不要,我跪下來求你,拜託、你要我做什麼我都做

「都做嗎?」方燦聽到關鍵字,笑得燦爛。

「什麼都做嗎?」

那男人頃刻心生不好的預感,正想改口,方燦卻立馬一口答允。

 

「那就先寫道歉信,再剁掉雙手,就沒辦法殺人了

「如果再犯,就剁掉雙腳,你也沒辦法逃了

「反正我每次都會抓到你的

猖狂的笑聲迴盪在空曠的地穴,沒有人會知道那男人的臉上瞬間閃過一絲的絕望和驚恐。

 

這人,比自己還瘋。

 

07

「你好,女士。」

組織派了梁精寅去給道歉信和帳單。

畢竟梁精寅那臉常使女人姨母心氾濫,大可降低那人戒心。

「復仇組織就幫您到這了。」

「祝您安好。」

 

婦人打開那封信,眼淚一滴滴的落在信紙上,散成一束束的煙花。

沒有人會知道這些日子,自己是如何承受家裡只有自己一人的孤寂。

沒有人會知道在幫自己兒子、丈夫上香時,心裡有多難受。

沒有人會知道在法庭上看到那張毫無悔意的嘴臉時,自己的殺意有多麽深刻。

如果這一切不能用法律解決,她也決定走向極端。

在最後一次來到受害者自助協會,她決定和認識的幾個人打招呼就要回家服藥了。

 

「阿姨、聯絡我。」

突然一縷溫柔的聲線竄入耳中,回頭看,笑眼和善,梨渦親人。

看著手上的聯絡名片,對上那離去的背影。

「復仇計畫

 

她想到自己已經死去的兒子,在生前是多孝順自己。

出門前總笑的甜甜的,大喊著「我要出門啦!」

考上他夢寐以求的警察時,他們家三人是如何情緒激昂的擁抱彼此繞著圈圈。

以及現在他有多後悔讓自己的兒子當警察。

對工作這麼有熱忱的孩子,社會上到底有多少個給這種殺人魔耗?

她必須遏止。

希望自己的兒子是最後一個,不要再發生了。

 

「喂?是MOR嗎?」

復仇,是為彌補法律的漏洞而生。

 

08

「哥、我想吃你的肉」韓知城的腮幫子塞滿了食物,咀嚼時特別可愛,像隻闊卡。

當然,面對韓知城的撒嬌,自然是沒辦法抵抗。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肉都被韓知城一掃而空,李旻浩也沒想抱怨。

 

最後是徐彰彬買的單,他的店生意很好也算是小有財富。

各自踏上歸途,李旻浩和韓知城走在一起。

他們是最近才住在一起,因為李旻浩並沒有多餘的預算支撐起台北昂貴的房價。

韓知城畢竟還是有電腦工程師的工作,薪資也不算薄。

即便如此,也只能買間小套房而已。

兩個大男人塞在小空間生活,頓時也活出了另類的興趣。

至少韓知城不討厭李旻浩,反而是挺喜歡的。

不過韓知城自然是沒有什麼眼力見,對自己也是。

失去家人多年,他也不曾脫離過陰霾。

每天夢到的,都是血液浸泡著自己腳掌的景象。

明明就是去上個補習班,怎麼回來就什麼都沒了?

 

他相信愛嗎?

相信,畢竟那些都跟愛沒關係。

但他還敢愛嗎?不敢。

因為他害怕再次失去。

 

那是第一次,韓知城和李旻浩聊了內心層面的事。

他還知道了韓知城的內向人格和恐慌症等心理脆弱面。

但是韓知城還是不願提到案件相關的事情。

李旻浩也不急,他知道──

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