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d Kuga 值得買嗎? 贊助
2021-07-17 15:26:27

[SKZ全員] 復仇心態 (一)


 

復仇組織

對,我終於生出模範計程車連載了

因為夢系列只剩一集,我還在思考最後一集怎麼寫才不會爛尾(我怕歹戲拖棚啦哭)所以需要一點時間

改編自《模範計程車》,雖說是改編,但是引用人物設定和人物背景,劇情並沒有採用。

──正文──

00

你有沒有曾經做過一種夢、

  在夢裡,你步在一個黑暗的迴廊。

  你發不出聲音,滴滴答答的水聲環繞在耳邊。

  而最後的結局,你只會從高處墜落或是到一個佈斥白光的花園。

  然後就醒了。

 

01

「哈!哈….」不斷地喘著氣,李旻浩突然從床上彈坐起。

夜裡的寧靜使李旻浩更顯無助,連從窗戶透進的路燈光都是那麼的不自然。

那一天的景象歷歷在目。

都是血,還有兇器。

很顯然的,兇手並不怕被抓。相反而言,他想被抓。

母親就這樣臥在血泊中不省人事。

那是久日未歸的李旻浩一回家看到的第一個場景。

 

先是被嚇得說不出話,而後被濃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招回意識。

接著大哭,大聲到鄰居看到後報警,媽媽被從自己懷裡拉走。

眼淚就這樣一滴一滴和媽媽的血融合。

與其說是融合,不如說是「滴在血上」罷了。

他沒有融為一體,像想像中那樣稀釋著暗紅的血滴,

而是當自己的眼淚滴上時,鮮紅向四周擴散,留一地給自己的眼淚生存。

 

連媽媽的血液,都在保護自己的眼淚。

圈著自己的透明液體,一滴都沒漏。

 

從那天後,李旻浩就反覆的做著那個夢。

他每次都會走進黑暗的廊道,然後轉進一間房間。

裡面是自己的母親、倒臥在血泊中的母親。

他也會重演著一模一樣的反應。

愣愣、大哭、分離。

最後被檢察官告知,媽媽保護了自己。

 

“如果你的媽媽沒有把嫌犯恐嚇走,你也會慘死刀下的。”

 

不,才不會。

我死,也要把他一起拉去。

 

只是李旻浩的結局一直是從高處墜落然後結束夢境。

他沒有像看到的那本書上說的,最終來到溫暖的花園。

 

因為他沒有放下仇恨,他要復仇。

既然那個嫌犯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他就一天一天等著。

等到他出獄,自己就把他殺了。

但是把他殺了,他就會到媽媽那邊了。

 

所以他要折磨他,讓他永遠不會死。

一片一片剮下他的肉,讓他的血慢慢滴乾。

最後再幫他治療,讓他死不了。

天天餵他吃營養劑,讓他沒辦法餓死自己或用餐具解決自己。

他會讓那個人在苦痛中贖罪,讓他認爲死亡反而是最好的解脫。

 

李旻浩曾經是個溫柔的人。

只是曾經。

 

02

被同樣的兇手殺掉父母的方燦連絡上了李旻浩。

他有信心能夠說服李旻浩,他是在受害者自助協會遇到的李旻浩。

有很多人的家人都是被這個變態殺人魔殺掉的。

最後到了法庭,只會被他的態度噁心到。

他們不相信法律,因為法律伸張的不是所謂的正義。

他們保護壞人,而受害者才不在乎那些──

什麼殺人犯的人權?那我的家人呢?

 

真可笑。

 

當然如方燦所料,李旻浩加入了他的復仇計畫。

他們會懲罰那些吃法律豆腐的壞人,然後給予他們「應得」的懲罰。

在這個組織中,還有其他人。

方燦,召集人,也是年紀最大的,被殺的是父母。

負責接案件,然後依照急迫性排出順序,是指揮官的角色。

徐彰彬,副手,是負責事前探查敵情的,被殺的是姊姊。

會先用各種方式深入組織或是企業,再判斷情勢稟報。

黃鉉辰,副手,被殺的是父親。

是時常待在徐彰彬身邊的幫手,他們倆很信任彼此。

李龍馥,醫療,被殺的是父母。

因為處境和方燦相同,所以方燦特別疼他。也因為比較善良脆弱,不會接觸案件。

金昇玟,策劃,被殺的是哥哥。

會負責規劃復仇從頭到尾的流程方式,包括怎麼復仇及要把犯人帶到哪裡。

梁精寅,是年紀最小的成員,是武器專家,被殺的是弟弟。

會依照金昇玟的計畫製作出適合的武器,是個可靠的存在,因為他的理智是正常的,其他人在李旻浩眼裡都像笨蛋。

 

最後,韓知城。

其實李旻浩是最後才和他混熟,結果一下躍升變成最好的朋友。

當然,現在是朋友還是不同的感情李旻浩自己也不太確定。

韓知城,駭客,負責各項電腦駭入和監聽、聯繫起大家共同通話。長得一張闊卡臉特別可愛,被殺的是全家人。

沒錯,全家人。

李旻浩聽到的時候也嚇一跳,原本在後面吵鬧的人們也安靜了下來。

他們都知道,韓知城家的那件案子是最慘烈的。

據新聞報導,房子牆壁沒有一處是潔白的,玄關的血液也淹沒腳掌。

李旻浩看著韓知城,他卻是笑的。

他知道他不該過問,但是他還是想知道韓知城的一切。

關於情感、關於真實想法,他在意他。

 

「他總用笑容隱藏自己的情緒。」方燦悠悠說道。

當然,自己也看得出來。

眼前這個笑得開朗的男孩,心中有多少的無助和苦痛?

 

「李旻浩,catcher(其實他本來想講殺手的,但是畢竟不是真的殺人),負責捉捕。」

「哥、你好帥。」

突然有一個乖巧的聲線打斷自己的談話,他抬頭望向後方、正坐在電腦前的韓知城。

「韓知城!這時候講這種話幹嘛啦!」「不是、他說的好像也沒錯、」「呀哥的鼻子很挺呢!」「哇、眼睛也漂亮,好大!」

其他成員開始談論起來,連方燦也控制不住場面,最後是忙內出聲制止大家才安靜下來。

「哥如果不想講是哪位親屬被殺害,那也不用講。」

韓知城站起身往李旻浩這邊走來。

「因為那是揭開傷疤、不是嗎?」

一個溫暖的微笑綻放,李旻浩看得一愣。

「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李旻浩乾咳幾聲便繼續說道。

 

「被殺害的是母親。我沒關係的。」

 

03

除了李旻浩,其他人在社會上也是有正職工作。

李旻浩原本是個軍人,但現在他已經不想再浪費時間在軍營中了。

 

他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

 

方燦是受害者救助協會的會長、徐彰彬是餐廳老闆、黃鉉辰是藝術家、韓知城是電腦工程師、李龍馥是藥師、金昇玟是研究人員、梁精寅剛畢業就繼承他家裡的五金行。

 

韓知城的工時是最長的。雖然固定,但就是固定那麼長。

李旻浩總會披著星夜開車去載他,讓他能夠在車睡會兒。

他很心疼他,他目前還沒有成功聽到韓知城的故事。

他也嘗試從媒體找尋資料,但是都不得而知。

不過依照那個變態殺人魔的個性,大概恨不得把自己的豐功偉業告諸全世界。

當然,檢察官不會讓他這麼做。

 

所以他必須獲得韓知城的信任,讓韓知城願意向自己抒發情緒。

 

將他載到徐彰彬店裡,三人吃了宵夜時刻的晚餐。

「知城,你這樣會爆肝欸、」徐彰彬嘴裡的飯還沒嚥下就想講話,一股氣堵到立馬咳了起來。

「嘿、哥!吞下去再說話!」

韓知城嫌棄道,夾起了一塊豬排往嘴裡一塞。

頰變得鼓鼓的,李旻浩覺得可愛,偷偷伸出手指輕輕一戳。

「唔、」韓知城轉頭看向自己身旁的始作俑者,皺起眉頭轉了轉眼珠子表達不滿。

「會蛀牙喔、」李旻浩淺淺一笑,拿起可樂抿了一口。

「哥那麼溫柔,當殺手好奇怪。」

「呀韓知城不是說吞下去再講話嘛!」徐彰彬憤憤道,翻了個白眼。

自己這是當了電燈泡嗎?為什麼氣氛怪怪的。

 

他們就像彼此的家人。

說得誇張一點,就是他們失去了家人,但又得到了家人。

 

本該孤寂、噩夢纏身的人們,坐在一起相互取暖。

寒冷的夜,漸漸的被融化,連路燈的光都變得黃暖。

 

04

「準備要接訂單了吧?」

是方燦負責接案件,當然,也是他要負責告訴那些無助的受害者有這個管道。

透過他的自助協會,這並不是難事。

 

「嗯。」大家異口同聲道。

 

05

“你想要復仇?還是原諒?”

“計費方式會由組織判斷,事成後會收到帳單。”

“事後也請保密,不然後果自負。”

當然,他們是高知識組織,脫罪是基本,加罪是日常。

“如要復仇,請按1:如要原諒,請掛斷連線

 

機械女聲冷漠地重複講述著同段話語。

 

 

黑暗中的小套房,那人就蜷縮在牆角。

顫抖的手指慢慢觸下1號鍵。

 

“感謝您的勇敢,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絡。”

 

眼淚不斷地掉,他希望能藉由這次趕快解脫。

因為他真的受夠了,一切都。











這篇只是前段交代,所以字數會比較少,請不用擔心~~

下一篇開始每一集會有一個案件,旻城、黃餅、澳洲、永遠都會慢慢的有進展(還真的一個配一個我要瘋)

字數可能會爆多欸,希望大家能接受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