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限新舊戶 搭車金送你 贊助
2021-06-17 07:00:00

旻城 葡萄酒精 (中)

07

 

韓知城很想念李旻浩。

 

台上老師正在講解著枯燥乏味的數學,韓知城眼神放遠窗外。

多久沒有笑過了?他忘了。

不是故意不笑,是真的笑不出來了。

低頭看著那天留下的數條疤痕,隱隱作痛。

 

不過是心理作用罷了。他已經離開多久了?

 

韓知城不負眾望地考上了最好的大學,遠離了原本的那座城市。

有用嗎?他也不知道。

即使被揍、被罵、被當發洩性慾的工具,韓知城還是想念有李旻浩的日子。

 

 

仔細想想,現在對方說不定找到另一個孩子了。

苦悶一笑,眼淚不爭氣地盈眶。

他真的太會忍耐了,憂鬱症纏身。

 

他從來沒有為自己著想過。

怎麼做對對方才會是最好的?這句話一直被韓知城擺在前頭。

 

和李旻浩維持不正當關係的那天起,答應李旻浩的邀約的那天起──

韓知城就從來沒有再重視過自己了。

 

真奇妙,一個人怎麼有辦法做到完全拋棄自己的私慾呢?

這是韓知城自己也驚訝的。

「只要你幸福,我就會快樂。」

 

這種根本不可能發生的話到底為什麼會被稱為名言流傳至今?

 

是假裝自己很大度嗎?偉大到可以拋棄自己的私慾去成全別人?

 

以前我都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這句話,根本不可能在自己身上體現。

 

但現在,我正嘲笑著自己的愚昧。

 

我現在正不斷用這句話安慰自己。

 

我將他遺落的衣物湊到鼻前,嗅著僅存不多的味道。

 

他有沒有愛過我?我也不知道,我也好想知道。

 

他有沒有需要過我?我不知道,我也好想知道。

 

和李旻浩完全相反。

 

 

 

 

 

 

鋒利的刀刃再次落下,血珠再次冒出。

為什麼還是想著你?

死掉、想要死掉。

如果死掉的話,就不會一直想你。

那個已經不會再待在自己身邊的你。

 

 

 

08

 

落寞的黑影正低著頭點著菸。

黑色的皮衣似乎已經穿用多年,積了層厚厚的白質。

 

那是韓知城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他想過,就照前面幾任一樣的作法,甩掉直接丟光光。

 

他突然做不到。

 

 

那天過後,做的夢都一模一樣。

 

 

血跡、淚水、求饒。

 

 

猛然睜開眼,永遠只有白色的天花板。

他從來沒有這樣過。

習慣性的朝床鋪左方伸手,拂過手面的只有寂寞的冷空氣。

 

 

李旻浩覺得這種感覺是他這一生遇過最痛苦的。

也是第一次遇見,他不會應對。

 

 

韓知城走的時候,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那是他們在建立契約前,李旻浩就不斷叮嚀過他的。

現在李旻浩承認,他很後悔。

至少留件衣服、至少留枝筆、至少

 

留個影子。

 

李旻浩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好吧、他知道。只是不願承認。

 

 

吞雲吐霧,沒有靈魂的雙眼向上望著天空。

今天,也是沒有你的陰天。

 

 

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將煙捻熄,走出巷內攔了輛計程車。

 

「葡萄園。」

 

想念葡萄味了。想念你。

 

他曾經打聽過韓知城的現況,只知道他現在在S市。

第一志願,真不愧是韓知城。

問起對方有沒有交往的對象,那人只說不清楚。

 

“但他手腕都是紗布,不太愛笑。”

 

 

那不是韓知城。

李旻浩下意識地回答。

 

韓知城的笑,是李旻浩看過最溫暖最真摯的。

乾淨、沒有一絲邪念。

 

“哥。他可能沒有像你想的堅強。”

 

被人生唯一一個心靈支柱拋棄是什麼滋味?這是不曾信任過人的李旻浩不會理解的。

 

他現在能懂、又不能懂。

 

停車,從口袋掏出幾張鈔票,應了句不用找就轉身進入葡萄園。

 

圓潤光滑的葡萄,成群的掛在竹節上。

 

連葡萄都有伴。而韓知城沒有。

 

 

湊過鼻子聞了聞,都不是韓知城。

聞遍了整座葡萄園,滿心失望。

 

本來就不會是韓知城。

李旻浩自嘲地笑了笑,慢慢步出莊園。

 

 

他已經多久沒釣魚了?他記不清。

和韓知城分開後短短幾天有找過一個叫金昇玟的孩子。

做完後,李旻浩拉起褲子就準備離開酒店。

 

“哥。你有男朋友?”「為什麼這麼問?」

 

“你若有所思。”

 

若有所思?若有所思是什麼意思?

話還沒問出口,金昇玟已經離開房間。

空氣中飄散著濃濃的桃子酒味。

 

他在找替代品,現在李旻浩懂了。

不斷找著不同的果香,挑戰著交融後不同的酒馥。

 

只不過是想找第二個韓知城。

 

從那天起,李旻浩就再也沒有找過契約對象。

 

 

他知道,他永遠也找不到那個人。

 

 

 

 

再次搭上計程車,李旻浩不知道要去哪。

 

 

 

09

 

緩緩睜開眼,又是刺鼻的藥水味。

這是這個月第幾次進醫院,韓知城已經數不清了。

將手腕舉到眼前,重新包過的紗布潔白如雪。

 

醫生客套的關心幾句,韓知城沒什麼耐心聽,只是嗯嗯啊啊回應幾句。

 

他也忘了剛剛割腕的時候想著什麼了。

是李旻浩?還是李旻浩?又或是李旻浩?

啊,他真的不知道。

 

死掉,就能不再為思念所苦。

古代的女孩子只要丈夫戰死就會自縊殉情。

那現在呢?

我死掉之後呢?

不,李旻浩並不愛我。那並不會是相同的理念。

 

無聲地流淚,止不住。

護士急了,連忙叫來醫生,醫生問了問,他只是回了一句──

 

『累了。』

 

韓知城步出醫院的時候,大力地撞上了來人。

小小的說聲對不起,其實心底希望那個人把他打死。

 

最好是自己死了、

自己死了是最好。

 

「知城?」

 

酒精味。陶醉。

 

 

 

10

李旻浩最後到了S市。

他不知道這個時候韓知城會在哪裡,如果是在宿舍,那見面的機會就是零。

他就這樣一直走,走過遊樂園,他想到以前曾經答應韓知城一起去遊樂園。

那時是關係成立的週年,韓知城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

他想拒絕,然後威脅要解除關係。

想的跟做的不一樣。

他答應陪韓知城四個小時。

那四個小時裡,他們只夠排一個設施,外加午餐跟照片機。

 

那張四格相片,現在還在自己的錢包裡。

 

打開錢包,抽出那張相片,

 

笑容。思念。

 

那天堪稱是李旻浩笑過最多次的一天。

 

 

經過電影院,他想到以前韓知城總愛窩在沙發上看恐怖片。

整個人縮成一團,像隻受驚的小松鼠。

也不知道是哪天起,李旻浩會坐到沙發另一側,跟著韓知城一起看。

一顰一笑、每一滴淚水、每一次驚嚇、李旻浩都沒有錯過。

 

「你在看電影,我在看你。」

 

那是李旻浩這一生第一次講這種戀愛中的傻子才會講的話。

 

其實李旻浩是先毀約的那個人。

 

他是先動心的那個人。

 

經過花園,他想到相遇的那個午後。

 

葡萄味、下雨、鞋帶、粉紅泡泡、情書。

 

和開始。

 

李旻浩看到什麼都想到韓知城。

最後來到了醫院。

 

 

韓知城是個體弱多病的孩子。

在關係持續的那兩年,李旻浩抱著韓知城衝去醫院的次數絕對是兩隻手數不完的。

 

可能一個小小的感冒就會讓韓知城無法呼吸、普通的眼壓過高就會讓韓知城痛到暈死過去。

 

李旻浩曾經因為這點和韓知城對峙。

「你太麻煩了。」

 

『對不起……學長。』

抬眼,對上的是自責和愧疚。

 

呼了口氣,便也沒再說什麼了。

 

那天起,韓知城又多了個忍耐的項目。

他不舒服,再也不會說出口了。

李旻浩也沒多管,反而覺得這樣挺省事。

 

直到那天,韓知城在路邊暈倒,被車撞上。

 

接到電話的時候,李旻浩剛結束發情期。

他們已經許久沒見面了,來自韓知城的第一則消息就是來自醫院。

 

 

“他可能快不行了。他的手機聯絡人只有你一個。你會來嗎?”

 

 

那時候,韓知城就躺在床上。

本就瘦弱的身子還插著大大小小的管子,臉上戴的呼吸器幾乎佔滿他整張蒼白的臉。

 

他沒有過這種感覺。

不是心疼、也不是悲傷。

是毫無想法雜念的那種感覺。

 

他不知道,在這個情況下,他應該有什麼感情。

 

輕輕的將手覆上,一片冰涼。

心電圖趨漸平穩,李旻浩緊緊盯著。

 

結束了嗎?

 

葡萄酒,越陳越香。

走不到那步了。

 

緩緩睜開眼,韓知城看到李旻浩毫無靈魂的目光注視著心電圖。

 

『學…..長』

 

 

結束不了呢。

因為是韓知城。

輕輕的鑽入掌中,轉為十指交扣,韓知城露出有些虛弱的笑容。

 

『早安……

 

那是李旻浩看過最好看的笑容。

 

「現在是晚上。」

 

 

 

 

11

 

低頭盯著韓知城腕上厚厚的紗布,李旻浩話就這樣噎在喉頭。

 

……

韓知城不知道要回什麼。

他沒有想過會再次見到他。

他太了解李旻浩了,說散就散,沒有例外。

那時被丟下一句「結束」後,韓知城是徹底的絕望。

 

韓知城收拾行李時,偷偷摸走了一件李旻浩的襯衫。

那是韓知城最愛的一件,因為他們假日出門他都穿那件。

將臉埋進布料裡使勁一聞,淡淡的酒精味和香水味。

 

他感覺自己挺像變態的,但他忍不住。

將衣服仔細折疊好放入行李袋。

 

至少,讓我記得,我的人生有過你。

 

 

 

也只有你。

 

 

 

現在韓知城身上穿的就是這件襯衫。

李旻浩自然是認得出來的,便也一時語塞。

 

我該說什麼?我剛剛在車上想的是什麼?

 

李旻浩引以為傲的話術失效了。

在韓知城面前。

 

 

 

「最近、過得好嗎?」

超級白痴。他是看著韓知城手腕上的紗布問出這句話的。

他現在只想宰了自己然後回到A市。

『普通。』簡短,冰冷。

就像以前的自己。

 

李旻浩突然有些感慨。

韓知城真的很會忍耐。

忍到悶出病了都還憋著、

就只為了持續這醜陋又無理的關係。

只為了李旻浩,就是自己。

 

李旻浩想到這裡,呼吸一窒。

 

如果當初遇到的不是韓知城、

現在自己在幹嘛?

 

 

『哥怎麼會來?』思緒被打斷,他對上韓知城沒有一絲光亮的雙眸。

 

 

其實韓知城很努力了,裝得毫不在乎。

可是這句話裡,還是透露出了些許期待。

 

──我期待你,是因為我。

──我期待你,是因為懷念。

──我期待你,是因為找尋。

──我期待你,是因為韓知城。

 

 

最後。

他沒有回答。

意料之中。

低下頭苦笑了幾聲,又倏地抬起頭望向天空。

 

『那裡會溫暖嗎?』

 

李旻浩愣了愣,才知道韓知城說的是死亡。

 

什麼時候,韓知城的笑容變得不再乾淨純粹?

什麼時候,韓知城不再是為了快樂而微笑?

他不知道,也永遠不會知道。

因為他錯過的那段時光,就是錯過了全世界。

 

韓知城變了,應該說他其實也沒變。

只是他沒有理由繼續忍耐了。

不斷的嘗試與死亡連結,直到成功光臨。

很可惜,目前還沒有。

 

 

李旻浩心裡鈍鈍的痛。

他沒有過這種感覺。

失去韓知城是他導致,

那種痛、那種空、那種無助他本該自己承受。

但他忘了、

韓知城也會痛、也會難過。

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因為你,李旻浩。

因為你,韓知城已經不是韓知城了。

 

 

側過身、李旻浩將韓知城擁入懷中。

 

現在,應該露出什麼表情、說什麼話呢?

知城、對不起?知城、我回來了?知城、我在這裡?

 

有資格嗎?

 

懷裡的人似乎被自己一連串的行為嚇愣了,一動也不動。

 

就這樣抱著也挺好的。

想說的話有好多,但感覺這時候就這樣抱著也挺好。

 

 

 

今天,是有你的陰天。

 

 

 

12

韓知城後期兼了幾份家教,改在外租一間小套房。

一進韓知城家,李旻浩有點鼻酸。

 

就像以前那個、屬於他們倆的家。

『這可能是我想念哥的方式吧。』韓知城默默道。

 

「第一次聽你叫我哥。」『因為不是學長了。』

相視一笑、兩人一屁股陷進沙發裡。

 

他們沒有和好,因為李旻浩不確定自己有那個資格。

就只是以昔日同校學長的身份拜訪。

 

 

電視機前小小的相框內是他們倆一起去遊樂園玩時拍的相片,

李旻浩隨手拿起,徐徐地撫著玻璃面。

 

他想回到那時候,和韓知城說,我喜歡你。

想回到那時候,和韓知城說,不要只玩四小時。

想回到那時候,和韓知城說,我們永遠不要分開。

 

但都只是願望。

 

 

兩人的晚餐是共食一碗蕃茄雞蛋麵。

韓知城說他不餓,但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叫。

 

「餵你。」

李旻浩知道,韓知城雙手手腕都有傷,他沒辦法舉箸。

『不用了,哥不喜歡就不用做。』

 

 

 

「沒有不喜歡。」

 

一頓飯,吃的臉紅心跳。

 

 

 

韓知城看得出李旻浩似乎對自己有點不一樣,卻也不敢多想。

只要想的一出格,那時候的血跡和拋棄就會再次浮現。

只要有了一點希望,再次摔落就會更痛。

所以韓知城乾脆不想了,連忙把自己送近死亡。

 

『哥今晚要住這嗎?』「你要上學嗎?」『學校放假。』

「那就住這吧。」

 

13

其實韓知城忘記為甚麼兩人會滾在一起了。

明明那時候已經很晚了,韓知城催李旻浩進浴室洗澡。

 

然後自己就也被拉了進去,撞進了很暖很暖的懷抱裡。

 

和李旻浩成為那種關係的兩年內,就算性愛間參雜著擁抱,韓知城也沒有覺得那麼溫暖。

 

『哥……?

「知城……

他以前不會這樣叫自己的名字。

 

他開始懷疑現在這個人不是李旻浩。

開始嘗試掙扎,結果上頭那人越抱越緊。

 

「可以談戀愛嗎?」

 

腦袋一片空白。

蛤?我是自殺成功了嗎?我在天堂?

錯愕地向上望,對上李旻浩的墨瞳。

 

不是以前的輕視。

 

『哥……要再簽契約嗎?』「不是。」

 

 

 

一片靜默,誰也沒也再說下去。

兩人就這樣相擁著將近十分鐘。

 

「我今天去葡萄園了。」突然一個突兀的話題闢開,是很輕柔的聲線。

 

韓知城其實很久以前有聽過李旻浩的這種聲線。

大概是某一次一起看了恐怖片,他發現有一縷熾熱的視線往自己臉上燒。

 

『學長?』他偏過頭,對上李旻浩澄澈的雙眼、

 

韓知城最喜歡的那雙。

 

「你在看電影,我在看你。」

 

那是韓知城第一次覺得自己在談戀愛。

應該說,即便不是,他也告訴自己是。

 

 

他蹭了蹭李旻浩的頸窩,示意對方繼續說。

 

「那裡沒有你的味道。」

李旻浩用鼻尖側輕輕地磨蹭著韓知城後頸的腺體、

是想念許久的味道。

 

整個人放鬆下來,李旻浩斂下眼笑了笑。

 

「我想你。」

 

 

 

 

 

 

 

──不用著急、

──地球是圓的、

──我等會就來找你、

──不管你在哪裡。

 

 

 

 

 

品質越來越差:)

真的是自己寫爽後來回來翻覺得99%未來我會把這系列刪光:(

對不起:(

總之中篇就這麼結束了~!

最後下篇會是完結:)

我是不會中途斷連載的所以放心(吧)

這篇結束會先更易堆積超久的小短文、

然後再開始新的連載:)))

謝謝你們願意看我的小破文:(((

我真的不是故意那麼簡陋哈哈哈哈

不知道感覺有點像流水帳:(

可能要提到的點太多很難抓:(

抱歉我之後大概會補細節:((

總之謝謝泥們的觀看!!!

lovehan 2021-06-17 07:42:07

一點都不差啦 超喜歡的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