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et光世代為台灣選手加油 贊助
2021-06-21 03:20:40

旻城 特別 (全)(有H慎入!)

 

00

和老師談戀愛這件事是韓知城從來沒想過的。

應該說他連自己會談戀愛這件事都沒想過、更何況是和同性還是自己的班導師。

韓知城每天的行程就是學校天臺、打架、便利商店吃泡麵、公園睡一晚。

沒有家人這件事他其實沒有很在乎,因為這樣他要顧慮的太多也挺麻煩的。

他覺得一個人也很自在,所以也沒什麼抱怨過。

直到他蹲在盪鞦韆前面時,遇到自己的班導師。

 

 

 

01

其實韓知城也有孤單寂寞的時候。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生日是幾月幾號,

偶爾經過餐廳外的透明玻璃窗,他會朝裡面看到正在慶生的家庭。

其實他有時候也會想當那個坐在正中間的小女孩。

閉著雙眼,十指緊扣,訴說著自己天馬行空卻想實現的願望、然後吹熄蠟燭、迎來掌聲。

他一直覺得自己是獨立堅強的人。

不斷靠打架證明自己的強大,

但他只不過是想成為自己內心中足以站在中心的角色。

 

今天韓知城在打架時受了不小的傷。

抽搐著自己的嘴角強迫自己露出笑容,韓知城開始覺得自己有夠弱小。

 

根本還沒資格站在位高處。

 

血跡斑斑點點落入土中,韓知城覺得自己快失去意識了。

咬牙苦撐,拿著藥妝店買來的繃帶隨便纏繞幾下止血。

想到店員看到自己的眼神透露著擔心,韓知城又惱火起來。

 

不要讓我覺得自己很懦弱。

 

真的拜託了。

 

漸漸闔上眼,韓知城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

什麼都不想思考了。

臉頰上的OK繃吸飽了血液有些脫落,

 

韓知城總在學校泳池邊淋浴間洗澡,但他今天沒有。

被晚風吹得零亂的髪、過於疲累緊閉的雙眼、身上沒一處完好的肌膚、因為打群架顯得凌亂的制服襯衫。

 

韓知城現在看起來就像個失敗者。

 

微微的倚靠在鞦韆邊,身體因為寒冷有一些瑟縮。

有一餐沒一餐所以過於削瘦的下顎線抵著坐墊、韓知城想要就此長眠…..

 

「同學?」

 

 

02

李旻浩其實只是例行性的夜跑,今天繞道想要買點日用品。

剛調到新的學區就擔任班導師,其實對李旻浩負擔是有點大的。

不過好家在他的學生都挺友善、除了….他們常提到的韓知城。

目前他是沒有見過的,至少開學後到現在都沒見到。

他們說,他其實每天都會來學校,只是一來就到天臺打架,不會進班。

 

天啊、一來就要處理問題學生嗎?

李旻浩為自己捏了把冷汗。

 

 

一眼就認出新職區的學生校服,李旻浩走上前想詢問為什麼那麼晚還在公園遊蕩。

一走近不得了了,差點嚇到魂都沒了。

全身都是傷還奄奄一息,似乎因為吹太久的冷風還發起高燒。

李旻浩連猶豫都沒有就把韓知城扛到自己家,先幫忙洗個澡、處理傷口、再貼上退熱貼。

看著靜靜躺在床上、睡臉安詳的韓知城,李旻浩其實有點小心動。

 

這小孩、長得真可愛。

 

但他是學生欸。

 

李旻浩察覺自己性向的時候是大學時。

雖然有很多人因為他的外貌追求過他、男女都有,

但是李旻浩目前沒有看到符合自己喜好的。

現在突然怦然心動是怎麼回事!

李旻浩,醒醒欸。

 

唔。』

韓知城醒來的時候只覺得口乾舌燥、努力撐起身子發現自己睡在床上、床邊趴著一個男人。

 

有要你好心了嗎?

韓知城原本想這樣講,但是還是硬吞回去。

終究是這個人救了自己,雖然自己並不想被救。

仔細觀察著這個男人睡顏,韓知城覺得這個人挺好看的。

 

是沒有辦法對著臉發火的類型呢。

 

翻身下床開始到處觀察,發現了李旻浩桌上一疊尚未批改完的考卷。

 

……靠!!』「…..?」

 

這一聲髒話響徹夜晚,也順帶吵醒李旻浩。

 

「啊….」『你是我班導……?』「你是韓知城?」

 

第一次見面真的是挺蠢的。

其實中間李旻浩是如何融化不斷故作堅強的韓知城、韓知城是如何願意卸下心防無條件信任眼前這個人、甚至產生情愫的過程都挺荒謬的。

 

他甚至獲得了生日。

就定在他們相遇的那個夜晚。

九月十四。

 

韓知城是第一次擁有家人。

李旻浩說他可以信任他。

李旻浩真的是溫柔的人,韓知城總是被牽著鼻子走。

「你可以依賴我,但我們約好了、別再打架。」

 

你不需要裝作堅強、你不需要證明你自己是地位崇高者。

因為你早就是我的中心。

 

韓知城聽到的時候很感動。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就往李旻浩懷裡鑽。

他很喜歡眼前這個人,他給予了自己從沒嚐過的溫柔。

 

 

 

03

夜裡,潔白的大床上臥著兩個相擁的影子。

韓知城抬眼望著正在熟睡的李旻浩的睡顏。

 

好好看。

一陣熱灑到自己臉頰上。

韓知城大概可以猜想為什麼當初自己會接受眼前這個男人。

 

大帥哥、又溫柔、還不斷講一些令人感動的話。

 

曾經問過那麼會講話的李旻浩是不是交了一堆女朋友,李旻浩只是回答自己是母胎單身。

韓知城那時候開玩笑地講了句、

『老師該不會是同性戀吧?』

 

一片靜默,韓知城抬眼望向李旻浩。

 

其實問這句是試探吧。韓知城想試試看、

試試看,或許他也喜歡自己呢?不是家人的那種愛而已。

 

「如果是呢?知城就不理我了嗎?」

李旻浩講這句話的時候很緩慢也很小聲。

他其實沒有想讓韓知城知道這件事、

他怕他嚇到,然後就不理自己了。

 

『那老師有喜歡的人嗎?現在。』

期盼的語氣讓李旻浩一陣暈眩。

「有。」『…………』失望。

 

一聲輕笑竄入耳膜、韓知城錯愕地抬起頭。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那一晚,他們一次跑到本壘。

從收留、到家人、到同居戀人。

即使因為身份沒有確認關係,韓知城還是覺得很幸福。

他喜歡這種感覺,每天都過得很快樂的感覺。

他想要24小時都看到李旻浩、自被收留那天起也天天到班上課。

大家都以為韓知城瘋了,但相處起來發現韓知城待人特別真誠、有時候還害羞的可愛。

開始越來越多朋友、也有女孩子看上韓知城的多才多藝或是圓圓大眼來告白。

 

韓知城覺得挺酷的,這樣也算是中心嗎?

 

雖然因為李旻浩,他拒絕了好多女孩子的告白。

他不禁想到,李旻浩那麼好看,一定也有很多女孩子告白過。

想到這裡,油然而生的醋意讓他一陣鼻酸。

 

討厭鼓著臉頰生著悶氣,朋友們都說他像一隻鼠。

 

回家的時候,韓知城還在生悶氣。

李旻浩不問還好,一問差點笑死在桌前。

 

「哈、太好笑了」『有什麼好笑!』

他快害羞死、臉頰染上朵朵紅雲,頰囊因為進食和憤怒整個鼓到MAX值。

 

好可愛。

 

忍不住戳了戳,李旻浩溫柔的道:

 

「我也吃醋。」

 

對上韓知城狐疑的眼神,李旻浩寵溺的揉了揉韓知城的髮頂。

 

「不是很多同學和你告白了嗎、」輕輕的將韓知城攬入懷中,俯首把臉埋到頸窩悶聲道:

 

「我也吃醋」

『我都拒絕了嘛、』呼氣的麻癢灑在頸窩,韓知城顫抖了一下。

 

「你不拒絕的話我會當掉你。」『流氓!』

 

兩人相視一笑,鼻尖蹭著鼻尖。

 

「明早不會讓你下床。」『這是老師該說的話嗎?』

 

兩人唇緊緊貼合,微張小舌交纏。濕熱的空氣漫布,兩人也開始急躁。

將韓知城上衣釦子一顆顆解開,解一顆吻一下這種操作對韓知城來說有點太過刺激,沒一會就開始頂起跨,胸前也已經遍佈李旻浩的痕跡。

 

「知城忍不住了?」勾起嘴角,李旻浩有些玩味的捏著韓知城的乳首。

『哈、不要用捏的!』生理淚水溢出眼眶,下體的灼熱無法忽視,只好扭著腰磨蹭著李旻浩同樣腫脹的褲襠尋求慰藉。

 

坦誠相見,纏綿悱惻,步入深夜。

 

嘴上的交纏沒停,下體的抽插更甚,下位者的呻吟持續高漲,並未受到撫慰的陰莖硬挺的沾著李旻浩的小腹。

前列腺不斷遭到碾磨,韓知城的理智早已斷線,嘴裡老師老公的叫讓李旻浩爽的頭皮發麻,身下的抽動不斷加速。

 

「知城、叫我的名字。」『旻、旻浩哥!!!』

拔高尖叫一聲,韓知城達到了高潮,前端也在完全沒有刺激的情況下射了出來。

後穴因高潮不斷抽搐,李旻浩低吼一聲也釋放在深處。

 

完事後的兩人,眼裡盡是褪不乾淨的情慾。

默默地又靠近彼此,交換了一個吻。

這或許是命運論、

不是不到,只是時候未到。

我遇到你較晚,但愛你可是一瞬間的事。

 

困難依舊要克服。

 

 

 

04

突發事件,措手不及。

 

 

明明當初是你說你會無條件相信我不是嗎?

我以為我足夠特別。

啊、不對,似乎都是我在相信著你。

心碎的稀爛,眼淚早已氾濫、眼袋盛不住並在眼尾匯流成河。

夜幕低垂,皎潔的月光灑在木製桌椅上。

 

他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一隻貓,淪落到只能一個人孤獨的不斷舔拭自己的傷口。

 

他後悔,也想過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

但返去想完以後,他又覺得──

「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這條路。」

 

選擇遇到你,選擇愛你。

 

選擇打那場不可能贏的架、受需要一個月才能痊癒的重傷、在那個公園的鞦韆旁蹲好、等待你。

 

希望是那個人給的,絕望也是。

 

窗外雨還在下,孤獨的貓蜷曲在陰暗的角落裡。

 

傷口漸漸潰爛,他心想:

『啊。大概會留疤吧。』

 

是的、會留下。永遠留下。

你永遠也無法放下他。

 

心裡的聲音衝到腦內,他抱著頭痛苦的叫喚著那個人的名字。

 

真可笑。他聽不到的。

也不會想聽到的。

 

靜默就這樣緩緩滲入那人的眼眶。

濃的化不開的烏雲就這樣完全止住了原本就不甚光亮的月光。

 

解脫?除了他以外還有什麼是解脫?

 

突然想到了,他諷刺地笑了起來。

沙啞的笑聲聽起來有點刺耳,他自己也聽不下去。

 

再次恢復沈默,他什麼都懂了。

 

似乎,不該再相信任何人。

我想成為世界的中心、不、自己的中心就好。

 

你說過我是你的中心,但現在呢?

 

如果我一點都不特別,怎麼會是你的中心呢?

 

今生最好笑的笑話。

 

 

 

05

今天韓知城到校的時候,大家都用異樣的眼光看他。

正感到奇怪,想要轉頭問問自己好友的時候,那人只是鄙視的嘖了一聲,便沒再理他。

 

韓知城突然覺得一切都好陌生。

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日子。

沒有人喜歡他,沒有人願意跟他說話、分同一組。

總是用「社會敗類嗎?」的眼神看著自己。

 

不再是中心。

 

“看吧、我就說怎麼可能改邪歸正的那麼快。”“那他這陣子很會裝欸”“突然覺得有點噁心。”“那那個人現在還活著嗎?”

 

韓知城沒有一句聽得懂。

腦袋鈍痛、嗡嗡的都是雜音。

 

什麼意思?我很噁心嗎?我裝了什麼?我很真心啊?

 

好想反駁、但我沒有勇氣。

 

今天李旻浩是自己出門的。

在桌上留了張「剛接到上層電話,先離開!記得吃早餐!」的紙條,韓知城起床看到後,眼裡的笑意藏不住。

 

『什麼嘛~!』

 

現在一點幸福感都沒有了。

 

伸手摸了摸抽屜,書都不見了。

原本的同桌也將原本緊鄰的桌子分了一條縫。

 

感覺所有事情,都不太對勁。

 

正鼓足勇氣要開口問右邊的同學,門口傳來熟悉的嗓音。

 

「韓知城。來我辦公室一趟。」

冰冷的語氣讓原本以為得到救贖的韓知城僵了一下。

 

“哇第一次看到旻浩老師生氣欸”“看來是實鎚了。”“哇我上次甚至跟他一起打球了後悔死”“欸靠你不要靠近我很噁心!”

 

韓知城快要崩潰了。他好想逃離這裡。

明明自己以前抗壓性那麼高,吊兒啷噹不當一回事。

為什麼現在別人一兩句閒言閒語自己就難過得要死?

終究是長大了。

沒有和人相處過,是不會碰過人際壓力的。

 

 

 

「自己知道做了什麼事的吧?」李旻浩講這句話的時候沒有看著他的眼睛。

韓知城又覺得好陌生。今天每個人都好奇怪。

 

『我….不知道….』韓知城委屈得快哭了,李旻浩卻歸納為心虛狡辯。

「你明明就知道!!」大聲的喝斥,難掩的怒氣。

 

辦公室的老師們無一不嚇的離開,留下兩人獨自處理。

韓知城也被嚇得瞪大眼,眼淚一顆顆滾落。

 

「你前天晚上去哪了。的確是半夜才回來。」

『我不是說我去朋友家了嗎

「但他說沒有。」

「他說沒有。韓知城,他說沒有。」

 

「為什麼要毀掉約定!你明明答應我不會再打架!」

『我?!我沒有!!!』

錯愕的抬眼,對上盈滿失望的玄眸。

韓知城心臟好像被掐住似的,快要呼吸不過來。

 

「有人指控你把他打傷了。他人現在在加護病房。他的家人來告狀,現在你完蛋了。」

「韓知城。我失望的是你毀了我們倆的約你知不知道?」

昔日亮晶晶的桃花眼現已毫無光彩,李旻浩是真的失望。

 

他以為,韓知城會好好遵守諾言,重視自己的價值。

在一次控訴破滅。

 

『我真的、我真的沒有,老師你相信我』眼淚撲簌簌的掉,韓知城好不喜歡這種感覺。

他覺得自己喘不過氣來,為什麼沒有人願意相信他?

 

「那你告訴我,你那時候在哪裡?」

真心是最後一次給予韓知城機會了,李旻浩簡單收拾了桌面,等待韓知城的回答。

 

一片靜默。

 

「呵。不回答是嗎?」

『不….能、還不能。』扭拗著自己的衣服下襬,眼睛直直地看著地面。

 

韓知城好害怕。

他好想現在講出來。

可是不行,他準備好久的。

 

 

「不講不用找藉口,回去上課。你的懲戒表等等會出來。」李旻浩俐落地起身,準備逕自地離開辦公室,留下韓知城傻愣地站在那。

 

『為什麼不相信我!!』

眼淚潰堤,韓知城再也沒辦法維持抽抽噎噎,開始歇斯底里。

 

『為什麼連你也不相信我

「你沒辦法給我一個說法讓我相信你。」

『憑我們之間的情感你也不願意相信我嗎?』

 

「韓知城。」

 

突然回過頭,直勾勾的盯著韓知城。

李旻浩真的很生氣,嘴角已經無法克制的下彎。

 

「你並沒有比較特別。你這時候也只是我的學生而已。」

 

啪!什麼東西在韓知城的心地摔碎。

 

『什麼意思。』「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頭也不回,就這樣離開。

韓知城久久不能恢復平靜。

 

 

拿出藏在身後的禮物盒,韓知城緩緩的頹坐在地上。

 

他也想給李旻浩送上禮物,原本是生日那天再告訴李旻浩自己最近的計畫。

 

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盒內的織物上,再緩緩滲入空隙,不見蹤影。

他好迷惘。

他到底哪一步做錯了?又或是他從出生就是個錯誤?

 

『知城累了。』

 

隔天是李旻浩的生日,韓知城兩個禮拜前就開始準備了。

每天都到家樓下的那間花店內請教店員姊姊要怎麼織圍巾,直到前天半夜還在趕工──

他想讓李旻浩圍上的時候幸福的笑著,就像他給韓知城的那份感受一模一樣。

他最喜歡李旻浩的笑容,總是看著看著也想笑。

 

輕輕的將蓋子闔上,韓知城用力撐起身子,緩緩走向門口。

 

門合上,邊上的垃圾桶內多了一個繫著緞帶的小盒子。

 

 

 

06

韓知城又不知道自己該去哪了。

再次失去家的庇護,他又來到了熟悉的公園。

他想再次在這裡駐下,說不定李旻浩發現自己誤會之後知道來這裡找他。

左思右想,想到另一個走向。

 

如果他永遠沒有解開誤會呢?

他不會想看到自己。

 

苦笑,離開。

 

他得去很遠很遠的地方。

躲得遠遠的,不要再出現在他晶瑩的桃花眼內。

 

 

還該去學校嗎?

不知道。

韓知城覺得自己一定會想念李旻浩想念的不得了然後就到學校了。

 

走了好久好久,來到一片草坪。

棲身躺下,韓知城望著上頭的樹間。

 

真好,你就像這座公園的中心。

好特別,好高傲。

 

或許自己本就沒資格成為中心,所以從不是特別的人。

再怎麼努力,也不會成為特別的人。

 

再怎麼喜歡李旻浩,終究改變不了事實。

他們到底還是因為身份不能確認關係,所以也沒在交往。

 

所以我真的不是他的誰。

 

認知、釋懷、心酸。

 

我永遠,也不會成為他心中特別的人。

 

 

眼睛漸漸疲累的閉上,韓知城選擇逃避。

 

『生日快樂老師。』

不能叫他的名字。

因為自己只是他的學生而已。

 

『生日快樂

心灰意冷,也是痛到麻木。

終究,是沒有人會信任自己的。

沒有人會喜歡曾經污穢的自己,

洗得再怎麼乾淨,過去依舊是骯髒不堪。

 

李旻浩,自己最喜歡、最信任的人,也不喜歡自己。

 

這下真的沒有人會相信自己了。

 

你並不特別,你只是我的學生而已。

你並不特別,你只是我的學生而已。

你並不特別,你只是我的學生而已。

 

一直迴盪在耳邊,韓知城頭痛欲裂。

 

真好,又什麼都沒有了。

 

 

 

 

07

其實李旻浩還是抱持著一點希望的,

希望一進門,還是會有一個嬌小的孩子撒嬌似的環著自己的腰,甜甜的說歡迎回家。

 

但沒有。

 

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相信韓知城。

種種證據都對他不利。

他也很想相信他,但連韓知城本人都無法給他一個說法。

 

慢慢走到餐桌前,看到今早留下的紙條。

在原本自己留下的字跡下方,多了一行工整的小字。

 

『知城吃完了!最喜歡旻浩哥了!』

 

沒來由的鼻酸。

 

明天就是自己生日,他原本想在放學時帶韓知城去吃晚餐。

他什麼都計畫好了。

一個毀約,真的就毀了所有。

 

他現在也擔心韓知城尋不著今晚的落腳處。

 

窗外正下著雨,他現在是否在淋雨?

回來的時候偷偷繞道去以前相遇的公園了,也沒有見到他。

 

真的是心虛?

 

李旻浩真的很累,也好想念。

現在的這個時間,平常應該是他們倆互靠著欣賞電影、享用零食的時間。

 

這時候,韓知城會更加的活蹦亂跳,到處尋著今晚想吃的零食,然後一屁股坐上沙發,開始拿餅乾塞滿頰,再拿起遙控器選今晚想看的電影。

 

之後自己再坐到旁邊,韓知城就會乖乖的靠上自己的肩膀。

 

這或許就是簡單的幸福吧。

 

還會不會再發生?李旻浩私心的希望會。

即使毀約讓他氣憤,即使沒有一起過生日讓他悲望。

 

他希望明天去學校能見到韓知城。

想完,眼睛一閉,想就此進入睡眠。

 

過了良久,又緩緩張開,接受今晚會失眠的事實。

 

 

沒有韓知城的溫度,他不會睡得著的。

 

 

 

 

 

08

今天韓知城真的有來學校。

李旻浩早早進來早點名的時候,看到都傻了。

 

真的很高興。

 

但仔細觀察他周遭的人,似乎都對韓知城露出嫌惡的眼神。

 

『連你也不相信我嗎….』昨日的悲鳴還迴響在自己腦海,李旻浩突然有點鼻酸。

 

知城。我也想相信你。但你必須說服我

直直的盯著韓知城,發現他雙眼無神,也沒有以往溫暖的笑容,只是盯著窗外看。

 

他在看什麼?李旻浩好想知道。

 

「韓知城。等等來我辦公室找我。」

 

感覺好像是聽見了,但是他的視線還是停在窗外。

李旻浩沒有生氣,他的隔壁桌倒生氣了。

用力地朝韓知城的桌腳踹了一腳,大聲喊著老師叫你呢!

眼神裡盡是不屑。

韓知城的桌子被這一踢弄的失去平衡,朝旁邊倒去。

 

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緩緩的將所有的東西收拾好,默默地回到位子上坐好,

只是這次改看著李旻浩的眼睛。

 

『好的。』陌生,沒有感情。

就像初遇一樣。

李旻浩沒有多說什麼,他怕自己忍不住的情緒會讓其他學生起疑。

只是早早講了準備下一節的課本便走出教室,

韓知城也起身步出教室。

 

 

到辦公室的這段路其實並不長。

只要上一層樓,再拐個彎就到了。

李旻浩卻以為自己在走圈子,彷彿沒有盡頭。

 

進入辦公室,走在後頭的韓知城輕輕的將門闔上。

剛好辦公室也沒其他老師,李旻浩也沒再裝嚴肅。

他真的下定決心要問出韓知城那天隱瞞他的事情。

他不想要韓知城離開,也不想要韓知城受到同學排擠。

 

「知城」『什麼事,老師。』沒有多餘的情感,就只是師生。

這明明是從昨天的李旻浩口中講出,今天不能接受的也是李旻浩。

 

「和我講你昨天沒講的理由好嗎?」

『為什麼?』久違的抬頭注視,李旻浩感覺到韓知城一定是因為自己昨天的話受傷了。

 

「對不起、昨天因為激動說了很不好的話。」

 

『沒事,老師。』

『我本來就不是老師的誰,的確只是學生而已。』

緩緩地向旁望去,直勾勾的盯著垃圾桶,禮物還躺在裡頭。

自嘲的呵了一聲,韓知城便沒再有任何動作。

 

「知城

李旻浩不知道為什麼韓知城要盯著垃圾桶看,但是這個態度讓李旻浩有點急。

 

比初遇還嚴重。

 

「知城、相信我。和我說,即使是不好的事我也會幫你保密。你只要告訴我你那時候在幹嘛

『老師。』一句沒有溫度的話語打斷李旻浩。

 

『你不相信我,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呢?』

 

 

直直走出辦公室,李旻浩還沒從上一波情緒中走出。

 

『啊、對了。』倏地停下腳步,轉身硬擠出一個微笑。

雖然很奇怪,但是至少是笑了。我很努力了。

 

『生日快樂,老師。』

 

李旻浩愣愣地坐著,眼睜睜的看著韓知城離開。

 

 

今天班上的最後一節是自己的課,果真沒有看到韓知城的身影。

沒有辦法一起過生日,李旻浩現在也無所謂。

 

但依照這個情況,似乎連未來也沒法子一起過了。

 

思考的過程,下班路就這樣被磨光。

 

“啊!那個!”經過家樓下花店的時候,被正在準備打烊的花店店員叫住。

 

“有收到小城的禮物嗎?”

李旻浩還來不及反應,什麼都沒有回答。

“咦?沒收到嗎?小城還沒送出去嗎?那、那我是不是破梗了!”

不好意思地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女人有點抱歉地準備轉身離開。

 

「那個!」

「他準備了什麼禮物。」

“說好了是驚喜的、他可是準備了兩個禮拜那麼久呢!是個有毅力的孩子。”那女人露出欣慰的笑容,像是在講述自己孩子的故事一樣。

 

“前幾天晚上甚至到半夜還在我這裡織啊!”猛地摀住嘴,不小心說出來了!

 

「?!」

李旻浩聽到關鍵字。

 

「半夜?!」

“啊你重點是那個?”

「哪天半夜!」

“欸…..大概是大前天….

 

 

 

不發一語。

 

現在有好多資訊衝進腦袋裡。

李旻浩默默地道了聲謝謝,轉身就準備離開。

 

“你們吵架了嗎?”

“雖然很雞婆但是我覺得小城應該還是有送出禮物的。會不會在哪裡要不要找找看呢?”

 

李旻浩開始絞盡腦汁。

床邊?衣櫃裡?客廳茶几?

 

辦公室….

 

或許在他們構成誤會那天,韓知城就想送出禮物。

他依稀記得那時韓知城雙手都放在身後,臉上也帶著愉悅和期待。

 

李旻浩開始拔腿狂奔,跑回去看到正準備鎖上辦公室的老師。

「我東西沒帶,我等等負責鎖就好、」

 

開始四處找尋,他不知道韓知城是什麼時候放下禮物。

如果是在他們交流之前放,那大概會是在辦公桌附近;

如果是在他們交流之後放,那會在……

 

 

他突然想到今天對談時,韓知城朝著垃圾桶苦笑了一下。

 

翻找著垃圾桶,果然看到一個小盒子靜靜躺在底部。

 

李旻浩很想哭,真的很想。

 

輕輕地翻開蓋子,裡面躺著一條圍巾和一張小卡片。

 

『老師、旻浩哥:

     我是知城!最喜歡你的知城。

礙於卡片實在太小,想對你說的話實在太多,還是晚上再告訴你吧?

謝謝你,願意讓我依賴、相信。

我很幸運,能夠遇見你,甚至擁有了生日。

於是你的生日,我想送你一條圍巾、

這樣你在冬天圍上的時候就會都想到我了嘿嘿:)

 

還記得你之前說過我是你的中心嗎?我真的很感動。

會一輩子信任你、愛你。請你也要這麼做呀!

 

                              BY 闊卡知城』

 

眼淚終於忍不住潰堤,滴在卡片上暈染著墨水,開成一朵朵的墨花。

 

我沒有信任你。

毀約的從頭到尾都只有自己一人。

真可笑,自己到底憑什麼。

 

最糟糕的生日。

是認識韓知城後,沒有韓知城在的生日。

 

尚未降溫的暖秋,氣溫似乎還不需要圍圍巾。

但是李旻浩一點也不在乎,他仔細地圍上,細細地嗅聞。

 

似乎有淡淡的韓知城的味道。

 

好想你。

 

 

 

 

09

他被李旻浩找到了。

應該說,他故意被李旻浩找到。

走到昔日相遇的公園,韓知城這次一樣臥在鞦韆旁,幻想著李旻浩等等或許會經過。

他還是想真誠的祝自己最喜歡的人生日快樂。即使不知道那人現在對自己是什麼感情。

 

但一切都只是幻想。

這座公園本來就不是家附近的。

當初要不是李旻浩繞路夜跑他們也不會遇到。

 

但韓知城是真的不想回家。

他怕自己會哭。

 

失去,還去沾黏,不覺得挺矯情嗎?

 

 

 

「!」

真的在。

李旻浩快哭出來了。

遠遠的看著韓知城就這樣靠在鞦韆橫桿上──

就像他們初遇時。

 

快步跑過去,韓知城也發現到自己,眼睛驚訝地瞪大,骨碌碌的晶亮。

 

……』他看到李旻浩圍上圍巾了。

這麼說,是什麼都知道了吧?

看著眼前人兒沉默不語,李旻浩心疼的向前抱住了他。

 

脆弱不堪,彷彿一碰即逝。

 

好溫暖,真的好溫暖。

眼淚啪嗒啪嗒的掉,韓知城開始歇斯底里地大哭。

 

『大壞蛋!都不相信我!大壞蛋

委屈哭不盡,韓知城真的難受極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就往李旻浩肩上抹。

頭上那人正輕撫著自己的背,喃喃自語著沒事了沒事了。

 

 

命運論吧。

依照這個機率,大概可以提出一個「李旻浩和韓知城的命運論」吧。

因為是你,

就只是因為是你。

 

 

夜裡,那隻貓不再寂寞。

不再孤獨地舔舐傷口,

因為遇見了那個男孩。

 

他將傘移到貓的頭頂上,輕輕地順著毛。

 

「沒事的,沒事的。」

 

真的沒事了。

 

 

 

10

再次回學校時,他又變成了中心。

所有人都來跟他道歉。

包括他的同桌、曾經最好的朋友。

 

單純的韓知城也沒在意,還是和大家都很好,沒有責怪任何人。

但是沒有人知道,韓知城發誓不會再相信李旻浩以外的人。

 

牆頭草不值得被愛。

 

我是中心,那又如何?

哪天又傳什麼奇怪的風聲,自己又會變成角落那一粒不起眼的塵埃。

 

 

 

李旻浩在辦公室跟人吵起來了。

誣陷韓知城的孩子承認自己是因為以前跟韓知城結下樑子,看不慣現在韓知城過得那麼光鮮亮麗才出手。

他的媽媽帶著他來學校道歉,也希望能跟韓知城本人說。

李旻浩直接拒絕,還開始破口大罵。

冷靜不下來。

他可是差點毀了他們倆的感情。

最後是在校長的勸說下,李旻浩才悻悻然地離開。

 

氣死了,害我的韓知城到前一天還在難過。

 

 

一切都是在他走入教室後停止了。

一看到韓知城的臉就止不住的快樂。

 

真好。

 

 

 

 

 

真好,遇到你。

 

兩人台上台下相視一笑,默含千言萬語。

 

真好,我的中心。

 

 

 

如果說有日心說這麼一則學說,

那我也想提出城心說。

專屬於李旻浩的。

 

 

 

 

 

 

 

 

 

 

 

好好笑,這篇快要一萬字….

我甚至葡萄酒精最後一集還沒生完…..

這篇是會有番外的啦、因為感覺沒有很結局(就是要有日常可可愛愛或車車才像結局啊

原本想拆好幾集這樣我也不用一次思考完,

但是想到我還有葡萄酒精還是不要並行連載比較好。

這篇也是狗血嗚嗚嗚還有點虐。

等葡萄酒精更完我發誓我不會再馬上寫虐、

來寫個戀愛五十題甜死人也不錯:)

好啦謝謝大家的觀看、

希望我葡萄酒精趕快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