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師推薦 營養三寶 照顧全家健康 贊助
2021-06-15 07:00:00

旻城 葡萄酒精 (上)(有H慎入)

01

 

「只要你幸福,我就會快樂。」

這種根本不可能發生的話到底為什麼會被稱為名言流傳至今?

是假裝自己很大度嗎?偉大到可以拋棄自己的私慾去成全別人?

以前我都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這句話,根本不可能在自己身上體現。

但現在,我正嘲笑著自己的愚昧。

我現在正不斷用這句話安慰自己。

我將他遺落的衣物湊到鼻前,嗅著僅存不多的味道。

他有沒有愛過我?我也不知道,我也好想知道。

他有沒有需要過我?我不知道,我也好想知道。

 

 

 

 








02

 

 

『嗯、嗯啊!學….學長….不、不可以!』空無一人的教室,黃昏的夕陽灑落。空氣中彌漫著葡萄的香氣,與酒精交織著。幾張桌椅並排,有兩人在其上交疊,加上不時傳來的喘息聲,大概是希望每個經過的人都知道他們倆在交歡。

 

下方的人驚喊一聲,身上制服已被汗水浸濕。制服褲和底褲更是早就被遺落在桌角邊,不屑一顧。

上位者正俯下頸啃咬著後輩後頸的腺體,用力地嗅著清甜的葡萄味。泰然自若的神情顯現一副輕鬆,若忽視下體的生理反應,根本不像是在做愛的樣子。

 

不動情,就只是做愛。

 

下位者不一樣,眼裡除了生理淚水還有滿滿的愛意,他覺得自己被前輩的酒精味灌醉,麻痺了神經,只剩情慾。

 

 

單戀,又是單戀。李旻浩最厭倦的。

 

 

李旻浩有自己的一套規則。先去放餌,願者上鉤,最後釣上床,夠爽就多玩幾次,最後再統一用「我對你沒感覺」把他甩了。

他可以承認,韓知城是他留最久的玩具。

可能不只是好幹而已,還聽話。

約法三章:不說愛、不說喜歡、只做愛、不標記、不內射。

韓知城就乖乖聽,他從不說喜歡李旻浩──

即使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李旻浩也看得明白。

 

 

 03

 

韓知城從小就是個很擅長忍耐的人。

每當被欺負,他不會哭,只會告訴自己快結束了;

每當被傷害,他不會鬧,只會告訴自己下個更好,

 

直到他遇到李旻浩。

 

他永遠不會忘記,他在學校後花園不小心撞見李旻浩拒絕校花告白的那一個午後。

 

“學、學長!請你接受我的心意!”嬌嫩欲滴的臉頰映著紅暈,女孩鞠躬的腰壓了個完美的九十度,顯現出對李旻浩的重視。

 

 

正在下雨,恰好混淆了女孩臉頰上的淚水。

她和躲在牆後的韓知城擦身而過,留下一臉無所謂的李旻浩。

 

啊?拒絕了嗎?韓知城其實不知道短短的一分鐘內為何畫風變的如此迅速,只記得自己只是蹲下身綁了個鞋帶,再站起來,髮旋被澆了個冰涼,女孩也掩面而去。

 

「看夠了?」突然被影子籠罩,韓知城嚇得急忙後退。

這人,仔細一聞,有一絲淡淡的酒精味,大概是用了氣味消除劑。自己的後頸的腺體忍不住跳動,是ALPHA……

 

他在那之前,只是偶有耳聞李旻浩這位學長的風聲。

是混混、不好惹、女朋友多到得從台灣排到法國。

 

之後李旻浩告訴韓知城,最後一點是錯的。

 

他,李旻浩,是個ALPHA。只吃OMEGAALPHA

 

輕輕的一個吻落在韓知城潮濕的眉間,李旻浩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要做愛嗎?葡萄味的孩子?」

 

 

 

最後大力的往生殖腔衝刺,脹大成結,將兩人緊緊地連在一起。

李旻浩暗暗地喘著,將白濁一股股的射在套子裡,身下人早已因為強烈痛覺暈死過去。

空氣中瀰漫著膩人的葡萄酒香氣。不得不說,李旻浩覺得他和韓知城交融的氣味是他聞過最好聞的,總能不斷刺激著他的性慾。

 

這是他和韓知城成為這種關係的第二年,照日子算,韓知城伴在他身邊的日子已經遠遠超過和前任們日數的總和,李旻浩卻也不以為意。

 

反正他喜歡就得了。

 

不過有一點到讓李旻浩有些煩躁──

這樣,就像真正的情侶一樣。

他並不怎麼信愛情這一套,覺得那些為了愛情而死的書中角色都是白癡。

他並不覺得有任何人是比自己重要的。

當入學那年分化成ALPHA便玩心大起,和自己的理念毫不相違背。

直到韓知城闖入他的生活。

 

 

 

 

其實他一開始也沒有想要赴這個女孩的告白約。

只是那個女的似乎很有名氣,不來玩玩實在太可惜。

到了現場,就開始後悔、煩躁、想離開。

直到眼角撇到了躲在牆後的韓知城。

仔細用鼻子嗅了嗅,一股葡萄的甜味竄入鼻腔。

「剛分化不久的omega……有趣。」

甚至連氣味消除劑都不會用,笨的可以,長得還像松鼠。

李旻浩突然大笑了起來。

 

 

很符合佔有慾跟欺負慾。

 

 

簡短的我不喜歡你,斬斷女孩的所有希望。

一個箭步向前,盯著眼前正在低頭綁鞋的男孩後頸。

 

咽了口口水,李旻浩緊盯著腺體。

 

該怎麼釣他呢?

男孩抬頭,眼睛圓睜睜的晶亮、鼓鼓的臉頰映入李旻浩的眼簾。

 

操。撿到寶了。

 

 

「要做愛嗎?葡萄味的孩子?」

 

 

他並不想跟韓知城深交,但得知韓知城是住在學校宿舍後急忙提出了同居的建議。

 

嘿!如果住學校要怎麼做愛?李旻浩不會放過任何一次放學和假日。

兩人同居在一起的生活除了做愛,就只有一起上學、吃飯、就像個普通朋友一樣。

沒有談心、沒有笑意,就只是在同一個屋簷下過各自的生活。當然,夜生活除外。

 

 

這是李旻浩的理想。

 

然而現實是──

韓知城很難照顧。體弱多病、多心疑慮、喜歡有安全感的擁抱。

李旻浩一開始有點後悔,但一到性交就無所謂了。

即使前面的那幾點就像李旻浩最討厭的戀愛一樣。

 

 











05









那個日子,到了。

韓知城悄悄的從衣櫃拿出一疊李旻浩的衣物,再把他們全部鋪到床上,一躍而下,感受著李旻浩的氣味縈繞在自己周圍。

 

他知道李旻浩不會回來。

preheat期開始,他就不會回來,直到發情期結束。

想到這裡,韓知城心裡很難受。

他真的很喜歡李旻浩。但李旻浩只想做愛。

他一開始有點抗拒這種關係,直到他抗拒不了名為李旻浩的誘惑──

 

至少,他會在自己身邊。

 

右手快速擼動自己的慾望,左手伸進自己早已濕透的溫熱攪和,沒一會兒就顫抖著射得到處都是。

學長的衣服……都是了。韓知城有點慌張,但發情的熾熱讓他沒辦法思考這麼多,沒多久又被拉進了新一輪的慾望中,雙手的作業重新開始。

 

不知道到底自己沉在欲望中到底幾天,再次醒來的時候,自己是全裸的被裹在被窩裡。原本圍在身邊的衣物全部不見,只剩新換的床單。

 

「醒了?」熟悉的嗓音,韓知城突然有些鼻酸。

『嗯……』默默地低下頭,他不希望被李旻浩看到自己泛淚的樣子。

 

因為他問上,「想你」兩個字會脫口而出,然後關係就終止了。

 

李旻浩為了避免一切的麻煩,不管是自己的發情期還是韓知城的發情期都會離開家裡。

不管是惱人的ALPHA情節會使他失控、又或是發情中的性愛總伴隨著標記,讓他不是很滿意。

 

這就是伴侶,我不喜歡,也不想要。

 

算準今天韓知城會冷靜下來,他掏出鑰匙,轉開門鎖,一入臥室就是全身赤裸的韓知城和散落各處的自己的衣物。

到處都是體液和精液,葡萄的氣味已經濃厚到有些刺鼻的地步,讓李旻浩後頸的腺體一突一突的跳動。

 

失算啊失算。

 

 

 

 

他其實有想過就乾脆把韓知城當男朋友了。

但是馬上又不能接受了。

不會有人會一輩子只跟著一個人、愛著一個人。

雖然有可能只是ALPHA情結作祟,但是李旻浩還是特別的崇尚放縱佔有慾的風格。

總之,愛情都是虛偽的。而李旻浩只需要真實存在的事物

 

就是性快感。

 

而韓知城只是很幸運地闖進了自己的生活,成為了常被翻牌的寵妃。

 

 

哪天李旻浩玩膩了,把韓知城丟掉是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

 

 

 

就像兩個月後。

 

 

 

韓知城去參加了李旻浩的畢業典禮。

台上,校長正在講著冗長的催眠咒語,台下,大家都在互相眉來眼去、開著小差。

 

李旻浩在打呵欠。韓知城看到覺得挺有趣,拍下來設成了桌布。

典禮結束,兩人肩併著肩回到住處,門都還沒鎖就親了起來。

 

「典禮開始前我就想操你了。」

李旻浩對葷話的給予從不吝嗇,每每都能帶給韓知城莫大的刺激。

被親的眼角帶著淚光,韓知城有些暈眩,再次清醒已經落到了床鋪上。

 

 

『學、嗯!學長、』「噓。」

 

炙熱的掌心覆上身下人的陰莖快速套弄,沒過多久精液就四處噴濺,留下一片空白的腦袋和無止盡的嬌喘聲。

 

毫不憐惜的插入後穴,快速地朝定點搗弄,等操到身下人高潮兩次,生殖口即使不是發情期也插得進去。

在再緊一圈的生殖腔內恣意抽插,最後釋放在套子裡。

 

李旻浩很喜歡這樣原始的性愛。

應該說,這樣對ALPHA來說絕對是最舒服的,一定每次都成結。

不需要因為愛情顧慮OMEGA的感受,只求自己舒服就好。

 

也只因為自己遇上的是擅長忍耐的韓知城,尤其是對方還喜歡自己喜歡的不得了。

 

 

葡萄和酒精再次交織,瀰漫在整間房內。

今天破例的答應韓知城摟著睡。

這通常是韓知城的生日才有的權利,但他今天意外的心情不錯便答應了。

削瘦的身板左扭右擠的鑽入自己的懷裡,細細地嗅聞著自己身上竄出的酒精香氣,沒多久就進入了夢鄉。

大概是太累了,或是被醺醉了。

李旻浩嘴角彎起了好看的弧度,這大概是他自己都沒發現的。

他不怎麼笑。應該說,他笑都不是真的快樂的笑。

但現在,他覺得挺快樂的。

彎下頸細細嗅聞著韓知城的氣味,李旻浩心中滿溢幸福感。

 

 

這不該發生。

 

 

垂下嘴角,李旻浩恢復一如往常的冷酷。

鬆開環著韓知城的臂膀,轉身睡去。

 

 


























06







韓知城犯了大錯誤。

他對李旻浩說愛你了。

這是這種關係開始以來第一次被李旻浩破口大罵和動手。

韓知城哭的嗓子都啞了,他不斷地拉著李旻浩的制服褲管求他原諒。

 

「一切都晚了。」

「今天內搬回宿舍,結束了。」

 

 

陽光明媚,早起的鳥兒唱的曲子明明輕快卻聽起來像是悲歌。

李旻浩徑自步出家門,留下跌坐在地上流淚的韓知城。

 

韓知城,是白痴吧?明明告訴過自己那麼多次了。

結果最後,還是敗給被自己藏在心裡最深處的那句話了。

 

地上都是暴打的傷口留下的血跡,韓知城也沒所謂。

 

 

現在心比任何地方都痛。

 

 

真的失去了,還是從來沒有擁有過?

韓知城心裡早就有一本解答,但從來不敢動手翻開。

他明明可以做到,他甚至持續了兩年,他以為他可以忍耐一生。

結果敗在一次睡醒迷糊。

 

韓知城從小就被稱讚擅長忍耐,但這一刻起,韓知城再也忍不住了。

歇斯底里地大哭,想把這一生忍下的所有苦悶全部一傾而出。

怎麼哭怎麼叫,最後冷靜下來的時候,留下的卻也只剩靜默。

 

真神奇,自己怎麼那麼笨呢?

 

搖了搖頭,抽起衛生紙擦去地上的血跡,收拾著行李,回到學校宿舍。

 

 

 

 







 

韓知城沒有家人。他從小就依靠優異的成績領著獎助學金和政府補助過活。沒有地方住就住學校贊助的宿舍、沒有東西可以吃就小心翼翼地抽出信封袋內的一張鈔票度過一個月。

 

他很獨立,但沒有安全感。

 

聽起來很矛盾,但兩個情況是在不同條件上有所不同。

 

如果遇到那個人,會很依賴的。

 

 

現在,韓知城又得獨立了。

 

 

 




06


 

 

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韓知城了。

他當時其實沒有想到自己會動手,回過神來看到四處散濺的血跡他自己也有點嚇到。

 

因為自己太信任韓知城,信任了兩年。

長到自己忘了── 一開始韓知城就喜歡他。

他聽到韓知城說出「愛你」兩個字時,心中一把火就燒上來。

 

他失望,失望韓知城終究是犯了他的大忌。

但也可惜,韓知城是他這一生目前最滿意的玩具。

 

 

玩具再找就有,愛真的不必存在,

存在在李旻浩的一生裡。

 

 

原本如果是還沒畢業,大概在走廊上也能遇到韓知城,這讓李旻浩有些慶幸自己已經畢業。

 

哈!這真不像我。

 

 

 

 

李旻浩又進入了夜夜追求刺激的生活。

用著可以迷倒眾人的酒精氣味,四處釣著小魚。

 

他偶爾會不小心把身下人叫成知城,但他只是歸類為自己尚未習慣。

 

 

 

 

直到再次遇見,李旻浩徹底打消這個念頭。

 

 

 

 

 

 

­­──星星為什麼總是在夜空中一閃一閃?




──因為在白天,就會有更加閃耀的太陽遮蓋住他們的光芒。




──你是我的太陽。




──星星眾多而不值得一提,我甚至無法叫出他們全部的名字。




──只有你,太陽。

 

 


我認得你,也永遠不會忘掉你。

 

 

 

 

 

 

 

嗨~我回來了(很快吧:))

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想寫這種虐到胃穿孔的文章:(

反正最後會是happy ending不是嗎?(崇尚HE的人)

小虐怡情,還在想要不要讓離危出來更虐,但是對韓知城我真的不忍心:(

再考慮幾天吧、

其實因為打得有點急了,劇情速度有點快,也沒有講得很詳細。

細節大概會出番外吧我猜:)

ABO這種東西對我來說真的太難……

這部ABO如有任何不符合ABO規則的地方(對不起啦)

下次真的不敢寫ABO跟學長學弟了……

有夠難寫的:( 哭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