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6 00:00:00宦‧鵝‧麥三人組

【N‧噬異F】揭序








 距離親身經歷聖杯戰爭這件事情呢已經過了一年
 現在的自己是面臨著未來出路的高三學生

 課堂上只要覺得無聊,不禁轉頭望向窗外看看外面湛藍的天空,想想,覺得那一段經歷好像在作夢一樣,不,說不定真的是在作夢呢
 夢到與某個人的邂逅、認識,與他一起奮戰、面對
 那個他……如今不在

 還會見到面嗎?
 對於已經回歸日常一年了的我在最近一直這麼想著
 

 「然後阿,小日,你知道嗎?昨天上映的『空的?境界』電影版杳男他、他為了拯救再次被?吞噬而到了異界的囧女,居然不顧自己的性命安全還說出了要陪囧女--」
 「怎麼又是杳男跟囧女?!是說他那種莫名奇妙的劇情還能電影版?」
 「因為真的好看阿,現在只要想到就…嗚啊啊囧女--!」
 「不要把眼淚鼻涕苟在我身上!吶,神夜,你也說說小月拉他--竟然裝沒看到嗎?!竟然悠哉的喝茶看書完全不理會嗎?!!」

 這裡是回歸日常的其中一個地方,學校頂樓
 中午吃飯時間我與我的好朋友奈古日、幕茗神夜兩人都是在這裡、望著藍天白雲享用午餐

 他們兩個也是跟我一起經歷了聖杯戰爭的人
 那時候就好像命運捉弄人般我們必須為了聖杯而拔刀相向
 不過最後因為聖杯的不完全決定破壞聖杯返回日常

 被小日這麼說着
 神夜先是望向我跟小日,而後默默的將茶杯放下、將書合起後站了起來「唉呀,小日你到現在都還沒發現嗎?我對於你的遲鈍實在是無言以對了,你不覺得很面熟嗎這本書。」
 神夜將書的封面朝著我跟小日,小日只是皺眉「面熟?這是什麼我不知道阿?」

 「唉--你看這邊。」
 「恩……欸…欸?!!等等,那本書不是我外公的嗎?」
 「是吧感謝老天爺終於讓你發現了,所以才說你遲鈍啊太陽花。」

 為什麼你有這本書?!
 小日驚訝的問著,神夜還是很悠哉自然的「兩個月前我在"必然"的情況下經過你外公家並走了進去,然後"不小心,完全不是刻意"的情況下將你外公所設下的結界解開了,接著"順便"的到你外公的研究室發現到有趣的書籍,然後開始研究起來了。」

 提外話,小日你用鍊金術重製的結界就連剛開始學魔術的小朋友都解的開喔!

 哇,神夜這笑容還真壞,壞到小日都快要哭出來了阿!
 連我都開始同情小日了,差點出口說要不要我教你怎麼設結界,但這樣好像更傷人我看我還是別說了

 才這麼想著,神夜便拍了拍手將我的視線拉回他身上,他認真的問到「好了,我現在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問你們你們仔細聽了。」


 你們還想要再見到Saber和Lancer嗎?


 神夜這句話一出口
 我只是睜大了雙眼什麼也說不出來
 腦內不斷的環繞著神夜的問句,再見到Lancer,可以嗎?真的可以嗎?

 我可以把我的話告訴他嗎?
 那時候在樹上來不及表達的心意、這一年下來多麼想他、周圍發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情,我能夠見到他跟他說很多很多話了…嗎?
 
 「老實說我也是為了Archer,這一年來正努力的研究著該如何在"不參與聖杯戰爭的情況下"召喚出Servant…。」

 簡單來說就像是將某些死去的生命重新召喚在魔術師的身邊成為"使役魔"或者是東方所稱的"式神"那類的,但是英靈們的召喚條件並不能使用這種方法,所以這件事讓我整整煩惱了將近半年

 幕茗神夜拿起茶杯「嘛,我幕茗神夜生平頭一次為了一件事煩惱這麼久,不過呢,我在小日外公的筆記上發現了一項驚人的研究成果。」

 「是什麼是什麼?我的外公他發現什麼了嗎?」
 「恩,就是將Master的靈魂直接送到掌管英靈們的所在之處,說不定就可以靠著主人的魔力將英靈從那個世界帶出讓他們脫離"無限的循環"中,不過他們這樣出來就會比較類似孤魂野鬼那樣子吧,畢竟是硬拉出來的,他們也只能靠自己不再是靠我們的魔力供給,不過關於這點你外公也……」

 喂,我說你們阿,你們怎麼一副一點也不明白我在說什麼的感覺阿?

 神夜的疑問我並沒有回答
 我確實不是能理解,但是我還清楚一件事,就是神夜提出來的方法可以見到Lancer
 既然可以見到Lancer的話…

 「好啦,那我用最簡單的方式說好了,你們誰想當杳男即使可能會犧牲生命也要去?的世界拯救囧女啊?」
 「我我我!我要去救囧女!救Lancer!」

 毫不考慮的舉起雙手喊著
 只要有任何能見到Lancer的可能就必須要試,如果我真的想見他,真的想告訴他我的心情的話--

 「等一下,小月,雖然我聽不懂,但是好像是要犧牲生命的吧?而且沒有囧女喔只有Lancer。」
 
 小日的話我並沒有理會,而神夜勾起笑容的「如果實驗失敗了有可能會犧牲生命啦,小日,難道你不相信我和你的外公的實力嗎?」
 「不是啦,因為說實話小月這條命是我們和他們好不容易才從宮保什麼來者的壞人那邊救回來的耶,我不想再看到小月受到危--」

 「沒關係的小日,我要去。」

 手放在小日的肩膀打斷了小日的話不希望他繼續說下去
 默默的收拾自己的便當盒,站了起來「要準備上課了喔剩下的等放學再說,看要約哪裡要準備什麼神夜你再跟我們講。」

 自己清楚也明白小日擔心的問題

 犧牲生命阿,確實如小日說的那樣
 自己的命是好不容易被他們救回來的,是Lancer寧願自己消失也要救回來的命,要是Lancer知道我為了他這麼決定不曉得他會不會生氣呢


 ……只好撒撒嬌讓他不要生氣了,嘿嘿。
  

 入夜
 這裡是遠離市區中心的一棟老舊歐式的建築物,外圍牆壁被藤蔓圍繞著泛黃的米白色牆壁,時不時的好像有哀嚎聲,那應該是風吹的聲音但就是給人一種毛骨悚然感
 而這建築物正是奈古日外公的家兼他個人的實驗室

 「小月,你真的要嘗試這麼危險的實驗嗎?還是我去好了,我--」
 「小日,在學校不就已經決定是我去了嗎?而且只要有機會能在見到他的話任何可能都要試試看!」
 「可是--」
 「小日你的手不要停下來不然會耽誤時間的!唉--現在想想小日的外公可是有著龐大研究的偉大鍊金術師兼魔術師阿,實在想不透為什麼他的孫女會是這樣子的…」

 神夜嘆了口氣,一邊翻著厚重的古老書籍一邊帶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口吻喃喃自語,我聽到了只是笑著「神夜你好壞喔怎麼可以這樣損小日。」
 而小日也嘆了口氣,繼續在地上畫著被交代畫出來的魔法陣式邊帶著抱怨的口吻「我也沒想到有人不經過我的允許就擅自出入我外公的住宅,擅自的在這裡做研究啊。」

 「唉呀你說了什麼我可沒有聽很清楚你在說一次試試。」
 「對不起,我什麼也沒有說。」

 我們找了個看起來還算寬廣的地方準備著
 小日畫著魔法陣,神夜則是準備著儀式須要用的東西,而我則是聽著神夜說的站在旁邊等待並做好見到他們的心理準備
 哪還須要什麼心理準備呢,頂多是要想到底該說什麼,因為好多東西要說呢

 欸…手怎麼再發抖呢?我竟然在緊張嗎?

 「好了小月,去坐在魔法陣中間那張椅子上吧。」
 「恩,可是…只有我一個人見到好像不太公平,還是你們也--」
 「小月你不要多想,應該說這儀式也只有你能去,論魔力我比你們要高所以這魔法陣的維持是我要做的,而小日是次等,他要負責維持通路的構成,而你呢,以我們魔力的量撐個一兩個小時不會有問題,所以如果真覺得會不公平那就努力的把他們帶回來,這樣我們也能見到拉!」

 ……恩!
 神夜的話讓我堅定了信心,默默的走到了魔法陣的中間,坐了下來
 而後看著神夜跟小日對談不禁發了愣,他們的聲音並沒有進入自己的腦內,腦中現在只想著,想見到自己想了一年的人

 該先從什麼開始說起好呢?是先從現在的生活還是要從那時候在樹上的…

 「小月接好!」
 「欸?阿!」神夜突然的聲音打斷了自己的發愣,他拋過來的東西是…欸?眼鏡,還是被折了一半的「…小日的眼鏡?!」
 「請記好一路上一定要把這半邊眼鏡帶在身上,這是與我們連結的媒介,你要是在通道遺失至少我們還能用這邊這一半找到你想辦法拉你回來,小日你可要好好保管,要是小月的靈魂因為你回不來的話,我會你算帳喔!」

 神夜露出了那燦爛的笑容讓小日沒有辦法沉浸在自己的眼鏡被破壞的悲痛氣氛裡,尷尬的回應「好、好啦我當然會注意…。」


 「好,那廢話不多說了儀式開始吧!各就各位,這是第一次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機會,即使是微小的失誤也不能犯!」

 
 count、statistics constitute、construct、appear---

 幕茗神夜手上握著數顆寶石,扮隨著咒文打至地上
 氣旋圍繞著魔法陣,周圍的書籍、雜物像是被爆風鼓舞般的肆意飛揚,等待著幕茗神夜的眼神指示,奈古日雙手合十後也打向地板,通道的開起,隨著氣旋將自己給捲入,因為緊張閉上了雙眼,等回過神來

 人已身處在跟自己剛剛待著的地方完全不一樣的空間
 


 麥*TALK

 好像重製連載的很突然
 關於我前面的新連載因為太過沉重再加上靈感喪失決定先暫停
 大家期待的異F重製開始了,這一篇是噬跟異的連結所以命名才是那樣,但接下來開始就是【N‧異F】了

 本文與下一篇為了可以承接,將取自宦官著筆的【忌F】理想鄉與第一回的內容進行修改與增減,嘛,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會重製他的部分總之我就先把我的翻了順便讓內容也做些修正,但我這部分是不會寫到小日那一塊的,所以……宦官你加油。

 那麼,請大家好好期待(鞠躬



2015-05-06 00:59:51

好意外是異F的重製!!!
期待重製後的修改及新增XD

版主回應
放心的交給我吧
異F的重製程度不會輸給噬F的哈哈
2015-05-06 01: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