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1-11-06 21:31:07逆流而上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28 激鬥中大Fun Run

1月30日(六) 上午8:00
平日無論駕車或是行路,經過威爾斯親皇院的宿舍,都會覺得裏面很神秘。今天是第二年參加了中大Fun Run,起步點就正是威院宿舍對出的小花園。
約了陳生9時,結果因為上厠所作準備功夫所以遲了,事實上經驗告訴我們住得近反而容易遲到。所以一早跑去威院宿舍,當作熱身。
10時開跑的賽事,我幾乎9時半才到,幸好這不是一個十分大型的比賽,即場取號碼布、取衫,人數也不算太擁擠。
今年跑TEE,紫色底,背後與衫尾都有中大招牌,色調配搭算是OK。聽陳生說,前一年是黃色、上年是湖水藍、今年是紫色。
「下一年會是紅色。」我以賭博的口吻笑道。
拉了筋、圍繞宿跑了一圈,要站在「陽間」等比賽。今天天氣又開始轉涼了,以為……
環顧四周,陳生說四周的人已熟口熟面,無論攝影師、義工、參加者,這可能是因為他已第三年參加,我認人較差,不識得人,在中大的圈子中跑長跑就暫時只有陳生與另一位同是讀哲學的師兄威。
在上線後少不了主辦的單位的負責人致詞,當說到原來有一半的參加者都是讀醫或其校友,原來站在旁邊的班少男少女都是醫科生來的,尤其是站在我身旁的穿著粉橙色NIKE WOMEN RUNNUNG背心的女孩子。
「你的目標是不是少於50分鐘?」她身旁另一位女醫生問。
「也不是啦,目標50多啦。」她回應。
「我的目標就是完成啦。」前面另一位男孩回頭應道。
我冷眼旁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然後聽到原來有分5K與10K,跑的路線當然不一樣。我望了望陳生︰「是嗎?不同路嗎?要怎樣跑?」
站在左前方的一位穿灰色背心的「師兄」轉過身來說︰「5K會在分岔路上橋,10K會跑遠些直去。」
謝過後還在影集體照,又V字手勢又跳又正經,看看手機,已是10:07,比平日比賽真的不太準時。不過也沒所謂,真的是開心跑,號碼布也沒有甚麼晶片計時之後類,真的不用太認真。
在左想右想之際突然開始,也不記得有沒有真的去倒數。大顆兒一湧而上,本在身旁的NIKEWOMEN一個轉角就不見人影了。
「似乎真的可以50分內完成。」
每次起步都有點麻煩惱,把手機安放在腰包後,終於進入比賽狀態。
第一次穿MWC17比賽,狀態奇好,尤其是在較高速時落地,後跟的避震造得比NIKEAIRMAX還好,跟著大隊一路加速,並沒有覺得辛苦的感覺。轉出了威院後門,平日在這距離已被陳生拋離,今天他還跑在身旁。
由沙田圍路右轉到威院後面的單車徑,向住第一城方向跑去,在不遠處看到NIKEWOMEN,而且還慢慢地接近甚至超前。
「又說50分鐘之內?」我心想。的確,MWC17跑在單車平路上,鞋的前半部分的避震較硬,每一步跑也很有實在感,每一步運勁也能反映在速度上。但亦因此,不自覺地跑得快了。
「跑向你家喎。」陳生輕輕鬆鬆地與我說一句,正想回答時,已發覺原來自己差不多接不上氣來,沒有餘氣說話了。
「AP4MIN57SEC。」左轉穿過隧道來到圓洲角公園,聽到這個資料也嚇了一跳,頭1K居然跑出這個速度。老實說,若不是陳生與我說話,使我意識到我其實也去到盡了,我還以為他比賽在放水。
在沒有減速下跑到單車徑的盡頭富豪花園行人隧道,左轉入城門河畔長廊。這是5K與10K的分岔位,5K上橋出發往中大,10K則繼續向新城巿廣場方向直跑。
上跑在路面不平的環保磚上,MWC17的表現明顯地下降了。因為很多時我都需要依靠腳前掌落地,而鞋的前半部的膠也較為硬身。而且,衝了1.5K後身體的狀態明顯地下降了。要維持5分鐘內1K暫時真的是沒可能。我並沒有刻意減慢速度,但第2K則減慢到5分10秒。然而還算是高速地前進,在麗豪酒店前已經超越了灰背心師兄了。
可是身體的情況每況愈下,在過新城巿白色橋的橋底,已覺得今次大鑊了,小奄忍忍作痛,在爆煲邊緣徘徊,而且天氣比想像中熱,陽光普照,我還穿上WARIORR緊身衣,雖然配上中大背心,還真的有把它脫掉的衝動。在過快、過熱的雙重夾擊下,這次真的要把步伐放慢,而從後來追上的人也慢慢增多。
在城門河獅子山公路過橋前,聖經研習中心對出的位置。這是當初訓練長跑3K時每晚必經的位置,現在在日光之下,彷彿看見GTA遊戲中,標示電腦主角跑步氣量的能量計變成紅色,並不斷地閃爍。
過橋後呼吸甚至開始有點困難,雙腳也不聽使喚,再無奈地減速。灰背心師兄與NIKEWOMEN也再超越我了。最令人洩氣的,是在對岸沙燕橋底時,曾超越的一位穿粉紅色長襪的跑者,她是一位長得較矮少,身材較為肥胖的女孩子,因為腳短,她跑的步距不長。但是再到沙燕橋底時,她居然也追上了我,與她比拼了一少段,發覺她雖然不大踏步,但勝在步頻很高,最後當然亦把我拋離了。
來到瀝源路段,比賽在行人路上進行,環保磚仍然一高一低,跑起來要格外小心,以往跑在單車徑上,算是平坦的高速路段,對比起來,這兒就像越野道。從後又有兩位男跑者把我超越,一位較年長,一位較年輕。有長的跑者正好穿著上年FUN RUN的湖水綠跑TEE。
來到禾輋,有一個跨過單車徑的十字路口,雖然有義工維持交通,但在過「馬路」時,差點撞上另一個在跑步的女跑友。禾輋段的環保磚比瀝源段的更惡劣,不但不平,還要向河邊橫斜出去。這段亦是程最慢,只跑出6分48秒1公里。
在過了翠容橋後,有一段短斜路,有一位扎著馬尾的女跑友追上了我,雖然在短斜路大家能維持距離,但一上斜後便把我拋離在前面。
來到划艇會,水站。喝了一口水,過橋,轉入沙田體育中心對出,足足用了3K來回氣,身體終於開始能夠比到反應。雙腿也開始聽指揮。雖然這一段又是環保磚,但是有一條「秘密走線」路面相對較平,不會傾側在一面,就是較貼近河邊石博。沿著這條走線直跑,居然慢慢追上馬尾。
在馬場對出,終於離開環保磚路,雖然與單車共用路面,剛好只夠一人闊度,但正是因為與單車共用路面,行人路亦用單車徑的物料舖設,結果是MWC17派上用場的地方。
首先終於超越了湖水綠前輩,然後亦慢慢追貼馬尾。由於只有一條跑線,要超前,必須跑在單車徑,而現在已是10時多,迎面而來的單車亦駱驛不絕,而事實上,馬尾的速度需要比我較慢,但也差不多遠,要超越她,必須看準時機。
跑在她背後十多步,剛好過了兩架單車駛過,便加快腳步跑在單車徑上,然後與她平排。但她並沒有想像中慢,平排跑多五步,看來還未能輕易超前,迎而而來又有一輛單車,在沒法之下唯有爆多兩步,把她超越,然後再CUT回行人路。
要爆才能超越,入了行人路後便稍為放慢了一點點回氣。誰知不用50米,馬尾居然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超了我車!
我也不知道好氣還是好笑。她想加速把我拋離,但我已差不多全回氣了,便也加速追著她的背後。我當然還可以再次再發力超越她,但我又不想白白浪費了辛苦儲回來的氣,也沒信心一口氣把她拋離,而且有人跑在後面要超越你的感覺也不太喜歡。所以我還是在後面對她做成一些壓力,再看機會反擊。
在馬場中後段,跟她後面也好一段路,發覺她的步速也明顯放慢了一點點,而我自亦覺得游刃有餘,便在前面正好有一輛單車不遠處迎面而來,便CUT出單車徑,發力超越她。而超越過後不久便有一輛單車經過,而盡頭是收窄了的轉角位與幾級樓梯,我當然有信心這些位置都不被超越。
過了樓梯是左轉入沙田污水處理廠外圍,轉彎位置真的追得很貼,甚至反超前,這時真的確認了她的攻擊性。但我咬在外圍較平的路面,把速度再稍稍提升,她只慢我一兩個身位。
更想不到的是,在我與馬尾鬥得你死我活時,只見在左手邊湖水綠前輩輕輕鬆鬆從單車徑斜路跑上來,並CUT入線在我倆的前面。湖水綠前輩、我與馬尾三人只差數個身位的狀態僵持了一段直路與轉了一個右彎後轉入水廠街的一段路上。
當轉上跨過吐露港的行人天橋上終於出現變化,在經過梅子林特訓後,現在上斜我真的是比較有信心,故此上斜並沒有減速,還而一步一步迫近湖水綠前輩。但是湖水綠前輩並非省油的燈,我居然無法輕易地把他超越,只能保持在兩步之遙。更重要的是,馬尾居然在我左手邊從後居上,她明顯上斜較為乏力,但肯定她是讀或讀過物理學,居然以G字形跑上斜。雖然這種上斜的方法較為跑得多一點路,但因為以G字形其三角的横切面其斜邊的斜率較為一直跑上橋上為底,簡單地說,就是速度換取扭力的方法。
我心中冷笑一下,雖然也加緊腳步,但並沒有去盡,因為決勝負並不在上斜,而在上橋後回氣的速度。
我們三人幾乎同步上到橋面,斜路的盡頭是一個左彎,馬尾雖在內彎,但明顯氣力不繼,而我在中圈,一攝在湖水綠前輩的前面。一上橋,便不等人開步狂奔,這直路不長,然後是一個右彎,下坡直衝。
老實說,下坡中途已開始覺得爆煲,稍稍不放到最盡,因為下橋後是一段暗斜。本來在爆煲邊緣下只能依靠意志力頂下去,但前面正好是粉紅色長襪,立時精神大增,加緊腳步,在酒店後終於超越了她。
火車站前的一段是先走下坡隧道,然後一個右灣返回地面。因之後後還要在運動場跑多大半圈,故此在下坡還要留留力。誰知在隧道的中間先是粉紅色長襪反超前,然後在上斜回地面時馬尾也真的能後來居上!
在下斜與上斜都給人超越,還只剩下不多的路,真的有點心急如焚。一上地面一個髮夾彎,便要跑進通往大學的火車站隧道,行人較多,隧道也較窄,只能緊跟馬尾後面。
一出火車站,便終點在望,把最後的氣力也使出來,一發力,便在入運動場後門之後反超前馬尾,經過與她數個會合的比拼,真不敢掉以輕心,大踏步跳上了運動場跑道,並沒有放慢腳步,運動場在三百米左右的位置也把粉紅色長襪超越了。
我並沒有回頭,但以與馬尾及粉紅色長襪的相對速度而言,我應該成功在望,最後二百米的彎路上後,突然看見要分開男及女的賽道衝線,這下我才意識到,其實這場激烈的比拼其實有點兒好笑。
在最後的30米左右,見到陳生叫我揮手拍照。「175」這是我取得男子組的排名,也不知道馬尾、粉紅色長襪是女子組的名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