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起食品累積滿6888登記送 贊助
2021-03-31 08:06:58逆流而上

《四十歲跑一次馬拉松》:16 初跑

12月23日(三) 下午8:35
星期日跑完太和14K後,與一班教會弟兄去燒烤, 無意間談起長跑的運動,大家都說人到中年要KEEP FIT,一時興起,便說要找天一齊跑,做下運動。
「不要說找天,下星期三晚如何?」我立刻提議說。
香港人說找天XXX,其實即是不會XXX。客套話的確在這擠迫的城巿中非常重要的潤滑劑,但習慣虛偽便會失去原本說話的意義。而且約實時間地點也有可能爽約,不約實時間地點,連爽約的可能性也會消失。
結果,約了六人,有四人爽約。留下來的是有跑開長跑牧者,我們稱呼他作「大人」,他的目標是明年試跑半馬,現在則很勤力地作10K訓練,希望能夠50分鐘內完成。而另一人則是一位弟兄P仔,在生兒育女後近年身體較差,也打算做點運動強身健體。
「今天只有我與大人到而已…」P仔一臉無奈地說。
「不要緊,跑步的好處是一個人也可以跑。」我笑著說。事實上,也不是怪責弟兄們放飛機,長跑運動不是做運動那一刻這樣簡單,而困難在要改變生活的模式。
時間永遠是長跑的敵人。
若果不是三年前身體出現問題,我也不會下定決心以長跑作為運動。習慣了長跑運動後,甚至現在連想法也改變了︰人體的結構需要一定勞動才能保持良好的狀態,因為我們的早先都是hunter gatherer,都在原野上奔馳狩獵,但現代社會則人人只需要食腦就能生存,身體缺乏足夠的勞動,自然會變差,所以才需要額外的「運動」來滿足這方面的需要。或者說,我們身體的進化遠遠追不上人類社會的進步。
若真的明白這點後,就不會「害怕」勞動。
今次的起跑點約在小瀝源遊樂場的更衣室對出。P仔是第一次跑,穿得比較保守一點,風褸長褲;大人則是短袖T及長跑短褲;我則最「勇」,背心加長跑短褲,除了腰包,甚麼裝備也沒有帶。
因為這是初跑,也不知道P仔的情況如何。初期的目標只是由更衣室出發,經沙田華舫左轉城門河畔,在翠榕橋旁左轉隧道,跑在富豪花園旁的單車徑,到圓洲角公園左右停下來,約1至1.5公里。
這正是我最初開始「長跑」的距離。在未正式開始之前,我就是與陳生每個星期六或日由沙田跑到新城巿廣場,約1.5公里。那時雖然是一個不太遠的距離,慢跑也慢得驚人,但已上氣不接下氣。
這次陪人初跑勾起很多當初參與這運動的往事。
固此亦以這距離作一小測試,再看情況有所增減。
「我第一次跑都是由500米開始。」我說。
的確,在下定決心以長跑作為治療自己三高的療程後,便開始使用NikeRunningApp作一紀錄。第一次紀錄便是在城門河畔跑了500米。
「之後便慢慢一步一步加上去。」我說︰「不能太心急,這樣會影響往後的持續性。」
跑順了500米後便開始跑600米,600米也沒問題後便跑700…這種持續的進步是對開始跑步的人來說十分重要。有些人一開始便跑3、4千米,其辛苦的程度只會把自己嚇怕了,結果跑了一次半次便放棄了。
「怎樣熱身好?」P仔問。
「都是一些拉筋的動作,由頸開始如拉,然後是手臂、背、腰,最重要的是大腿、小腿及腳跟。」說著便示範了一些動作。老實說,有時因為懶惰,也不會太專業地拉筋。因為若認真地去做,每個動作最好做20秒,由頭到尾做一次數便要花20分鐘時間,而且還不包括拉筋前做5分鐘緩跑熱身,拉完之後作5分鐘動態熱身。
而且今天天氣不太冷,跑的距離也不會太長,適量地作,提升趣味我覺得較為重要。這是「半業餘」的不正確想法吧?
開始跑後,一段是直路,在橋底前,發覺P仔的呼吸不甚暢順,我便說︰「也不一定要用鼻吸氣、口呼氣,最重要是你覺得舒服。」
在調節步速後,減慢一點,P仔的呼吸也暢順了不少。
左轉到城門河畔,晚上的景色與早上折然不同,燈光映在河面上飄忽不定,真的有點像多條光蛇在水上「游戲」。
轉入隧道,上一條短斜路,回到地面時,我問P仔︰「可以嗎?」
「可以。」見他答得氣定神閒,我便說︰「那我們跑遠一點,過了元洲角公園後便繼續跑往威院方向,再從後面回到愉翠園。」
在這一段的單車徑上,街燈較為暗淡,而且大樹阻擋了高速公路而來的燈光,若有風呼動樹木,樹枝與樹葉搖曳不定,令照在地下的燈光也晃來晃去,很有「迷幻」的感覺。
跑過威院後的行人路,來到沙田圍路,再左轉緣著威院外圍跑。這一段則在馬路旁,光線較為充足,但正因在馬路旁,我們在某程度上成了「吸廛機」。幸好這個時間的交通並不繁忙,不然就可能等於吸了一枝香煙。
來到中段,看見P仔開始有點喘氣,便在與銀城街十字路口結束初跑的訓練。
「你很厲害,這次已經跑了2.4K。」慢步到愉翠苑時我說。
「今晚一定很好瞓。」P仔滿足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