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東西越來越吃力?6招救你 贊助
2021-10-25 21:39:01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52)

" 霍長老,霍長老在嗎?我是琥珀的爸爸,有要緊事要請教您。 "

 

" 來了來了,......劉爸您好,您怎麼會知道我在這?什麼事這麼急呀? "

 

" 剛剛到您府上找您,霍夫人跟我說您已經搬來這裡了,所以只好又跑來這裡找您,我是想請問您星牧小姐的連絡方式,不曉得霍長老方不方便幫我連繫一下? "

 

" 可以呀!不過怎麼會忽然要找牧牧呢?不是等福音時間再聊就可以了? "

 

" 星牧小姐印象中最近幾次的福音都沒有出現,聽說是學校的課業變忙碌了,除了上次萬聖節有節目要上,不然很久沒在教會裡看到她了,因為有事要請教她,還有點急,不得已只好來拜託霍長老了。 "

 

" 那我直接給您她的聯絡電話好了,希望可以幫上您的忙,最近金身的事還順利吧? "

 

" 唉!我就是為了金身的事才找星牧小姐的。 "

 

" 咦?是發生什麼意外嗎? "

 

劉爸跟霍長老同在一個教會,相信霍長老的為人不會隨便亂說話,於是便一五一十將染劑塗不上去的事跟霍長老說,霍長老聽完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 怎麼會有這種事?就算染劑品質再不濟,也不至於完全塗不上去吧!這真是顛覆我的想像了!那您打算怎麼處理呢? "

 

" 就王老闆介紹了一位教授讓我去聯繫,琥珀告訴我他好像是星牧學校裡的教授,萬聖節那天是星牧小姐帶路去教堂的,所以我才想拜訪一下星牧小姐,問看看那位教授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脾氣或是喜好,這次這麼要緊的事得拜託人家,千萬別被拒絕了,那就欲哭無淚了! "

 

" 劉爸您別著急,那我現在馬上幫您聯繫牧牧,......喂,是牧牧嗎?我是霍長老,你現在方不方便講電話? "

 

" 霍長老?怎麼會這個時間給我電話?我正準備要做實驗,不過講一下電話還是可以的。 "

 

" 是這樣的,劉爸想要拜訪您的教授,想跟您約一下時間瞭解一些事,電話裡可能說不清楚,可以的話跟您約一下時間當面說,就約在您學校就可以了,您幾時方便呢? "

 

" 實驗做完可能要幾個小時以後了,最快也是晚餐時間才有空了,可能要更晚一些,一定要約今天嗎? "

 

" 我讓劉爸跟您說好了,他比較清楚,您等一下唷!......劉爸,牧牧在線上,您直接跟他約時間見面吧! "

 

" 星牧小姐,我是劉爸,我剛剛聽到您在做實驗,不好意思打擾您,如果今天真的不方便,明天也可以,因為是真的有點急事,所以才冒昧臨時約您見面。 "

 

" 沒關係,我想應該是很重要的事,不然先跟您約今晚八點好不好?在我宿舍下面的會客室見面,可是我不確定實驗能不能準時完成,可能會耽擱一些時間,這樣可以嗎? "

 

" 謝謝星牧小姐,再晚都沒關係,我會等您的,那就先這樣,不打擾您做實驗了,晚點兒見。 "

 

" 好!見面再聊!先掰掰囉~~ "

 

**********************************************

 

劉爸回到家,把跑了一整天的情況告訴了琥珀,本來想要聯繫寶寶過來的琥珀,想說現在還沒有個結論,還是請寶寶姊先待在家等候通知,劉爸則是準備了一下,馬上出發到星牧的宿舍去找星牧,大夥兒都一顆心懸著,希望可以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讓事情可以圓滿落幕,不然之後的影響,很難想像會有多令人提心吊膽!

 

另一邊的星牧,因為之前學長的告誡,所以把見面的事定了鬧鐘提醒,就專心做起實驗,不去費心思索到底是甚麼樣的急事。事有輕重緩急,對別人來說的急事,對自己來說卻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事,如果熱心過頭影響了自己的生活,到時候忙沒有幫上,還落下的自己該完成的事,那就本末倒置了!因此星牧全心投入了實驗裡,很快就來到了晚餐時間。

 

劉爸這時已經來到宿舍附近,想說晚餐時間不曉得星牧小姐用過飯了沒?便打了電話說是要幫星牧帶晚餐,星牧還在做實驗,聽到電話,下意識以為是約定的時間到了,趕緊接了起來,發現剛好是劉爸打來的。

 

" 劉爸您好,我的實驗可能還要一兩個小時才能完成,您已經到了嗎? "

 

" 星牧小姐,我還在路上,只是想說您可能還沒吃飯,要不要順便幫您帶,不然等您做完實驗可能餐廳都休息了! "

 

" 這樣會不會太麻煩您呀!因為我也不能確定實驗完成的時間還要多久,還是劉爸您先去吃飯,我晚一些再到便利商店買點簡單的吃就好。 "

 

" 星牧小姐做學問是很耗體力跟精力的,應該要吃好一點,不然我自己做決定幫您先買晚餐,您有不吃的東西嗎? "

 

" 既然這樣,那就謝謝劉爸了,我不挑食,什麼都好。 "

 

" 瞭解,那我就先去吃飯了,您實驗完成了再給我電話吧!等會兒見。 "

 

" OK~~ "

 

劉爸買了隻手扒雞,和一大杯精力湯蔬果汁,想說以前琥珀念書如果遇上比較燒腦的時候,自己也都這樣幫琥珀打打牙祭的,順便補充體力,於是就帶上了,自己則是到自助餐簡單吃頓飯,邊等著星牧完成實驗。就這樣一等,竟然等到了晚上九點多,星牧才打了電話過來。

 

" 劉爸,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實驗一直做到剛剛才完成,您現在在哪?我回到宿舍估計還要二十分多鐘左右,....... "

 

" 星牧小姐,還是我直接過去接您好了,您走到校門口的時間應該我就到了,我們在校門口碰面吧! "

 

" 真的不好意思,那我在校門口等您,晚上視線不太好,您慢慢開車就好。 "

 

" 那我馬上過來,我有準備您的晚餐了,一會兒在車上吃吧! "

 

" 謝謝您,不好意思麻煩您了。 "

 

" 不麻煩,不麻煩~~ "

 

又大約過了五分鐘,劉爸總算接到星牧了,回宿舍的路上,劉爸請星牧先用餐,邊說明了自己的來意,因為手扒雞本來就是用手抓著吃,星牧也沒有客氣,她早就做實驗做到飢腸轆轆,雖然學長有跟自己說過不介意帶東西來吃,可是星牧當下還是覺得應該要離開實驗室再吃東西,沒想到一做了實驗才知道學長說的是對的!下次一定要先帶些小點心果腹,不然真要多做幾次實驗,自己都虛脫了!

 

看著星牧吃得津津有味,劉爸還是稍微緩了緩,沒有急著說重點,他知道眼前這位小姑娘是真的餓壞了,不一會兒來到了宿舍的會客室,星牧已經啃掉半隻雞了,邊喝著精力湯邊回話著。

 

" 劉爸,不好意思讓您見笑了,我也沒想到實驗會做這麼久,這手扒雞真好吃,體力都回來了!剛才真是差點餓暈了。 "

 

" 呵呵~~~還好合您胃口,以前琥珀太燒腦的時候,我都這樣買給她吃,幫她補補身子,很高興您也喜歡。 "

 

" 是這樣啊,琥珀真幸福呢!對了劉爸,您今天怎麼這麼急?剛剛您說要找我的教授,是有什麼事嗎?教授他白天不一定有課,他都是有課才來學校,您要找他的話可能要利用有課的時間來,不然教授他都四處跑的,我也不清楚平時他人在哪。 "

 

" 那教授有喜歡什麼禮物嗎?既然要拜訪,總不好意思兩手空空的,我是想找教授看看他知不知道如何幫會發光的玉石上色,因為玉石場的王老闆說教授是研究礦物的權威,而剛好又跟您在同一個實驗室,所以才這麼急著來找您商量。 "

 

" 啊!我想起來了!劉爸您這是幫媽祖娘娘重粉金身遇到了困難? "

 

" 星牧小姐果然蕙質蘭心,一點就通,我們就是幫媽祖娘娘試著上色,才發現染料根本就沒辦法塗上去,一塗就整片掉下來,心都涼了。袁小姐是說可能有粉末或是試劑,可以軟化玉石表面或是增加毛細孔,讓染劑可以滲透進去,但我們對這個並不熟悉,才想說是不是可以請教一下教授,指點一下迷津。 "

 

" 我知道了,那我明早先跟教授通一下電話,看看他幾時會來學校,然後再跟劉爸約時間,這樣好嗎?至於禮物,就我所知,老師最愛研究礦石,也許會發光的玉石對他來說,就是最有吸引力的! "

 

" 好!那就太好了!現在很晚了,星牧小姐您慢慢用餐,我先回去等您的好消息,也會把玉石準備好的,教授那邊要麻煩您幫我多美言幾句,這差事可真是令我傷透腦筋! "

 

" 放寬心吧!既然媽祖娘娘選上您,應該就是相信您有能力幫她金身,雖然沒有想像中的順利,但也應該不是完全做不到的,劉爸您先回去,一有任何進展我會隨時跟您聯絡,天色很暗了,路上小心唷! "

 

" 謝謝星牧小姐,那我就不打擾您休息的時間了,先跟您說晚安。 "

 

" 嗯!劉爸晚安!開車注意安全唷! "

 

**********************************************

 

折騰了一整天,劉爸雖然還沒見到教授,但見到了星牧,心裡總算是稍微平靜了些,星牧說得很對,既然媽祖娘娘選了我,就是相信我有能力做到,怎麼可以慌了起來?仔細回想,當初乩童的指示,要幫媽祖金身的人是琥珀,該不會上色這件事,要由琥珀來執行吧?是因為這樣,所以工人們才上不了染劑嗎?既然還沒見到教授,自己回家試試看也是可以的,也許自己的思路是對的也說不定?打定主意,劉爸提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立馬回家找琥珀試試看。

 

已經過了十點,劉爸還沒回家,劉媽和琥珀很是著急,怕是爸爸談得沒有很順利,又或是撲空了沒找到星牧,兩人瞎猜,又不敢打電話給劉爸,怕他正討論著要事或是正在回程開車,好在過不了多久,便聽到了劉爸回家的停車聲,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 我回來了! "

 

" 爸~~你總算回來了,有找到星牧妹妹嗎? "

 

" 有!不過是九點多才遇上,現在的學生都要待在學校做學問到這麼晚唷?真是太辛苦了! "

 

" 是唷!那應該是星牧妹妹很用功,不是所有學生都這樣的。那星牧妹妹有說怎麼見到教授嗎? "

 

" 她明早要幫我約教授,讓我等她的電話,再跟教授約會面的時間,不過在那之前,先準備好會發光的玉器,教授應該會很感興趣的。對了,我有個想法,想跟妳們討論一下。 "

 

" 是跟上色有關的嗎? "

 

" 你們還記不記得當初霍老爺跟我們說的?就是他們請乩童來請示媽祖娘娘的聖意,說是要琥珀幫她金身,我在想,會不會是上色這件事,要由琥珀本人親自來做? "

 

" ㄟ?你這麼說有道理耶!早上我們有準備一些會發光的玉器,本來想讓您帶去找教授的,可是您還沒約上,我把它們拿出來,實際試試看就知道能不能上色了,不是嗎? "

 

於是,劉媽把準備的玉器拿了出來,挑了覺得最不珍貴的出來上色。只見琥珀拿著筆刷,沾上了染劑,然後往玉器上一塗......很可惜,還是整片掉下來,根本就塗不上。算了,暫時放棄,工人們都試過了,沒道理工人們不行,琥珀就可以了,都折騰了這麼久,還是先好好休息吧!說不定一早醒來就有靈感要怎麼上色才上得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