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節能從這一步開始 贊助
2021-10-05 23:37:07工程詩人

戀人未滿(小說) -- 信仰篇(35)

星牧和鎮皓一起來到了推薦的服裝店,裝修樸實不花俏,但卻有一種優雅的品味,一走進店門口,便有穿著華麗的店員上來親切的招呼,而且僅止於打招呼和簡單的介紹,沒有過多的緊迫盯人,逛起來很舒服。即便星牧和鎮皓穿得很隨性,店員也沒有露出絲毫不耐或鄙視的態度,很顯然是受過很專業的培訓,逛了一大圈後,星牧挑選了幾套看起來比較適合自己俏麗風格的衣服試穿,同時也幫鎮皓挑了幾套和自己看起來比較像情侶裝的搭配,讓鎮皓也去試穿。

 

當兩人從試衣間走出,一旁的店員及客人都投以關注的眼神,天啊!這對情侶也太好看了吧!簡直就是一幅世界名畫!真是佛要金裝,人要衣裳。兩人對看一眼,都深深為對方的打扮所著迷,那放電的眼神,瞬時閃瞎一幫路人,有人甚至忍不住拿起手機偷拍,想捕捉這對養眼的桃花!

 

眾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既然路人投以這麼多關注的眼神,想來也不用再挑了!這幾套衣服絕對是上選,看了看價格......有點貴耶!是不是要篩選一下,就兩人各一套就好?結果結帳時拿出會員卡,赫然發現裡面已經儲值了六位數的現金,就算把當下所選的每一套都買下,也還是措措有餘,這下輪到星牧和鎮皓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了!

 

星牧:皓皓,這裡面的錢是你存進去的嗎?

 

鎮皓:應該是助理存的,可是助理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可以存?一定是書涓學姊授意的!都還沒給人家回禮,就又收了人家的禮,這可怎麼辦唷?

 

星牧:我聽說爸爸說,總裁的助理通常會有一筆公關費,是用來幫重要的客戶打點禮物或是招待用餐的,會不會他把我們當成是重要的客戶了?

 

鎮皓:就算是這樣,我也覺得花這筆錢心裡有點過不去,人家說無功不受祿,我們既不是生日壽星,也不是婚宴喜慶,更不是重要客戶,平白無故收人家的禮物,有種奇怪的感覺。我想我還是自己付錢好了,裡面儲值的費用不要動,反正VIP卡會有打折,幫我們各買一套還是可以負擔的。

 

星牧:嗯!你說的對!我也是這樣想的,我自己的衣服也要自己出錢,皓皓你不可以幫我出,知道嗎?可是這幾套衣服我都好喜歡......皓皓,我可以跟你先借點錢嗎?

 

鎮皓:哈哈哈~~~真是被你打敗了!那我們幹嘛那麼假掰?乖乖的先用裡面的金額來支付,之後再儲值回去不就好了。

 

店員:這位先生,其實我們的VIP會員卡在首儲會有加碼,比方說您儲值一萬元,我們會再加贈五千元的購物金,不過只有首儲才有,因此大多數的客人在辦理會員卡的時候,都會連帶先預儲一筆不小的金額,前提當然是他真的喜歡我們公司的產品。所以如果您還想再儲值的話,建議您利用您生日的時候再儲,這樣雖然沒有首儲的優惠,但還是會有贈送加碼金的活動。

 

星牧: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書涓姊姊的助理要先儲值在這張卡片裡,可是這儲得也太多了點吧!

 

鎮皓:看來是學姊想幫我們省點錢,所以才特地這樣做的,那現在怎麼辦?就直接花卡片裡的錢?

 

星牧:真是的,早知道剛剛話就不要說那麼滿,還說得那麼道貌岸然,結果現在自己打臉,哈哈哈!

 

鎮皓:心意最重要,只要不是存心要占人便宜,事後才察覺也是一種學習,這臉打得挺舒服的,不但不會腫,還更有型了些!

 

星牧:就你愛往臉上貼金,怎麼說都你對!好啦!我們就乖乖的接受書涓姊姊的好意,到時候好好陪他吃飯聊天,還有夾娃娃跟拍大頭貼,我們都穿得這麼美,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鎮皓:只有你才美,我就是陪襯的綠葉而已。

 

星牧:......貧嘴......*^/////^*

 

之後星牧和鎮皓又逛了幾間服裝店,買了些小配件,還好只有剛剛那家是儲值模式,不然兩人真不敢繼續逛下去了,怕越逛越心虛。當然,他們沒忘了買份禮物送給書涓,雖說書涓只要他們陪著去玩,但兩人還是真心想送書涓禮物,人家說禮輕情意重,這點道理兩人還是懂的!

 

******************************************

 

霍長老這幾天臥床沒能去教堂監工,心裡一直掛記著,霍太太每天伺候霍長老起居,也不忘跟他報備教堂的進度,如果不是醫生囑咐不能久站或走動,她可留不住霍長老。但也因為可以伺候在霍長老身邊,公公婆婆又特別體貼地給了他們獨處的空間,所以兩人經常會有一些親暱的小舉動,讓彼此多年來的兩地相思,碰出了許多的火花,也許就等著霍長老痊癒的契機,開花結果。

 

兩人其實也很想要有個小孩,但好事多磨,忙碌與意外一直讓兩人沒法安心造人,眼看再拖下去就要過了生育的好年齡,竟然就發生了這樣的事件。霍長老心裡沒有怨言,反而充滿了感激,如果不是這次自己倒下去,爸媽可能也不會讓太太回來看自己,而教堂蓋好後固然兩人可以相聚,但到時候的工作肯定比現在更忙,有沒有時間能好好相處,度過兩人的甜蜜時光,都是個未知數,仔細想想,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真是一點都沒錯呀!

 

霍太太:小伍,你身體最近感覺如何?還會容易頭暈嗎?

 

霍長老:小潔,我好多了,最近這幾天辛苦你了,我今天有練習下床走動,沒有暈眩的感覺,應該是快要痊癒了。

 

霍太太:醫生之前說你有輕微腦震盪,所以住院觀察了幾天,如果你覺得好多了,那我們早點辦出院吧!回家比在醫院待著舒適,我也更好伺候你。

 

霍長老:可回到家爸媽都在,我們能這樣獨處的時間就不多了......

 

霍太太:那......要不要回去之前,我們......做個寶寶?我剛好排卵期在這幾天......

 

霍長老:可以嗎?妳想要嗎?

 

霍太太:嗯......別太粗魯,你身子才剛好......

 

霍太太小鳥依人地偎在霍長老身邊,臉泛紅潮,霍長老疼惜地看著眼前這位飄洋過海,陪了自己十多年的美人,還是和剛認識她的時候一樣,善體人意,對自己百依百順,情不自禁地吻上了霍太太的額頭、臉頰、鼻尖、紅脣、脖子、鎖骨.......最後在霍太太的討饒聲中,兩人一絲不掛地緊緊簇擁在一起,能不能成功造人,就看上帝的旨意了。

 

******************************************

 

怡安:媽!你聽說了嗎?舅舅好像要幫媽祖娘娘金身耶!

 

陳媽:真的嗎?他不是基督徒?怎麼可以幫媽祖娘娘金身?你聽誰說的?

 

怡安:是琥珀告訴我的,而且是千真萬確的,因為幫媽祖娘娘金身還是媽祖娘娘親自指定的。

 

陳媽:有這回事?你不會是編故事哄我的吧?

 

怡安:真的啦!連廟祝沈大爺都可以做見證,而且我還聽說,琥珀也要去幫忙呢!

 

陳媽:如果都可以幫媽祖娘娘金身了,那是不是就可以拜妳外公外婆了呀?

 

怡安:這我也不清楚,不過我聽琥珀說,舅舅跟舅媽其實一直有在幫外公外婆供養,只是用了不一樣的方式,這次又幫媽祖娘娘金身,我覺得舅舅以前跟妳說的那些話,說不定是真的,媽祖娘娘怎麼可能讓一個不孝子幫她金身呢?

 

陳媽:假如妳說的是真的,那我不是誤會妳舅舅太久了?不行,我要親眼看到我才相信。

 

怡安:舅舅他們家現在在沐浴齋戒,接下來就要去媽祖廟幫媽祖娘娘規劃金身的造型,如果妳不信,晚些琥珀她出發了,我帶妳一起去看。

 

陳媽:好,我跟妳去看看,看看妳舅舅在搞什麼鬼。

 

******************************************

 

媽祖廟前聚集了很多的信徒,因為大家都很好奇來幫媽祖娘娘金身的基督徒是什麼來頭,又會怎麼幫媽祖娘娘金身,而且最讓大家關切的是:他們真的那麼有本事讓媽祖娘娘都欽點?凡事眼見為憑,所以此刻的媽祖廟前可謂人山人海,幾乎可說是村裡有閒暇、沒在工作的人都來了。

 

寶寶帶了專業的相機,一台筆電,幾組燈光遮罩,還有一些清潔工具,準備好好的幫媽祖娘娘建立3D模型;而劉爸則是帶足了色卡,還有筆記本,準備把神像的各個部位該用的顏色與使用的份量全部記下來,琥珀不曉得自己能幹嘛,但是既然媽祖娘娘欽點她,一定有她的用意,所以跟來就對了。

 

霍老爺帶頭虔誠地跟媽祖娘娘參拜,告訴媽祖娘娘要幫她做重粉金身的前置作業,請媽祖娘娘同意。三個聖杯後,寶寶帶著琥珀先去幫媽祖娘娘將神像上的灰塵與香汙去除,拿著軟布擦拭的琥珀,擦著擦著,赫然發現媽祖娘娘的神像泛起了陣陣的璘光,原先滲透到石像裡的顏色,像是被賦予了生命,重新活過來,擦拭的部位越多,顯現出的樣貌就越清晰,簡直就跟當年剛塑好的媽祖神像一模一樣,甚至更有生命,因為神像還發出了聖光!

 

就這麼一下,擠在廟口的信徒們,所有人見狀都跪下了!大家都說是媽祖娘娘顯靈了,紛紛跪拜,祈求媽祖娘娘的庇佑。當整座神像清潔完畢,媽祖神像簡直就是脫胎換骨,連上色都還沒,就已經發出萬丈光芒,莊嚴慈祥的樣貌,連琥珀和寶寶都為之臣服,寶寶沒忘記自己的任務,趕緊用相機捕捉所有角度,務求每一個角落都能清楚地記錄,有了琥珀的幫忙,打燈也省了,自帶光芒的神像,比打燈還亮眼!

劉爸更是趁著顏色正盛的時候,快速地查閱色卡,將顏色號碼給記下,好準備將來幫媽祖娘娘金身用的專用顏料。

 

趕到媽祖廟的陳媽與怡安,也親眼看見了這一幕,天啊!難道琥珀是神仙下凡嗎?怎麼媽祖娘娘被琥珀伺候之後就顯靈了!小劉看著自己的哥哥正全神貫注地記錄著色卡號碼,就像當年創作神像那般專注而神聖,自己忍不住已經熱淚盈眶,是真的!哥哥還是以前那個哥哥!他沒有數典忘祖,一直都這麼虔誠。這麼多年來,自己一直誤會哥哥,但哥哥卻沒有怪罪自己,還讓外甥女常常來給自己噓寒問暖,......對不起,哥......是我錯了......我們和好好不好?.......

 

陳媽嘴裡喃喃念著,眼眶早已被淚水占滿,一旁的怡安看見了,連忙遞了條手帕給媽媽,他知道,媽媽已經原諒舅舅了。都說血濃於水,親情哪是那麼容易被小小的挫折干擾就斷絕了呢?況且還是一同打鬧嬉笑、共患難長大的親兄妹呀!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