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食物中毒,旅平險有賠嗎? 贊助
2021-06-04 20:00:00丫奧

二零一三六四

Wang Xingwei, New Beijing (2001)

  2013年,我住在中文大學旁邊的赤泥坪村,那時在金融學系任職,圖的是出入方便。每逢週末,我會沿著村子盡頭的羊腸小徑走到中文大學的後山,要麼去逸夫書院打球,要麼去和聲書院吃早餐。2019年中大保衛戰時,師弟師妹駐守在「二號橋」和「四條柱」這兩個主要車道入口,唯獨我徹夜忐忑,生怕green object會從赤泥坪的破口入侵校園。
  2013年,六四集會中途下起滂沱大雨。擴音器都不靈了,燭光也澆熄了,來悼念的人不但沒有倉皇四散,還在一片傘陣之下自行清唱〈自由花〉,副歌那段「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當時煞是切合。回赤泥坪的路上,衫褲鞋襪盡濕,頗為難受,不過相比黃雀行動安排到赤泥坪避禍的民運人士,實在是小巫見大巫。只是1989年北方那一陣腥紅血雨,如今已是一場要把自由幼苗通通壓死的恐怖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