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1 21:00:00丫奧

如果Avril Lavigne晚二十年出道

  Taylor Swift的《folklore》聽了千百遍,只賺得我片言隻語。Pale Waves的《Who Am I?》只聽了半天,竟使我重操故業,執筆寫一篇樂評。無他,英倫樂隊的第二張專輯,承襲千禧年初的曲風,而那時的西洋樂壇,於我有開蒙之恩。所以儘管《Who Am I?》不算出類拔萃,我依然一次一次的按下重播,未嘗厭倦。
  然而前思後想,《Who Am I?》的封面,punk pop的不羈節拍,主音Heather Baron-Gracie的哥德式煙燻眼妝,有點尖細的高音,甚至額上的抬頭紋,活脫脫就是剛出道時的Avril Lavigne。更何況,《Who Am I?》其中三首歌的名字是龐克公主曾經用過的。不卜可知,將近二十年前,打扮成skater boy高呼著「be yourself」的獨行形象,原來默默啟迪了現今無數玩音樂的人。
  可是時移俗易,當年Avril Lavigne猶抱琵琶半遮面的「I wanna see you go down...on one knee」,眼下Pale Waves卻是赤裸裸的「But you still wanna go down on me」。主張男女齊驅的girls empowerment,其時仍受性別二元論所制,而現在non-binary gender已經蔚然成風。身為LGBTQ一員的Heather Baron-Gracie,在〈She’s My Religion〉更難得以性小眾的親身經歷為題。
  Pale Waves尚能忠於自己,但Avril Lavigne畢竟在財多勢重的唱片公司麾下,就算晚二十年出道,也不可同年而語。首先,製作隊伍會用大數據推算出新近流行金曲的關鍵,接著重金禮聘相宜的唱片製作人。再者,公關隊伍還會看管社交媒體上的言論,既要規避無所不在的辱華紅線,亦要兼顧Z世代自由派歌迷的看法。重重粉飾之下,那句自相矛盾的雞湯soundbite「be yourself」倒是可以省一省了。

上一篇:天水圍夜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