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生鮮館來囉 贊助
2021-05-30 23:00:49小蜜蜂

20200222_秋妤郡大完百行

 

聽聞馬博行認識的秋妤將於郡大完百,馬上報名參加。順口問了久未登百岳的風神,沒想到也要去,接著又一個拉一個地補上自強和葉子而湊齊尋蘭三傑,以及常和他們同遊的蓓蓓。另外也想說郡大山難度不高,徵求秋妤的意見後,打算帶上嗨啾。一聽說嗨啾能上,雅銘再三問我真有那麼簡單嗎?問著問著竟也要跟!於是加一加有三十多人同慶,秋妤的完百之作真是上應天時、下據地利、兼有人和啊!

 

2020.2.21(Fri)

 

中午接嗨啾下課後,再到板橋接蓓蓓,然後一路南下直抵水里。來到水里免不了要吃董家肉圓,皮Q餡飽配上大骨湯,真是庶民美食!吃完感覺頗熱,便到附近的陳家豆花來碗冰,一整個舒暢。期間有隻小貓來腳邊蹭,還狂甩頭地咬鞋帶,煞是逗趣。

 

四點半抵達望鄉的哎渡民宿,由於還沒有人來,便在部落裡逛逛。一度想逛到松鼠他們的谷盧巴民宿,不過雅銘懶得再走而作罷,但還是被我拐進獵人古道走了一小段,畢竟還是得為明天的登山熱身一下。

 

再回到哎渡民宿附近,似已有慶祝團的人到來,但我都不認識。續往部落入口的「米厚米尚」牌樓,只因來時開上來的小路有漂亮的櫻花,不過天色有點暗,沒那麼漂亮了,反倒是小貓的出現讓嗨啾和蓓蓓興奮不已。

 

晚餐時間到了,也不知部落裡哪兒有得吃,便開車到台大實驗林管處附近覓食,才在往東埔那條路挑了家麵館。

 

走回停車處時,一家店門前擺出標榜「豐香」的草莓,據說這品種已弱化到很難種,大湖那邊紛紛改種其他品種,聽我說完而勾起興趣的蓓蓓馬上買了兩盒。

 

七點半後回到民宿,陸續有人到來,包括尋蘭三傑以及馬博行的秋妤、正龍、坤宏和瑩璇,大夥飲酒暢談,熱鬧非凡。

 

2020.2.22(Sat)

 

不到五點半便下樓用餐,吃完回樓上時,淡淡粉紅色天空之下,前方亮著點點燈光的山谷是東埔,左邊龐大山塊是望鄉山和郡大山,再往右有三個較矮山頭的是八通關山,接著有個較高的山塊,最高的兩個山頭是玉山北峰與北北峰,而右側有個尖尖的山頭雖較矮,卻是玉山主峰,這望鄉真不愧是「開門見玉山」的部落。

 

六點半抵達十來分鐘車程的郡大檢查哨,先到的人移了移車子好讓我們停他前面。正開心倒車停入哨旁空地,卻傳來刺耳的刮磨聲,原來空地與路面的落差大到前保險桿擦到了。雖然已是老車,還是頗懊惱,當即想說回程要小心,沒想到卻忘了而又重演一回,真糟糕!

 

由於是一日單攻,也沒什麼好打包的,倒是秋妤吆喝得熱鬧,原來是在發東西,一人一罐Bar BEER,這是我第一次揹酒上山哩!

 

十幾分鐘後搭上接駁的九人座廂型車,一路沒有印象中汪洋中一條船般隨浪搖晃的感覺,這郡大林道的路況比十多年前好太多了。

 

一個小時抵達林道23K的望鄉工作站,免不了要去膜拜一下高聳的大神木,不過主要也是等候開放進入啦。

 

八點一到,車隊一一過閘門,約半小時抵達林道32K的郡大山登山口。下車後又是熱鬧非凡,一整個瀰漫著郊遊遠足的氣氛,這麼歡樂地登百岳還真是我絕無僅有的體驗。

 

歡樂了二十來分,拍完團體照後便往山裡去。鑽過印象深刻的比人高箭竹後,近半小時抵達望鄉山。不大的腹地裡擠滿了人,蓓蓓騰出一個位子給嗨啾,這小妮子倒也不客氣地坐下,手裡還捧著蓓蓓的洋芋片,一片接一片地吃著。待人潮稍散,輪到我們拍攻頂照時,嗨啾冷不防地往三角點坐上去,儘管一般是說不能對三角點不敬,但小孩子也沒什麼壞心思,就由她去了。

 

離開望鄉山不久便可見玉山群峰,從最近的北北峰和北峰到後面的東峰和主峰分列左右,主峰下有一小塊白,似乎是殘雪。往右延伸的稜脈則是西峰和前峰,稜脈之後是鋸齒狀的小南山。玉山山塊左側遠方有個尖尖的山頭,該是達芬尖山吧,再往左的兩個山頭則是八通關山和西峰。

 

又鑽出一片箭竹林後,只見嗨啾氣呼呼地坐在地上,原來是頻頻被箭竹打臉而生氣,當即提醒她走在這種地形不要離前人太近,並可用雙手前伸好撥開箭竹。

 

一陣噠噠噠」的聲響吸引視線往玉山山塊去,有個小黑點正接近北峰,顯然是直升機,希望只是運補物資而不是發生什麼需救援之事。

 

好說歹說地逗著嗨啾,終於讓她笑著起身。陡上二十分鐘後,一抬頭便眼睛為之一亮,只見兩個辣妹站在突出的岩石上拍著網美照,完全搶去前方山頭的鋒頭,說什麼也要跟風排隊拍照。

 

拍完照便得陡上,這對腿還不夠長的嗨啾來說是有些辛苦,不過平常沒在運動的雅銘倒是走得讓我刮目相看,也許之後可多嘗試拐她上山了。

 

接著又過了幾個小下小上,終於在12:16登上郡大北峰,而本以為不以攻頂為目的的尋蘭三傑竟也在前一個山頭追上並休息著。

 

下一個山頭不知是不是郡大山,而右邊的玉山山塊多了南玉山可看,左邊則有秀姑巒山、馬博拉斯山以及馬利加南山。

 

續行陡下十分鐘後有塊空地,當年便是在這兒休息吃泡麵的,本想留步細細回味,卻因帶了嗨啾走得稍慢而作罷,畢竟秋妤她們早就登頂了吧。

 

之後走在短箭竹草坡上,再走過一小段落差稍大的陡上,終於在13:06登上熱鬧非凡的郡大山-嗨啾的第9座百岳,以及雅銘的第6座百岳。

 

除了秋妤的完百慶祝團,還有不少山友齊聚一堂,將山頂擠得水洩不通。忽然聽到有人吆喝著集合,原來是要拉布條慶完百了,只見一堆人從四面八方往三角點移動,好壯觀的合照啊!拍完照還有現切蛋糕可吃,也不知是哪位強者揹上來的,據說完好無缺呢!

 

雖然晚了點,葉子還是及時趕到並獻上自釀橄欖酒給秋妤,而我們也趁著人潮退去想補拍攻頂照,只是友隊的領隊站在三角點旁,一會兒放音樂一會兒跟人視訊,還不時透過手機整理儀容,完全無視等待拍照的山友,也沒跟上早已離開的隊友。儘管覺得誇張,還是耐著性子默默等了好幾分鐘,那大姊才慢條斯理地整理背包,然後緩步而去。之後下山時在林子裡見一女子坐在地上哀號著,據說腿脫臼了?趨前一看正是那領隊,真覺事出必有因。

 

山頂剩沒幾人,攻頂照愛怎麼拍就怎麼拍,全家福、馬博組還有蹭完百達人的,玩到盡興準備離去時,才見自強和風神相繼到來,也幫他們拍完攻頂照後,提醒四點前要回到登山口,便去追先下山的妻小。

 

不久在陡下處追上秋妤,之後在箭竹林裡追上雅銘、嗨啾和蓓蓓,然後一起過郡大北峰。北峰後有幾段碎土石陡下,一馬當先的嗨啾不小心滑了一次後嚇到,儘管換我走前面並教她腳掌與坡面不要平行,但心理上的陰影沒那麼快消散,接著就走得小心而頗慢。不過之後沒那麼陡時,下坡速度又快到雅銘追不上了。

 

回到望鄉山時只差七分鐘便四點,還是讓嗨啾休息一會兒再離開,終於在16:14返抵登山口,而雅銘和蓓蓓晚了我們十分鐘。正龍讓秋妤和我們先搭接駁車離開,獨自留下等候尋蘭三傑。看著他沉穩調度安排的身影,真有大將之風!

 

我們這車有驚無險地在16:57通過望鄉工作站,由於五點關門,實在擔心正龍他們,不過託那位受傷領隊之福,今天應該有特例吧,事後也得知葉子有幫忙處理傷者。

 

六點回到郡大檢查哨,下車後見一熟悉面孔跟秋妤聊天,原來是南二段下山時接我們的坤哥。

 

也不知是哪裡出了差錯,哎渡民宿只讓我們住一天,於是大夥各自趨車前往地利村的達洛鞍休閒民宿,我們這車則因蓓蓓忘了東西而得先返回哎渡民宿。

 

沿著靜謐的部落小巷開著,到了民宿門口可熱鬧了,只見老闆和一群小孩捧著碗邊吃邊等我們到來,然後笑吟吟地拎來一袋衣物並問說是不是這包,頓覺像是金斧頭銀斧頭的故事......

 

沿著老闆指示的方向離開望鄉,但那路小到越開越狐疑,幸好有輛不知從哪兒鑽出來的車子到了前面,這才安心些,不過到了地利又因天黑而錯過導航指引的路。

 

七點多勉強趕上完百宴,秋妤的感言簡短,民宿老闆的開場致詞都比她長了,意猶未盡的葉子頻頻追問秋妤,得到的結果還是「也沒刻意去追求,順其自然地走下去就完成了。」,不知文章功力了得的葉子是否打算出一篇厲害的紀念文?

 

宴畢,大夥配著茶酒小點地聊著天南地北,快意至極!

 

2020.2.23(Sun)

 

一早起來到餐廳吃完早餐後,蓓蓓跳車跟尋蘭三傑走,我們則是依原定計畫跟著秋妤前往雙龍瀑布。倒是風神離去前特地跟我說有個i3的小果認出他,但沒參加過i3活動的我也不知道是誰,且昨天過後只多記得漢堡、維尼和冠妃這幾個名字。

 

清晨的雙龍部落沒什麼人,但巷道狹窄又疑似單行道,幾輛車像無頭蒼蠅般繞來繞去找地方停車。一度問了路邊擺攤的原住民哪兒可停,儘管說有空位就停,大夥還是不敢亂來,最後終於找到地方停。

 

停車場下方建築頂有個紅色十字架,看地圖好像是迪巴恩長老教會,對面的山巒則有大山氣勢,不知是什麼山?

 

沿著馬路往上走一小段到達瑪勞翁民宿岔路口,繪有原住民舞蹈的牆面上寫了往双龍瀑布1.5公里,便依指示左迴而上。破碎水泥路邊有鋤草痕跡,還有施工到一半的水泥邊坡,顯然是為了十來分鐘路程後的七彩吊橋營業準備中。

 

順著豔陽下如白色的牆面與階梯往下走,逆光的吊橋彼岸山凹處有兩道白練,正是雙龍瀑布。

 

聽了民宿老闆建議,跟著遊人鑽過橋頭破了個洞的擋板,旋即踏上紫色的階梯,依序而去是靛、藍、綠、黃、橙、紅,正是彩虹的七色,果是名符其實的七彩吊橋。

 

或許是太輕易就抵達,抑或是無法走到瀑布下掬一把沁涼,倒感受不到它的美。由於雅銘在彼岸陪著不敢走吊橋的嗨啾,於是和大夥拍完合照便辭別而去,後會有期了,秋妤。

 

 

 

以下是本次行程錄:

 

 

02/22 (Sat)

----------------------------

0858 郡大林道32k登山口

0925 望鄉山3,041M(11)

1216 郡大北峰

1306 郡大山3,265M(45)

1427 郡大北峰(10)

1553 望鄉山(5)

1614 郡大林道32k登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