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不一樣的王心凌 贊助
2021-07-04 14:57:08小蜜蜂

20200529_南一段五天五夜

 

上半年工作繁忙,一度還連續工作二十多日且天天加班,緊接著新冠肺炎疫情四起,本以為這一年的百岳之旅將要荒廢了,卻在臺灣防疫得當以及士驊多方奔走下有了轉機!

 

前年底士驊就提過逆走南一段,但由於南橫未開通而不在玉管處開放的路線之列,離完百還有好一段距離的我顧忌於走黑山而沒當一回事。去年底又再提,改為由天池或中之關上庫哈諾辛山再接南一段,甚至還趁著今年初開放通車到天池而前往探路,繼而與玉管處交涉多回,終於以專案申請並有條件通過入園而免於黑山之慮。

 

儘管得以抬頭挺胸走南一段,行前天氣卻不穩定,因而接連取消入園又再申請下一段日期。也由於日期一再變動,成員也隨之而變,真難為士驊與玉管處了。最後的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地賭上不穩定的預報,選擇5/30~6/4的五天行程。行旅中才知是因為不方便排假的宗文為了南一段請了兩個禮拜的假,再不走就白白浪費了,而原本預計走六天加碼石山秀湖的行程則因田木不便多請假而縮成五天精實行。

 

總之,每一趟的山旅都要天時、地利、人和兼備才能走成,怎能不好好珍惜!山友戲稱「小關難纏、雲水無水、卑南不死、藤枝必亡」的「難」一段,我來了!

 

2020.5.29(Fri)

 

中午請假回家,只為了上山前能多陪寶貝女兒一些時間。三點半由蜂爸載往板橋車站,臨行卻下起傾盆大雨,實非吉兆!

 

買好16:39145車次高鐵票後,好整以暇地坐在月台上不多的座椅,看著三三兩兩往來的旅人,回想上次走馬博時一樣是週五下班時間,人潮卻有明顯落差,不知是否疫情所致?

 

儘管思緒飄得遠了些,時間差不多還是知道要站往所屬車廂等候區排隊去,只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都到了發車時間卻不見欲搭之車班,心想這高鐵也是會誤點的啊!反倒是後面停了排車,門將關之際見有個旅人從我先前坐的地方彈起而衝進車廂,不禁莞爾怎有人這麼散!又過了兩三分鐘仍不見車來,越想越不對勁,恰見高鐵職員經過,趕緊趨前一問,才知自己比方才那位散仙更扯,就這麼悠哉地看著自己的車跑了!

 

苦笑之餘,依職員建議乖乖等候下兩班車,並移往自由座車廂,總也是上了路。不過也好,先前買到的位子在中間,這下可選我偏好的靠窗位子了。

 

飛快南下的高鐵,將我從雨天、陰天、多雲時晴帶往晴天,頗有否極泰來之寓,心也隨之一掃陰霾,殷殷盼著與隊友相逢,同登期待已久的南一段。

 

六點半抵達左營車站,本想把握時間買晚餐而在站內逛了逛,但有興趣的都得排隊,既擔心超過約定時間,也不喜歡一直戴著口罩,索性出站去等。

 

看著站外重信路口往來的人,戴口罩的比例似乎比台北多一些,尤其是騎車的,看來人口相對稠密的台北人挺勇敢的啊!而對面有好幾家租車公司,包括出國旅遊常租的Budget,不禁想起今年暑假的日本阿爾卑斯之旅以及富士山彈丸行,既期待又怕受傷,但其實早已不敢去了,就等虎航機票何時取消。

 

一會兒谷音和士驊出現,寒暄幾句上車後先往橋頭去,只因士驊忘了帶背包套而得先回去,畢竟天氣預報並不理想,少了它可不太妙。儘管因此折騰點時間,卻讓我有了丹丹漢堡的初體驗,雖然因為在車上不方便享用特有的麵線羹而沒點,但鮮嫩多汁的炸雞仍讓我印象深刻。

 

一個多小時到六龜,他倆在全家六龜農會店補貨,我也順便上個廁所,少見的是這家店同時也是農會生鮮超市。

 

離開後不久便進入山路,原本開得溫順的谷音開得更平穩了,而下山後搭宗文的車更是溫文儒雅,完全打破我對高雄人霸氣開車的印象,該不會大雄塑造出來的「快、狠、準」是假象吧。

 

十點左右抵達寶山二集團櫻花公園,路面是濕的,顯然下過雨,不禁又擔憂起此行天氣。接駁的南橫民宿和宗文那車相繼到來,大夥寒暄幾句便將背包和自己堆上搭了棚子的發財車,一路搖搖晃晃的,谷音還暈車發冷而躲到前座去,此情此景勾起小時候一大群親友像這樣擠著出遊釣魚野營的回憶......

 

十二點終於抵達民宿,把握時間早早就寢,接下來幾天就沒有舒服的床可躺了。

 

2020.5.30(Sat)

 

一早起來看到窗外有藍天,心情有些小振奮,只是下樓走到睽違多年的南橫上,山那邊雲可不少,看來是樂觀不得。

 

七點半在晨光中的斜陽下上了車,十來分鐘便在梅山口的派出所前停了下來,等候八點放行。說到這派出所,不禁想起十一年前曾來辦入山證,打算一天單攻塔關山,一天單攻庫哈諾辛山和關山,卻因大雄車子漏油而遺下後兩座,之後便因南橫路斷而再難踏訪。如今,我終於回來了!

 

八點一到,車子仍紋風不動,前方七八輛車亦然,儘管狐疑,似也只能等待。好一會兒終於動了,一輛一輛放行的速度卻頗慢,都過了八點半才輪到我們通行。

 

車行約20分鐘到中之關停車場,本以為只是讓我們上個廁所然後送到登山口,結果是想太多了,接駁大哥說「才幾十公尺而已,都要爬那麼多天的山了,沒差這幾步路啦!」,儘管笑笑地附和著,心裡可是犯嘀咕地念著「差很大呢!」。

 

整裝完畢後,揹起二十幾公斤的背包並央請一對老夫妻幫我們拍照,便於9:27踏上中之關上庫哈諾辛接南一段的少見行程。

 

沿著公路走了幾分鐘便抵達中之關步道的階梯入口,進入後十來分鐘有石砌駁坎,顯然是駐在所遺址,如今隱身在密林裡,只剩下後來興建的亭子與椅子。

 

隊友們在亭子前拍照留念,但我一想到接下來是罕有人跡的探勘路線,預估要七、八小時才會到庫哈諾辛山,算算有可能摸黑,實在沒啥心思留步。

 

續行不遠有個木炭窯遺址,過一棧橋後有段路架了繩索,看起來不怎麼難,只見一對夫妻帶了兩個小孩,小心翼翼地通行著。儘管說了不用,一家四口還是客氣地讓我們先過,過去沒多久又是個木炭窯遺址,從航跡看來要從這兒上切了。恰好那家人也來到,順便幫我們拍照,小聊之後互道有緣再會。

 

由於我較沒有看航跡的經驗,便讓士驊走前面,改由我押隊。一開始走在鬆滑的不明顯路跡,偶有零星舊布條可依循,但不時得停下來確認是否仍走在前人的航跡上,同時也幫忙補上布條,以利後人有跡可循。

 

濃密的林子裡難見天日,樹幹上多滿布苔蘚與地衣,可見有一定的濕度。走了一小時約十一點,下背包休息十來分鐘續行,之後也大致維持這樣陡上一小時休息的節奏。

 

12:20一度走出林子重見天日,迎來的卻是若有似無的霧雨,於是又鑽進林子後才休息,以滿足谷音中午時段用餐的習慣。眼見霧雨稍大些,兼以需將氣力用在重裝陡上,索性收了相機並穿上雨具。

 

之後仍走在林子哩,但沒那麼濃密,不過有許多神木級的巨木,在雲霧中更添仙靈之氣,有些彎曲的枝幹具有延伸感,看著看著真覺它動起來了。

 

四點多出森林挺進到雲霧中的2960峰,順著路跡左下沒幾步,士驊覺得不太對,看了航跡認為應該要在峰頂直行而非左下往天池去,於是折返。

 

峰頂續行確實有條路,但走沒幾步鑽進樹叢卻覺只是條獸徑而退回,大夥紛紛拿出手機來看,定位卻不斷飄移,索性分散找路去,卻沒有「一條路,走就對了」的幸運。

 

鬼打牆近一小時,眼見縮在一旁包緊緊的田木聲稱快失溫了,谷音忽略士驊的判斷而往先前左下折返處探路,終於在右側覓著平常外帶麵食綁塑膠袋的紅色細繩,且延伸而去皆是,猶如一盞盞明燈。

 

備好頭燈小心翼翼地在迷霧森林中穿梭,直到聽見領頭的谷音大喊,振奮了大夥低迷的士氣,終於在近七點天黑之際登上庫哈諾辛山,我的第77座百岳,終於湊齊南橫三星(關山嶺山-20082009;塔關山-2009;庫哈諾辛山-2020) ,同時也是最晚以及第二座摸黑登頂的百岳。

 

天黑又鞋子全濕,也沒什麼好留戀,便留下狀況極佳的谷音陪宗文和田木慢慢走,士驊和我先往山屋去。一個多小時後到了三叉路口平台,右側遠方有象徵文明舒適的狹長點點繁燈,對比現在身上的悽慘,真有不知所為何來之感。

 

八點半抵達空無一人的山屋,床上髒了些,除了土泥鞋印,還有幾灘湯水油漬,頗糟糕的。簡單清理後各自找地方佔地為王並燒水煮食,聽聞田木睡袋全濕而宗文全力支援,我也將備用褲拿給宗文,這晚就用體溫烘乾身上的濕褲子吧。

 

晚餐是雅銘介紹的蠔油粉絲煲,調味極佳又好入喉,可惜冷凍取出撐不了多久,第三晚的味道就有點變了,不然可列入將來帶上山的簡便美食清單。享用完並刷個牙便趕緊窩進睡袋好養精蓄銳,明天可是得走將近12小時呢!

 

2020.5.31(Sun)

 

一早到山屋對面的廁所方便時見到滿滿霧氣,又想到宗文和田木說整夜沒怎麼睡,不禁盤算著若他們有人說要撤,我肯定奉陪。沒想到不曾走過縱走路線的兩人毫無退意,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讓我撥不動如意算盤。

 

5:50離開山屋,四分鐘便上抵一片白牆的三叉口平台,與昨晚路過時的黑一樣捉弄著我們,啥都別想看!循著若有似無的水聲方向看去,依稀看到對面山壁掛了兩道白練,顯然水氣豐沛,據說山壁上方讓雲給吞了的山頭正是我們將勇往直前的關山,這天氣真讓人擔憂。

 

離開平台有好一段的下坡,之後便上上下下地在雲霧裡泅泳,也沒啥景可看,倒是留意到這兒的玉山薊挺特別的,好幾株的葉子上散布著白斑,是出藝還是另一種薊呢?

 

近八點半時雲霧終於消退了些,眼前突然現出一座尖聳的山,薄霧藍天下帶點似近非近似遠非遠的神秘距離感,感覺不太好惹,不愧是享有南台一霸之稱的關山!

 

十來分鐘後到一緩草坡處,眼前立了兩顆巨岩,左直右斜,頗有飛來石之勢。回頭看到遠方讓雲遮去右大半的山稜,餘稜形似小南山,若然則南玉山在左邊。

 

九點抵達編號046CM600(南一段)里程樁處,前方陡峭山頭似乎是由許多岩石砌成,該是關山吧?抑或是假山頭?

 

二十分鐘後鑽入林子裡,不久拉繩攀岩而上,直陡上近一小時,終於登上立了兩顆三角點的關山,我的第78座百岳,同時又收入一座十峻。

 

先登頂的谷音和田木早已歇著,尤其是田木,攤出裝備來曬太陽後,直接往地上一躺就睡,哪管什麼攻頂照!倒是谷音一見來人便殷勤地幫拍照,我也禮尚往來地幫他拍,卻沒人能幫我們拍合照。

 

僅管有藍天,四周卻讓雲霧東遮西掩的,想群山點點名也難,只能依稀認出有東台一霸之稱的新康山。久候不見宗文和士驊到來,便坐下來吃吃喝喝,谷音則是取出睡墊往地上一鋪,隨田木此起彼落地交響著......

 

落後的兩人好一會兒才到,休息到十一點多實在該走了,大夥卻仍在上網,不禁覺得手機訊號的暢通也算得上是登山阻礙之一。

 

離開後多是下坡,遠方雲霧讓人看不清山稜全貌,一個小時後我們也身處散佈著若有似無獸徑的雲霧草坡之中。狀況奇佳的谷音走得快,直消失在我眼前,後面隊友一個也沒跟上,突然聽到他呼喚,聲音卻來自左側小凹谷邊的山稜,見我眼前路徑明顯,想是他走岔了,趕緊將他喚回,不久便於13:40抵達2920鞍營地。

 

營地邊小樹上釘了塊編號088CM600(南一段)鐵牌,上面還釘有「往水源150M」的指標。在這兒休息等隊友,卻見一隻尺蠖在我背包頂爬呀爬的,該不會一早出發就偷渡上來增加負擔吧,難怪上關山時跟不上田木,哈!

 

不久隊友們陸續抵達,宗文取出爐子燒水,看來打算大休,早填飽肚子的谷音和我決定先慢慢推進並相約於海諾南山前營地。

 

或許是先前走岔了路,谷音退居在我之後。走前面的好處是不會吸到一堆粉,缺點就是身上沾滿黃白色的粉,登山十多年來,第一次發現惱人的刺柏還有這招!不過味道有點香就是了。

 

一路多走在稜線草原,有許多乾掉的水池,偶有玉山針藺與盛開的紅毛杜鵑。當我們奮力上攀直抵陰暗林裡,見滿地垃圾,直覺是個營地,取出手機對照航跡果是海諾南山前營地,時間已近四點半。

 

行程預計在這兒紮營,但一來覺得陰陰的,二來覺得滿地垃圾讓人心情沉重,最重要的是沒有水,和谷音討論後決定再怎樣都要花半小時翻過海諾南山到有水源的下營地。

 

等著等著,谷音覺得有些冷,便燒點水煮薑茶喝。隊友半小時後終於到來,商量過後再度由我們兩人當先鋒,僅花7分鐘便登上海諾南山,我的第79座百岳。

 

儘管一片白牆,谷音還是依例擺了許多怪姿勢拍攻頂照,竟也耗去8分鐘才甘願下丘,結果又是只花7分鐘便抵達下營地,兩人真是效率滿點。

 

下背包後翻出水袋和杯子便往左邊下切,找了幾分鐘看到如小溪般的潺潺流水,還有深達一尺的小潭。只見兩人這兒探那兒望的,可挑的呢!回營地時隊友也來了,一聽有的是甘泉便紛紛前往。

 

留在營地的人搭起帳篷,搭好時便下了雨,感謝老天待我們不薄,同時也感謝宗文借我雙人帳,比我的2.6公斤犀牛三人帳輕多了。只是大夥行前沒喬攏,五人揹了四頂帳,除了不必要的負重,還得擔心營地夠不夠大,隔天的雲馬鞍營地就很擠了。

 

雲霧中視線可及之處依稀可見水鹿身影,但我只想窩進帳篷裡燒水煮食好早早休息,畢竟明天一樣預估得走將近12小時。不久水鹿欺近帳篷,有時還冷不防叫一聲,由於怕牠叼走鞋子,趕緊將鞋子收進帳內才能安心。

 

值得一提的是這天是我登山以來除了下山那天,唯一一天完全沒出動相機,全靠手機拍照,且此行也是唯一一次手機照片比相機多,比例懸殊還高達六比一!除了因為天候不佳,鏡頭一直有水氣才是主因,且是擦拭不到的鏡頭內,完全不知該如何除霧。

 

2020.6.1(Mon)

 

四點多出帳往水源的反方向找個好地方蹲,好不容易擠出,卻引來幾隻水鹿包圍,敏感的後方總覺有熱氣襲來,真是進退維谷,幸好谷音趕來解圍。草草了結後,拉起褲頭逃離現場,旋即一擁而上。過去也曾在能安、南二段、干卓萬......等多次遇上水鹿,就這南一段的最不怕人!

 

大晴天的清晨,5:11便自水源方向遠方山稜後迎來朝陽,谷裡飄著的水氣映出一片金黃,美極了!而西邊的天空也射出一道45度角的霞光,兩天後在卑南主山西稜也看到高屏地區上空出現,不知這霞光是怎麼來的?而先前走新康時,在三叉山頂也見過這日出時的西天霞光。

 

欣賞了好一會兒美景,儘管帳篷還濕著,還是得收拾打包好上路。收拾完畢等了一會兒,六點半左右終於出發,但實在有些晚。

 

雖然不時湧來谷裡薄霧,卻讓湛藍的天空卸下心防而沒穿上雨褲,之後便因穿梭在箭竹叢裡而濕了褲子,畢竟也穿了十年,防潑水效果早失靈了。

 

右前方有三個草坡山頭,不知待會兒是否會路過?而左前方遠方有段山稜,左邊山頭突起處會是北大武山嗎?實在太少到這麼南部登山,加上此行常有雲霧,對於山頭的指認就不太靈光了。

 

走在山稜上,看到右側谷裡還有霧氣,腦中亮出一個奇景,沒多久果真現形,雖然不是很明顯,但真出現觀音圈!駐足觀賞之餘,回望可見金字塔般的關山在這南方蜿蜒脊梁霸氣十足地鎮守著。

 

到了更高處可看到草坡山頭延伸而去的山稜,直抵後面橫亙的山塊,明兒個要上的卑南主山就在那山塊左側的草坡,看起來還好遠啊!

 

七點半左右在上攀的草坡邊看到一棵獨立樹後,又過十來分鐘到暖陽下的緩草坡,見後頭隊友沒跟上便下背包休息等候。這時相機鏡頭內又起霧了,且久久不散,乾脆收進背包。

 

畢竟才走了一個小時,回望可看到左邊有被遮了大半的關山,右邊有冒出一點頭的新康山,能和這兩霸同框,中間的海諾南山再怎麼沒名氣也與有榮焉。稍後再往上攀升,可看到完整的關山,往右延伸也有個尖尖的山,應該是鷹仔嘴山吧。

 

九點過小關山北峰前營地不久後便進入林子裡,不時有迷霧湧上來,搭配左側穿透枝椏而來的陽光,觀音圈果然再現!這是我第一次一天內在不同地點看到觀音圈,真幸運!

 

沒多久抵達不起眼又腹地狹小的小關山北峰,大夥休息好一會兒繼續上路。十點左右走在一草坡與樹林邊界上,雲霧漸湧而讓天色暗了些,附近有一堆獸骨和水晶蘭。

 

10:54看到跟我有點關聯的編號169CM600(南一段)方牌釘在樹上,之後出了森林便身處雲霧中。一度看到遠方山稜似乎有人移動著,旋即又讓捲上來的雲霧給遮了去,一會兒果真驚喜見著來人,兩隊人馬興奮交流著水源及路線資訊,一男兩女之中的黃柏年還聊到紅崖九華去了,是個厲害角色呢!

 

互道後會有期後各奔南北,我們開始陡上雲深不知處的小關山。沿途有零星玉山杜鵑開著,幾度留步欣賞並拍照,卻再也追不上谷音,直到近十二點半才在編號185方牌的小關山下四叉路口看到已休息一會兒的他。

 

吃吃喝喝並等隊友陸續到來,同時也期待藍天再現,然而等了半小時不見好轉,只好摸摸鼻子登上兩分鐘路程的小關山,我的第80座百岳。

 

由於四周都是雲霧,簡單拍些攻頂照便回四叉路口,霎時撥雲見藍天,正欲衝回去拍藍天攻頂照,老天爺又開玩笑地闔上,沒入今日最後的藍天,大夥只得乖乖前行。

 

啥都沒得看的雲霧裡埋頭苦行,漸大的霧雨逼得穿上雨褲,不久又若有似無地沒了。儘管想褪去容易悶到濕熱的雨褲,但見處處有水塘,連號稱「雲水無水」的雲水池都有水,又不時穿梭在濕漉漉的箭竹叢間,還是別太鐵齒。

 

或許是悶久了,身體有些不適,但覺胸口讓人壓著而呼吸不順,導致步伐快不起來,就連扭了腳的田木都走得比我快。直到五點多時,突然連打幾個嗝,頓時整個氣都順了,我們也終於在近六點天黑之前抵達雲馬鞍營地。

 

夜幕將屆,為講求效率,士驊、谷音和宗文三帥下切取水,田木和我則將四頂帳篷搭起,只是谷音和士驊對營地的要求頗高,僅預留兩塊較好的營位先幫他們將內帳撐起,回來果然交換了。

 

大夥在狹窄的帳篷間煮食,不時得驅趕如神風特攻隊般往鍋裡衝的蟲子,於是就這麼一刻不得閒地結束這「小關難纏」的一天,之後的「卑南不死、藤枝必亡」就再說了。

 

2020.6.2(Tue)

 

難得士驊緊接在我之後收拾完畢,躍躍欲試率先離營探路去,我則是靜靜地欣賞五點出頭自溪谷彼岸林裡竄出的朝陽,以及周遭掛滿朝露如吊床般的蛛網。幾分鐘後隊友也收拾得差不多,只見營地邊亮了片金光,正是昨日下切取水之處。

 

離開營地約二十分鐘穿出林子,陽光普照下的矮箭竹草坡視野開闊,往前可見這兩天要走的卑南主山與右延而去的石山與溪南山,回望則有關山、向陽山、三叉山與新康山,小關山應該也有入列,只是昨天多在雲霧裡而沒能看清楚,認不出來了。

 

七點左右登上馬西巴秀山,山頂樹叢有些高度而阻擋視線,但還是可看到金字塔般的關山與山稜崎嶇的卑南主山,以及基盤廣闊的北大武山。

 

雨褲幾乎乾了,但還是不敢貿然脫下,畢竟後頭可能還要鑽行在濕漉漉的樹叢裡。倒是谷音神來一筆脫去上衣,引來田木起鬨而讓眾男士跟進,結果在這不是百岳的山頭也待了許久。

 

離開馬西巴秀山約半小時,在一森林裡見一大斜岩與其下平坦腹地,有如青蛙面左張嘴般,這兒是馬西巴秀石洞營地。石洞下有塊鐵牌,上頭寫著拉瑪達星星遺址,乍看會以為是什麼星星王子,但其實是紀念當年抗日的布農族頭目。

 

離開不久又重見天日,接下來多走在稜邊,不時可見右側崩崖下的寶來溪上游,潺潺溪水濺起一處處白色水花,為艷陽下的我們帶來一絲涼意。

 

一路上也都看得到明日要走的卑南主峰西稜之漫長起伏,以及深深下切再上的石山,後頭還有不知要下切多深再上去的溪南山,然後陡下直抵特生中心......想到就腿軟。大夥紛紛半開玩笑說要多走一天去石山秀湖過夜,卻始終誘拐不了不方便請假的田木,只得收起玩心,先應付眼前到卑南主山的漫長起伏再說。

 

或許是每天行進超過十小時,谷音走得有些乏力,一度休息吃喝後不再當先鋒而要我們先走,便請常愛走在後頭的士驊等他並留意狀況。幸好不久後一路衝上前來,就把先鋒的位置還給他了,看來應該只是缺乏能量,補血後就回穩了。

 

近四點時抵達三叉峰下營地,山友所說的池水只剩一小攤淺淺綠水,雖然我的水省著用是可以撐到下山,但其他人應該不夠,看來得回十分鐘路程前的溪溝下切取水。不過眼下還是趕緊挑好營位,趁著陽光正烈,帳篷攤開一會兒便不怎麼濕,搭起來不久,裡頭更暖烘烘的,可乾爽的呢!

 

四點半見隊友還在摸,儘管心急待會兒上卑南主山回來可能要摸黑,尤其是還要取水,但大家走到這時也累了,實在不忍心催促,只好坐下來吃吃喝喝補充熱量。田木見狀遞來一包小王子麵,卻覺包裝不太一樣,細看才發現是長得很像的好小子麵。好奇翻到背面,職業病使然地發現工廠登記編號是臨登工廠,不禁莞爾一笑地自言自語:這工廠申請特登了沒?前陣子就是為了你們而忙到沒日沒夜啊!

 

近五點終於得以輕裝出發,一開始就鑽行在比人高的樹叢和箭竹裡,沒多久便豁然開朗,登頂之路更是一目了然,感覺一蹴可幾。

 

興奮又擔心摸黑之下,調整呼吸以穩定的步伐邁進,當我看到路徑旁玉山針藺叢裡的一池清淺,回頭欲問有沒有人帶了水袋,才發現隊友落後老遠。罷了,誰會在輕裝攻頂時帶水袋啊?

 

或許老是起霧的單眼相機不在身上,步伐輕盈許多,只見隊友離我越來越遠,不過路徑清楚又安全,還是維持著不會喘的步伐挺進,終於在17:23迎著太陽登上卑南主山,我的第81座百岳。

 

取出揹了一路的小番茄獻祭,學宗文喃起一路常念著的「感謝山神」,待會兒也分享給隊友,權充此行最後一座百岳的小慶功吧。

 

山頂視野良好,不過四周或遠或近都有雲海,西邊太陽下的雲海最濃最翻騰,南邊山稜右側滿是雲海,延伸而去可見北大武山探出頭來,東邊有個草坡山頭上有水池,雲海則是在遠方,北邊來時山稜左側雲海高高低低的,好一會兒才讓人欣賞到關山。至於士驊念茲在茲的人間天堂,看起來只是山谷中的一片礫石地,或許還是得親臨才能見識它的美吧。

 

隊友上來後讚嘆於美景,紛紛拍起各式攻頂照,完全沒把摸黑放心上了,直玩到六點、太陽沒入雲海之際才甘願回營。

 

半小時後回到營地,感謝三帥頂著入夜的寒冷前往取水,讓我得以悠哉地窩在帳篷裡,細細回味這「卑南不死」的一天......

 

2020.6.3(Wed)

 

難得大夥起了個早,三點不到就起床了。邊收拾邊吃著睡前就泡好的乾燥飯,但實在難以下嚥而頻頻作嘔,望而興嘆之餘,突然靈光一閃,取出已碎得差不多的可樂果倒進去和著吃,總算好吞些。說起這靈感,可是來自公司附近有家饞食坊的一道料理,名為大仔皮蛋豆腐,話說我是有多想念山下的美食啊?

 

四點多出帳,大夥還窩在帳篷裡,翻上邊坡找塊寶地蹲下,邊解放邊欣賞遠方雲海之上染紅的雲彩,尤其往左邊新康山方向看去,更如火燒般豔紅。再往左邊有幾個因距離較近而顯得碩大的山塊,該是前兩天走過的,儘管認不出是哪座山,但應該有一座是小關山吧。

 

不久大夥也紛紛出帳,美景當前又有水鹿相伴,早忘了今天還得趕路,田木還饒有興致地要我們擺出媲美F4的各式帥姿入鏡,直玩到五點出頭,陽光都快照到營地才肯揹起背包。

 

出發十分鐘後便上稜,清楚可見陽光灑上層層山巒後的北大武山。朦朧中的高屏地區依稀有微亮的高屏溪以及很好繞的85大樓,上空則有光影輻射而出,與前天在海諾南山下營地所見相似。

 

四十分鐘後,卑南主山已離我們有段距離了,看著與它同框的北大武山,猛然想起這是台灣最南端的兩座百岳,而中間則有號稱台灣雲豹最有機會現蹤的雙鬼湖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也不知哪時能前往一探?

 

六點左右可看到斜陽射過一路走來的南一段稜脈,關山當然是最好認的,其他就只能亂猜一通。倒是更遠的山反而好認,像是關山左後方的玉山,以及這幾天都認得出的向陽、三叉以及新康。

 

下了段瘦稜後走入小凹谷,行前查到並曾想挺進的小營地便在這兒,不過既不平又小,還好大夥速度不快而沒能至此。

 

出了凹谷便清楚可見山頂有個小突出的石山與昔日名列高雄縣十大名山的溪南山,從距離和起伏看來就不好惹了,緊接著又連續幾段拉繩陡下地給我們下馬威。倒是遇著一塊顯然被除過箭竹的綠地看來平整,不遠處還有塊稍小的,若有水源就更棒了。

 

又經過一段陡下後一會兒,七點半抵達一處標著大樹營地的地方,附近果有幾株大樹。之後又沿著一棵樹陡下,然後又就著另一棵樹的樹根爬上去,我們就這麼不斷地被折磨著,終於在10:10抵達石山林道,也就是石山東鞍營地。

 

附近有許多極小朵的小白花,密集處看起來像滿天星,不過從葉子上看來顯然不是。大夥下背包吃喝休息,看著早已荒廢的林道,羨慕起車子能開進來的年代。

 

半小時後再度啟程,果如預期般地硬陡,只能咬牙撐著,任憑石山摧枯拉朽至近一點,終於抵達山頭下幾步路的瞭望台。

 

下背包休息吃喝期間,想到林道後這一路的折磨,賭氣嚷著不上石山頂,不過山友的話向來不可信,自己也不例外,隊友你一句我一句地哄了哄,毅然決然站起來便往山頂去,才走了一分鐘就率先攻頂,是有沒有這麼好哄啊!不過其實是看到原本只有雲的天空突然現出一大片藍,心情隨之大好而終於甘願上去。只是才一分鐘的光景,藍天又讓老天收了去,真小氣!

 

之後是一路陡下,想到谷音在林道前似乎犯膝疼而走得慢,便要來帳篷好幫他減輕負擔。一個小時下抵石山溪南山鞍部營地後,倒換谷音跟我要走帳篷了,畢竟上坡是他的強項。

 

鞍部營地同時也是石山秀湖岔路口,只是我們在稍前一看到大平地就休息,休息完小走幾步才到更平整的岔路口。這兒有塊寫了石山秀湖的木牌,上面釘了小紙片寫了往溪南山1.4公里約50分鐘,但我們卻走了72分鐘,不過途中有休息就是了。

 

附近還有塊斑駁的木製解說牌,除了介紹這高雄縣十大名山的溪南山,從簡圖也看到今稱石山秀湖的,過去可是名為溪南鬼湖呢!另外,有別於現今常見的字體,雖然說不出名堂,但覺洋溢著歷史美。

 

16:10終於登上溪南山,山頂有顆編號7203的三角點,先前在石山頂的則是7204。取出小時愛吃的古早味紅魚片分享給大家,果然有共鳴,且經過一番苦戰後享用,雖然對體力的補充沒啥幫助,卻是絕佳的心靈慰藉。

 

四點半離開溪南山便一路往下衝,約四十分鐘抵達貨櫃屋,屋前廣場有個鐵盆晾了許多米,或許是剛放不久而沒被鳥吃掉,附近也有除草痕跡。門口有塊木板,靠兩根鐵條抵著,裡面應該沒人。

 

休息十來分鐘續行,依著下坡之勢且走且滑地衝衝衝,終於在六點半後天黑之際下抵特生中心前的林道,興奮大吼呼喊不知落後多遠的隊友,隨即獲得頗近的回應,只是怎麼不太像從上面傳來?

 

站了一會兒才在路邊找個地方下背包休息,卻仍不見隊友蹤影,於是又喊了幾回,終於傳來有氣無力的回應,且也看到頭燈了,只是怎麼還那麼上面?後來才知道第一次的回應其實是接駁大哥,哈!

 

大夥下來後小休一下才往特生中心去,走沒幾步就看到接駁車停在路上,趕緊跟等候已久的接駁大哥說聲抱歉。他倒也不介意,還笑嘻嘻地說再不下來要撂人上去救了,原住民就是這麼風趣!

 

有了接駁的助力而不用踢林道下藤枝,想當然可逃過「藤枝必亡」的魔咒,我們就在發財車裡搖晃近一小時抵達來時停車的寶山二集團櫻花公園。

 

摸了一會兒後,驅車找了家火鍋店慶功。幾天沒吃好料讓大夥吃到鍋鍋見底,店家提供的免費茶飲更是整桶喝光,真如蝗蟲過境般嚇人!我們的中之關古道接南一段就在這慶功饗宴中完美結束!

 

後記:

由於宗文要送田木回鳳山,便央請他送我去同在鳳山的大雄家。感謝大雄不嫌棄地收留,美女青還準備了甜滋滋的鳳梨,而Mia不僅讓出房間還早開好冷氣等著,可惜昏睡到隔天醒來,一家四口早上班上學去而沒能好好道謝。離開高雄北返之前,谷音帶我四處逛還吃好料的,讓我在高鐵上望著綿延的山稜之際,除了念著山裡的美好,更回味著高雄的熱情......

 

 

 

以下是本次行程錄:

 

 

05/30 (Sat)

----------------------------

0927 中之關停車場

0934 中之關步道

0951 中之關駐在所遺址

1004 木炭窯遺址

1854 庫哈諾辛山(9)

2022 三叉口平台

2030 庫哈諾辛山屋(宿)

 

 

05/31 (Sun)

----------------------------

0550 庫哈諾辛山屋

0554 三叉口平台

1015 關山(65)

1340 2920鞍營地(25)

1620 海諾南山前營地(43)

1710 海諾南山(8)

1725 海諾南山下營地(宿)

 

 

06/01 (Mon)

----------------------------

0627 海諾南山下營地

0901 小關山北峰營地

0925 小關山北峰

1123 遇到逆走山友(20)

1227 小關山四叉路口(27)

1256 小關山(17)

1314 小關山四叉路口(16)

1435 小關山森林營地(3)

1600 雲水池營地(4)

1750 雲馬鞍營地(宿)

 

 

06/02 (Tue)

----------------------------

0523 雲馬鞍營地

0706 馬西巴秀山(37)

0813 拉瑪達星星遺址(馬西巴秀石洞營地,10)

1550 三叉峰下營地(60)

1723 卑南主山(40)

1838 三叉峰下營地(宿)

 

 

06/03 (Wed)

----------------------------

0508 三叉峰下營地

0617 箭竹林營地

0626 拉繩區

1010 石山東鞍營地(石山林道四叉路口,30)

1253 瞭望台(23)

1317 石山(8)

1326 瞭望台(10)

1433 石山、溪南山鞍部營地(25)

1610 溪南山(18)

1706 貨櫃屋(16)

1843 特生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