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文昌+吃憶加胜肽精華錠=考試過關 贊助
2021-03-06 22:14:36小蜜蜂

20191009_逆走雪山西稜六天六夜

 

最早對雪山西稜的印象就是封山,一度解封還聽聞九官鳥去走,天候不佳下走得辛苦,但不久又封山,理由說是230林道9K崩塌處危險。期間不乏闖入者,偶有被查獲開罰的消息。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在許多前輩的努力下,終又解封而得以光明正大探訪。

 

去年跟士驊走過南二段後,這一年來聊了數回雪山西稜,幾經波折後終於敲定在雙十連假期間。原本計畫武陵農場進、大雪山森林遊樂區出,卻因連假搶不到山屋營位,隨口說了七月登雪山時遇到一群逆走雪西的說比較好走,士驊馬上排出逆走行程並申請,效率極高!

 

另外也由於進出不同點,大夥討論再三並連繫接駁業者和民宿,最後決定到「東勢的家」民宿過一夜,隔天請人接駁進大雪山森林遊樂區,下山時再請王小明到雪山登山口送我們回東勢。

 

2019.10.9(Wed)

 

一早如常送嗨啾上學,接著上班去,不過中午就請假回家。午餐後再多陪嗨啾一會兒,終究依依不捨地將背包和行囊堆上車,一路往東勢開去。

 

近六點抵達「東勢的家」民宿,在黃老闆的指點下,又進市區的「風味園」簡餐店吃晚餐。回民宿後閒著也是閒著,便到餐廳剝柚子吃,恰好老闆娘也在,便聊了起來。

 

這「東勢的家」真是老闆夫妻倆回到東勢的家,當年赴台北工作便不愛住車水馬龍的鬧區,因緣際會回鄉後,在虔誠的信仰下,與一些家庭運用資源採自學方式教育小孩,小孩長大後,便將房子改為民宿,而我們的通舖便是小孩的房間,難怪有很多教育類的書籍。

 

稍晚士驊、谷音、佳家和初次謀面的小杜終於從高雄來了,大夥敘舊一番便各自埋頭整理並分配公糧,於是就由我這沒參與共食的閒人收錢去交給老闆。好心的老闆提醒說可適用秋冬旅遊補助,便交出我的身分證讓他拍照上傳,現折1000元。等待處理補助事宜過程中,問起老闆娘提及他曾在Acer工作一事,便回說曾寫asp程式,做的是法院相關系統,也碰過資料庫,在中國大樓上班......等,越聽越熟悉,再問他是否認識黃美莉,這下中了!果然是腦中浮現的「華瞻」,而他也一一述說過往與林老闆、查老闆以及嬌小文靜的靜遠處長的同事情誼,讓我對他們有了新的認識。

 

2019.10.10(Thu)

 

天未亮便開往東關路七段麥當勞旁的正二街停車場,旁邊天橋上還寫著「中部橫貫公路起點」,一看就很威。不久接駁大哥也來了,時約五點半,東邊天空呈現不常見的漂亮粉紅色,似在嘉許咱們的逆走雪西壯舉。

 

六點半抵達大雪山森林遊樂區收費站,適逢雙十連假,門票費用減半,繼昨晚的一千元又賺到一筆。站後停車場小歇上個廁所,這兒也是稍來山登山口,前年年初來訪過。

 

再度上路後,途經大雪山遊客中心岔路,之後的路由於上回來時封閉而沒走過,或許是人煙罕至兒生態豐富,這大雪山林道200線沿途出現帝雉與藍腹鷴,前次來時也遇到山羌擋在路中間與車對峙。

 

七點左右抵達小雪山旅遊資訊站,下車整理背包,繳驗入山入園資料,並向一旁的土地公和地藏王祈求一路平安。

 

大夥饒富興致地這兒拍那兒拍地留下紀念照,玩夠了才肯揹上背包,終於7:45步入230林道。

 

沿途有許多毛地黃的林道平坦好走,一小時便抵達5K雪霸國家公園地標,若一路都這樣該有多好,但想也知道沒這回事,不然車子都可以開進來了。

 

之後的路越來越小條,偶爾也有崩塌地,一小時後終於來到9K崩塌高遶處。奮力上攀之際,依稀聽到人聲,果有一群將完成雪西的山友迎面而來,壓隊的恰是山上碰過幾回卻未曾一同登山的林心聖嚮導。

 

通過9K的考驗後有一小溪,全都穿雨鞋的隊友過得隨興,自恃小時常在溪邊闖蕩的我則是腳踏浮出水面的石頭,跳跳跳地輕鬆過關。過溪後有塊寬敞的平地,是個能好好享受的營地,但礙於行程也只能休息片刻感受一下便離開。

 

近十二點時又遇一崩塌地,通過後不遠便是12K雙流瀑布營地,由於谷音有中午時間非得用餐的習慣,剛好休息吃午餐。

 

兩點時又遇一小溪,只是剛走到溪邊時,士驊一時重心不穩而往旁邊倒下去,幸好讓一堆芒草攔著,儘管爬不起來,卻還笑著呢!見狀也不急著拉他一把,先拍張糗照再說。

 

不久雲霧漸湧,左側已不見先前的藍天與山巒。14:39走到17K倒塌工寮處,坐了位休息的山友,寒暄幾句便告別續行。

 

中途休息15分鐘,16:08走到21K合流營地,又過了近半小時見一小水流後有塊營地,約莫是22.5K吧,大夥擔心水源以及天將暗,紛紛下背包打算就此紮營。拗不過大夥的士驊堅持再往前探,這一去超過半小時的時間也讓我們擔心不已,待他回來也就依了他再往前推進到23K,時近五點半,天真黑了。

 

搭好帳篷並燒水,補充明天的行動水並泡麵和乾燥飯,吃過晚餐不久窩進睡袋,和小杜聊了一會兒便沉沉睡去。巧的是小杜高中與我是鄰校,大學還同校呢!

 

2019.10.11(Fri)

 

儘管很早起床,卻近兩個小時後才出發,士驊還是這麼會摸,不過這趟走得很快就是了。

 

甫出發五分鐘便在一乾溪溝遇到兩位外國人,分別來自羅馬尼亞以及波蘭,不禁興奮地跟那波蘭人說兩個月前有在一天內從斯洛伐克登上波蘭最高峰-Rysy,並下抵海洋之眼到札科帕內,不過他沒去過他們的名山,反倒來走這許多台灣人連聽都沒聽過的雪山西稜。

 

近一小時有塊大營地,在一「登山慎防火災」的鐵網告示牌邊紮了兩頂帳篷,後頭還有根高聳白木挺立著,這兒就是26K大營地,而白木之後就是中雪山登山口,也有塊營地,兩塊營地中間的步道旁有水源。

 

一位協作大哥坐在白木旁的倒木滑手機,而我們休息一會兒便於七點輕裝上攀,直陡上兩小時才登上中雪山-我的第73座百岳。

 

山頂可眺望小雪山雷達站,其他方向都被樹擋到而沒展望。士驊打算走訪林文安紀念碑,沒人肯跟不說還勸阻他,也只能從善如流,後頭的大安溪神木則早在行前就被封殺了。

 

山頂玩了半小時便下山,由於還有幾天的山要爬,也不敢下太快,花了一小時才回到登山口,不過也只有佳家跟著,其他人晚了近20分鐘才下來。

 

休息近40分鐘再度啟程,之後的路一樣充斥著崩塌地、營地和比人高的芒草,偶爾可從左側看到遠近山巒,不知是否就是接下來要走的山?倒是後頭的小杜越離越遠,數度不見人影,停步等他到來後,一問才知扭傷了腳,趕緊讓帶頭的士驊走慢些。儘管小杜還能走,想必是不舒服的,但還是堅持走完,真是厲害!

 

走了一個多小時,12:37抵達28K營地,再往前便是小溪與瀑布,誘得大夥留步煮食,畢竟接下來幾天不見得有這等甘泉可享用。等候水滾之際也拿出小毛巾沾濕擦拭身體,餐畢等候隊友時更迎著暖陽躺下,伴著潺潺水聲吞吐芬多精,愜意至極!

 

愜意了80分鐘,終究得上路,還背負了士驊下令取的六公升水。或許是看我走得踉蹌,且都還沿著溪流走,小杜讓我放掉大半的水。只是接續過了往大雪山登山口的國家公園路標以及一小塊紅底黑字的大安溪神木指標不久,又遇一倒在地上的大雪山登山口路標,據說接下來真沒水了,還是讓穿著雨鞋的佳家湊近有些潮濕的溪邊幫我再把水袋補些水。

 

接下來便真是登山了,該有的陡度和比人高的箭竹都少不了,大夥的距離也越拉越遠。16:37走到乾溪溝時,只見等候多時的士驊,更前面的谷音和佳家早不見人影,而後頭的小杜也常要呼喊好一會兒才有回應。

 

沿著開了許多的毛地黃的乾溪溝上行,漸漸地跟不太上士驊,天色也暗了下來,想到後面還有跟不上的小杜,心裡有些焦急,卻也只能相信彼此......

 

17:35來到「大雪山之門」名樹處,並立的兩棵樹杵在步道中間,儘管樹圍不大卻相當高,假以時日會長成合抱的夫妻樹吧。

 

出森林後依稀可見一忽明忽滅亮點在稍遠的前方草坡移動著,終於又看到士驊了。走在有些高的箭竹叢裡,光線不足下看不太清路徑,也只能憑當下判斷以及前方隊友的方位前進著,終於在18:11抵達已搭好一頂帳篷的三岔路口營地。不久小杜也來了,沒有如擔憂的那麼晚到,真是太好了!

 

營地不大又有些濕,不過也累了,將就搭好帳篷便躲進去,燒水煮食後覺得水的味道怪怪的,之後又過一天才知是在登山補給站新買的MSR六公升水袋裡有濃濃的塑膠味,且下山後持續每天換水一個多月還是消不掉,直到丟茶包進去泡幾天後才好些,但我想是茶香蓋過塑膠味吧。

 

2019.10.12(Sat)

 

由於今天只打算走到奇峻山營地,也不催士驊了,直等到日上三竿、陽光快照進營地、昨天登臨的中雪山早沐浴在晨陽裡的六點半後,才慢條斯理揹起背包,別了這濕冷的營地。

 

出發半小時後遇一順走隊伍迎面而來,彼此寒暄幾句,順便欣賞風景。只見中雪山左側有個更具山形的山頭,從地圖上看來應該是志摩山,再往左好一段有稜脈往我們這方向折過來,似乎就接到昨晚紮營的三叉營地。轉折處的後方露出的小山頭上面有建築,那是小雪山雷達站吧。再往左看有個基盤廣闊的山塊,應該是白姑大山。

 

又走了15分鐘,看到一個寫了230林道的路標,似乎也可當營地,且腹地比三岔營地大些。

 

近九點時走在一片草坡上,遠方還有一片漂亮草坡,不久便抵達匹匹達山。山頂開闊且視野良好,只是附近的山沒認得幾個,只知道右前方稍遠處稜線末端有兩個山頭便直瀉而下的是劍山。

 

本打算就地休息賞景,但沒有遮蔽下頗曬,佳家提議往前推進,結果走沒幾步就是一樣沒遮蔽的匹匹達營地,由於不見小杜跟上,還是卸下背包。半小時後終見小杜緩步而來,並表示無須休息,於是大夥揹起背包續行。

 

近半小時抵達大雪山岔路,回頭可看到匹匹達山頂到這兒的路徑就在草坡稜線上,右側不遠處則是森林。遠方清楚可見小雪山和中雪山,倒是小雪山後面有個很尖的山頭,不知是否為鳶嘴山?

 

往北看去是一片有如軟毯的柔美草坡,路徑延伸至頂正是大雪山北峰,見有小點移動著,透過長鏡頭看到有不少人正往這邊移動著,更看到幾重山後的觀音山與大屯群峰!而大雪山北峰右後方有更高的山,該是奇峻山和頭鷹山吧!

 

不久士驊陪著小杜一起到來,等他們下背包後一起往右側山頭去,兩分鐘便上抵大雪山,我的第74座百岳。

 

十點多的山頂時陰時晴,遠方諸多山頭也都在雲層裡,剩下最明顯的就是大小劍稜脈。往下看到草原右側接近森林處有個水池,水色似乎與油婆蘭池有拚。

 

玩了近半小時離開,返抵岔路口時已有來人,身著雪霸志工衣服。佳家拜網路之賜得知大學同學也在其中,不久果然現身相見歡,小聚片刻後各奔東西。

 

大雪山前後盡是柔美草原風光,愜意地走了四十來分便登上大雪山北峰,途中還和比我們更愜意的兩位以大地為床的志工小聊幾句。

 

下北峰不久便是中午,又到了谷音的午餐時間,遇有好坐的地方便下背包吃點行動糧,約半小時後續行。

 

接下來的路仍有草坡,但樹開始多了些,且左側是崩壁,其下有一小片平草坡,再下面又是崩壁,看來這片草坡是從上面跟著土石一起滑落下來的,不禁讓走在崖頂的我們多了分戒慎。

 

一點半左右發現路徑旁有水,循線找到奇峻山營地水源,現場還有個鋁盆,剛好可以取水。小杜則先往奇峻山營地去,不久折返,表示就在前方不到十分鐘路程處。

 

抵達營地後趁著乍現陽光將濕漉漉的帳篷披在箭竹叢上晾,約十分鐘再把乾得差不多的內帳搭起。接下來也不知要做什麼,就附近晃晃賞景。

 

眼前有漂亮的「山」字形山,以及前後忽高忽低、時淡時濃、不斷幻化的雲影,那山該是釜碗山西峰吧。至於來時的大雪山方向草坡依稀可見,但山頭已雲深不知處了。

 

三點多將外帳也搭好後,燒水煮食,吃完便窩進帳篷休息,結束這最輕鬆的一天。

 

2019.10.13(Sun)

 

清晨五點多的天空已有紅霞,近六點時可見晨光自左側斜射,映襯出黝黑釜碗山西峰的完美山形,後面一段稜脈正是大小劍,右邊再往後一層隱身於奇萊連峰前的是合歡群峰,左後方則不確定是否為南湖中央尖。

 

六點出發後不久,視野更開闊,連能高安東軍都看得到,再往南也舉目可及,只是山頭難辨了。

 

近半小時後有許多造形奇特的玉山圓柏,在藍天的映襯下美極了,而奇峻山就在不遠處。

 

登上奇峻山頂回望,除可看到昨日走過的大雪山以來的草坡、北峰和崩崖,更一覽大、中、小雪山,而大雪山左後方應該是白姑,白姑後面還有更高的山,似乎是玉山和關山。另外也終於看到雪山,左邊有互為犄角的北稜角,右下伴有南峰和志佳陽大山,週遭則盪著雲海。

 

續行可看到低鞍後右草坡、左森林的山頭,便是頭鷹山,由於相距不遠,約三、四十分鐘路程。途中谷音還在鞍部下背包玩了一會兒,我也在這兒發現一株漂亮的玉山圓柏以及一塊像狗頭的岩石。

 

儘管腳扭傷,小杜仍以穩定的步伐默默超越大夥,率先登上頭鷹山,加上昨天先抵營地,真有如龜兔賽跑情節。

 

7:17登上頭鷹山,我的第75座百岳。山頂玩了近半小時,又在小杜默默先行下,大夥揹起背包跟上。下坡途中終於看到先前讓釜碗山西峰擋著的佳陽山,前面有座矮山,該是標高3000公尺的釜碗山,比右邊更具山勢的西峰矮了417公尺。

 

續行幾步,遠方有個尖尖的小山頭自雪山左邊的雲瀑挺出,正是小霸尖山,而大霸仍是雲深不知處。偶然回望,只見頭鷹山右側幾近90度的岩壁挺立於崩塌黃土之後。

 

一小時後進入林子裡,偶有石瀑。又一小時出了林子,弓水營地就在不遠處步道下方的樹叢邊,已有帳篷搭著。水源就在往前幾步路,為一清淺緩流。

 

過弓水營地約10分鐘,先前的雲瀑退到武陵四秀那兒,大霸尖山也隨之現身於小霸尖山右側,大小相差懸殊。倒是雪山讓雲給遮了,這獨角戲就由小霸交給北稜角了。

 

十點多看到前方有一草坡鞍部,那是大南山西鞍營地。過營地後幾乎都在林子裡,約20分鐘有伏流水,水況不如弓水營地。大夥在這兒休息近半小時後續行,接下來多有倒木與石瀑。

 

十二點多吃過行動糧後,續行十分鐘又一石瀑,再十分鐘卻見先行的谷音和佳家下了背包,原來是在取水。

 

花了二十分鐘取水,肩上多了六公斤,腳步沉重而走得悶。幾分鐘後出森林,遇一箭竹夾道的石瀑陡坡,深吸幾口氣後一鼓作氣走完,儘管瞬間與隊友拉開距離,終究閃一邊喘地讓隊友先行。

 

14:09走到一大片石瀑,清楚可見右下方林子裡有路標與營地,前頭的谷音和佳家卻逕往左上走,趕緊喊住他們往下走。走到路標前確認這兒是火石山下營地,而隊友先前走的是火石山攻頂之路。

 

挑好營地將帳篷搭起,休息吃東西等隊友到齊後,三點輕裝上火石山。由於擔心摸黑下山,且不時有蠢蠢欲動的雲霧,實在沒什麼心情欣賞風景,只一股勁兒地上攀。

 

四十來分後,地上出現像被火燒過的黑色土石,心知火石山登頂在即,不久果然看到身著亮眼粉紅外套的佳家立於黑土石山巔,直說等人幫她拍照已久。

 

火石山是我的第76座百岳,山頂該有的展望同頭鷹山一樣被雲霧給遮了,大夥只能玩起出現藍天就搶拍照的遊戲,於是在老天的戲弄下玩了超過半小時才乖乖下山。

 

不到半小時回到營地,免不了燒水煮食,直至天黑。天黑之際見石瀑之上有頭燈出現,原來是先前遇到往大雪山去的山友-賴竑廷,到了營地又回頭去接應隊友,體力與腳力真好!而且隔天還後發先至地趕過我們揚長而去,只見黑貓宅急便的背包套飛快遠去,連想叫住他把自己快遞出去都來不及。

 

2019.10.14(Mon)

 

為了多走個雪山西峰(博可爾山),難得士驊能提早出發,還帶上谷音,而我們三人則摸到六點多才出發。離開營地時,友隊的帳篷還搭著,沒想到近一小時就被趕過,多神速啊!

 

8:10出林子抵達一片草坡,有個「往火石山」的路標下擺了兩個背包,那是士驊和谷音的,而這兒就是博可爾草原了吧。

 

續行後不時往左側看去,半小時後終於看到兩個小點往一山頭移動著,原來還沒攻頂啊!那我們三人可以悠哉地走了。

 

不久看到兩個同寫著「往火石山」的路標,又過了近四十分鐘回望,已與雪山西峰拉開不少距離,心想士驊他們一時半刻是追不上的,不禁有些鬆懈。

 

10:00清楚看到極好認的兩座山頭,左小霸右大霸,而右邊稍近的高大山塊應該是雪山北峰吧。

 

二十分鐘後遇一躺在短草之上的清水,週遭有高聳的玉山圓柏守衛著這一池靜謐,正是我嚮往已久的雪山下翠池。下背包想好好欣賞個夠,卻見佳家仍揹著背包續行,原來早相中一段倒木要坐下來悠哉賞景。陽光一度被雲給遮了,本覺掃興,一會兒陽光再現,才發現光影反差大而難以拍下整個下翠池。

 

欣賞十來分鐘後再度動身,沿途多高聳玉山圓柏,有別於平常讓人印象深刻的低矮蒼虬姿態,該是地處避風處吧。

 

半小時後遇一小澗,之後也不知怎麼了,明明只是緩上,卻見佳家和小杜漸行漸遠,而我怎樣都跟不上。想我腿也沒痠痛、心跳也不快、呼吸也不急促,但走個幾步就覺得雙腿被施了緊箍咒般再難移寸步,這龜速慢到我眼皮都酥了,直想睡覺。

 

拖著不知怎麼了的身軀四十來分鐘,見到基盤廣闊的北稜角,再往右看到鞍部下的路徑直切頗陡的碎石坡而下,只覺坡有多長,無力感就有多深。

 

幾分鐘後抵達期待已久的翠池,胡亂拍了幾張照片,回來一看發現歪歪斜斜的,可見當時狀況真的不佳。之後有幾張正常點的翠池照是佳家拿我的相機去拍的,而我早已經沒勁走回池畔。

 

順著土地公廟看去,清楚可見雪主與北稜角,只是雲影讓北稜角搶了主峰的光采,展示著岩石橫向的肌理與冰雪蝕刻的碎石溝槽。

 

12:03抵達翠池山屋,屋前的隊友早等候多時,一聽我狀況不佳,佳家倒了些咖啡並拿了顆維他命B群給我,於是平日不喝咖啡的我和著嚼碎後頗苦的B群吞下,再塞些乾糧進嘴裡,便往山屋裡躺。

 

短短睡了十來分鐘,醒來卻恍如隔世,不過精神好多了,心想也許只是想睡覺,但還是擔心可能是迴光返照,便也不等士驊和谷音,趁著精神正好,請剛來不久的協作幫忙拍張合照便再度啟程。

 

不久眼前出現一條明顯的斜線切過遙遠樹叢後的碎石坡,幾個人工色彩的小點移動其間,上行與下行的速差顯著,而我的速度又漸漸地跟不上隊友了......

 

13:36時抵達樹林與碎石坡分野處,隊友已坐等一會兒,並讓我也休息一下。十來分鐘後正欲離去,恰好陽光再現,且有幾位大哥下來,便請他們拍張碎石坡下的三人合照再走。

 

一開始是還算好走的石瀑,之後就真的是碎土石,走來對狀況不佳的我有如身陷蟻地獄中,亟欲掙脫卻又舉步維艱。偶然回望,全無平日喜愛山頭點點名的興致,恰見谷音和士驊已進入碎石坡,卻喜憂參半,喜的是分別大半天終於看到他們平安會合,憂的是我將拖累大家......

 

14:49終於看到佳家和小杜等候多時且立了兩根指示牌的鞍部,咬牙拖著沉重的雙腿上攀,終於在氣力放盡之刻登上。

 

谷音和士驊也隨之而來,興奮地訴說探索雪山西峰種種。邊聽邊望著品田與桃山之後滿滿的雲海,茫然到出了神,再看到待會兒要走的雪山登頂之路,不知要花多少時間才能走上去的憂心迫使我不敢久留地起身先行,連從不離身的相機都留給好心幫揹的佳家。

 

花了四十來分才登上隊友到了一會兒的雪山,而獨自加碼北稜角的強者谷音隨後也來到,和佳家拍攻頂照玩得不亦樂乎。

 

自忖沒精力去玩便早早下山,直走了40分鐘才到圈谷底。見我連往昔擅長的下坡都快不了,士驊和谷音把我的帳篷和睡袋分了去,連同佳家揹去的相機,共減輕5.3公斤,走起來似乎有好一點,但仍免不了摸黑,直到六點半才在士驊和谷音的陪伴下抵達三六九山莊。

 

先抵山莊的佳家和小杜已打點好而得以快快吃晚餐並補行動水,然後早早縮進睡袋裡休息,希望一覺醒來後,一切都恢復正常。

 

2019.10.15(Tue)

 

一早去上廁所,不過是短短的樓梯上下,便知上坡仍不太行,於是央請谷音幫忙揹帳篷。

 

5:30的桃山下雲海洶湧,南湖大山也不甘示弱地放出萬丈紅霞,我們就在這美景歡送下踏上歸途。

 

一路往南延伸的雲海從北二段、奇萊主北、合歡北峰到更遠的干卓萬群峰和玉山群峰,而回首來時路則可見黃金甘木林山與聖稜。儘管美景相伴一小時抵達雪山東峰下,想到這兩天的不濟,賭氣陪欲留著完百的谷音不上去。

 

休息近二十分鐘後續行,過了兩段下上後,已知後面沒什麼上坡了,先前也跟谷音說好到這兒便還我帳篷,沒想到他帥氣地說「不用,下哭坡再還你。」,一聽不禁感動到快哭了。心裡犯嘀咕地到了哭坡,眼淚還真止不住地滑落,終於讓哭坡名符其實。

 

七點半抵達哭坡觀景台,也不敢多耗氣力上去賞景,跟谷音拿回帳篷後再塞點東西進嘴裡,休息十分鐘就先下去。

 

近一小時抵達七卡山莊,休息幾分鐘便繼續往登山口去,臨去前看到士驊在啃蘋果,沒想到還有水果可以揹到下山來,我的一山頭一橘子早嗑光了。

 

最後兩公里花了四十分鐘,9:21抵達登山口時已有一群人熱鬧著,其中一位身著藍色上衣、背後寫著「親親山林 別來無恙」的山友,與我閒聊並問了我們有幾人,隨即取來五片西瓜和飲料,超大心!

 

隨著隊友陸續下來,為我們接駁的王小明也來了,將背包堆上車後,約半小時到他家並梳洗一番。十一點再度上路,近半小時到梨山加油,接著便進入小時全家出遊路過幾次的中橫,屢屢勾起昔日美好回憶。

 

兩點多返抵東勢,謝別王小明後,大夥就近到貴族世家補充蛋白質。由於一路上聽多了士驊和谷音開玩笑地抱怨我介紹的歐文讓他們的大小劍之行艱辛無比,早生不補償他們將難杜悠悠之口的心,此行又有狀況而讓他們和佳家幫忙分攤重量,小杜則是我多日的室友,這攤就由我買單啦!希望以後不會被念到耳朵長繭嘿!

 

 

 

以下是本次行程錄:

 

 

10/10 (Thu)

----------------------------

0745 小雪山旅遊資訊站

0847 雪霸國家公園界碑

0949 9K高繞處

1026 通過9K高繞處(19)

1150 12K雙流瀑布營地

1439 17K廢棄工寮

1608 21K合流營地

1633 22.5K營地(士驊探路35)

1721 23K營地(宿)

 

 

10/11 (Fri)

----------------------------

0544 23K營地

0639 26K大營地

0644 26K中雪山登山口營地(17)

0901 中雪山(31)

1040 26K中雪山登山口營地(39)

1237 28K營地

1242 28.5K溪流(取水含休81)

1424 大雪山登山口

1735 大雪山之門名樹

1810 三岔路口營地(宿)

 

 

10/12 (Sat)

----------------------------

0642 三岔路口營地

0854 匹匹達山(8)

0904 匹匹達營地(31)

1002 大雪山岔路(13)

1017 大雪山(27)

1045 大雪山岔路(17)

1149 大雪山北峰

1327 奇峻山營地水源(取水含休33)

1409 奇峻山營地(宿)

 

 

10/13 (Sun)

----------------------------

0600 奇峻山營地

0630 奇峻山(6)

0717 頭鷹山(27)

0954 弓水營地

1031 大南山西鞍營地

1318 火石山下營地800米前山壁水源(取水含休22)

1412 火石山下營地(紮營含休53)

1550 火石山(36)

1652 火石山下營地(宿)

 

 

10/14 (Mon)

----------------------------

0613 火石山下營地

0810 博可爾草原

1019 下翠池(12)

1159 翠池、土地公廟、翠池山屋(51)

1455 鞍部(10)

1548 雪山(13)

1641 圈谷底(12)

1834 三六九山莊(宿)

 

 

10/15 (Tue)

----------------------------

0530 三六九山莊

0632 雪山東峰岔路口(18)

0728 哭坡觀景台(11)

0837 七卡山莊(7)

0921 雪山登山口

 

(悄悄話) 2021-03-19 16:5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