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匹性能跨界休旅氣勢登場 贊助
2021-04-16 07:01:49deepmind

如來說法,一相一味,所謂解脫相、離相、滅相,究竟至於一切種智。

絕妙說法:法華經講要 聖嚴法師著


如來聽畢摩訶迦葉等四大中根聲聞以喻讚嘆,而云:「如來是諸法之王,若有所說,皆不虛也。」

如來聽完摩訶迦葉等四大中根聲聞,用「長者窮子喻」來讚歎佛,為了究竟而說方便法之後,如來真實的功德無量無邊,他們說的譬喻雖然沒錯,若以無量劫說,也是說不完的。如來為法王,若有所說,都是實話。

「如來是諸法之王」這句話在〈藥王品〉尚可見到。「諸法之王」就是法王,王有自在意,故於〈譬喻品〉中有:「我為法王,於法自在」的解釋;《維摩經佛國品》也有類似的句子:「已於諸法得自在,是故稽首此法王」。只有諸佛能於一切法完全清楚,故得名為法中之王。《釋迦方志》卷上云:「凡人極位,名曰輪王,聖人極位,名曰法王。」不過在歷史上的護法聖君,也有被後人尊為法王的,例如,印度的阿育王及日本的聖德太子,均被稱為法王。

現在很多人稱西藏的大喇嘛為法王,這是在中國明朝的時候,皇帝為了安撫藏族,從政治上的考量使其歸順中國朝廷,所以敕封那些擁有政治權力的各派大喇嘛為法王、寶王、國師、大寶師、金剛大士等。明成祖封噶舉派大喇嘛為大寶法王,迄明末為止,封了八位大喇嘛為法王,兩位為西天佛子,九位為大國師,十八位為灌頂國師。此以君主敕封有大修行的金剛士為法王,與本經所說的「諸法之王」是不太相當的。當時因為中國的國力強大,皇帝可以封任何一位皇親國戚以及有功於朝廷的文臣武將為某王,就是不能封西藏的大喇嘛為藏王,由於那些大喇嘛是弘揚佛法的,所以就封他們為法王了。

雖然真正的法王是指諸佛,近來由於藏傳佛教傳遍世界各地,稱為法王的大喇嘛們雖已再三轉世,漢人當然還可以尊稱這些大喇嘛們為法王。在西方社會,則以英文尊稱他們為His Holiness,意為殿下或陛下,也是對於有崇高地位的皇家貴人而作的尊稱。

「若有所說,皆不虛也」就是《金剛經》裡說的:「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所以凡是佛有所說,都是如實而說,絕無虛妄。

「其所說法,皆悉到於一切智地。如來觀知一切諸法之所歸趣,亦知一切眾生深心所行,通達無礙。又於諸法究盡明了,示諸眾生一切智慧。」

佛所說的法,都到達一切智地。一切智是二乘聖者的解脫智,道種智是登地菩薩的自利利他智,只有佛才得一切種智,佛智能涵蓋三乘聖者所得一切智及道種智。

如來通達一切法,所以知道一切法怎麼來、怎麼去,來龍去脈清清楚楚,
前面所謂「十如是」,就是一切法的歸趣。

佛對十法界中每個眾生的過去、現在、未來所知所想,乃至一切微細的煩惱心及智慧心,都清清楚楚。不僅是眾生無窮的妄想心,就是無量恆沙數諸佛諸菩薩的清淨心,佛也悉數知道,沒有一點阻礙。

佛心和眾生心是同樣的,這裡所說的「眾生深心」不只是眾生的所思所想,實際上也包括了一切煩惱心及一切清淨心。不過,如來雖於一切眾生的深心所行通達無礙,卻不能盡說一切眾生的三世因果。

多數人都對自己的三世因果感到好奇,也有人問我,他的過去是怎樣?未來將如何?這是永遠問不清楚的。因果不可思議,因緣亦不可思議,有現在三世、過去三世、未來三世,
無數三世中有無量因緣,根本無法用語言、文字、思考等衡量表達。

我曾經遇到一位自稱有神通的好心人士,免費為我看三世因果,自動告訴我,我的過去世曾經是如何如何。過了一段時間,他已忘記上次講了些什麼,又來告訴我前世的事情,於是我問他:「奇怪!你上次和這次說的怎麼有些不一樣?」「喔!上一次是前生,這一次看的是前生的前生。」他回答的還挺有道理,有可能是真的,但也有可能是信口說的。

可知一般人講的三世因果不可靠,人人都有無量的三世,普通人怎麼可能全部看得清楚?只有佛以無漏的一切種智觀察眾生,才能知道一切,但也無法說出一切。所以大家不要急著知道,等到成佛之後,你便無所不知了!

這段經文又提到「諸法」,《法華經》的「諸法」是指十法界的眾生。對諸法通通明瞭,又為這些眾生開示、顯示佛的一切智慧。也就是說,以一乘法來教化眾生,使眾生能顯現佛的一切智慧。

如來隨即更以「三草二木」作譬喻,宣說如來為眾生,平等施予慈悲的救濟。以小中大三等藥草,喻人天及二乘。以小樹及大樹,喻中根及上根之菩薩。以
「一雲所雨」,「雖一地所生,一雨所潤,而諸草木各有差別。」一味普降的雨水,喻佛的平等大慧。

凡夫有分別心,對家裡的人多照顧一點,對外人少一點;對同族的人多照顧一點,對異族則少一點;對人類多照顧一點,對異類則不一定要費心。就這樣一層一層,有尊有卑、有高有下,有種種親疏差別,這都是有分別。其實除了人以外,還有其他的動物也是眾生,就不該受到照顧嗎?佛則不同,佛給眾生的慈悲救濟,沒有條件,沒有親疏、厚薄、恩怨等等的差別。

這裡是用小、中、大三種藥草以及大、小兩種樹木做譬喻。
小藥草譬喻人,中藥草譬喻天,大藥草譬喻二乘;小樹譬喻中根,大樹譬喻上根。中、上根的人能接受大乘佛法,下根眾生也能接受佛法,但是要花更長的時間。佛說的是一味的大乘法,是平等的,可是眾生各有自己的因緣,根機是不平等的;所以就眾生從佛法得到的利益而言,如同三草二木從雨水獲得滋潤一樣,也是不平等的。

「一味普降的雨水」是譬喻佛的平等大慧,從偉大平等的智慧中流出的甘露法雨,使得各類眾生都能獲益。

如來出現於世,
「以大音聲,普遍世界」,「如彼大雲遍覆三千大千國土」,「未度者令度,未解者令解,未安者令安,未涅槃者令得涅槃」,如使長短大小種種草木,悉以一雨普潤而「各得生長」。

如來出世說法,如大雲遍覆,如天降甘霖,一雨普潤一切草木,各得其益;又說佛陀說法,一相一味,普潤一切眾生,皆蒙其利。大小根機雖殊,如來說法的悲心則一,都是為使眾生得度、得解、得涅槃。

只要得到佛法就是有用的,即使是聽大乘法而只得到人天善法的受用也很好,雖然不能解脫,不能成佛,至少得到人天善果。雖說人天乘乃至小果聲聞緣覺都不究竟,但也肯定人天善法是成佛的基礎,稱為五乘共法,小乘則是三乘共法,唯最後一切法都是會歸向佛法,這才是本經所說真正的大乘法。

正人說法,能使邪法變為正法;邪人說法,就是正法也會變成邪法。所以站在正法的立場來說,一切法都是佛法;但若是站在外道的立場,即使說的是佛法的名相,終究也變成外道邪法。

如來說法,「如彼大雲雨,於一切卉木叢林,及諸藥草,如其種性,具足蒙潤,各得生長。如來說法,一相一味,所謂解脫相、離相、滅相,究竟至於一切種智。」「眾生住於種種之地,唯有如來,如實見之,明了無礙。」

有許多的花卉樹木生長在一起的地方叫作「叢林」,能夠治病療瘡的植物叫作藥草。這段經文是說,如來說法就像前述經文說的「普遍世界」,就像瀰天覆地的大雲一樣,能夠蔭覆一切眾生,等降甘露法雨。如果只是小小一朵雲,下的雨太少了,蔭覆不了幾個人,滋潤不到多少草木。大雲,才能普遍地蔭覆,全面的施潤,使一切大小植物隨著它們各自不同的品種根性,都能得到利益而成長。這是用以譬喻佛陀說出本經,眾生都有機會成佛。

在《四分律》卷三十九有這麼一個故事:耆婆童子在德叉尸羅國的名醫賓迦羅之處學醫了七年,有一次他的師父故意考驗他,給他一筐一鍬,命他於該國面積的一由旬內,挖掘摘取「不能做藥的草」回來。耆婆在全境尋尋覓覓,「周竟不得非是藥者」,最後還是拿著空筐子回來。因其所見一切草木,都能分辨其用處,竟無一物不能入藥。

「老師啊,我走遍了整個一由旬地,就是沒有看到不能做藥的草,我實在是找不到!」他很沮喪地告訴他的師父。沒想到師父卻說:「很好!你已經畢業,你可以走了!」

由此可知,任何草木都可以做藥,也可以說,任何眾生都可能成佛。雖然眾生中有很多人就像不起眼的小草,他們自己本身不知道能不能做藥,普通人也認定他們不是做藥的材料。但佛是醫中之王,通識一切植物的藥用功能,所以他看到的一切草木都是藥材;佛是諸法之王,
他看到的一切眾生都是將來的佛,只不過現在他們本身的根器不夠,所以得到的利益有大有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