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米智慧手錶進階版 血氧監測新品 贊助
2022-08-01 00:00:00夢天使

陳師兄:未通靈斜槓大叔的朝聖之旅

小檔案:陳師兄,朝九晚五上班族。自2020年中秋節當天,成立小道場,供奉 瑤池金母娘娘開始,從此展開「未」通靈大叔的斜槓人生之旅,下班後的夜晚及週休二日,是小道場的開放時間。平常辦理聖事時,慣用鋼筆,文青得很,稱得上宗教界一股不可小覷的清流!為了讓更多信眾與 瑤池金母娘娘結緣,更是積極書寫「陳師兄道場日記」及道教經文體會。      

      在我大三那年接觸宗教之後,我就一直夢想著有朝一日能踏上宗教這條路,追隨 金母娘娘。雖然滿腔熱血,但這種事是講緣份的。直到民國一○五年,我開始研讀《瑤池金母普度收圓定慧解脫真經》,不久金母娘娘便指示我前往中國大陸普陀山參拜 觀世音菩薩, 開啟宗教大門的鑰匙就在那裡。 之後一、兩年,我陸續前往了天山天池、甘肅涇川,以及五台山朝聖,為日後將要成立的慈惠堂,做相關的各種準備。謝謝通靈的塗城慈惠堂堂主二舅,成為我的引路人,和我一起共赴這四場朝聖之旅,旅途中可以鮮明感受到通靈的二舅與未通靈的斜槓大叔我的巨大差異,即使如此,二舅和我想為 瑤池金母娘娘奉獻、度化眾生的心意是一致的。

一、緣起:海天佛國普陀山(105.12.30-106.01.02

       普陀山是 觀音佛祖的道場,聞名海內外。有天睡夢中, 金母娘娘領我到了普陀山參見 觀世音菩薩。 觀音大士指示我前往普陀山,祂要賜我能早日達到眼通及耳通的境界。就這樣,我請二舅陪我一同前往普陀山朝聖,而這竟也是二舅多年來的心願,他一直很希望有天能到普陀山參拜 觀音佛祖。

        抵達機場的當天晚上,我們入住了舟山市的希爾頓飯店,那邊離碼頭很近。櫃台服務女士看了我們的證件說:「你們是台灣來的呀是來拜 菩薩的吧,那我幫你們換間房,窗外看去可以直接看到南海觀音!不加錢唷!」。辦完入住手續後,「阿舅,你看,那個櫃台小姐好漂亮,而且又好有人情味」。        「嗯,別想了,別人的」二舅淡定的說。

       隔天一大早我們在碼頭搭了船,準備前往普陀山。在船上,遠遠的就看到了偌大的南海觀音像。我問二舅:「阿舅,這麼大的觀音像,有可能有開光點眼嗎有神明在上面嗎」。「嗯嗯,好奇怪,我怎麼看到觀世音菩薩是在觀音像的腳下呀?」二舅疑惑的說著。我聽了一頭霧水,怎麼有神明被踩在腳下的這種事。

       抵達了普陀山,於民宿放置好行李之後,我們就往紫竹林前去了。到了紫竹林參拜 觀音佛祖後,我問二舅:「阿舅,那我要在何處恭請 觀音佛祖加持呀?這裡遊客好多」。「喔,佛祖說,祂開方便之門,我們不一定要在殿內,可以在廟外隨便找個地方。」於是我們就在廟後方的石階上找了個位置,進行了灌頂的儀式。儀式完畢之後,我謝謝了 菩薩,接著我們前往了鄰近的「不肯去觀音院」參拜。順帶一提,「不肯去觀音」有拍成電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Youtube搜尋來看唷。之後我們再往「南海觀音」走去。以前只有在電視上才看得到的南海觀音像,如今,我們正一步一步的走近,內心甚是激動。總算來到了南海觀音像了,令我驚訝的是,原來南海觀音像是立在一個小屋子上面,而小屋子裡面,有供奉一尊 觀世音菩薩。「哇!!!阿舅!真的被你說中了, 觀世音菩薩真的就是在南海觀音像的腳下耶!!!」。說真的,那一刻,我徹徹底底服了二舅,他的通靈是真的啦!!「哇,也太玄了吧」二舅抓抓頭笑著說。我開始變得恭敬了起來,「阿舅,這邊請」、「阿舅,這邊有灘水,不要踩著了」、「您先在這歇會兒,我去買個礦泉水」。

       雖然此行目的在第二天就已經完成了,但要到第四天才有回程的班機,因此第三天我們還是繼續待在普陀山。這一天我們往北邊散步去(上坡),走多遠是多遠。走到一半,二舅顯得有點腳痛,我建議不如就回民宿休息吧,反正我們任務已經完成了。「我們要繼續再走下去,前面有位 觀音佛祖在等著我們呀」,我又聽得一頭霧水了。就這樣走著走著,我們走到了「法雨禪寺」。「就是這裡,我們到了,佛祖在裡面等我們,我們快過去」。二舅說罷便快步往前走去。「哇,這就是傳說中的『九龍寶殿』呀」我自言自語的讚嘆著。「啟良,你快過來這裡跪著, 菩薩有話跟你說」二舅正經的說著。至於 菩薩開示的內容因無法公開分享於網路上,故省略帶過。

二、天山天池(106.6.18-6.21)

  過了五、六個月後,金母娘娘指示我要去中國新疆天山天池裡的西王母祖廟領旨,為將來成立道場預做準備。因為我始終不清楚何時才會正式踏上宗教這條路,想說可能還很久,加上工作繁忙,也就一直拖延著。不料一個月之後,我開始每天睡覺都會夢到我出現在機場,要不然就是坐在飛機上……。是的, 金母娘娘交待的事情真的不能怠慢,於是我開始著手研究前往天山天池自由行的行程規劃,不久便和二舅一同起程前往烏魯木齊了。

       抵達了天山天池的遊客服務中心之後,我們搭著小巴,聽著導遊的解說,一步步往天山天池邁進。但小巴的任務只是載著我們到半山腰而已。到了轉運站下車之後,竟開始下起雨來,是一場不大不小的雨。二舅卻說:「這是法雨、是祥雨。」他望著天空,眼神充滿著感動。

       不到那個境界的我只顧著務實的趕快去旁邊的小店買輕便雨衣,一手遞給了二舅:「阿舅,穿上雨衣吧,要是感冒就麻煩了。」

       二舅說:「這場雨下不久,真的要穿呀?」

   「穿吧,瞧,大家都穿了!」我邊說邊手指著撐傘的人群……

       搭著接駁車,無需再經過轉乘,我們終於來到了天山天池的河畔。買了船票,我們便搭了船,如夢似幻般的淌洋在傳說中的「天池」池面上。這一刻,我們彷彿離古老神話中的 西王母娘娘愈來愈近了。

       下了船,這場「祥雨」竟然停了,果真被二舅料中「這場雨下不久」。緊接著映入眼前的是數以百計的階梯。二舅當時已經六十七歲了,我問二舅:「阿舅,這麼多階梯,你可以嗎?」。

       二舅當場意氣風發的說:「這算什麼,我年輕的時候……

       二舅只要一打開話匣子,便會天長地久沒完沒了看不見盡頭地說下去,我沒打算聽他述說早年的豐功偉業,便「技巧性」地仗著自己年輕,快步往前邁進。走到一半,有一個大平台,那邊有小販,販售著各式各樣的飲品,我在那稍做休息,等二舅到了再一起前行。豈料我一回頭,竟發現二舅爬沒幾階,便累倒坐在階梯上。我嚇到趕緊走下階梯探視他的狀況,當時的他真的是臉色發白,嘴唇也是有點慘白色,讓人有些擔心。

      「阿舅,你還好吧,你臉色不太好耶!」

      「不是我體力不好,我年輕的時候……

      「知道,我都知道,但你現在這樣,很令人擔心耶!這飲料你拿去喝,我們先休息一下,如果你真的沒辦法,我自己一個人上去就行了。」

      「不行啦,我沒有去的話你要怎麼領旨?」

       只見二舅口中唸唸有詞,恭請 金母娘娘做主,先不要再灌電了,賜他可以先走上去。不一會兒,二舅的臉色逐漸好轉,我們便又一起繼續爬樓梯了。過程中,二舅雖稱不上健步如飛,但從他的腳步,依稀看得出他年輕時的意氣風發……

       抵達西王母祖廟後,二舅叮嚀著:「接下來,我們務必要嚴肅,因為 上天玄玄上人、上天金母娘娘、上天木公老祖……等等,很多神明都已蒞臨現場了。」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呀,西王母祖廟這時聚集了很多神仙佛聖,氣場太強大,二舅被「灌電」灌到身體有點支撐不了,才會無力爬樓梯。

       隨後,我便以恭敬的心,點著香,準備進行「接旨」(無形旨)的儀式。說也神奇,當我們開始要參香拜拜領旨的時候,廟裡面的其他信眾竟不約而同的陸陸續續的走出廟門外,整間廟裡就只剩下我和二舅,以及一旁的廟公。更神奇的是,我們向神明跪拜時,每一叩首,廟公竟就敲鐘擂鼓一回,二舅轉過頭看向廟公,他們的眼神就這樣交集、確認了。未達此境界的我心中猜想:該不會那廟公和二舅一樣有通靈的本領,看到了 上天老母娘即將要賜旨,所以敲鐘擂鼓以表示對 上天老母娘的敬意吧?是的,我猜對了!事後二舅解答了我心中的疑問。

       神聖的儀式完畢之後,二舅表示,我剛領到的除了 上天金母娘娘賜的旨令之外, 上天木公老祖也賜了我一枝硃砂筆。我好奇的問二舅:「那硃砂筆的使用時機是?」

       二舅說:「以後你的道場成立之後,你在書寫 金母仙符時,木公老祖會將道法藉由這無形的硃砂筆落在符文上,那麼符文將更俱神效。」

       在這裡我再為大家介紹一下 木公老祖:東木公與 西王母齊名。這兩位大神共理陰陽二氣,養育天地,陶冶萬物。木公老祖,即東木公,是生靈五母之一。在《瑤池金母普度收圓定慧解脫真經》裡亦有提到:「自古吾師玄玄上人傳道於木公。木公傳道於吾。」由此可見 木公老祖的神格是何其的崇高呀!

三、甘肅涇川(106.12.06-12.08)

       天山之行過沒幾個月,我又在夢中遇到了甘肅涇川西王母祖廟的 王母娘娘。祂指示我要快點去祂那邊拜拜領。我當時心想不久前才去過新疆天山天池的西王母祖廟拜拜過而已,應該不用再去一次甘肅了吧?所以我一直偷懶,得過且過,沒有重視這件事。有一次夢中, 母娘把我的靈調過去那邊,「弟子,你快點安排時間來,不要再拖了」。當時我超級白目沒有禮貌的向 母娘稟明:「弟子實在是抽不出時間,可否請 母娘作主,幫弟子一件事,等弟子有感應了,弟子一定去」。 母娘嚴肅地說:「今天是我要賜旨給你,理應是你來求吾,怎麼反倒是變成吾求你來了呢?」。母娘言罷,我靈魂馬上回體,我連道歉懺悔的機會都沒有。於是我馬上起來向窗外跪拜,誠心向 母娘認錯道歉,我實在是太狂妄自大了。

       甘肅涇川相較於普陀山、天山、五台山來說,算是比較偏僻一點的地方。離西安機場非常的遠,住宿地點也不好找。這趟自由行的行程規劃,我可說是傷透了腦筋呀。有天晚上睡夢中我看到了 佛祖的金尊,我不解其意,隔天繼續研究行程。由於回程的班機是在傍晚起飛,想說就好好利用白天的時間來去西安市區逛逛也好。看到很多旅遊達人推薦的必遊景點「大雁塔」,意外發現,原來唐僧西天取經,是將取得的經書存放於大雁塔裡面呀。這時我回想到了前一晚夢到的 佛祖金尊,這應該有關聯吧?不同於天山之行的是,這次除了我和二舅,還有另外兩名師姐同行,她們一直嚷嚷,怎麼上次的天山之行沒有揪一下。

        飛機於傍晚抵達了西安機場,我們直接投宿於西安機場裡面的旅館。隔天早上約莫五點,一行人搭著計程車到了西安車站,買了到甘肅涇川的車票,就這樣乘坐著大巴朝聖而去。這途中走了不少山路,歷時大約將近五個小時。我們到了山下門口大約是中午十一點左右了。天氣很嚴寒,我們覓不到接駁車,只能勇敢的徒步沿著山路走上去。猶記得當時吸入冷空氣的苦楚,以及行經綿延山路造成的劇烈頭痛,這加成在一起,真的是很大的磨練了。

      就在大家快要體力不支,總算是看到了 王母宮了,於是憑藉著意志力,我們硬是走完這最後一哩路。

        到了王母宮,大家雀躍不已,忘了所有的疲勞與痛苦,爭相的趕快點香向 王母娘娘參拜。輪到我參拜的時候, 由二舅主持儀式, 上天老母娘聖駕親臨甘肅涇川王母宮 賜給了我「龍頭拐」。我問二舅,不知道 上天金母娘娘是否有話要指示弟子?二舅說, 上天老母娘聖示:「不求今生求來世」。這是多麼雷霆萬鈞的開示呀,我聽了恍然大悟,想起我出發前厚著臉皮一直跟 母娘祈求「條件交換」,殊不知,母娘引領我來此,正是要賜與我求道的機會,此生既已求道,又何須再求其他,應當把握此生好好的修持,為了來世做準備才是呀。

       參拜完後已是中午十二點半左右了。突然發現大家都還沒吃中餐,但這附近好像也沒有供餐的地方,大家不禁臉色一沉「這個自由行是誰規劃的呀?」。廟方的師姐走了過來,她表示她們一天只吃早餐和晚餐,所以中午沒有開伙,無法提供餐食,非常抱歉。不過她記得廚房那好像還有幾塊大餅。不一會兒她從廚房領了大餅過來。剛剛好,總共就只剩下這四塊大餅,一人一個剛剛好,這是多麼巧妙的安排呀,母娘慈悲!酒足飯飽之後,見大家元氣已復,「走,再上去還有 金母寶殿吶」。就這樣,有了四塊大餅的充飢,我們便有了餘裕的體力往下一站邁進。

       第三天早上,我們一行人搭著公車來到了西安市區的「大雁塔」。進了大雁塔的園區,我見二舅竟然淚流滿面,他並不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泣著,他是神情自若的一直流下淚水。我問他是發生了什麼事,他也說不上來,他只說有莫名的感動。好吧果然我們不是在同一個水平線上。走到了塔門,二舅開心的說,等一下我們要領經書唷。「領經書?」我疑惑著。二舅說:「對呀,領經書。未來在 金母娘娘渡世的時候,眾生即使在道教的道場,也能同沐佛法呀,所以 佛祖要賜經書給我們,佛道本一家嘛。」。「對了,我們剛好也是四個人,那誰是二師兄?嘻嘻」二舅不正經的打量著我們。「呃我食量不大」我撇得一乾二淨。

    再一次的,我們顧不得身旁眾人異樣的眼光,四人齊跪於地,由二舅主持儀式,恭請 上天金母娘娘降臨作主,進行取經的儀式。完成儀式後,我們便走出園區,準備覓食去。說也神奇,步出園區之後,二舅的眼淚就止住了。「阿舅,等一下你要好好補充水份唷」,我貼心的提醒著他,畢竟我們在園區裡待了好長一段的時間。

四、五台山遊記(107.07.24~107.07.26)

  本堂一共供奉五位龍神使者,分別是 金龍使者、青龍使者、白龍使者、紅龍使者,以及黑龍使者。由於道場空間有限,僅雕刻一尊當代表,即本堂供奉的「五龍太子」。那為何明明是使者,卻取名為太子?實在是因為「五龍使者」這法號聞所未聞,怕惹人議論之故。五位龍神使者的淵源出自於中國大陸五台山。

      五台山和普陀山不同,普陀山可以徒步遊歷,但遊覽五台山,必須「打個車」才有辦法。因為五台山是 文殊師利菩薩的道場,所以我們第一站便是直奔位在靈鷲峰頂上的「菩薩頂」。菩薩頂是五台山上最大、最完整的一座黃廟寺院。 由於它建築雄偉、金碧輝煌,遠看就好像是西藏拉薩的布達拉宮,因此人們便稱它為喇嘛宮。 菩薩頂意思是 文殊菩薩居住的地方。 根據記載,菩薩頂始建於北魏孝文帝時期,初名大文殊院。 到了唐朝,據說文殊菩薩曾在這裏顯聖,露出真容,便將寺名改為「真容寺」。

       在菩薩頂誠心禮拜 文殊師利菩薩之後,我們便由山頂依序往下繼續行程。這中間到過了蠻多寺廟的,就不一一詳述,畢竟我們此行的最大目的是「五爺廟」。在路上,聽著司機大哥介紹,依照他的說法,因為 文殊師利菩薩是大智慧的菩薩,菩薩頂是供眾生了悟佛法的聖地,一般而言,眾生若是求財、求健康不太會去菩薩頂,而是前往「五爺廟」求助「五爺」。五爺廟就是「萬佛閣」,而五爺的聖號乃為「廣濟龍王菩薩」。

       萬佛閣寺廟面積雖小,在五台山卻有極其重要的地位。許多人千里迢迢來到五台山,為的就是特地前來向 五爺祈求願望。據說五爺廟十分靈驗,可說是有求必應!

       當初我在安排五台山自由行的時候就有做一下功課。簡單的說,原來的五台山地區並不是清涼聖地,而是酷熱難熬的地方。為了解決百姓痛苦, 文殊師利菩薩向東海龍王借取了「歇龍石」(又稱清涼石),從此五台山氣候涼爽宜人,風調雨順,甚至成了避暑勝地。但這歇龍石原本是龍王的五個兒子播雲布雨回來驅暑歇涼之物,於是五龍大鬧五台山,誓要取回歇龍石,直把五座陡峭如劍的山峰削成五座平台。然而 文殊師利菩薩佛法無邊,一會兒就降服了五龍並收為護法,讓祂們分別居住在這五座台頂,供民眾敬拜,其中五爺居於最高的北台。因為「五台」分屬不同的地理位置,要在一天之內完成全部的祭拜儀式是非常困難的,於是後人就建了萬佛閣,將五位龍神集中在一起,這樣民眾在拜拜的時候,就不用再辛苦奔波於五座山台之間,只要在萬佛閣虔誠拜拜就好。而「五爺」也就是排行第五的龍王,成了萬佛閣主祀的神明。雖然萬佛閣供奉的 五爺的金尊的臉是金色的,但五爺其實是黑龍並非金龍,金龍可是大哥來的呀!

       一到了五爺廟,我就被眼前的人山人海所震懾,這也太多人了吧!五爺廟的主神爐前方放置了數個拜墊,每一個拜墊前都是大排長龍,尤其是最中間的那一個。無懼於眼前的人海陣仗,我們還是選擇從最中間的位置排起隊來並開始閒聊(完全是一種搖滾區的概念)。

       我問二舅:「阿舅, 黑龍使者的淵源在五爺廟,我們已經到了,那接下來拜拜的時候是要怎麼拜呀?」

       二舅說:「 上天玄玄上人和 上天金母娘娘已經在前方等候,等一下輪到你的時候,你也記得要向 文殊師利菩薩還有 五爺行禮,然後再進行接旨的儀式」。

     「接旨?我在網路上有查到,好像是說 五爺是財神爺,莫非是和這個有關?」我很世俗地問了二舅。

       只見二舅正氣凜然回答:「當然不是, 黑龍使者的任務是輔佐 金母娘娘而非賜財。雖然都是 黑龍的體系,但祂的職責和 五爺大不相同」。

      「那等一下我們要領什麼旨呢?」我好奇的問。

      「等一下 上天玄玄上人和 上天金母娘娘要賜給你『五龍令』!」

      「五龍令!?那是做什麼的呀?」我一臉茫然。

      「目前你只與 黑龍使者結緣,但未來在道場上,必須要有另外四位龍神加入,齊心協力,才有辦法完成 金母娘娘交待的任務。領了五龍令,那麼其他 四位龍神自然就會應時化現入世。又因為 黑龍使者排行最末,所以必須要有五龍令,『見令如見母』,這樣其他四位龍神才會聽從 黑龍使者的安排。」二舅詳細解說著。我點點頭,總算有點清楚狀況。

       終於輪到我了,就在二舅的引導之下,顧不得旁人異樣的眼光,我整個人以無比恭敬的接旨姿態雙手高高舉著,完成了接旨儀式。萬萬沒想到,以為只是奉命接旨的我,竟在接到旨的一瞬間,眼眶莫名泛起淚水……

       二舅隨後解釋:「那是因為你的靈山向 上天玄玄上人和 上天老母娘訴苦求救,但 上天玄玄上人對你的靈山說:『未來的考驗會很多,有求必應的是來堂拜母的眾生,不是你。』所以你的靈山才會委屈地哭了出來……  

       「但…………我也是眾生呀!」我小心翼翼的、微微的抗議著XD

       「『道不考不成道』 上天玄玄上人叫我這樣跟你說。」二舅笑道。

        就這樣我收起了抗議,再次誠心的,以感恩惜福贖罪的心,再次向前方的神明行叩首之禮,這次,眼淚是直接流下來了。

       隔天早上起床之後,二舅跟我說:「 玄玄上人之所以跟你說有求必應的是來堂拜母的眾生,不是你。那是因為如果你也有求必應了,那你成立道場的初衷為何?是為了讓自己的生活更如意、更平順、更好過嗎?當然不是,如果你是抱著這種心態來成立道場,那就是對賜旨給你的 金母娘娘不敬。這道場不要也罷!」。

       我仔細聆聽了二舅的訓示,心中的抗議聲音總算消除。二舅接著又語重心長地說:「你今天信奉 金母娘娘,已經是走在道的路上了。你成立道場,就是要讓其他迷惘的眾生也可以走在道的路上。天不語,地無聲,只有讓眾生得到感應,他們才會願意相信。」

       原來能走在道的路上,就是一種最慈悲的賜予。我很幸運地在民國一○九年八月中秋成立了慈惠堂,正式加入了慈惠堂這個大家庭,圓了多年來的夢想,我的生命也從此變得有意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