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嗎?這款206.8萬元起 贊助
2021-10-11 16:45:16夢天使

生命的脆弱和堅強

    閱讀詩品》,最動人的就是一種安身立命的檢視。像這些年的台劇,從《用九柑仔店》慢慢到連續兩季《俗女養成記》,回家,成為這個飄零倉促的世代,轉身、回眸後的凝視與和解。

    脆弱的人回家,永遠有一種魔法力量,讓我們生出信心:「我們沒在怕」。直到在更深邃的相互靠近中,才會發現,再脆弱的人,只要相信自己,都有機會挺身而出,慢慢找到堅強的力量。生活很難,我們有能力繼續走下去的原因,就因為這一個又一個接力般的保證:「別怕,有我呢!」

    想要和孩子們一起找到力量,撐過這個疫情飄搖的艱難年代,講課的時間變長,寫作時間就會壓縮。第三堂課,讓孩子們寫〈我的脆弱和堅強〉,有人活在只剩下學業補習分數成績的貧薄裡,寫著:我最脆弱的是生物,最堅強的是數學。;六年級的呂定勵卻寫出生動的象徵:「脆弱和堅強像一個句子,當自己很脆弱時就像逗號,停了下來;當自己堅強時,就像一個句號,將一整件事情完成。可是當自己太過堅強,又遇到困難,或是不在乎所有事的時候,就像刪節號一樣斷斷續續,可是卻解決不了任何事。

    三級警戒停課後,那些自我管理能力極強的孩子們,在短短的20分鐘裡,表現出超越一般水準的全面檢視,所有的疼痛和考驗,全都累積成滋養。 

     我的脆弱和堅強〉☆黃若華,七年級

    許多人覺得,要先經歷挫折、變得脆弱,才能從跌倒的地方爬起來,並且愈來愈堅強。但我認為,越堅強的人,越面臨艱難的挑戰,堅強久了,每天就和只有一線之隔的脆弱來回拉扯,痛苦的堅強著。

    媽媽從前很常為我建立「能者多勞」的想法,試著幫助我從不平等的待遇中脫離。在學校,老師總是把「有問題」的學生,排在我旁邊,要我多多照顧他們;或是在班上吵雜的時候,一轉頭就說是我在干擾他上課;甚至是在同學被處罰而感到不甘時,透過連帶處罰我,讓另一個同學沒那麼不開心。

    這個社會總是在保護脆弱的人,讓堅強的人,不斷堅強著。難道我們都沒有脆弱的權利嗎?

  脆弱和堅強看似兩極的事,其實是一體的,我們有了堅強的信念,才能有克服脆弱的動力,要在無數次懷疑和動搖中,不斷克服,不斷前進,才能撐下去,永遠讓自己堅強起來。

       我的脆弱和堅強〉☆徐羽辰,八年級

    天天在學校和同學們相處,難免會有些摩擦,分分合合,感情才會越來越好。除了一個和自己最要好的閨蜜,我和其他人的友情,可說是相當不穩定。

    全班超過八成的同學都有追星,而我完全沒有。他們嫌我難聊,沒話題,甚至常常因為我認不出他們的偶像或認錯人而冒犯他們,種種原因,導致我對「友情」的經營能力,越來越脆弱。

    因為朋友不多,我的心志,較其他同學們來得更堅強。我不會因為同學都在追星,而我沒追,就想要追星;我可以適應要好的朋友,一、兩個就好,獨來獨往也很快樂;當他們在玩小圈圈時,我去問成績好的同學我不懂的題目或筆記,「堅強的邏輯想法」,讓我活出屬於自己的生活。

    我也越來越能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必須面對的脆弱和堅強,有脆弱,才有堅強,有堅強,才有脆弱,人生不是一成不變,互補互助,才能發現生命的獨一無二。

        我的脆弱和堅強〉☆莊家宇,八年級

    人類十分脆弱,從出生開始,就已經邁向我們共同的結局----死亡。但是,我們會從脆弱中學會堅強,在一次次的生死離別中,學會世界上真正的堅強就是,珍惜一切。

    我們認為,哭是脆弱的表現,實則不然,哭只是表達出「為什麼沒有珍惜當下」的悔恨,懊悔自己沒有把握與人的相處時光,痛恨自己沒有及時感受到人情味,沒有跟人團結一心,共度難關。

    因為花會凋零,所以人們懂得把握花開之時;因為人會死亡,所以我們才會珍惜身旁的人。懂得珍惜當下,才是最大的堅強,才能在珍惜中品味人情,在各種人情起伏中,學會對一切表達感謝。

    在珍惜中,體會每一朵花這樣脆弱,卻又堅強,這就是生活中珍貴又難言的美。

        我的脆弱和堅強〉☆李哲旭,八年級

    每當走進書局,看到架子上排排的筆,就會不自覺的走過去看看,看完後拿起試用。只要寫下去那一刻,就感覺到筆忽然有了強烈的黏性,使我無法把它放回架子上,就這樣買下來。

    即使那種筆,我已經不知道有幾枝了。每天回到家,就會看見那堆積如山的筆,有些甚至連用都沒用過,就被封印進盒子裡。    這樣真的非常對不起那些筆。每次要走進店時,我一定會想著還有很多筆還在等著我去用它,不可以白白浪費它們,但無緣無故就升起買下筆的衝動。

    也許,我就像這些筆,這麼脆弱,想要群體,永遠有一大群夥伴在一起;又想要嘗試,這樣堅強的一遍又一遍寫出新生命。

        我的脆弱和堅強〉☆康博崴,八年級

    脆弱和堅強從表面看,是對立的,但是在時間上卻形成成長的對照。小時候脆弱的人,長大後通常都很堅強;而小時候堅強的人,長大後很可能變得比較脆弱。

    兒少時,我被高大的人欺負,那時十分無助,過了幾年後,我開始產生抗體,變得不太怕,反倒更堅強了。有一次看見他,我反擊了,發現他嚇得雙眼呆滯,就在這時,我懂了,他在害怕!他一定不曾面對過自己的脆弱。

    我們要記得,也許有時會覺得自己很脆弱,但那只是堅強的前兆。世界上沒有絕對的脆弱,但有一半的堅強,這一半的差別,就在於堅強是否曾經脆弱過?脆弱是否曾是常被打壓的堅強?通過這些思索,我們對打壓和脆弱,不再那麼畏懼,這就是堅強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