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車去玩 車對車碰撞怎麼辦 贊助
2019-06-29 00:00:00夢天使

水晶魔法石2:颳風下雨那天

                      1.   Network Event  

    在出發選修MBA之前,我想像的,是許多絢爛的商務酒會----Networking Event。像紙牌屋劇中呈現的畫面,各種權謀高官出席在一個場合互相切磋。

    出乎意料的,其實班上很多同學非常排斥這種場合。許多人認為是骯髒的,要與人互動,而且就在隨機認識的狀況下,似乎就要向對方要東西;也有認為這是一個虛偽的動作,一直不停認識新的人脈,卻只在需要他的時候利用他們,這樣不深的互動令人不舒服。但事實上,networking的意義真的不只是互相利用。我覺得更特別的正是在這種場合會讓你大量接觸到不同領域,藉由知識的交換,可以快速瞭解不同產業,不同職位,甚至就單純不同公司的不同想法。

    至於個人要用什麼方式來進行networking,則是個人的選擇。時常看到剛開始大家穿著體面優雅聊天,接著開始無止盡得喝酒,到酒吧一團接著一團到凌晨。有時,我也會想著,這不就又回到跟台灣商場一樣了嗎?Networking,在劍橋字典裡面寫著:「與許多不同人會面聊天的過程,進而獲得可以幫助自己的資訊。」我並沒有找到一個適當的中文字直接對應這個英文。或許,也許東方文化裡就是沒有這種生活習慣吧!

    「別總是帶著目的去接觸人,有時候單純交朋友,會比想像中獲得更多!」這是我在這一年來與校友們Networking過程中得到的心得。剛開學時,我們就上了一堂關於如何正確且專業的networking。包含了事前的資料準備,對於可能參加者的背景了解、想討論的議題準備、以及最後行銷自己並預留伏筆安排下一次的見面,這些都是學校教我們的標準流程。

    若按照這樣的準備與每一位學長姐互動,一般是可以獲得很好的回饋。然而,我更相信東方常說的那兩個字,緣分。有時候會發現,即便準備周全,話不投機,這也不能強求的;有時只是隨機聊得投緣,往後則成了陪伴彼此在異鄉的好朋友。因此,活動前的功課仍需準備,但是心態上帶著另一種心情:「隨緣,且不是那麼目的性。」

    MBA常提到的networking加了緣分的元素進去,每場活動就變得更有趣、多了些冒險!校友是我非常珍惜的資源,甚至能說是我選擇這間學校的主因之一。校友代表著校風、學校教導出來的氣質風格,以及校友出路。這一年中,最頻繁的networking活動正是與校友的互動。
                                            
2.   新年聚會New Year Drink 

    新年聚會,是學校每年例行舉辦的networking 活動,主要是辦給校友們回娘家的聚會。

    我跟企鵝馬上決定趁這個機會好好磨練一下自己在國外的社交技巧,也可能是因為原本的工作屬性,我們在台灣時期就參與了許多這樣的活動。這個活動消息傳開後,剛好前兩天學校才上了一堂教大家怎麼社交的課程。一些積極的同學們躍躍欲試,也跟我跟企鵝一樣,認為這是個很好的磨練,也是個好機會,藉以認識學長姐們。

    然而,荷蘭火車票不便宜,這個活動在阿姆斯特丹舉辦,來回就要花掉一千塊台幣。另外,活動大約是從六點半開始,而學校課程到五點才會結束,這樣趕過去會場可能都已經八點左右,最後只在活動中參與了一半,外加還需要額外的門票,許多同學本來有意願的看到這樣繁複的買票及車程,卻有就打退堂鼓了。

    活動前一晚,氣象預報發出了荷蘭史上最強大風的警告。這個警告大概是在說明,因為這天會有很大的風,所以我們的火車班次會有異動,但是所有課程還是照樣上班上課。這個大風警告,就像是在台灣發布颱風警告一般,對台灣人而言,只要沒有停班停課,應該都是還好的吧!我抱持著這樣的心情,跟企鵝說,總之我們就去火車賭賭看有沒有車子會開囉!但最後發現居然幾乎所有同學全部都取消了這次的活動。畢竟官方說這是如颶風般的大風,是非常危險的,大家真的不想這樣冒風險。

    其實,我不知道我哪裡來的膽子,當初或許真不該這麼衝下了這個決定。果然,我們在鹿特丹火車站發現這裡擠滿人潮,就像台鐵停駛一樣所有人絕望得盯著螢幕,想著今天是否還有機會回家。我們找到了一班二十分鐘可以出發前往阿姆斯特丹的快車,決定放手一搏試試看,如果被我們賭對了,我們就可以順利參加活動了!
                              
3.   火車歷險記之失速列車 

    如果大風天上火車是個大膽的舉動,那麼上了火車後的事情更是接近瘋狂。火車行駛約二十分鐘後,突然開始傳出列車長的廣播,看見我面前的男子聽到廣播後臉色一陣鐵青,我向前詢問了廣播內容,此班火車臨時取消前往阿姆斯特丹,只會停在萊頓後就不會再往前開了,若要前往阿姆斯特丹的旅客另外找方法前往。從鹿特丹到阿姆斯特丹,可以比擬從高雄搭往台北的火車,而萊頓,就像是火車突然停在豐原一樣,一個大城鎮,但一時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下一班車出現。

    我想了一下,這趟火車錢也花了,說實在沒有什麼其他成本好損失的,那不如就衝一趟看看了!應該不至於完全沒有車吧!詢問了一下同車的乘客們,即便萊頓沒有任何車可以抵達阿姆斯特丹,仍然可以用其他替代方案前往。只見一行人熙熙攘攘的在這台車抵達萊頓後請下車,所有人盯著告示螢幕查看最新消息,不時也有站務人員前來解釋最新狀況。數十分鐘後,我們聽到最新消息,便是在幾分鐘後有一班前往哈連的車,哈連算在阿姆斯特丹城市,但離市中心還有一段距離,而哈連跟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相對關係,就有點像是新店跟台北車站的感覺,一樣是在大台北地區,但在颱風天要找到一輛車會開往北車或許並沒有這麼容易,不過,這是目前唯一一班有機會前往阿姆斯特丹的火車。

    大家聽完站務人員報告後,所有人開始移動,而距離火車開車時間只有五分鐘。在荷蘭,從一個月台移動到另一個月台,可以在五分鐘之內完成,然而,若考慮到月台長度,移動到月台後找到火車,卻是個挑戰。我們從快走到小跑步,一路尋找這唯一一班前往阿姆斯特丹的火車,卻遲遲沒找到。只見身旁的人開始從小跑步變成拔腿狂奔,我們開始下意識的跟著跑起來,終於遇到火車頭的時候,卻發現整台火車是關閉,是暗的,接著又跑了幾個車廂,在距離火車關門時間卻不到一分鐘時,終於看見亮起的車廂,重新燃起希望能夠跳進這節車廂時,才發現整個車廂早已塞買了人。

    車門已關,而裡面的人露出驚恐的表情看著我們。就像失速列車般,在月台上的人拍啊叫啊希望車門打開,而已在車上的旅客卻以驚恐的表情看著車窗外百般不願意讓我們上車。終於,車門最後是開了。我們倆第一時間跳上車,而這節車廂沒再容納多少人就又關起門來了,換我們看見外面還有陸續趕上還在月台上的旅客們再次對著火車叫著,只是這回我是在火車裡,外面猶如逃離殭屍城鎮的旅客們驚慌又絕望得看著這次車門不再打開。

    我跟企鵝緊緊黏在車門上完全不敢動作,就好像車門如果突然打開我們會直接被彈出車門外。車廂內沒有人在交談,每個人屏氣凝神,祈禱著這台車會順利的行駛,終於,我們聽見火車引擎發動的聲音,瞬間車上所有的人開始歡呼,大家感動得互相恭喜。

    到了阿姆斯特丹後,又經歷了幾次沒有地鐵只好等一小時一班的公車,折騰幾番後才順利到達現場。而我們到現場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大部分參加活動的人都陸續離開現場了。
                                                       4.   校友回娘家

    趕到現場的我們發現,其實只有我們是在校生,所有其他在校生都沒能過來。院長看到兩個歷經風雨從鹿特丹前來的在校生,特別來找我們聊聊。拍拍企鵝的肩膀說:「年輕人,你們挺不錯的!」

    第一次正式參加校友聚會,我們準備好了名片,準備好了完整的自我介紹,其中也遇見早已酒醉的學長們亂講話調侃我們,但也有非常專業的學長姐分享當年的心得。一位學長說:「你居然有名片?你知道我們這邊不用名片嗎?你一定新來的!」才知道在這裡遞名片是落伍的事情。

    院長特別幫我們找了位剛好要開車回鹿特丹的韓國學長,順路載我們回家。學長笑說能跟學弟妹一起相處真是有趣,我們一邊分享著這一天的火車歷險,學長一邊分享他在歐洲生活幾年的心得。這一天,深刻感受到身為學長姐的他們,真的非常樂意分享給學弟妹,因為當初他們正是受學長姐照顧而成長的,回想自己剛好從小就在學姊學妹制的環境中成長,越是珍惜這些當初願意分享的前輩們。

5.   一年後,我們再相遇

        「嘿!我們又見面了!」一年一度的校友回娘家聚會,我們再次遇見那位當初載我們回家的韓國學長。我們聊聊現在在哪工作,關心了一下現況,現在的我們不再那麼青澀準備好好自我介紹,反而更是融入整個環境的跟人們寒暄聊天。

        回想起去年活動中遇到的學長姐,坦白說那一天的活動,並沒有對現在的我有直接幫助。當初我們花了好大的力氣前往,希望能認識些朋友,但事實上是在活動開始前,沒有人會知道今天做出的努力是否能順利的講到話,或是在未來成為朋友,很有可能費了好大一番力氣,最後卻什麼都沒有,而挑戰的地方是,當我們試了一次,兩次,都沒有交到朋友時,我們還是能保持原有的能量嗎?久了,我們是否會累了而乾脆就不去了呢?在這個過程中,可能十次才有一次才交到了好朋友,也是我們繼續下一次冒險的動力。

    在有限的時間及精神壓力下,積極向外發展壓縮了我在課業上的專注度,壓縮了我與同學們相處的時光。這是我做出的犧牲。每個人在MBA學習到的東西都不一樣,這些Networking絕對不是唯一,或是networking至上法則,但至少,我體會到networking的價值!

        回頭看,我們從青澀的遞上名片被拒絕、稍微成熟的與校友互動、用盡各種方法接洽學長姐、約電話喝咖啡。一整年跟同學不短反覆的西式酒吧交友法,數次面試的邀請及拒絕,除了越趨成熟的互動模式,也建立了許多真正的友情,即便有些朋友四散在各個城市,我們還是想辦法見面,相知相惜。

        一年後的現在,我非常珍惜這些朋友們,讓我們異地生活中有了家的感覺。

秋芳 2019-06-29 09:21:03

【「ㄉ一ㄤ」「ㄉ一ㄤ」「ㄉ一ㄤ」,甜蜜小魔法】
魔法石交稿前,「ㄉ一ㄤ」「ㄉ一ㄤ」「ㄉ一ㄤ」訊息聲在夜裡連續響起,多半都很好笑。
水晶小烏龜先沉浸在創作氛圍,細細勾勒:「我覺得我寫魔法石的筆法,越來越像丹布朗耶!就是會把角色描寫得很細膩。」
「丹布朗⋯…」布丁企鵝滿頭問號:「是萌布朗吧?」
Mont Blanc,法國有名的白朗峰,也是有名的甜點,用代表秋冬的栗子為主材料,再篩上糖粉,看來就像白朗峰上的積雪一樣。
品嚐萌布朗,重點在於柔軟香甜的栗子泥,所以,栗子的品質很重要。一如〈水晶魔法石〉系列文,高品質的「甜蜜的心」,讀起來都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