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蔬食、珍惜食物也是環保! 贊助
2021-10-15 22:49:56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日子依然要過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金信打發走,接下來又得要面對朴英一路的臭臉相伴,一整天下來,阿使的精神差不多快耗弱光。

 

"原來自己欠了這麼多債都不知道..."

恍若隔世回到家,站在門口前,阿使到現在才真正意識到原來自己曾經做過這麼多過分的事。

 

以為受傷的只有當事人,卻不知其實連累到很多人跟著一起不幸。

簡直是一場人生災難。當初還以為只有自己受傷,只有自己不被人愛,大家看上的只不過是我光鮮的外表,但其實是...他們也都用盡了全力對待我,愛護我。

 

現在除了說對不起,再也想不到還有什麼話可以表達自己的歉意。

就像朴英抱怨我的一樣,現在說這些又有何用呢?

雖然終於解決了朴真熙的問題,但...仔細想想,對於金善,自己內心更是對她感到滿滿的歉意。

 

因為我,她這一世本來可以安穩幸福的過著生活,前世的事情根本早已經與她無關,誰知道,這次卻被朴真熙吹皺一池春水,把她原本平靜的生活搞得一團亂。

 

而我該拿什麼臉來面對她?

 

不知道...

現在思緒好亂...

 

阿使看了一眼金善家的大門,無奈嘆了口氣,沮喪地走回自己家裡。

 


混亂的日子還沒過去。

店裡發生這麼大的風波,小道消息也不免俗地迅速張揚了出去。雖然金信和阿使他們已經防堵了影片流傳出去,但人言可畏,因此最近店裡的生意一落千丈。

 

金善...不,應該要叫Sunny(畢竟她還是有點討厭跟前世一樣的名字)現在只能坐在窗邊托著下巴,吃著自家的醃蘿蔔無奈地看著窗外發呆。

 

一個女店員向她走了過去,小心翼翼地向Sunny问:"那個...老闆,今天下午我可以請假嗎?我下午有事情..."

Sunny聽了之後便很爽快地答應:"可以啊~反正最近來店裡的客人也變少,那你就提早先下班吧。"

女店員很高興的向Sunny道謝後,沒多久就早退離開了。

 

"唉...再這樣下去我是不是又得把這裡收了換個新地方呢?"

Sunny輕嘆了口氣,心裡不由得開始煩惱。

 

好一陣子沒看見王黎那傢伙,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樣?

也不知道他到底搬回去了沒?還是被禁止和我見面了呢?

 

雖然上次有向那位開口請求了一件事,只不過...唉...

 

"在想什麼?"突然從旁邊冒出一個男聲。

"嚇我一跳!"Sunny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哥,你無聲無息地冒出來是要嚇死誰?!"

"哪有,我在妳面前坐很久了,你都沒發現嗎?"

"有嗎?"Sunny懷疑。

"一定又是在想那個倒楣鬼而忽略我的存在吧?"

Sunny斜瞪他一眼,"沒有!你今天來做什麼?來幫我提高業績的嗎?"

"我只是來看自己的妹妹過得好不好。"

Sunny兩手一攤,"如你所見,生意平淡無奇,正好可以清閒一陣子。"

 

金信看著她沉默了一會:"妳還是搬回首爾吧,地點我可以幫你重找。"

"我不要。"Sunny不想接受他的好意。

"這裡都已經被傳成鬼屋了,你覺得你還可以繼續經營下去嗎?"

"鬼...屋?哪裡來的鬼啊...鬼都已經去她該去的地方了啊..."Sunny聽到金信這麼說,講話開始結巴。

 

"你覺得鬼只有她一個人嗎?"金信的臉突然沉了下來,小小聲的靠近Sunny說。

Sunny的臉一下扭曲,"大哥!拜託你不要在這裡亂講話好不好!"

 

"嘖。算了,反正你從小就是個不聽話的孩子。"金信看恐嚇失敗,就不再繼續說下去。

"真是的。"Sunny雖然嘴巴上這麼說,但還是害怕的看了四周一眼。

 

"聽說那個傢伙要幫忙消除當天客人的記憶,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搞得,根本就大失敗嘛..."

"是喔...可是這種消息通常都傳很快,要把傳言全部消滅,真的很難。"

"所以說...真搞不懂你為什麼還會喜歡上他,前一世國事處理不好,這一世一樣辦事不力。"

"大哥...你到底要嫌棄他到什麼時候?我看之前你們感情不錯,之前發生恩倬那件事,他不是一直都在你旁邊盡心地照顧你?"

 

被Sunny一提醒,金信愣了一下,隨即不屑的奴著嘴巴喃喃自語:"才...才沒有勒..."

 

兩個人還真是半斤八兩。

又愛相愛相殺,但偏偏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不要再折磨他了啦...他已經夠可憐了。"

"唉...嫁出去的妹妹就只會幫自己丈夫講話,哥哥我聽了真傷心。"金信裝可憐。

Sunny聽到金信說的話,立馬義正嚴詞的糾正,"誰嫁給他了?你別亂說話。"

 

"你的店應該好一陣子都是這種狀態,就算我來可能也只有一下下的效果。"

"我知道,我自己心裡有底。也許,之後我會再另尋其他地方也不一定。"

"你又要搬?"

"嗯,應該會是最後一次了。"

"為了那小子嗎?"

Sunny搖搖頭,"為了我自己。"

 

聽到Sunny這麼回答,金信心裡大概也有個底,便不再繼續追問。

也許這樣的結局,對這兩人這一世,是最好的結局吧?

 

"我知道了,不過,這一次你要搬走,最好跟我講一聲。"

"啊?"

"至少要跟我告別一下吧?你這丫頭怎麼這麼無情?上次不聲不響的走掉,到底是把我這哥哥放在哪裡?"

"我怕你露口風啊~"

 

金信翻了個白眼,"妳哥哥我的嘴巴最~緊~了,誰會告訴那個傢伙你在哪啊!"

"我也沒打算要告訴你我去哪啊,反正我這次會跟你告別的。"Sunny依舊是硬脾氣。

"這醜丫頭!妳以為我會去吵你嗎?"

"難講喔...誰知道大哥你什麼時候又開始發作...?"

 

金信無言,這世界上大概除了金善可能讓他排解一下思念恩倬之苦,就再也沒別人了。

偏偏這醜丫頭就是不想讓他好過...可惡...

 

"哼~隨便你。"說完,金信就立刻起身,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Sunny的店。

Sunny苦笑了一下,"不是我不想告訴你...而是,我不想讓大哥你老是在原地踏步呀。"

 

Sunny伸了伸懶腰,環顧一下門可羅雀的店裡,便當下決定早早打烊,收工回家!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