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前進紐柏林測試 贊助
2021-10-08 22:35:55J.B. 丸子

[鬼怪2]遇見你便是晴天-都是哥哥

尷尬!

沒了其他人,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而且朱曦剛剛又被派去其他地方,整間茶屋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王黎跟朴英的內心都想著同樣一件事。

 

"那個..."朴英決定還是自己先打破沉默。

"嗯。你說..."

"我還是叫你前輩就好了。"朴英不想事情太複雜,決定一切照舊。

"好,我也同意。"王黎也覺得這樣比較好。

 

恢復記憶麻煩就麻煩在這,偏偏眼前是前世最討厭的人,現在卻是自己的前輩,還因為工作的關係,不得不繼續保持合作,朴英想來就覺得頭很痛。

 

"我們先商討一下該如何善後。"王黎叫朴英坐在他對面。

"喔。"

 

"剛剛真熙在店裡大鬧了一番,當時有很多人都拿起手機錄影,而且也目睹了這整件事。"

"嗯,我知道。"

"所以,現在不但要先處理影片,還得一個一個把這些人找出來,讓這整件事情變成不存在。"

"這倒是,但光要防堵影片就已經很困難了,還得費盡把人一個一個找出來刪除記憶?"

"影片的事到不用擔心,我剛好知道有個人可以幫助我們。"

"事情已經夠複雜了,還有誰可以幫忙?難道你不怕會更加混亂嗎?"朴英開始質疑王黎的作法,難不成他嫌知道的人還不夠多嗎?

 

這傢伙...

在還沒恢復記憶之前,都不會懷疑我說的話,對我也是畢恭畢敬的。

現在倒好,恢復記憶之後開始把我的話當放屁?

 

"你現在是不是看我不順眼?"王黎不管三七二十一,單刀直入地問。

 

哼。

何止看你不順眼,老子早就想揍你一頓了。

朴英在內心裡默默的冷哼。

 

"沒有的事,你多想了。"朴英不想在這時候添亂。

"沒有嗎?我怎麼覺得從剛剛你就看我不順眼,是因為前世我對你妹妹不好,所以現在開始不想甩我吧?"

 

現在不跟你計較,所以當我病貓嗎?

別以為你前世是個王,我就會怕你。

 

"你知道就好,前世不好好當個王,隨便遭惹女人。結果自己落得什麼下場,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吧?"朴英回答的口氣相當不屑。

 

"我..."王黎頓時啞口無言。

唉...我這烏鴉嘴。

哪壺不開提哪壺...說到底問題終歸在我身上。

 

"我知道,我始終對不起熙兒。但當時我從頭到尾只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妹妹看待,並不是故意要害她變成那樣。"

 

到現在還死鴨子嘴硬!

 

王黎這番話徹底惹火朴英,朴英起身向他走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將他從座位上拎了起來。

"你有種再說一次看看! 當初要不是你的懦弱無能,我妹也不會拚死了也要守在你身邊,就為了替你擋掉我父親的陰謀!"

 

王黎再次覺得當時的自己真的很沒用,年輕時,害怕金信,選擇相信朴仲憲;後期時,卻不時拿金善的死折磨自己,選擇看不見身邊關心自己的人;直到自己找上死亡的那一刻,一直都覺得沒有人愛他。

 

"你說的沒錯,如果打我可以讓你消氣,我讓你打吧。"

"你這傢伙...!" 朴英看不慣王黎這副要死不死的模樣,內心更加怒火中燒。

 

這時大門突然被推開,有個人衝了進來。

 

"金善!"推開大門的金信對著裡頭大喊,卻看見王黎被朴英揪著衣領的模樣。

 

三人面對突如其來的情況,都愣了一下。

金信不管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劈頭就對著王黎問:"呀~金善人呢?我妹她現在在哪?"

 

啊...又是一個來找妹妹的傢伙。

這年頭替妹妹找我算帳的人還真多。

 

"她回去了,德華送她回家的。"王黎很平靜的回答他。

"喔,是喔,那就好。"金信鬆了一口氣,接著他才正眼打量他們兩個的姿勢。

 

"咦?他...不是你的後輩嗎?你們兩個…在吵架啊?"金信對著他們兩個的動作指指點點。

"哼...不忠不義的上將軍,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們說三道四?"朴英看著金信一臉嫌棄的說。

 

不忠不義?!

呀!這小子是哪位啊?

想死嗎?

 

王黎翻了一個白眼,心裡想著:這下慘了,他不但要面對朴真熙的哥哥,另外還要跟金善的哥哥解釋這一切...

 

"你說我不忠不義?你這傢伙又是誰啊?我認識你嗎?"

"哼,你怎麼可能會認識我呢,你還不夠資格。"

 

聽這熟悉的口氣...好像跟某人師出同門?

 

"他是朴真熙的哥哥。"王黎決定先說清楚。

金信一聽,恍然大悟。

 

"不虧是兄妹...欸..等等,我怎麼沒聽說朴仲憲有個兒子?"金信滿是疑問。

 

這……說來話長。

王黎想解釋,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

 

“這是我跟他的恩怨,你最好閃邊去。”朴英有些不耐煩。

 

閃邊?!

區區朴仲憲的兒子、現任打雜的陰間使者,就想命令金信我?

 

金信不客氣的扯掉他的手,“現在這傢伙的事,就是我的事。還有,剛好你°妹妹的事我還正愁找不到人算帳呢。”

 

朴英張著大眼瞪著金信。

鬼怪這傢伙什麼時候對王黎這麼忠心了?先前不是討厭他嗎?

 

“他跟你有什麼恩怨?我怎麼都沒看過這傢伙?從哪冒出來的?他不是你的小跟班後輩嗎?朴仲憲的兒子又是怎麼回事?”金信連珠炮不停歇的轟炸王黎,問得他險些招架不住。

 

“你講話小心點!誰是他的小跟班。”朴英不悅的糾正。

“不就是你嗎?”金信不以為意。

“從現在起,不。是。了!”朴英咬牙切齒的否認。

“這事等下再說,坐吧,我有事想拜託你。”王黎選擇忽略他們之間的對話,對著金信說。

 

三人坐定後,王黎開口:"今天在金善店裡發生的事情,想借你的關係幫忙。"

"那個我剛剛已經請金社長處理了。"金信不假思索直接回答。

"什麼?"王黎很驚訝。

"你指的是影片吧?怕影片流出去會對金善不利不是嗎?"

"嗯,一部分是,但有一部分是不希望我們的身分曝光。"

"影片的部分我可以處理,但人的部分就沒辦法全部掌控。"

"嗯,人的話我們會自己處理。"

 

整件事情總算告一段落。

反倒是金信對現在的狀況感到好奇。

 

"那現在可以解釋一下這小子是怎麼回事了嗎?"金信用下巴往朴英的方向頂了頂。

朴英斜瞪金信一眼,不太想理會。

 

王黎只好把所有的來龍去脈全都告訴了金信。

 

"難怪...那時候我聽到消息後,過一陣子去朴真熙的墳前查看時,發現那裡躺著一具男性的屍體,一直納悶這個人到底是誰,原來那個人就是你!"

 

"你有去那裡?"

"嗯,我是是單純的想去看,當初恨我妹恨得要死,結果自己最後卻抑鬱而終的朴真熙...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樣。但...當時我早已變成鬼怪很多年,對人世間的事已不像以往那麼在乎,只是感慨,人間苦短,任何事情在死後都成過眼雲煙。"

 

"你妹的事,後來我也有從別人那打聽過,她最後也過得很孤獨痛苦不是嗎?"

"是..."

 

沉默了一會,金信才又開口說:"跟我妹妹一樣,都是個大傻瓜。"

"沒錯。"朴英難得跟著附和。

 

話鋒一轉,兩人都一起看向王黎:"說到底,就是他這個紅顏禍水害的啊。"

"你說的沒錯。"

 

"喂!紅顏禍水是指女人,我是男的。"

"那又怎樣,你一樣是個禍水。把我們的妹妹害得那麼慘,國事也搞得一團糟,難道一句對不起就可以了嗎?"

"說得是。"

 

這兩個傢伙挺會一搭一唱的嘛~

剛剛還水火不容,結果現在一下子就站同一陣線了?

罷了...

反正是我活該......

 

“對了,你為什麼這麼晚才來?我記得你不是跟在後面嗎?”王黎問金信。

 

說到這就一肚子氣。

害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進得來。

 

“嘖,都是那老頭害的,他故意不讓我跟來,把我擋在門外,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找到入口,害我來不及找朴真熙算帳。”金信不爽的抱怨。

 

原來是這樣。

 

“喂!講話客氣點,什麼老頭,那位可不是讓你這種人隨便叫的。還有,你有什麼資格找小熙啊?”這時換朴英開口指責金信。

 

“那你又算哪根蔥?小小的一個陰間使者,不管好逃跑的妹妹,還讓她到處在人間作怪。現在你還有臉對著鬼怪大呼小叫?我看你才是皮在癢。”

 

“你有種再說一遍?你這以下犯上的上將軍有什麼資格指責我?”聽到金信如此諷刺,朴英立刻臉爆青筋的反唇相譏。

 

“哎呀…替朴仲憲在背後偷偷地斬殺了不少忠臣良將的你就好到哪裡去嗎?”金信不干示弱的回嘴。

 

唉……

頭好痛,眼前這兩個又開始吵。

現在是對我的懲罰嗎?

王黎揉了揉太陽穴。

 

“兩位……別……”王黎話還沒說完。

兩個人就轉頭對著他大喊:”你閉嘴!”,接著繼續互相對罵。

 

完全插不上話的王黎,內心暗自嘆了一口氣,目前只能乖乖閉上嘴巴,看他們什麼時候吵完。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