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undai電跑車690匹馬力 贊助
2021-07-25 08:31:53小蟹子

經典讓我們停留,然後專注前行!----《小手大經典》的閱讀與陪伴

    疫情期間,大部分的家庭都在煩惱,停課不停學時,孩子們的專注力、視力和學習力,面臨挑戰。每一天還得挖空心思地想,吃甚麼、做甚麼,好像和孩子們守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變成三餐、二十四小時的大作戰。

    在這特殊時刻,我們更需要準備一些足以讓孩子們學會停留、專注,慢慢在「愛上了」的過程中,享受想像、享受思考的「書食餐車」。字畝文化的《小手大經典》,從風靡世界的兒童文學經典名作中,匯集代表北歐崇高追尋的《騎鵝歷險記》和《小意達的花》;象徵英國想像自由的《年輕的國王》和《懶洋洋的噴火龍》;以及逆轉北方冰寒、充滿南方互動溫暖,整合義大利家國精神的《愛的教育》,每冊約6000字,閱讀時間不長,沒有負擔,精緻的插畫跳脫了孩子氣的侷限,壓低亮彩的色調,適合慢慢沉思,全天候咀嚼、反覆,特別有味道。

    套書從政治上不算殖民強權的北歐出發,在文化基礎上,《埃達》與《薩迦》幾乎成為歐洲中土英雄傳說的共同源頭;創辦世界第一份兒童報紙《兒童教育與娛樂週報》(1766)、繼而又創辦第一份純兒童文學雜誌《瑞典少年週報》(1785)的瑞典,在兒童文學的系統建構上有一種先驅式的自信和自由。長期鑽研第一位女性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拉格洛夫的施養慧,從奠定北歐兒童文學里程碑的《騎鵝歷險記》裡,跟著小男孩尼爾斯,壓低年齡視角,同理天地生機,從家庭到荒野,勾勒出騎上大白鵝展開神秘旅程後,在大自然的艱難與奮鬥、翻閱與成長,是家園的捨棄和回歸,也是土地的張望和牽戀,讓我們看見一種透過故事的流動而「停留」的文化厚度。

    這種文化資產,延續到安徒生,結合真摯的愛、純真的初心和「無論如何都必須堅持下去」的極北荒寒,在承受人間磨難同時,透過想像遊戲,通往奇幻救贖。習慣享受日常、幾乎不太讓人感受到學術壓力的周惠玲,選擇安徒生第一篇正式出版的原創作品《小意達的花》,勾勒精巧的花草宴會,把安徒生、童話、生命象徵,詮釋得天真可喜,彷如在胡說八道的絮絮閒話裡,讓我們一起享受了她的用功,一起領略了歷史、文學和生活的豐富。

    同樣在多民族頻繁進出的流動中渴望「停留」的英國,遊走在傳說與文明邊緣。克爾特後裔的民間傳承,孕養出各種各樣富有正義感的妖,極具幽默感的惡魔,以及巨人、火龍、戰士、女巫、幽靈、吸血鬼……;洋溢著怪誕幻想的英雄歌謠與民間傳說,隨著經濟、科學的進步,中產階級興起,思想啟蒙、浪漫主義與婦女解放,從兒歌、民謠、民間故事開始,繼而把《天路歷程》、《魯濱遜漂流記》、《格利佛遊記》……這些奇偉瑰麗的成人作品據為己有,從而鍛造出兒童文學的黃金世紀,凸顯出文明高度。

    在這麼厚實的文學資產裡,學養豐沛、但習慣跟著感性移動的黃筱茵,選擇社會意涵特別豐富的王爾德做為經典迻譯。捨棄傳誦經年的《快樂王子》、《自私的巨人》、《夜鶯與薔薇》、《漁人和他的靈魂》……,選擇《年輕的國王》做素材,用繁華與速簡、輝煌與堅持來呼應永恆的《畫中人》,這是黃筱茵和王爾德共振的一種至死方休的熱情,讓人深深被觸動。

    捨棄眾所周知的「大戲」,提供精巧的「小品」,為閱讀世界搭築出別出心裁的小舞台,這是黃筱茵的獨創性。她在以《柳林中的風聲》風行全球的葛拉罕作品中,挑選《懶洋洋的噴火龍》,幽默、溫暖,輕快又舒適,衝突變成了相互靠近的機會,在迥異的立場裡貼近每一個人,讓不同的物種、不同的時空、不同的生活選擇,在最終得到的溫柔理解裡,各自安好。

    北歐、英國這些孕養於北方地景的文學表現,感情強烈,氣質陰鬱,在層層剝露的哲理中,洋溢出想像的遁逃和自由;陳宏淑改寫自義大利經典的《愛的教育》,一篇篇真摯日記,讓我們看見一種「重教化、輕趣味;重現實,輕幻想」的南方文學樣態,從荷馬史詩開始,崇尚古典,情調歡快,充滿民族的整合和時代的描繪,準確、精微,成為文學標準。

    從小熟悉經典,習慣專注、思索,讓我們在越來越開放的文學對話中,感受不同文化模式的撞擊,在閱讀摸索中,慢慢區別出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