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5 21:05:07小蟹子

畫夢

                       1.   暖暖的

   有個「太陽能寶寶」這樣的朋友,其實滿有趣的。陽光一露臉,勢必像個孩子般在耳朵邊嚷嚷:「該去哪裡曬太陽?」仿如陽光彩繪,再怎麼懶洋洋的人,也會翻攪出興致,跟著湊趣想著,哪裡去玩太陽會特別好玩?

    忽然想起剛為《文化桃園》勾勒出老街溪衍變,湮滅20年後終於在安藤忠雄團隊規劃下,拆除加蓋,逐年完成全流域整治,索性提議,閒走跨近中壢邊緣的青塘生態公園。車行靠近高鐵生活圈時,錯開號稱即將集結100萬人擠向最後一天海芋季的人潮。靜靜的,不想安排什麼,隨興走向青塘園,人不多,狗狗歡跳,孩子們在奔跑,小夫妻蹓小嬰兒,沿著步道,四地散布著鮮豔華燦的帳棚陽傘餐墊小圓桌……,很少人滑手機,不同年齡層的人閒坐草坪,聽音樂看書報,看起來很舒服,一路信步悠然,苦楝花淡淡的清香輕輕飄移,小小棵的流蘇開花了,隨著一條河的生命蜿蜒,也分享著天地寬朗的驕陽日暖,可惜,剛種下的樹都來不及長大。

    轉到華泰名品城,繼續累積「每天一萬步」。「華泰王子大飯店」連鎖增設的「華漾」港式飲茶,傳承著40多年的飲饌回憶,排隊人潮混亂,增添了特屬於周日那種「人看人」的簇擁繁華。

    智慧手機根據日常模式自動跳出生活推薦,撥弄著隱身巷弄中的「瑞水蓮坊」庭園咖啡館的綠蔭風華,跟著導航繞了些路,原址拆盡,手機的智慧在這無人的荒野顯得特別無能,只剩下原生果樹黃澄澄地串出一簇又一簇枇杷。不喜歡手機智慧也害怕導航捉弄的我,剛好當一回隨興的野孩子,來回閒走,如果說,世界是一座大花園,每一種人形都是一種花,我喜歡當一朵簡單的小野花,遠眺著暖暖的陽光,把每個幽深清冷的大院子都烘烤得酥酥黃黃的,聞起來連空氣都極可口。枇杷樹在深秋初冬時開花,冷香隨風傳導,帶著冰冰涼涼的小野蠻,果子成熟於春日遲至初夏,比大部分果樹結果還要更早,在野地裡,顯得任性又自在。
                                                 
2.   香香的

    路過「文中公路花園」,停下來,晶亮的透明玻璃屋,開滿屋子蘭花,香香的,黑色的建築體,雪白的蛋殼燈,綠藤蔓,布鞦韆,還有各種豔色彩繪,像幽靜的中世紀印象畫。踏進門,被大幅鮮豔的鸚鵡吸引,直接走到繪畫區,原稿,畫布,明信片,奇特的風格,詭譎的童話,強烈的千言萬語……,纏繞在芬馥的蘭花香氣裡,從線性時間中抽離,青春和衰老交錯,真實和虛構併存,純真和荒誕融合,像愛麗絲的仙境夢遊,讓人身不由己地跳下去。

    香香的,仿如一場午後之夢,遇見正在彩繪的作者,WeiLi Soul,那樣毫無遮掩地,用靈魂和世界對話。寬闊的世界,一邊是她的遊樂場,一邊也是真實人間的修行和試煉。大學時,有人在汐止夢想社區請她畫一面天花板,6000元,沒有米開朗基羅在梵蒂岡西斯廷教堂《創世紀》天頂畫的厚實團隊,一個人傻傻地展開一場人間彩繪的初旅。
 
    201711月,她為「饗象」泰式鍋品設計一座大象島餐廳,奇幻的象鼻入口處,讓聞到香氣的每一個人都能被吸引,冒著香氣的煙囪頭飾,讓整片天空充滿活力,多彩的驚奇,像奇幻旅行,讓自己的靈魂一起停留在畫裡。顏色,就是這個小女孩和世界對話的方式。有一次,弄髒了長版衣裳後背處,怕看起來髒兮兮的,她畫了隻怪物,還滿腦子擔心,不知道這件衣服要叫做怪獸與我的產地還是怪獸與我的屁股」。
      
    我也曾無數次弄髒了衣服,習慣畫小碎花、蓮荷或天堂鳥,從來不曾想像過從自己身上扒出一隻怪獸來。也許在WeiLi的身體裡,藏著天使和怪獸的黏合和戰爭,所以她的作品才會一眼就讓人覺得這麼強烈。看過她的火鍋泰象的人,把她介紹給「文中公路花園」熱情慷慨的老闆,讓她自由在這裡設計作畫,她為這全黑的建築體設計了色彩斑斕的鸚鵡,老闆真的要呼應這幅畫養一隻鸚鵡;她在玻璃屋外畫了個裝載著愛心的磨菇小人,撐著小傘般的微微一笑,也許有一天也將如宮崎駿的龍貓王國,有無數的故事,隱藏在看不見的陽光縫隙裡,等著和我們相遇。
                                                     
3.   慢慢的

    有人聽我們說夢,真的是一場美得像夢的夢。我想起年輕時遇見的「春雨人文茶藝館」老闆蕭芙蓉,那時候的我,甚麼都沒有,光只滿腦子夢想。她為我租了層公寓,二十幾坪,都是書,成為我一個人的文字海洋,只要求我每個月為茶藝館立面書牆挑十本書,做主題書展,透過深入的導讀,讓泡茶的人都能愛上書,茶藝館角落,還有一個固定的「作家的書桌」,永遠留一盞燈,期盼我一抽出時間就在那固定的位置裡,寫小說,簡直就是「小說家標本」的真實演出。
             
不知道為什麼,看WeiLi作畫,就會浮起這些那些青春的騷動和對話。凝視她的畫作,確實也洋溢著雙重的翻轉,失衡的拉鋸,藏在灰暗和鮮豔中無邊無涯的摸索和靠近,就像這世間一個又一個不同生命故事的年輕畫者,傻傻地,不在乎世俗代價,光是沒日沒夜地畫,直到遇見一、兩個聽夢的人,有的人賣出一張畫足以活上一年,有的人從此被經紀人保護著,不再經現實風雨,只需要和自己的靈魂,反覆爭辯,直到找到安身立命的真實。
         
在陽光下鋪排著WeiLi的明信片,特喜歡一張黑白的〈磨菇小孩〉,也許是她正在彩繪的愛心磨菇的前身。磨菇是童話裡的庇護所,時間總是走得慢慢的,我們不需著急,等待著等待著,有一天就會成為另一個動人的故事。

上一篇:純情青春夢

小蟹子 2018-03-26 13:00:50

我們曾經都是----食夢貘。
沒有夢,怎麼活得下去?

Nara 2018-03-26 13:00:09

有的人,因為夢患得患失,也許是覺得不夠真實…。
也知道有的人會因這失落停在夢裡。
所以我想細細品味,細細跟生活互動,如同老師的文字品茗點出來所有的名詞,同時又如此的形容詞。喜歡老師的文字。讓我隱約的 能再看見 自己對文字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