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08 20:57:34小蟹子

出關行春


                       1.   年關

    高難度的「成語典故」冬令營,在團隊夥伴全力以赴的配合和支援中,開開心心收尾。營隊結束,孩子們回家後,我們一起整理感恩心情點播,善用最後的成語戳戳樂」,毓庭抽中鞠躬盡瘁」、秉慧抽中聞雞起舞」,真實呈現了他們的備課樣貌;羽豔的直搗黃龍」、廠長的藍田生玉」和佩娥的牝雞司晨」,充滿未來力量,希望展現出更多女性的溫柔,女性也要出頭天!我抽中雞犬相聞」,典型我最喜歡的「小國寡民」詩意烏托邦,棄絕文明,回歸上古,夥伴們堅強而壯大,難怪我對這次營隊印象最深刻的事,就是在結業前一天,竟然生出閒情看了場電影。

    大夥兒在台南鵝肉麵」猴年最後一次聚餐時,忍不住分享起冬令營印象最深刻的事。毓庭喜歡肥皂箱;羽豔最難忘為毓庭的摺紙劇場在群組裡徵求吸管,那一袋又一箱的吸管,像現代傳奇佩娥喜歡大家一起的感覺,一起準備,一起抽成語,謝謝這過去一年的「剛剛好」,希望新的雞年到來,自己可以聞雞而起享受晨光;秉慧變好笑了!前一天的音樂動物短片,關於羊的配音,在結業這天反覆發酵出:what do you want」「~~」這就是典故啊!

    營隊結束,春節屆近,第二天就是小年夜前一天,到新竹開完股東會,在「菜園」上海餐館聚餐,轉往「法芙嵐」法式烘焙開會、分享禮物,以及最棒的是,書瑋年年手繪的生肖紅包。也許所有的大事都做完了,開始不舒服,夜裡急忙看醫生,帶了一整週的水藥和藥粉,整夜折騰,說不出怎麼難受,就覺得全身都不舒服,直到清晨四點多隱約睡著,七點不到,就起身開始整理回家行李。

    小年夜回家後,禁茶、禁零食,還儘量禁聲;大年初一行春後,參加小姪孫兒的「收涎典禮」,玩「收涎收到乾,……」的吉祥語祝福接龍,提早回家,計畫好好睡一覺,沒想到,家裡出現更嚴重的病人,從除夕起就高燒不退。初二一早到藥房,吃了兩次退燒藥無效後,趕忙急診,照X光片,驗血、驗尿,確診A型流感,根據醫院標準,肺部有浸潤現象,應該住院,卻因為春節期間病房吃緊,打完點滴、退燒針和抗生素後,開了張轉診單,問題是,別家醫院還是沒有病房啊!

    只能回家調養。本來想專心養病的,竟成為專業照顧護理師,不但要小心隔離,還得保持好心情,提高免疫力,耐心伺候很難相處的病毒和細菌。醫生建議,五天份克流感吃完後再隔離兩天,我想著創作坊糾纏在反覆出入的大小孩子們,再「附贈」兩天,前後隔離了11天,這個年關,就這樣烙著難忘的「關禁閉」印記,靜靜過去了。

                                                          2.   
過關

     初六開工,為了減少人群接觸,取消固定的輕遊樂,和第一次在創作坊過年的佩娥,兩個人開工。想起團隊初成立的第一年也是雞年,百廢待興,剛考上大學的新鮮人小羽來「看家顧門」,讓我們Ikea、特力屋繼續打點創作坊所需的一切大小細件,小春送來一甕佛跳牆,就這樣清簡開張;時隔12年,小羽變身為創作坊的「英倫小特派」,取得博士學位,想在職場啟航之前,把創作坊收納在CV裡,剛好也在開工這天,問我們創作坊的英文名稱,除了face網址上的「DreamSector」,很少想過創作坊的英文名稱,創作坊法律顧問只能無奈地「即席創作」,提供英文商標登記 Chiu Fang Learning Center」。

    本來想讓英倫小特派自己想,後來又由毓庭發想,讓創作坊的主題歌和英文名稱都抓進同一個線頭,感覺很浪漫。毓庭為創作坊英文譯名辦了個「團隊公投」:

1. Lit.artland: wonderland發想,使用land所帶有的廣闊意象作為「坊」或「廠」的翻譯,Lit.是牛津字典上正式的文學簡寫,art包羅音樂、繪畫等領域。

2.Dreaming Plant: Plant是植物,也是工廠,呼應我們希望孩子像種子一樣發芽的渴望。dreaming不只是dream的現在進行式,其原來就帶有「有夢想的」之意,故採用現在分詞詞態。

    創作坊幾位夥伴都喜歡栽植小植物,Dreaming Plant像夢種子,接養作夢小樹,羽豔可以寫童話佩娥寫微小說書瑋畫夢小妖圖,秉慧散步在她的自然觀察,豐富新年度的新主題,找出真正的作夢植物。很自然地,我們選擇了Dreaming Plant----Chiu Fang Learning Center定調英譯。

    創作坊是個「夢工廠」。很喜歡執迷於降落與飛翔的David Wiesner,因為生日日期的重疊,常有人送我經典繪本1999629日》的明信片或小圖,真正出版於1999年的《7 Sector 》,透過現實得不得了的白雲工廠,帶著我們飛翔到超現實的領地,帶著點「私密而不能分享」的迷離幻境,所以,這個小小的玻璃宮殿,一直是我的「Dream Sector」。毓庭用dreaming取代dreamPlant取代Sector,我選擇放手,讓更年輕的世代為創作坊經營出更多的可能,同時也勾繪出一個由夢幻職務交纏庇護出來的柔軟夢工廠。

    201314日,大家都在流行愛你一生一世」當天,羽豔交代得午時開工,我們沒辦法到蓮座山為團隊夥伴點光明燈,遲至初九天帝生日又跑了一趟。這一年,拜天公也錯過了,終於過關啦!也只能整理發票和學生資料,送至大溪會計師事務所,開啟雞年的工作旅程。

                                                   3.   禪關

    接著又該去哪兒呢?曾經自比為一棵「屬馬的樹」、喜歡東奔西跑的Spring,不斷鬧嚷著:「我甚麼地方都想去,甚麼東西都想吃。我看,先吃牛排好了!」

    上網搜尋附近笠復威斯汀度假酒店」,電工維修,12點半以後就停電了,還是繞到熟悉的「大溪湖畔咖啡」。從遙遠的建築師親自經營的民宿時期開始,我習慣在這裡,傍著窗外大片的湖光山色,讀書、寫稿、改作文,人很少,一整座空山常只留給一、兩個人,陽光好像長著腳,一步一步,慢慢跨過窗緣,直到連鎖經營帶來了驚天耗地的人潮,去得少了,難得的「出關紀念日」,腦海裡還是浮起那一大片湖。

    還算是新春加價的熱門時段,人很多,我們「努力加餐飯」,迅速離開;轉往「湳仔溝古道」散步,車停在「玫瑰山谷」,玫瑰花映著陽光,活得像一篇又一篇小童話,童話小屋快被爬牆虎佔滿了,更添增「睡美人沉睡城堡」的無窮想像。

    沿著湳仔溝溪,一路沾染著春天的味道。看著大樹向陽面的葉子擁抱著陽光,迫不及待地換上新綠,嫩嫩的,如忍不住的春天,同一棵樹,背光另一面還是冷冷的深綠濃綠,更凸顯出陽光的腳印;整片火龍果園突浮著仙人掌般的小刺,沙漠的燥熱讓水濕的河岸搖映出清新的潤澤;整排高挺的黑甘蔗,圍成樹籬,長長亂亂的大片脈葉,像林投樹一樣,讓我們聯想起迎風吹起的一頭長髮,不同的是,「林投姐」鬼氣森森,想起「甘蔗姊」卻甜甜的,忍不住唇邊就開出一抹笑紋

    到大溪一定不會錯過的「儀式」,就是「天御」看花。

    小小的荷包花,像小精靈們跌落人間的小包包,這個裝著光澤、那個裝著馨芬,這個那個裝著「不堪盈手贈」的各種大自然魔法。買了小小盆的荷包花和細緻修長的水耕小盆,一路上,想著幻化萬千的《西遊記》開場:「試問禪關,參求無數,往往到頭虛老」,回到家,能夠把春天的嫩綠和鮮豔,一起放在小桌上,簡直就可以安心活到天荒地老。

上一篇:一夜茶言詞話

下一篇:遇見貓頭鷹

探春來 2017-02-16 02:04:32

照片拍得鮮活,
取鏡,如畫。
如春,如風,如花開水流,
輕風拂面,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