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2 15:47:43小蟹子

羽觴醉月浮生夢,豔會芳園序天倫


                 1.  羽翱天涯看山水,豔冠群芳留餘情

    2005年,創作坊成立團隊。小豔姊姊是當年第一個守穩創作坊的核心存在。

    2006年歲末,創作坊夜燈繁華,大家湊在一起讀詩寫春聯,為團隊夥伴們寫名字聯。曾經留下的名字,都如飛鴻四散,轉眼十年,留在我身邊的小豔,成為歲華瀝洗後最精緻的禮物。那時,寫了幅名字聯羽翱天涯看山水,豔冠群芳留餘情」配上橫幅:一笑百慮忘」,羽豔特意刻了個藏書章,把世界縮在小小的一方小印,盼事事一笑,日日無憂。

    這就是關於小豔姊姊的青春速寫。她總是笑臉迎人,無論生活或工作,習慣在烏雲裡發現陽光的金邊,很棒的人格特質!我喜歡她這樣牽牽纏纏地把餘情留給大家。

    在創作坊,我們用一支共用的蠟燭,然後在一個又一個生日中,書寫夥伴們的集體生活日記。秉慧在2016年歲末的信裡,用彥齊〈最美的一瞬〉開場:「像往常一樣提早到創作坊等待上課的我,和同學們在小圓桌寫作業時,櫃檯上擺了小蛋糕和咖啡,好像要辦生日派對似的;就在下一秒,所有的老師圍在一起唱歌,不但又唱又笑還很大聲,老師們放下了平常不苟言笑的神情,成了一群孩子。在這個瞬間,我理解到「美」不一定是外表或內心,有時候,放下平常的自己,就會不知不覺浮現出另一番風情!

    每一個加入團隊的人,無論原來過不過生日,總是在團體渲染中遍經生日祝歌,慢慢走過一段璀璨的記憶。創作坊第一個蛋糕故事,在創作坊團隊混亂的草創期,由羽豔揭幕。

    羽豔曾經聽我說起「橙品」餐廳的創業故事,兩個小夫妻種一個顆小小的夢的種子,特別喜歡吃他們店裡的奶酪。一向體貼的羽豔,央請他們做一籃漂亮的芒果奶酪,在熬夜工作的生日深夜,送到創作坊,我開了門,遲疑地問:「送錯了吧?」

    正在打電話處理庶務的羽豔,一手拿電話,另一手焦急地揮了又揮,那是她精心設計的時間點,在我們最疲累的時候,來一場絕美的「Coffee Break」。她是個極為體貼的人,因為溫暖,所以總可以預見各種最美的一瞬,說她豔冠群芳,叫她「教室女王」,很少人可以找到理由反對。

    後來,羽豔轉任老師,沒有出現「女王的教室」,只有溫柔呵護和殷切叮嚀。我們一直相信,每一個孩子都會像到老師,所以,我們習慣推薦家長,讓孩子們在選課或補課時,周遊列國」,領略每一個老師不同的風景。

    如果一個孩子,可以像到羽豔老師,最強烈的特質應該就是體貼吧?                     2.  羽衣彩舞甘暗色,豔玉溫香守静池

    2014年,羽豔生日前一天,學習工作玩樂聯盟出動電影任務《怒火特攻隊》看,在築地聚餐,在「森咖啡」交換心得,燃燒著愛和堅持的熱血出。

    2015年,在「藝采畫室畫畫,簽下12.2的日期時,愣了會,這日期好熟悉,和羽豔相處十年,慢慢地,有一些日子都沉澱在記憶裡成為習慣,比如說,有很多年的這一天,我們都會繞在山涯水湄,找個好餐廳一起吃個飯。這時,想要為羽豔留下生命印記,央請許老師沿著我的簽名,拉出一根小樹枝,畫一隻小燕子,讓羽豔在畫面上,凝靜的,一生佇足。

    這一天的創作坊,難得由毓庭操辦生日宴,在主辦過金庸宴獲武俠大師題寫招牌字的「糖朝」外帶四菜一湯,為羽豔備生日宴;羽宴招待大家分享「D2」蛋糕,同時也準備了「哲理詩選」摸彩。我抽到「我有明珠一顆」,創作坊這顆明珠裡,像俄羅斯娃娃套疊,每一位夥伴都是明珠,每一個老師又引領出大小小的孩子,化為一盤又一盤明珠;抽到「天光雲影共徘徊」的毓庭說:「生命遇合如天光雲影,最喜歡和創作坊夥伴們共徘徊。」;同樣抽到「夏有涼風冬有雪」的麗雲覺得好冷;壽星卻覺得每一天都是禮物;一起抽到「半畝方糖一鑑開」的小婷笑說宛如「蛋糕頌」;秉慧說得最美:「人生千迴萬折,直到跨進創作坊,總算匯進了『對的池塘』。」

    想起曾經愛玩、尋開心的小豔子,守在這個「對的池塘」,竟然超過十年了。仿如想飛的燕子,褪下彩衣,鍛鑄在小小的土缸裡,用所有的繁華舊夢,守護著孩子們的千萬種可能。青春時候的羽豔,「羽翱天涯看山水,豔冠群芳留餘情」時,何等輝煌璀璨;十年後,當小豔央告「用這幅畫,為我寫一副新對聯」時,我想起羽衣彩舞甘暗色,豔玉溫香守静池。

   和她的年度推薦書對照,從《等一個人咖啡》到旁徵博引成60分鐘深刻議題的繪本《北緯36度線》,這個一直陪著我的「萬能小助理」,真的長大了。                    3.  羽觴醉月浮生夢,豔會芳園序天倫

    2016年,羽豔的人生,面臨更大的變化。每個人的人生都如一灣河流,曾驚在創作坊這個小水池守護十年暗色静池的羽豔,在師友幾次邀約、同時也在創作坊夥伴們的無限祝福中,轉了個小彎,從2017年春季班開始,卸下課務,重回故鄉南方澳,專心為心愛的故土寫地方誌,這又是另一段美麗的人文故事了。

    我想起李白的〈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況陽春加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花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詠,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我們曾經並肩在創作坊書寫了一個又一個美麗的篇章,像在大地客棧為百代過客風情抹出幾線異色,這飄浮不定的如夢人生,最好的最美的,我們都一起經歷過了,即使不能再一起往前走,相互惦念時,就能看到,更獨特的風景。

    這年最後一個蛋糕故事,又由羽豔寫下了美麗的句點。她找了很多蛋糕店,直到遇見願意為她特製獨一無二口味的「巴巴露烘焙屋」,濃濃的抹茶,甜甜的紅豆,巧克力蛋糕體,用抹茶粉繪製出如夢如煙的霧面,遺下一片芬馥濃郁的巧克力葉,如羽豔般真摯濃烈的存在,忍不住為羽豔再寫一幅名字聯:「羽觴醉月浮生夢,豔會芳園序天倫。

    這些年,她總是耗盡心思,為大家準備最特別的飲饌驚喜,如羽觴醉月,讓我們在平凡日常中,擁有各種狂歡。Sars和新流感最嚴重的高峰,創作坊幾乎停擺,大家都笑說,轉型來開「送禮公司」,由羽豔當總策劃。我們在創作坊經歷過的點點滴滴,如豔會芳園,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我們仍然記得,曾經一起飛過。

    羽豔這一隻甜蜜體貼的小燕子,轉一個彎,回到南方澳,我相信會有另外一群人和豔會芳園,

更美好的是,這一次的歡會,加入了家人的殷殷期盼和童年師友的全力歡迎和等待。

    關於小燕子的飛翔,最幸福的就是,永遠有一個窩,等著她回家。

    這年羽豔生日,創作坊所有的團隊,這樣真切的向小燕子喊話在中壢,她也永遠有一個家。學習工作玩樂聯盟等著她,期初營歡迎她,文學營隊想念她,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