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級超懂買,五倍券翻倍花 贊助
2016-05-23 14:55:08小蟹子

天涯的顏色


                                                             
1. 不知所以然的摸索

        這些年,中國的經濟發展和貧富差距,以驚人的數倍差距突浮於全球經濟社會地圖上。有一些中國旅客到了台灣,會覺得「台灣很落後,但是人情味很濃厚。」;有一些創作者會重新詮釋像《隋亂》那樣紛雜的歷史回溯,對中國都城和偏鄉的差異,總結成無論天下如何問鼎、逐鹿,我們不過都是「鼎中的鹿」;更有一些不一定是專業畫者,透過天涯行走的小確幸,出版了些像《素描小時光》、《幸福手繪》、《暖暖的素描》……這類小書,在節奏快速又高壓混亂的現實生活中,透過簡單的一盒鉛筆,為生活搭蓋出一個小小的美好安穩。

        剛開始畫畫時,還不懂這樣的小角落,可以烘焙出甚麼溫度?第一個學期,傻傻地跟著幾何描摹練習線條、光影、漸層,為大哥畫了一幅老照片以後,忽然就「回不去」了,不想再老老實實練筆,畫了四幅花和樹,擺盪在「不知所以然」的自戀和懊惱間,學期落幕了。


                   2. 當你一笑,世界也就笑了

    第二個學期,從簡化一張凌亂的白荷,開始寄路天涯行腳。透過雪白的花瓣,慢慢捕捉著花和影的細節,感受大片花瓣和小碎花叢的視覺差異,在機械化的線條裡,慢慢注入感情。

    穿走在南庄林立的民宿咖啡屋哩,在「橄欖樹咖啡民宿」,遇見一張可愛的笑臉,彷彿聽見多肉植物的碎碎念:「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席慕蓉遙遠的《七里香》,透過照片,暖暖的傳遞著青春的芬馥,第一次,在畫室裡為花花草草配上「戲劇舞台」,仿如創作坊的承傳精神:「當你流淚,世界就跟著哭泣;當你一笑,世界也就笑了……


                   3. 美麗和眼淚

    開始對流動的旅程,多了點從前不曾有過的「小角落的眷戀」。小鏡頭的特寫,成為一種和鉛筆對話的「新興載體」。這張大理花的大特寫,遙想起李白的「一枝紅豔露凝香」,特別喜歡花瓣上的水滴,盈盈含情,仿如微型極短篇小小說。

    因為駐留,漂流才有了意義;因為沙漠的煎熬,才有了一口井的甜美嚮往;因為一隻狐狸的悵惘,凋零的玫瑰才有了存在的重量。美麗和眼淚總是這樣靠晉,因為千萬魂魄千江千水生生世世的譽與毀、得與失、苦和樂……,生命的累積,才有了不能複製的祝福。


                   4. 幸福手繪小時光

    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踏進畫室,預想的課程主題是畫水珠」。老師說:「比你想像的還要更容易。」

    原來,就是縮小版的「圓球體」畫法,加上對於光影的處理,就可以變身成魔法師,自由裁剪著水的流動和反射。水滴的畫法,成為華美的記憶。

    連續三年的感恩節,從2013年,麗雲辦了紀錄片秋香》電影欣賞會;2014年,賜珍接棒辦「收成一段黃金歲月」布拉姆斯音樂會;然後,剛剛愛上「畫花」的我,在2015年邀約賜珍和麗雲,到滿屋子大片花牆的「福容」三峽店,為兩位夥伴留影,襯出感恩畫會的花容,而後在「襪子咖啡」對滿屋子的貓狗壁貼畫素描,和麗雲分享畫水滴的絕竅,讓貓咪流淚;送賜珍一盒素描筆,光聽聽如何處理光影,她就大膽「上路」,展開「暖暖畫素描」的幸福手繪小時光,開始紀錄心愛的雪納瑞。


                   5. 我在生命轉彎的地方

    2015年尾牙,創作坊團隊在「荷塘居」年度書報告後,一向嚴格治軍的廠長,給了個超浪漫的柔軟指令:「陽光這麼美,大家趁這時候多拍幾張照片吧!」

    不過,夥伴們還沒有掙脫剛演講完的壓力和虛脫,加上身上、手上的背包、行李沉沉壓著,沒人跟進,反而很有默契地往停車場方向走去,先放下沈重的行李再說吧!只有我戀戀徘徊在停車場附近,拍了張〈木板上的蔓生花〉,想起陳克華的詩〈我在生命轉彎的地方〉:

我在十字路口停下來,等你

希望你會跟上來,詢問

我再小聲告訴你

這裡是我生命轉彎的地方


                     6. 暖暖的角落

    在畫室裡,耐性處理著深深淺淺的木紋,陽光斑斕,忽然這樣深刻的感受,生命是一份又一份美好的禮物。深深淺淺的素描鉛筆,就是一種專事「特寫」的歲月日記,這些、那些輕易被我們遺忘的人物、故事和場景,安安靜靜的,交織出一個暖暖的角落。

    宛如結界,無從撼動。只留下了一朵小花一抹陽光一點點新綠生機一些些斑駁舊事一段又一段生命中的曾經……

    我想起為了儲備新竹教室法拍遷居的各種不確定支出,我們曾經從2008年中到2011年底,借居在廠長的弟弟家。那是一段聽起來非常慘澹,回想起來卻十分幸福」的獨立時光,不設室內電話,沒有來往紛雜的人際酬酢。我喜歡陽光、喜歡閱讀、喜歡瑪格麗特,廠長的弟弟在我最常逗留的和室陽光書屋,沿著大片落地窗,種了一整片瑪格麗特;我們喜歡看電影,豪宅主人重整舒適的視聽室,一大早,我埋在窗邊看小說、聽音樂,只要有時間,中午過後直到深夜的大螢幕電影,成為濃烈的記憶;還有花期漫長、極為絢爛的那一整片從屋子裡延伸出來的九重葛花廊。


                   7. 凝視幸福

    九重葛總是美麗得很久很久,像亂世崩裂中一則永恆的喜訊。素樸的樹叢,因為莖上木質化的硬刺,成為早期台灣田園間熟悉的防盜綠籬,叫做「刺仔花」,只有在盛開時,花繁色艷,才能領略九重葛的花語是「熱情」,盛開如火焰。

    纖巧的薄薄花苞,如紙片,英國人的「Paper Flower」仿如一頁速寫。這三片色彩鮮豔的苞葉,其實是為了吸引昆蟲授粉的偽裝葉子,叫做苞片或苞葉,被稱為「葉子花」,也被稱為「三角花」;真正的花朵,藏在苞片裡面,被稱為「花中花」。

    一如幸福,層層包裹。我們是不是也常常這樣,因為外在的眩惑而錯過?


                   8. 記憶的迴旋

    一直很喜歡素描裡的無色世界,第一次覺得微微有小遺憾,大概就是在紙面裡,無法表現出迎著陽光時九重葛的鮮嫩粉色。細心描繪著苞葉上的細胞組織,仿如「蟻人」,縮在微世界裡辛苦奮鬥,一點一點,一列一列,一層一層,敷設著「不滿意、勉強可以接受」的瓣面。

    想起剛獨立25年的愛沙尼亞,多年來,跋涉在「我是誰?」的泥淖裡,舉步維艱。

    喜歡2015年入圍奧斯卡與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的《橘子收成時》(Tangerines),對長期身分曖昧的戰爭沒有控訴,凝視收納陽光的金橘,忠於選擇,付出所有;喜歡2016年入圍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的《擊劍手》(Miekkailija),在戰爭的分裂與掠奪中,不能自由選擇的身份,成為原罪,直到逃無可逃,選擇安安靜靜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沒有了自己,卻種植出卓然怒長的蓬勃希望。

    旋轉照片中的花瓣仰首迎接陽光的角度,慢慢畫成成熟與豐收。一如台灣,無論環境如何艱難,我們不只要向著陽光走去,更想像著多年後我們的孩子,如何在 形如搖籃的華麗島上, 正視著傲骨祖先們的腳步,擁抱著我們的 稻草榕樹 香蕉玉蘭花……

上一篇:雪白的花瓣

下一篇:人情的芬馥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6-05-24 11:41:39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新聞台Blog小天使 2016-05-24 11:00:59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圖片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熱門圖片,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熱門圖片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圖片,加油!

吳毓庭 2016-05-24 00:56:07

哈哈,〈天涯的顏色〉一筆揮就暖心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