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總說重複的話?8周有感反應快 贊助
2021-04-15 03:20:36黃曦儀

棋局

我不追逐女人。追逐夢想,一波波目標與染滿的熠光。

我不花時間在預知破碎的夢中,強烈的綻放,清醒與抽離。

極致,迅雷,風過,強烈地愛。曾經,強烈融入。曾經,一呼一吸,分分秒秒。強烈,強烈和強烈。

僅有我痛苦而美麗的靈魂,領着理性與生命目標,同樣強烈的目標之光,

帶我跨出,跨出,跨出我因你自建的囚龕。

割去控制我天地的絕愛,一點一滴成川成海的妄,自盡於虛空浪幻憶想界。腥膻的唇,脆弱的心,分崩的靈,閤上,禁入。

你以為是偏愛,實然是習慣。幻象是你一廂情願遠觀的迷霧。

究竟是自己蕭殺的影子與形而上的盼望,寒冷的風刺入靈魂,痛不足以形容整個震盪。

 

你痛心自己還是痛心誰?路途巔疲的現實世界,弱小和強大對歭,心魔與無相融,毒性氤氳,浮屠刺眼。

我不要你燒成虛空撲滿毀,不過是幼稚犯傻塵述。過去的燃火熠熠在目,你可以寫盡給她的情詩,卻愛不了你自己。

愛你的只能是你自己。秋冬善良,哲人流川從容的行止,這是渡你的船,殘酷不只源於人性中的貪婪。

我希望她幸福,安穩,健康,如獸如孩地上。你愛她,愛自己。船過無痕,流光依舊,再會痴人笑,將相澟烈,紅顏夢中。

供需不過如此,追逐不過如此,愛慾不過如此,人性不過如此。

一次次面對的,衡量的只是選擇,只是自己跟未來自己的博奕,只是棋局一樣的交替。

乾與坤,得與失,人生也不過如此,不過是埸奔忙的夢。我說,我愛她。

2021.02.01

《重重》之四

上一篇:江湖

下一篇:遇見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