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到「冰軌」 贊助
2020-01-13 04:47:11黃曦儀

幸福是生活的味道

  

 

12月某天很冷,晚飯後灰灰看我穿上她的睡袍,臉和手腳仍冰冰的,抱着我說自己是小暖爐。

睡時我裹自己在棉被中,灰灰拿暖風筒把熱風吹進棉被裡,一邊問我有沒有和暖些?

看Pearl後回台灣,taxi開往新店的夜裡,周圍黑色一片。我想到她,在台北和澳門約了我幾次沒有赴會。

那黑夜中的飛馳,住三鄉時經常夜間打車回去,旅行後坐機車穿過森林香氣的公路。我這般大膽剛烈的女子,如今有了伴,對她的在意息靜在不言中。

下車時灰灰已在路邊等,冰箱備了我喜歡的柳丁汁和哈蜜瓜,整個家打掃乾淨,我給灰灰戴上澳門買的足金戒指,撒開滿桌她喜歡吃的伴手禮。

一個生活的伴侶,被愛之於愛滋養的相愛、深愛、友誼、親情、責任、承諾。陪伴我的人,我偶然想起的人,使生命璀燦完滿。

幸福不是來自收集的新,而是珍惜半杯子有。即使她的強烈性如一杯白酒,不喝而自醉。

人生第一次買足金對戒給另一半,給女人的珠寶最重要是保值,能救急,自己不在她身邊時,可以支援對方。

戰爭時逃難只能靠足金,失業時足金可以抵押付房貸,家人重病籌不出醫療費是變賣足金的時候。

2020年第一天帶灰灰吃港點,她很喜歡港點,初遊澳門時在葡京四五六吃了6籠,念念不忘。

灰灰很信任我,出門時仍不知道目的地。走到善導寺站時,才疑惑我們去阜杭豆漿還是哪裡?在台北找好吃港點不容易,辰園一頓表達了我的愛。

2020.01.08

台北旅居之三十九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