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做起來!必看雙11省錢秘訣 贊助
2021-10-04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前傳 6.靈泉之前,百年的孤寂

前傳 6.靈泉之前,百年的孤寂

作者: 冷擎

****

明白了因果,劉銘傳黯然。

 

兵不厭詐,戰場上本來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這沒甚麼好說的。

 

鬼王想要報仇,一人做事一人當,來找我便是了!

 

「大師,是否今晚鬼王來的時候,弟子當面跟他講明白,他只要衝著我來就是了,不要傷及無辜?」劉銘傳拱手恭敬問道。

 

 

老和尚搖搖頭:「可能沒辦法就這樣善罷甘休…」

「死後會陰魂不散,不外乎活著的時候,貪、嗔、癡太重,以至於死後仍抱著貪念,嗔念,癡念不放。這怨念在死後沒有消散,反而會加倍不停執著下去,所以是沒辦法簡單用對談的方法就解決的…」

「鬼王要的不只你死,甚至要在你死掉之後吃掉你的靈魂,讓你永世不得超生,他才願意善罷甘休!」

 

「那…弟子該怎麼辦呢?」如果真是這樣,劉銘傳有點害怕了。

 

「既然老衲是為了這件事情而來,劉大人也慷慨答應了老衲的請求,那麼老衲當然要讓這件事情圓滿解決啊!」

「劉大人就先稍安勿躁吧?老衲該念經了…」

說完,老和尚自顧自念經去了。劉銘傳跟鄉紳們也只能垂手在一旁等待,深怕離老和尚太遠,不小心被鬼王抓走就慘了。

 

 

也才亥時,四面傳來大呼小叫的怪聲,有些像是吆喝,有些聽起來像是哀號,也有些聽起來像是亂敲亂打甚麼兵器。很快地,西門前的荒地上破土爬出了無數的鬼兵,聲勢浩大卻又毫無秩序地向西城們走過來。鬼兵們吵雜著,有些一言不發就開始拆城牆,也有些互相打來打去,更有拆到一半被大石頭壓著動不了,不停掙扎的。

 

這一幕看得劉銘傳與台北士紳們目瞪口呆,遇見一個鬼兵就夠嚇人的了,現在滿山遍野都是鬼兵!

 

更麻煩的是,老和尚還是自顧自念經,而這些鬼兵根本不理會老和尚,轉眼間,城牆一角就被拆下來,開始往淡水河方向抬過去。

 

劉銘傳心裡面著急,正想要開口叫醒老和尚,卻突然看到鬼兵們四散奔逃,遠方走來一個青面獠牙的鬼王,身高跟城牆一般高,手上拿著兩柄巨斧,背上揹著三把長槍…從外貌也可以認出來這就是任化邦!

 

尤其他手上招牌的兩柄巨斧,此刻更是發出寒光,陰森之氣逼得鄉紳們嚇到不停唸著佛號縮成一團。

 

 

應該是感受到鬼王出現的氣場,老和尚睜開眼睛,也沒多說甚麼,領著劉銘傳與鄉紳們,走到西門內側找了一塊地,看起來也就是隨意選擇一個地點。老和尚將手上的禪杖往地下一插,也沒插多深,應該就半吋吧?當他拔起禪杖時,一股雪白色的輕煙從這個小洞渤渤流出。

 

怎麼形容呢?就像是表演的舞台上緩緩噴出乾冰煙霧那樣子,流出來的白色輕煙順著地表漂浮著。

 

 

老和尚的弟子,不知何時也盤坐在泉眼附近,大約距離十幾公尺吧?

 

從這靈泉流出來的白色煙霧,並沒有飄很遠,也就是一丈距離,輕煙就消失不見。老和尚滿意地欣賞了一下渤渤流出輕煙的靈泉,又領著劉銘傳與士紳們走了十來丈,遠遠看著。

 

 

正在城牆邊胡搞瞎搞的鬼兵們,有一部分看起來像是聞到了很香很香的食物味道,放下了手上拆城牆的活兒,開始走向靈泉。當鬼兵們接觸到靈泉的時候,那表情好像是很舒服很放鬆,又好像是很美味很享受,很快地就變透明,全身聚攏成一小個光點,像是營火燃燒時,噴濺出來的火星那樣小小的星點,向上飄升之後,消失無蹤。

 

「大師,您這是將鬼兵們超度嗎?」劉銘傳驚訝地問道。

 

「是的,這靈泉乃是山川大地靈秀之氣,散發出來之後,將會涵養一方水土。」有越來越多的鬼兵向靈泉聚攏而來,老和尚又說:「這些孤魂野鬼,受了靈泉的靈氣,化解了內心的貪嗔癡,願意進入六道輪迴的,就進入輪迴。」

「想要繼續在世間飄盪的就繼續飄盪,一切隨緣。」

 

剛才出現的鬼王,本來是抓著鬼兵塞進自己嘴巴裡面當食物吃著,逐漸他也發現,大批的鬼兵不拆城牆了,都往靈泉方向去,而且碰觸到靈泉的鬼兵,十之八九化成火星消失無蹤。

 

這怎麼得了?!

 

「是誰在壞本王好事?!」鬼王大喝一聲,站起來四處查看,全身冒出了青綠色的毒霧。很快地,他就發現了老和尚與劉銘傳一行人!

 

「哈哈哈!劉銘傳你膽子果然夠大,地獄無門你偏要闖!」鬼王獰笑著:「你找來這救兵雖然看起來不怎樣,但這口靈泉特別邪門…要是繼續放任你們這口古怪的靈泉不管,本王手下的鬼兵只怕都被你們給超渡光了!」

 

「碰!」沒有任何徵兆與警告,鬼王突然一抬手,一柄巨斧凌空飛出,不偏不倚就砸在靈泉的泉眼上,把渤渤流出的輕煙給堵住了。

 

「本王之前沒有直接對你動手,是不想驚動天族神兵,所以才想用借刀殺人的計策讓你身敗名裂…但這四周的鬼兵,都是當年死在你手下的弟兄們,現在要是不當著大家的面把你處死,只怕弟兄們不服啊!」

 

「任化邦!你活著的時候是個禍害,死了之後不思悔改,竟然出這種毒計要台北府的百姓陪葬,實在是天理不容!」劉銘傳也豁出去了,遠遠對著高大的鬼王破口大罵。

 

「哈哈哈!囉嗦甚麼?」鬼王突然從背上抽了一把長槍,瞬間出手,長槍夾著綠色的毒霧,直奔劉銘傳面門飛刺過來:「現在我就殺了你,讓弟兄們把你的魂魄給吃了!」

 

距離雖遠,但這長槍瞬間就扎進了劉銘傳眉心!

 

唔!又是誰來礙事?

可是鬼王的反應並不是報仇之後的得意神色,反而是既驚訝又憤怒,右手一招,堵住靈泉泉眼的巨斧瞬間又回到他手上。

 

「你是誰?看起來有兩下子…但這是本王跟劉銘傳的私人恩怨,你無緣無故插手,別怪本王無情,連你一起砍了!」

 

原來,就在長槍刺到劉銘傳眉心之際,老和尚的弟子光天突然瞬間來到他旁邊,一手抓住了長槍,另一手將嚇得腿軟的劉銘傳扶住。不明究理的鄉紳們,差點以為劉銘傳就這樣被鬼王一槍插死了。

光天放下了劉銘傳,緩步走向鬼王。

 

「我是靈泉看守人,三界之內,都叫我『光天』。」

光天面無表情,眼神眉宇間卻流露出無限的悲傷。他用上法力,手上抓著的長槍很快被紅色的火焰包圍,燃燒殆盡。

「確實我不想過問你跟劉大人之間的私人恩怨…但是,我身為靈泉看守人,以你剛才破壞靈泉的舉動,依我的職責,必須對你實施天族的『滅度』之刑!」

 

 

鬼王聽了有點忍俊不住,哈哈大笑道:「我有沒有聽錯?」

「你可知我是阿修羅嗎?」

「憑你也想與我為敵?!」

他猛地吸了一大口氣,周圍幾百個鬼兵即刻被他吞噬入腹,然後他輪起雙斧,身上綠色的毒霧狂烈噴發:「鬼王魔斧絕招!」

「散殃飛鐮!」

不知何時,他手上的一對巨斧像是高速旋轉的螺旋槳那樣,一左一右向光天飛過來,這對巨斧看起來像是兩把鋒利飛舞的鐮刀,一把砍向光天的脖子,另一把砍向他的腰際,無論任何一處中招,必死無疑。

 

 

「既然你不服,我也只能奉陪…」光天沒有理會向他要害飛舞過來的飛鐮巨斧,淡然念咒:「山川,大地,海洋…以我光天大定阿修羅之名,召喚帝釋天滅度神器…」

咒語的餘音隱約還在空中飄盪,巨斧已經將光天的身體砍成了三段!

 

「鬼王槍絕招-狼牙疾風刺!」鬼王更不等光天被砍成三段的身體落下,抽出背上的長槍,持槍在手,迅速欺近光天,槍尖有如火星點點,當場將光天的身體挑成碎片!

 

 

「好了!礙事的傢伙解決了…」鬼王將長槍插在地上,伸手接回了空中飛舞的巨斧:「劉銘傳,你受死吧!」

 

鄉紳們這下子紛紛跌坐在地上,只有劉銘傳鼓足了勇氣站直。鬼王接下來只怕把大家殺光,吃掉靈魂吧?

死也要死得壯烈!

 

「慢著!」背後傳來一個青年微微有點稚嫩的聲音:「你的對手是我!」

 

鬼王轉身回頭,一個全身散發微微金光的青年,手上拿著一柄有著長柄的雙刃斧,斧端還帶著一個槍尖。

 

「你又是誰?看你這氣場,想來應該是天族的兵器使吧?」鬼王輕蔑地打量了青年一下:「兵器使也只不過是拿著兵器站好看的!」

「你要敢插手,我連你一起吃掉!」

 

 

「大膽狂徒,我乃是帝釋天滅度神器『俱羅斧』!」青年面無表情地將長柄斧拿起來,雙手捧著,像是等待主人取用的姿勢。

「『俱羅斧』滅渡絕練總共九式,已經下載完畢!」

 

俱羅斧兵器使的身旁,逐漸燃起了火光,熊熊烈焰之下,剛剛被殺掉的光天卻又現身!他舉重若輕地從兵器使手中接過了俱羅斧,瞥了一眼鬼王:「看來前輩是想叫我教教你,斧頭該是怎樣用的?」

「我給你時間準備吧?用你最強的防禦,看看能接住我幾招?」

 

 

鬼王這次沒有狂笑了,兩個連續技攻擊之下,光天看起來毫髮未損,這可是自己從來沒遇見過的強大對手!!

 

「鬼王魔斧絕招-萬仞鋼牆!」

不,這樣可能還不夠!

鬼王再度施加更強的防禦:「鬼王槍絕招-血蝟結盾!」

 

此刻,鬼王巨斧的斧面突然變厚變大,像兩個厚達數尺的鋼鐵屏風,外部則是鬼王槍幻化而成的,像是刺蝟那樣長滿長刺,攻守兼備的拒馬。

 

這樣如何?

只要擋下他一招,鬼王暗地裡盤算著,馬上就能再用大絕招反擊。

這一次絕對讓你魂飛魄散!

 

不用從第一式開始,隨便挑一招乾淨俐落的吧?

「俱羅斧滅度絕練第三式-俱羅蓮華!」

話音未落,光天像是施展分身術,圍繞著鬼王的防禦,一下子幻化出七七四十九個分身!

不,應該不是分身,而是他身形動作太快,以至於劉銘傳以及鄉紳們有了視覺暫留,以為是他的分身。

 

「諸行無常、諸法無我…」

七七四十九把俱羅斧從四面八方簡單直接地劈在鬼王堅硬無比的防禦上,留下了四十九道隱隱發出金光的斧痕。

 

攻擊結束,回到原位的光天,只是淡淡說了最後一句:「涅槃寂靜!」

 

「額?你這樣就算是攻擊結束?」

「所以呢?本王還以為是甚麼厲害的大招呢?」鬼王開始狂笑:「哈哈哈!剛才曾經有那麼一瞬間令我感到害怕,本王承認光天你是個還算可以的對手!」

「那麼,現在該我出招了!」

 

光天沒說甚麼,只是轉身走回到兵器使身邊,將俱羅斧交回到兵器使手上。

 

 

「你這是臨陣想要逃走嗎?」對於光天交還兵器的行為,鬼王萬分不解?

 

光天停下腳步,轉過身,淡淡地說:「你已經被我滅度了,何來逃走這回事呢?」

 

「被滅度了?」

此刻,鬼王才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已經昇華成為無數金色的光點…

 

「唔…不可能!」他用力吸氣,將周圍甚至遠處的鬼兵吸收化為自己的身體,但這速度遠不如身體昇華的速度。

 

「我恨啊!!!」

 

鬼王以及他堅強的鬼斧,鬼槍防禦,像是蓮花開花那樣,裂開成為四十九片花瓣,片片花瓣都閃耀著金色光芒。

「我恨!!!」,慘叫聲中,鬼王已經被金色光芒包圍,化成點點火星,消失無蹤。

 

被帝釋天神器滅度的靈體,將會回到六道輪迴,鬼王當然也不例外。

 

鬼王既然死了,其餘的鬼兵有些四散逃走,有些則是繼續走向靈泉,化為火星進入輪迴。

 

終於,本來遮住月光的烏雲開始散去。

 

老和尚此刻剛好念經結束,他走到光天身邊,微微笑著,半晌,他說道:「老衲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

「這一方水土,就有勞你守護了…」

 

光天躬身行禮,老和尚越走越遠,終於在月光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劉銘傳與鄉紳們,則是目送老和尚離開,今晚的經歷太超乎想像了,眾人也不知道該說些甚麼。但是很奇怪的,隔天早上,這事情只有劉銘傳一個人記得,其餘的鄉紳們,都說昨晚睡了一個好覺,可是對於西門發生的事情,半點印象也沒有。

 

此後,對於光天而言,就是漫長的等待。

 

直到台北府變成了現代化的都市,他也還在等待,等待著再見到烏林答的幽魂。

 

他深深相信,烏林答的幽魂會從三界中聽說源遠流傳的西門町靈泉,而來到這裡藉著靈泉修補受損的微小靈體…

 

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相見了!

 

可是,烏林答始終沒有來過…

雖然他也問過孤魂野鬼們,是否曾經見過烏林答呢?

來過靈泉的孤魂野鬼很多,儘管他不死心地追問,可是依然沒有烏林答的下落…

 

他仍然傻傻地不死心,鍥而不捨日夜盼望著。

 

就這樣子時光飛逝,一百多年又過去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