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歡的台灣味是哪一款? 贊助
2021-10-11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前傳 7.借屍還魂

前傳 7.借屍還魂

作者: 冷擎

嚇!!

夜半時分,李乾德突然驚醒,他想要起身坐起來,沒想才稍稍仰起頭,就撞到了冰冷的鐵櫃。

此時,他開始覺得有點冷,只是不明白自己在哪裡?

稍微動動手腳,他發現自己正在一個狹小黑暗的空間裡面!

 

是誰把我關在這裡?

不,不對,我想起來了,這不是我本來的身體!

這是我搶來的身體,剛剛那個青年的魂魄不知道自己該回到自已的肉體裡面,所以我趁機會搶過來把這身體占為己有…

 

所以,我終於活過來了!

我終於重新回到陽世了!

 

「快放我出去!!」他用力踢著,敲打著停屍間的冰櫃,碰碰碰地發出了巨大的聲音:「這邊好冷啊!」

 

聽到聲音趕過來的醫院警衛們,個個嚇得臉色發白顫抖著,沒有人敢上去打開停屍間的冰櫃,尤其是裡面傳來敲打聲,呼救聲的冰櫃。

 

這就是屍變!死人復活了!

 

最後,值班的醫生與護士們趕過來,打開了冰櫃,把李乾德救出來。

 

從此,李乾德就以這個青年的名字「韓雲波」,過起了借屍還魂的全新生活。

 

韓雲波是因為熬夜玩遊戲猝死的,因為猝死,靈魂不知道自己死了,只能是徬徨不知所措,這就給了處心積慮想活過來的李乾德一個機會!

 

李乾德趕走韓雲波遊蕩的靈魂並佔用了他的身體,重新回到陽間,但並不知道韓雲波的一切,就只能裝瘋賣傻。家人覺得只要人活過來就好,腦子燒壞了也沒辦法,也就放任他去。

 

很快地,借屍還魂的李乾德就以韓雲波的名字,離開家消失無蹤,好幾年沒跟家裡人聯絡。

 

當他再度出現的時候,家裡面人驚訝地發現,他已經成家立業了,有了老婆與小孩,而且是家財萬貫的富翁。

他說他是做古董買買發家致富的。

 

這段時間他去了哪裡,做了甚麼也沒人敢問。反正親戚們都拿到大把鈔票,過上好日子,也都覺得韓雲波這個人還算是懂得報恩,雖然不近人情,但有錢就好。

 

雖然一切都很圓滿,可是韓雲波長期以來一直做惡夢。

 

並不是夢見真正的韓雲波來討要這個身體,而是夢見黑暗裏面有一個呻吟,這呻吟有一種魔性,除了讓人不寒而慄之外,還透著一種殘忍與對蒼生的鄙視。

陰間地獄也常常有不知名的呻吟,李乾德去過地獄,雖然心裡面梗著,但也仍然不至於影響生活。

 

然而,最近一陣子,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清楚!

更可怕的是,這聲音開始不停地叫著他那個不為人知的名字-李乾德。

驚醒過來的李乾德,越來越無法集中精神,越來越覺得疑神疑鬼。

 

「你是誰?」

「為什麼出現在我夢裡?」

 

幾次相同惡夢之後,韓雲波,其實應該稱為李乾德,開始試圖跟噩夢中的這個陌生的聲音對話:「你想要甚麼?」

 

終於,這個邪惡的聲音回答了他的問題:「朕還差幾十條靈魂就能修練完成,離開這個『七殺碑』…」

「照朕的指示,把『七殺碑』放到朕指定的地方…」

自稱「朕」?

這是哪一個皇帝?

李乾德搜遍自己的記憶,自己伺候過的那個皇帝不是這聲音。

應該是假冒的吧?

 

「憑什麼我要聽你的?」

「你到底是甚麼人?為什麼要找上我?」

 

「嘿嘿嘿…朕知道你是借屍還魂…這違反了天條…如果被天族知道,只怕你馬上就要遭到滅度之刑,落入六道輪迴之中…」

「照朕的話去做,否則,你會失去你現在擁有的一切…」

 

驚醒之後的李乾德一身冷汗!

 

他真的很珍惜現在有的這一切,兒子韓豪傑已經長大,正準備要接班自己的古董公司,妻子也很賢慧,總是把家裡打理好好的。

重要的是,自己並不想死…

 

他死過一次,那已經是四百年前的事情了。

靈魂飄蕩了四百年,才找到機會搶了一具身體,說甚麼也不能就這樣放棄!

 

把「七殺碑」放到神祕聲音指定的地方?

 

前世的李乾德本來以為,自殺就可以了卻做虧心事的罪惡感…但其實沒辦法的!

如今,自己有了身分地位,也有財富…

說甚麼這些也不能再失去了!

 

算了,也不是甚麼大事,就照神秘聲音所說,把「七殺碑」放去那地方,之後再拿回來就是了。

 

自己的靈魂都當過孤魂野鬼,在陽間陰間飄盪四百年,甚麼可怕的事情沒見過??

 

 

****

 

四百年前,大約是明朝末年,當時天下大亂,大明帝國搖搖欲墜。北方有李自成的大順軍,南方有張獻忠的大西軍,長城外更有對中原虎視眈眈的女真人。

 

後來,張獻忠攻入四川,自己稱帝,建立大西政權。李自成在山海關被吳三桂與女真人聯軍攻破,在逃亡路上死去,不知所終。

 

明朝的舊臣,扯起了反清復明的旗幟,仍然在四川,雲南,貴州這一代與清軍,大西軍作戰。此時的李乾德,本來是湖南巡撫,但是因為跟四川的張獻忠作戰不利,被貶官。後來,又被明朝最後一任的永曆皇帝啟用為兵部侍郎,領兵在四川南部鎮守,伺機攻略四川以圖復興明朝。

 

當時盤據四川的張獻忠,是歷史上有名的殘暴好殺之徒,他曾經在四川屠城,還寫過一首狂詩:

 

天生萬物以養人,

人無一物以報天,

殺殺殺殺殺殺殺!

 

被他席捲過的地方,無不生靈塗炭,枯骨遍野。

 

清軍進入山海關之後,勢如破竹,很快地就將中原納入版圖。當時攝政王多爾袞認為時機成熟,派自己的姪子豪格領兵出征四川。而豪格果然驍勇異常,大破張獻忠的部隊,並且在陣前射殺張獻忠砍下他項上人頭。

 

然而,豪格並沒有找到傳說中,張獻忠所搜刮來的鉅額財寶,反而是空手回到了北京。這點讓本來就對豪格多方猜忌的多爾袞找到把柄,將他下獄賜死。

 

張獻忠死了,而豪格也真的沒找到張獻忠的寶藏,那麼,張獻忠所搶來的,堆積如山的金銀財寶,究竟到哪裡去了呢?

 

李乾德跟他的屬下,袁韜,伍大定三人也在琢磨這件事情。

從抓到的張獻忠手下的供詞來看,那堆積如山的金銀財寶真的都是親眼所見,所以應該是被張獻忠藏起來了,而藏寶的所在,應該就在成都這一帶沒錯。

 

一方面是為了軍餉,一方面也是有私心,他們在四處打聽之後,發現到一個線索,當時南明總兵楊展,似乎突然變成了暴發戶?!

他底下糧草軍餉似乎源源不絕,用也用不完!

 

難不成楊展找到了張獻忠的寶藏,然後私自獨吞了嗎?

非常有可能!

 

於是李乾德帶著伍大定,袁韜來找楊展,以自己是兵部侍郎的身分,希望楊展能慷慨解囊,分一點糧食軍餉。楊展也大方給予協助,並且與袁韜、伍大定三人結拜為兄弟。

 

袁韜、伍大定藉著這個機會,私下探訪楊展致富的底細,從他用來購買糧草,發給軍餉的銀子裡面,發現了大量的「大西賞功」金幣、銀幣。

 

這個「大西賞功」幣是張獻忠將搶來的金器,銀器融化之後重新鑄造,專門用來獎賞陣前有功的將士,如果楊展不是找到了張獻忠的寶藏,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的大西賞功金銀幣呢?

 

楊展坦誠跟兩個結拜兄弟說了,這個金銀幣是三年前他率領南明軍隊,在岷江口大破張獻忠軍隊時,從江裡撈出來的。但他沒肯說出,究竟從江裡面撈了多少?

 

確實在張獻忠死前,為了躲避豪格率領的八旗軍,決定離開成都,棄城南下。為了快速逃跑,他選擇搭船,並且將大量的銀兩用木鞘裝著,扔到江裡面,隨著船隊順流而下。

 

木鞘是把樹幹劈成兩半之後,中間挖空,這樣就可以在裡面放東西。放滿了銀兩之後,再把木鞘穩紮緊實,放在江裡面就會半浮半沉,順流而下。張獻忠打算逃到下游的時候,再把木鞘打撈上來,雖然沿途可能會有損失,但至少仍可以找回大部分。

 

人算畢竟不如天算,張獻忠才逃離成都沒多遠,就在岷江口中了南明總兵楊展的埋伏,幾乎全軍覆沒!

張獻忠只能撤退逃回成都,後來沒過多久,就被豪格破城射死。

 

不過在張獻忠死前,口述了他藏寶的地點,很快就變成兒歌傳唱:

 

石牛對石鼓,

金銀萬萬五,

誰人識得破?

買盡成都府!

 

李乾德分析兒歌之後,研判關鍵就在於「石牛對石鼓」這一句上面,但是搜遍了整個成都地區,沒有找到任何跟「石牛對石鼓」有關的線索。

 

當袁韜、伍大定把他們從楊展那邊拿到的大西賞功幣拿給李乾德看的時候,當下他就認定,楊展一定挖到了張獻忠的寶藏!

 

如此巨大的寶藏,怎麼能讓他一人獨吞呢?

 

俗話說:「升米恩,斗米仇」

 

一斗米換算成十升米,這意思是說,給人家一升米,雪中送炭,人家會感激你。但你要是給人家十升米,也就是一斗米,別人一開始也會感激你,但是漸漸地,會覬覦你的家產,甚至恩將仇報。

 

這事情就發生在楊展身上,他沒想到,貪念作祟的兩個拜把兄弟,還有自己的頂頭上司兵部侍郎李乾德,三個人為了分贓楊展可能擁有的張獻忠寶藏,竟然私下密謀想要殺害楊展!

 

計謀已定,三個人以給楊展開生日Party為理由,請楊展來吃飯。

雖然事先楊展家人就已經察覺到事情不太對勁,安排了500個衛兵跟他一起赴約,可是楊展才剛踏進李乾德的軍營,馬上大門一關,埋伏的士兵一擁而上,將他抓起來。

 

嚴刑拷打之後,楊展說他真的不知道張獻忠的寶藏在哪裡?所有的金銀都是擊潰張獻忠的部隊之後,蒐集順流而下的木鞘找出來的。而且也早就購買糧草分給南明在四川的守軍們了,自己絕對沒有獨吞!

 

袁韜、伍大定想想,結拜兄弟一場,既然是誤會,那就放了他吧?

 

可是李乾德不這麼認為,他說了:「如今我們已經跟楊展結下了冤仇,如果放他回去,他肯定會派兵來攻打我們,到時候有可能換成我們三個人死在他手上!」

 

於是,當下就動手殺了楊展。楊展含冤而死,鬼魂一直跟著李乾德,恨不得報仇雪恨。

 

南明的軍隊彼此的內鬥消耗這麼嚴重,很快地就被清軍攻破,李乾德被清軍抓起來。當他被帶到清軍將領孫可望的船艦上的時候,其實孫可望並不想殺他,而是想招降。

 

因為行事不正,心術也不正,上了船的李乾德,赫然發現楊展也在船上!

青面獠牙,死狀極慘的楊展,當場向李乾德索命。

 

所以,當孫可望招降他的時候,他悠悠地嘆了一口氣:「人啊,真的不能做虧心事…現在楊展就在船上,我殺害了無辜的忠臣,實在沒有臉面繼續活下去!」

 

說完,跳入江中自殺而死。

 

李乾德死了,楊展大仇得報,靈魂也就轉世投胎去了。

但是因為李乾德是自殺,所以他的靈魂沒有進入六道輪迴,不停地在陽間、陰間來回飄盪。他也沒能力吞噬別的靈魂,唯一支持他繼續撐著的,不外乎活著的時候那股貪念…要找到張獻忠寶藏的那股貪念執著,到了四百年後,他終於找到了一個機會,取代韓雲波借屍還魂。

 

化身成為韓雲波的李乾德,離開家之後隻身來到成都。在這四百年間,陸陸續續有民間,政府開挖張獻忠的寶藏,也都無功而返。他明查暗訪之後,在眉山附近的江口鎮,發現了一塊石碑。

 

這石碑是民國年間才刻上的,石碑上寫著:

 

石龍對石虎,

金銀萬萬五,

誰人識得破?

買盡成都府!

 

「哈哈哈!」

「原來都弄錯了,應該是『石龍對石虎』,而不是『石牛對石鼓』啊!!」

 

江口鎮還真的有不知哪個年代流傳下來的石虎!

石虎在岸邊,遙望著對岸石壁上不知甚麼年代刻下的石龍浮雕!

 

一開始,他只是在江邊用網子撈,還真的被他撈出了不少金銀財寶。

變賣了這些金銀財寶,他雇用更多工人,以打漁的名義,不停地挖掘。很快地,黃澄澄的金子從江裡被撈出來。除了金子還有各種古董,也有他一眼就能認出來的「大西賞功」金幣。

 

他把「大西賞功」金幣送到古董拍賣會上交易,一枚都可以獲利千萬!

 

打撈了幾年之後,當地政府發現了他偷盜寶物的行為,因為按照當地的法律,寶物屬於國家。

 

李乾德是何等的老謀深算!早就準備好金蟬脫殼之計,趁當地政府沒有注意,帶著金銀財寶溜走了。

 

惦記著四百年的張獻忠寶藏終於到手,李乾德來到台北,開了一家古董公司,偶而拿出一兩件寶貝拍賣,成為了富甲一方的古董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