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保險誰適合買? 贊助
2021-09-27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前傳 5.滅絕蒙古騎兵的男人

前傳 5.滅絕蒙古騎兵的男人

作者: 冷擎

****

 

「找到了!找到了!」

一行人都還沒走到西門,就已經遇上師爺派回來通報好消息的官差:「稟大人!剛才師爺現場打撈的結果發現,西城門果然是被拆了扔在淡水河裡面!」

聽到消息的士紳一陣譁然。

 

要真的是冤魂索命,沒辦法中的辦法,可能就是我用自己這條命跟鬼王交換台北城的長治久安吧?

否則今晚鬼王又要來拆城牆,城牆要都被拆光了,我們的守軍要拿什麼來抵禦法蘭西人呢?

 

正思索間,已經來到西門。

鄉紳們引著劉銘傳找到了老和尚,看起來老和尚正在入定中。

 

「下官劉銘傳,敢問大師法號如何稱呼?」

 

老和尚緩緩睜開眼,和煦笑著回答:「老衲的法號不重要,你是個好父母官,現在還會想用自己一條命來換一座城池和平的大官已經不多了。」

「所以呢,老衲就想說跟劉大人打個商量。也不算是很大的事情,只要在西門這邊,讓老衲選一丈見方土地,挖一眼清泉。」

「老衲就幫劉大人跟鬼王談談,看怎樣能了卻鬼王心中的仇恨?」

「不知道劉大人意下如何?」

 

老和尚才開口,劉銘傳當下心中著實吃了一驚。

沒錯!今天遇上高人了!

剛剛我路上想的事情,也還沒跟人商量,但這老和尚竟然瞭然於胸?

而且…鬼王的仇恨…如果能解決,那當然是最好!

 

「大師您見外了,一丈見方的土地,能解決鬼王的怨念,下官豈有不接受的道理?」

 

「呵呵呵!那好,那好!」

「老衲今天就是專程來等鬼王回來拆城牆的…這鬼王在陽世間的時候,你也是認得的。」

「他的名字叫做『任化邦』,這下你該明白這其中因果了吧?」

 

聞言劉銘傳又是一震,腦中嗡嗡作響。

鬼王就是任化邦?!

這任化邦,李鴻章說他是「再世項羽」,二十年前我屢次差點死在他手上,被他的軍隊打得落花流水不說,更是差點山窮水盡,自刎殉國。

 

他這個人間瘟神,化成灰我都認得!

 

所以,陽間的兵器沒能真正殺死他,現在他又變成厲鬼回來了?

 

不覺間,劉銘傳冷汗直流,寒毛直豎,幾乎站不住要跌坐在地上。

 

這一回,還能死裏逃生嗎?

 

 

****

 

台北建城的二十年前,山東高樓寨,清晨時分。

 

被大清王朝尊稱為「僧王」的蒙古親王僧格林沁騎著掛滿鐵甲的戰馬,來回巡視著陣列在戰場上的三萬蒙古鐵騎。今日他將要率領蒙古鐵騎,與四處肆虐的捻匪大軍決一死戰。

 

這支騎兵部隊,是大清王朝最精銳的騎兵部隊,甚至,在幾年前,與英法聯軍的作戰中,打出了讓洋鬼子都尿褲子的戰績。

 

蒙古騎兵幾百年來兵鋒所指,敵人無一不是全軍覆沒,慘敗在鐵蹄之下。更何況連戰馬都披著鐵甲的重騎兵,徹底是刀槍不入,戰場上的殺人絞肉機!

 

在鐵騎左右,分別是馬隊與步兵混合建置的側翼旗兵,隸屬八旗,綠營統轄。

 

僧王一路追擊捻軍戰神,那個被李鴻章稱為「再世項羽」的任化邦,將他死死地逼迫到了山東境內,如今,就只差一跺腳,什麼再世項羽就要成為笑話一則。

 

征戰多年,僧王即使面對英法聯軍密集致命的槍擊,從沒有退縮過。更何況,打從慈禧太后命他出征以來,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將氣勢囂張的任化邦,從河北趕到河南,又從河南追到湖北,最後,從湖北殺到山東。

 

追擊任化邦的這一路上,僧王不敢大意,仔細研判過任化邦的企圖,認為,這廝算計的,不外乎兩件事。

 

第一,將三萬蒙古鐵騎隊伍拖長,然後找個地方回頭反擊,就可以以逸待勞,以多勝寡。

 

第二,任化邦四處逃竄,就是想沿路上聚攏四散的小股捻匪,形成一支更大的軍團,累積實力來跟僧王的蒙古鐵騎對抗。

 

然而,任化邦你會算,僧王我就不會算嗎?

 

蒙古鐵騎不但沒有拉長隊伍,反而是一個也不落地來到了決戰的戰場。而且,僧王早就提前推算到了這一步,號令八旗綠營奔赴戰場,合圍任化邦。

 

再說了,捻匪之所以長期無法剿滅,那是因為捻匪是一小股一小股四處遊擊,清廷的目的,就是巴不得這些捻匪聚集成一大團,這樣就可以集中火力一次殲滅。

 

如今,任化邦已經是甕中之鱉!

 

今天,歷史將要再度重演,項羽只能是在四面楚歌之下,兵敗烏江…

 

但是,這次僧王將改寫劇本的結局,因為,他沒想讓任化邦好死,以蒙古鐵騎之名,僧王將要陣斬再世項羽。

 

話說回來,捻匪很厲害嗎?為什麼朝廷打太平天國時不動用僧王的蒙古鐵騎,面對烏合之眾,四處遊擊的捻匪,就非得打出王牌不可?

 

這還不是因為李鴻章率領的淮軍清剿捻匪不力,造成捻匪突入河北境內,京師震動。慈禧太后又不願再動用湘軍,因為湘軍已經是當今清朝最大的武裝力量,不能讓這股力量越過長江北上,否則,曾國藩只要倒戈一擊,皇帝的位子只能換人坐。

 

在當時,清朝剛剛消滅了太平天國,然而,部分太平天國的殘黨逃到長江以北,結合當地本來就四處作亂的幾千股小土匪,形成了另一個造反的力量,世稱:捻匪。

捻這個字的就是一小搓,一小搓的意思。

 

慈禧太后本想用淮軍來制衡湘軍,但此時淮軍尚不成氣候,所以,不得不動用僧王。僧王一出,果然蒙古鐵騎威風不減當年,甚至更盛,打得捻匪抱頭鼠竄。

 

再說,這「再世項羽」任化邦又是何許人?怎能獲得李鴻章這樣滅自己威風地驚懼呢?

 

任化邦其人是私鹽販子出身,個性豪爽,結交江湖豪傑,跟著太平天國軍隊四處作戰,戰功彪炳,被封魯王。

 

當湘軍攻破太平天國的天京時,十面埋伏之下,諸王不是被殺就是被抓,只有魯王任化邦,竟然如同插翅猛虎一般,率領騎兵破陣突圍而去。他勇猛的戰力,即使最剽悍的湘軍將領也沒人敢追擊。

 

突圍之後,任化邦往北方流竄,加入了捻匪。因為有了任化邦的加入,捻匪戰鬥力瞬間爆發性成長,兵鋒直指帝都北京城!

 

但是,耗子畢竟是耗子,再怎樣囂張,遇到貓還只能是一個死,沒有別的選擇。

 

僧王與他麾下三萬蒙古鐵騎,就是慈禧太后的御貓!

 

 

眼下,團滅任化邦的時機已經成熟!

斥候小隊回報說,捻匪稀稀疏疏戒備不嚴,判斷應該是在大軍壓境之下,連夜逃跑潰散大半了。

 

「諸將聽我號令!」以僧王居中的親衛勁旅立起了僧王的大纛,迎風招展,全軍熱血沸騰:「以我們先祖『成吉思汗』之名,今日,踏破賊窩,決不留活口!」

 

號角聲響,三萬蒙古鐵騎策馬衝鋒,大地為之震撼,漫天沙塵有如黃色的死神,無情地向毫無防備的任化邦部隊席捲而去。

 

只是,僧王真的沒料到,這是他此生最後一次衝鋒…

而且,也是這世界上,蒙古鐵騎最後一次的衝鋒。

 

因為,他們面對的,是被稱為「再世項羽」的男人!

 

 

****

 

顫抖的大地,煞氣滾滾的黃沙拂面,任化邦只是冷靜地,入神地看著。

他喜歡享受屠殺開始前這不寧靜的片刻,敵人越強,越能讓他感覺到鬥志昂揚。

 

殺戮是不需要言語的,他雙手輪起巨斧,背上三炳長槍映著陽光,槍尖似乎閃爍著彩虹,跨下的戰馬略著蹄子,有點興奮躁動。

 

他只是淡淡說了一句:「隨我取僧王項上人頭!!」

戰馬人立而起,一面藍色大旗瞬間豎立起來,他麾下的騎兵,四面八方從樹林中出現,左右夾擊僧王的三萬鐵騎!

 

而任化邦本人,則是一馬當先,殺進蒙古騎兵陣中,四面霎時揚起血霧,殺聲震天。這場戰鬥幾乎是勢均力敵,僧王率領的蒙古鐵騎是當時清朝裝備最精良的重騎兵,人與馬匹都裹上重重的鐵甲。而任化邦率領的捻匪騎兵,則是刁鑽靈活,有如靈蛇亂舞一般,在他神奇的指揮下,利用地形神出鬼沒。

 

戰鬥從清晨殺到傍晚時分,僧王並沒有注意到,任化邦從河北以來幾千里的撤退,只是為了將他引誘到這個精心布置的戰場。接近黃昏時分,蒙古鐵騎的陣型已經被任化邦的騎兵沖散。突然間一聲砲響,埋伏已久的生力軍突然從左右兩側衝出,將僧王為首的蒙古騎兵大隊切斷成為三截!

 

同時,大隊的步兵,迅速用拒馬壕溝將最前段僧王的騎兵圍困起來,情勢萬分危急。為了掩護僧王撤退,忠誠的蒙古騎兵,放棄戰馬敢死衝鋒,為的就是要給主帥僧王殺出一條血路。

 

「僧王!納命來!」就在此時,任化邦輪著巨斧突然出現在陣前,彷彿從天而降的厲鬼,瞬間就殺到僧王面前,幾十名蒙古鐵騎怎麼也攔不住!

 

僧王也不是紙糊的角色,遠遠見到任化邦出現,颼颼颼扣弦連射三箭。這任化邦上陣用巨斧為兵器不是沒有原因,他轉過斧面橫擋,三箭噹噹噹射在斧面上彈開,接著他用力將巨斧擲向僧王的坐騎。

 

雖然僧王的坐騎身披重甲,但任化邦的膂力異於常人,這飛擲的一斧竟硬生生將僧王的戰馬劈成兩半!

 

「快救王爺!」左右見僧王落馬,迅速反應過來,兩側夾擊任化邦,並且在僧王前面結陣保護。

 

但一切已經太遲,任化邦巨斧扔出之後,不假思索,抽出背上長槍,對準落馬的僧王疾刺,將僧王直接釘死在地上!

 

接著他側身抄起劈死僧王戰馬的巨斧,連砍死三個蒙古騎兵之後策馬回頭,殘忍地砍下僧王頭顱,高舉著血淋淋地人頭大吼:「僧王已經被我殺了!」

「無知鼠輩,還不跪地投降!」

 

僧王一死,蒙古鐵騎軍心渙散,再也沒有鬥志,轉身就逃。捻軍不停地包圍捕殺,這一仗殺到半夜,蒙古鐵騎全軍覆沒。

 

****

 

僧王戰死的消息傳到北京,慈禧太后幾乎昏厥過去。

 

無可奈何,只能下令湘軍開拔渡過長江,協助淮軍全力阻攔任化邦!

 

而此時,年輕氣盛的劉銘傳正是淮軍李鴻章底下的一員新生代將領,眼高於頂的他,有點輕視北上馳援的湘軍。他總覺得,任化邦沒那麼可怕。那小子囂張,是因為幸運沒遇上我劉銘傳…不如,我帶兵去會會他?

 

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他膽大過人,竟然不顧左右將士的勸阻,尾隨任化邦的軍隊。而且,他認定兵貴神速,沒有按照原先計畫,等候湘軍的鮑超來圍攻,斷然決定先發制人,在尹隆河突襲任化邦,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當時劉銘傳年輕貪功,還沒到約定時間,遠遠看到任化邦的部隊悠閒放馬吃草,覺得機不可失,輕率渡河突襲。才剛渡河,都還沒有整軍,只聽到一聲砲響,捻軍鋪天蓋地殺來,劉銘傳所部死傷慘重。

 

最後,劉銘傳抽出了佩刀,整理好官服,暨懊悔又羞憤至極的他,打算自刎以謝朝廷。

 

就當捻匪與保護劉銘傳的親衛隊近身肉搏的時刻,鮑超趕著湘軍殺過來,才把劉銘傳給救下了。然而這一仗,也不知是劉銘傳謊報,還是說李鴻章故意沒收湘軍的功勞,總之,慈禧太后收到的是,淮軍大破任化邦所部,賊人丟盔棄甲逃走。救下劉銘傳的湘軍,半點功勞也分到。

 

經此一仗,湘軍與淮軍因為爭功,彼此結下了樑子。

 

 

死裡逃生的劉銘傳,還有淮軍部隊,只要遠遠看到任化邦的藍色大旗,無不望風而逃,沒人敢上前去硬戰。

但有幾次被任化邦騎兵趕上,都是臨危之際僅能保住小命逃走,淮軍將領嘴上說不怕任化邦那都是裝的,如果部隊不小心遇到了任化邦,從上到下不是一門心思: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怕歸怕,明的打不過,陰的來總是可以的吧?

 

 

也許是機緣巧合,劉銘傳在轉戰江蘇安徽交界地帶的時候,抓到了一個人,這人名字叫做潘貴升,他是任化邦的貼身參謀。

剛巧,潘貴升的姪子在劉銘傳陣營當兵,願意用性命擔保,於是,劉銘傳心生一計…

 

他先是跟西洋人重金買來最先進的佛朗機火銃一把,就是我們現在的手槍,交給潘貴升,並且告訴他,如果暗殺任化邦能成,賞銀二萬兩,擔任三品大官!

 

這可不是小數目啊!

在那個年代,平民老百姓一年有二十兩銀就可以過上好日子,開個小店舖了!二萬兩白銀加上三品官員,那可就是光宗耀祖而且是富甲一方,三代不愁吃穿。

 

於是乎潘貴升決定反水,回到捻軍陣營之後,暗中找機會下手。

只是說任化邦也不是傻子,處處都有防備,因此遲遲沒能讓潘貴升找到破綻。

 

 

年底之際,任化邦率兵南下急攻蘇州,與劉銘傳、周盛波率領的軍隊在榆城遭遇,雙方激烈交戰,周盛波重傷撤離戰場,而劉銘傳也被擊敗,再度被任化邦團團圍住。

 

眼看就要殞命之際,潘貴升拿著佛朗機火銃悄悄來到任化邦背後,「蹦!蹦!」打光僅有的兩發子彈,射穿任化邦的胸膛,再世項羽當場陣亡!

 

據說,潘貴升為了怕任化邦厲鬼討命,在暗算得手,任化邦瀕死之際大叫:「是劉銘傳要我殺你,有冤報冤,有仇報仇,你都去找劉銘傳吧!怨不得我!」

 

 

後來,劉銘傳因為當年謊報軍功造成湘軍淮軍反目,付出代價,被朝廷冷凍十五年,直到中法戰爭即將開打,才緊急啟用他來台北府當救火隊。

 

這期間,任化邦在死掉之後怨魂不散,不斷吞噬大大小小的幽靈,最終法力不斷膨脹,成為了令天族頭痛,擾亂三界的阿修羅。

 

雖然任化邦成為鬼王,但是劉銘傳正直清廉,有正氣護身,因此無法接近他。其實硬是要殺掉劉銘傳也不是沒能力,但也忌憚說,萬一惹來天族發兵討伐,那可就得不償失。

 

同樣的,明的不行,陰的來總是可以的吧?

 

 

既然劉銘傳用歹毒的伎倆暗算,鬼王也想到,不如也用借刀殺人之計,拆了台北城,這樣皇帝就會以欺君之罪殺他全家。

再不濟,法蘭西人要是打來,台北府沒有城廓保護,劉銘傳還是得戰死。

 

所以,台北府的西門城牆屢次被鬼兵弄塌,最後乾脆把西城門拆了扔到淡水河裡,反正就是要跟你作對到底就是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