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歡的台灣味是哪一款? 贊助
2021-09-20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前傳 4.鬼兵拆城牆

前傳 4.鬼兵拆城牆

作者: 冷擎

****

西元1875年,福建總督沈保楨上了一道奏摺給當時的光緒皇帝,提議「臺北擬建一府三縣」,獲得准奏之後於是台北府正式成立。

 

有了台北府,當然就要建一座城池,來安置行政中心,並且當成軍事要塞。時任知府林達泉實地踏勘之後,選擇在艋舺與大稻埕之間的荒地上建城。

 

可惜,林達泉積勞成疾過世了。繼任的巡撫岑毓英接手之後發現,台北城選址的土地太過鬆軟,無法承受建造起來的城牆的重量。所以他下令將大片土地種上竹子,等竹子長大,讓土壤緊實之後,再來建城。

 

沒想到這事情一波三折,竹林都還沒長大,岑毓英就高升雲貴總督去了。而接下這個差事的劉璈,拿著前任留下的設計圖,帶著堪輿用的羅盤,繞著選址走一大圈。往北邊爬上七星山,西邊爬上觀音山,南邊走到烏來的山地部落,東邊跟內湖的士紳討論,回到駐蹕大營,他召集所有官員,宣布說:「台北府如果以這張設計圖建城,必然兵連禍結,你我等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底下人知道,這劉璈不是隨便說說的。他可是明朝國師劉伯溫的後代,精通堪輿玄學,前任巡撫把台北城規劃在大凶之地,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可是,建城計劃乃是當今皇上聖旨御批,誰敢修改皇上的旨意啊?」底下參謀哭喪著臉稟告:「這麼一來,建城是死,不建城也是死,人生真是太難了啊!」

說完,底下人自覺來日不多,悲傷地哭成一團。

 

劉璈當然是胸有成竹,攤開了另外一張設計圖:「諸位不要害怕,這事情並非沒有轉寰的餘地…我有一個計策,如果台北城按照我這設計圖來建,保證三代之後,必定成為全世界重鎮!」

 

眾人靠過來認認真真看過了新的設計圖,滿腹狐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於,有個參謀像是說破了國王的新衣:「恕卑職…卑職眼拙,大人是不是拿錯了?」他把舊設計圖拿過來並排著看:「這兩張看來是一模一樣嘛!」

 

「哈哈哈!這其中玄機,說穿了就不值一文錢。」劉璈捋著鬍子大笑:「確實一樣,只不過…本來的設計圖,北邊沒有靠山…新的設計圖,我就只是直接把台北城轉了十幾度角…」

「你們看這邊!」他指著設計圖上的七星山說道:「只要『北靠』,也就是背靠七星山,那我等子孫必然興旺!」

從此,台北城竟然成為五千年來,第一座以堪輿之術為理論基礎建立的城池!

 

劉璈的「背靠七星山」理論,馬上獲得了從上到下,從官員到百姓的認同。正當大家興奮地上工要建城的時候,突然傳來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壞消息:「法蘭西人要打過來了!」

皇上下了聖旨,全部動員,準備跟法蘭西人決一死戰!

 

為了建設台灣成為海上要塞,朝廷派了劉銘傳來台,負責加緊腳步建城。當然,朝廷也以「收戰爭稅」為藉口,要求士紳巨賈們捐出大把銀兩,很快地,這座背靠祖山的台北城建起來了!

 

劉銘傳對於工程進度十分滿意,上表朝廷跟皇上匯報,台北城不日即將完工。

 

但是,說也奇怪,就當奏章送上去之後,西門的城牆就塌了!

 

「不對啊!台北城用的石材都是上好的。」劉銘傳左思右想,不清楚問題在哪裡?

「塌了就塌了唄!再建就是了!」

 

於是工人們清理坍塌的西門城牆,抓緊時間,很快地,西門就要封頂完工。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西門城牆又倒下來了!」

隔天一大早,消息傳遍大街小巷。

劉銘傳親自踏勘之後,認為是地基不穩,導致當城牆越蓋越高的時候,就會因為地基鬆軟而崩塌。

 

工人們買來昂貴的「紅毛土」,加固了地基,很快地,西門又蓋起來了。

劉銘傳高高興興舉辦了盛大的剪綵儀式,鄉紳百姓們也辦上廟會,舞龍舞獅,弄得是熱鬧非凡。

 

無奈,隔沒幾天大清早,往西門上工的張三,慌慌張張大呼小叫:「西城門不見了!」

「這回不是塌了,是整個不見了!!」

 

老百姓有人圍觀,也有人採取了行動,但是,沒有人找到消失的西城門!

「這一定是法蘭西人的邪術!他們很快就要從淡水河殺進來,所以作法讓西門消失,這樣我們就輸了!」

 

「不,不是法蘭西人!我看是這邊妖氣太重,煞氣太盛,需要一百零八個道士升壇作法,先驅邪去煞,這城門才有可能建好!」

 

市井謠言越傳越凶,到後來,竟然出現了劉銘傳最不想見到的結果,百來位鄉紳們聯名上書請命:「若要西門穩,人牲不可免!」

 

什麼是人牲?

 

古時候重大工程建造的時候,都會在地基裡面挖個洞,然後把活人灌醉之後,塞進洞裡面活埋成為地基的一部分,這就是人牲。

 

西門左右兩邊,需要兩具人牲。衣冠楚楚的士紳們,不知道從哪裡買來兩個年輕小丫頭,準備在劉銘傳拍板定案的時候,立馬活埋人牲。

 

這種事情怎麼能下得了手呢?

可是我已經上奏章給皇上,說台北城已經完工。如今消失的西門如果不趕快建造回來,我豈不是欺君大罪?

那可是要被滿門抄斬的啊!

 

劉銘傳頭痛不已,就在無計可施,只能忍痛批准鄉紳們活埋人牲的時候,底下官差來報,說淡水河邊的漁夫李四有西城門下落的線索,他知道西城門現在在哪裡?

 

「趕快把李四帶上來!」

劉銘傳即刻升堂問案。

只見堂下跪著一對衣服破爛的漁民夫婦,不住磕頭求饒,說他們沒有做壞事,他們是善良老百姓。

 

「你們兩個,報上姓名來?」一旁的師爺高聲道:「還有,把西城門下落的線索老老實實說出來,如果有半句虛假,先打五十大板!」

 

漁民李四渾身顫抖,斷斷續續說道:「大人明察!」

「小的,小的是三天前在淡水河邊放了竹籠,大約放了十來個…」

一旁他老婆連忙補充:「還有一張漁網,攔在岸邊附近。」

「對對對,還有那個網…然後我跟媳婦兒就在岸邊灘上搭了個茅棚,想等天亮來收魚。」

 

「沒想到半夜三更,岸邊熱熱鬧鬧來了ㄧ大群人,我媳婦睡得淺,起來偷偷從茅棚縫看去,嚇得是跌坐在我身上…」李四拉高褲管,大腿上青紫了一塊。

 

「大人,那岸邊滿滿的都是青面獠牙的鬼兵,嚇死人了!」

 

「一開始我們因為是法蘭西人打過來了,不都說法蘭西人也是紅毛鬼嗎?」李四放回了褲管,又說:「可是啊,那些鬼兵竟然說的是普通話,仔細一聽,那可不得了啊!」

 

師爺怒道:「賣什麼關子?講半天沒個重點!」

「到底西城門在哪裡?不說我們就大刑伺候!」

 

「大人饒命,小的馬上說,那個西城門的石頭啊,磚啊,瓦啊什麼的,都給鬼兵噗通噗通扔進淡水河裏面了!」

 

李四媳婦又補充道:「是啊,大人您可要幫小的做主,我們那張網都給砸爛了,還有那些竹籠子,可都是我們營生的傢伙啊!」

「求求您!求求您!大人作主,請大人幫小的向鬼兵們討個公道!」

 

 

「放肆!越說越離譜!」師爺滿腹狐疑張口便罵:「什麼鬼兵把城牆拆去丟到淡水河裏面?一派胡言!」

「來人啊!給我痛打五十大板,看他們還說不說實話?!」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小的說的句句屬實,請大人明察!」

一面私下又斥責自家媳婦:「就說不要來告官,壞了一張網幾個竹籠再做就有了,妳就是死硬脾氣非得找鬼兵討說法,咱們就回去吧?別說了!」

 

劉銘傳是開明派,對於西洋的新事物不遺餘力推動著,這種怪力亂神的事情當然是不能接受,也無法相信。師爺深知這點,因此想要對李四夫妻用刑,也是合理。

 

但是…

西城門可不是一兩個百斤重的石塊堆砌的,而是幾百幾千個!

千百個巨石一個晚上就消失無蹤,這已經不是科學可以解釋的了…

所以,連同前面幾次的城門坍塌,也都是鬼兵們幹的?

無怨無仇,這些鬼兵為何要這樣捉弄?

 

「呣…先不要用刑,本官有事情問你們!」劉銘傳沉聲問道:「那些鬼兵可有說出為何要連夜拆城門的原因嗎?」

 

因為害怕將被用刑,磕頭如搗蒜的兩人,像是快溺死的人連一根稻草也想抓住那般,爭著回答說:「有!有!」

李四的媳婦推了一下李四,意思是讓她說:「鬼兵們說,鬼王有令,今天先拆城門,三天之後再來拆城牆。」

「還有,還有…鬼兵們說,拆了台北城,要嘛劉銘傳就得被法蘭西人打死,要嘛因為欺君之罪被滿門抄斬,總之,鬼兵們終於可以報仇雪恨了!」

 

報仇雪恨?

鬼王,鬼兵跟我有什麼仇恨?非得要置我於死地不可?

也罷,這事情實在離奇,不如先求證看看?

 

他轉頭對師爺吩咐:「師爺,這事情要分辨真假並不難,就有勞你撥派一隊官差,跟李四夫婦去一趟現場。」

「西城門是不是被拆了扔在淡水河裏?一看便知!」

 

這邊師爺才剛領命去了,馬上又是官差來報,說鄉紳們擊鼓告狀,有個老和尚帶著弟子,坐在要用來活埋人牲的大坑裡面,趕也趕不走!

 

鄉紳們怕得罪了出家人有傷陰德,所以來告官,希望派官差把老和尚以及他的弟子抬走。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話說,如果李四夫婦所說的是真的,那麼今天夜裡鬼王又會帶著鬼兵來拆城牆。

 

再者,兩個無辜的人牲,根本不是鬼王想要的,他想要的是我的項上人頭!

 

這時候,出現一個老和尚,坐在坑裡面唸經不肯走,他是在抗議什麼?

難道…他是在等人?

說不定就是等我?!

 

劉銘傳恍然大悟,連忙帶上官差,由士紳帶路,一群人浩浩蕩蕩往西城門而去。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