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1元!泰國熱銷商品直送你家 贊助
2021-09-13 06:00:00白目族長

[西門町靈泉傳說] 前傳 3.地藏的條件

前傳 3.地藏的條件

作者: 冷擎

****

 

西元1815年4月12日,印尼坦博拉火山上空。

 

天族的戰神帝釋天,本來壟罩全身的金色光芒,此時已經看出有許多地方破碎,顯然已經受到相當程度的傷害。

 

離他不遠處,全身籠罩著亮紅色光芒的光天,卻仍然毫髮無傷。紅色的光芒像是烈焰般,熊熊燃燒著。與帝釋天苦笑著的表情不同,光天則是憤怒夾雜著哀傷。

 

「剛才那一擊,把火山都炸掉一半了,再這麼打下去,世間的生靈都會滅亡…」帝釋天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何苦為了一個女人細微如絲般的幽魂,與天地神佛為敵呢?」

「以我的神通,都感受不到你要找的那個女人的幽魂的存在…可能她早就被其他惡靈給吞噬了,或者自然破滅了?」

 

「不…」光天像是強制壓抑著憤怒,低吼地說道:「我跟妻子說好的,我們承諾過彼此的,不管誰先死,靈魂都會等待另外一個人!」

「我依照諾言,完成了她生前的心願,把國家治理成昌平盛世…她一定有看到,只是因為靈魂太微弱,太渺小了,沒辦法來找我…」

 

「所以,只能是我去找她!」

「誰阻擋我,我就殺掉誰!」

 

阿修羅的憤怒,也是一種武器,會強化阿修羅的法力。此刻的帝釋天,真的沒有把握能再跟光天對戰太久。

一方面是天族有後顧之憂,不能因為對戰而讓生靈塗炭…但阿修羅可以不管生靈死活。

另外一方面,光天真的太強大,不要說自己討不到便宜,帝釋天心裡面想,神佛之中可能也找不出幾個可以奈何光天的!

 

 

「這樣吧!」帝釋天下定了決心,不管輸贏,不能造成地球的毀滅:「你我就用最後一招決勝負,如何?」

「不管輸贏,出完這一招,我們就先停火!」

 

「停火?我只是要找到我妻子的靈魂,沒想到你們天族卻前仆後繼來車輪戰!」光天微微閉眼,又突然睜開,精光暴射怒道:「停戰是你說的,只要你們別再來煩我就可以了!」

 

說罷,右手一揮,五個巨大的光球瞬間出現,圍繞著光天四周,像是電子圍繞原子核那樣運行著。這五個光球,分別是白色,綠色,藍色,紅色與黃色,正是五行金木水火土相對應的顏色。這表示光天動用的是自然的力量,也就是說,他是吸取大地的力量來對抗帝釋天。

 

與光天對戰過幾十年百千次,帝釋天當然知道,眼前這五顆光球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樣,但任何一顆可能都有辦法像剛才那樣,炸掉半座火山!

他雙手迅速在胸前結印,前方出現了十種法器,一字排開羅列在帝釋天兩丈遠的地方,法器閃爍著金色的光芒,這是天族專用的法器。

 

被天族的法器攻擊到,靈體就會被「滅渡」。簡單說,就是那部分的靈體會回歸六道輪迴。因為阿修羅的靈體是無數的小靈魂聚合而成,可能是吞噬而來,也可能是自願聚集而來。不管這些靈魂是從哪裡來,只要碰到天族法器的部分,這部分所包含的眾多小靈魂,都會回歸輪迴。

 

「焰摩天、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伊舍那天、婆樓那天、仞利天、離恨天,今者諸天當自莊嚴,備諸兵仗,助我鬥戰!」結印完成,帝釋天發動神咒,十大法器瞬間化成金光,有如彗星一般拉著長長的光尾攻向光天大定阿修羅!

 

「山川、大地、海洋…以我光天大定阿修羅之名,召喚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面對帝釋天來勢洶洶的法器,光天劍指對著十道法器光芒疾點大喝:「破!」

 

十道光芒竟然像是落入黑洞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哈哈哈!」如此強大的十道法器,被光天一下子就收了,帝釋天有點釋然大笑道:「所以,之前你跟我對戰,都沒使出全力,對嗎?」

 

光天點點頭,很快地,劍眉橫豎,冷冷說道:「那這次我要使出全力了!」

「就讓這一招,為我們幾十年的對戰畫下句點吧!」

 

帝釋天連續結印,周遭圍繞著無數的光盾。片片的光盾像是蜂巢的形狀,層層將祂保護起來。

「這是『阿毘曇法盾』,乃是三十三天界最強的防禦!」

「光天,出招吧!讓我看看你傾全力的攻擊…但我不得不先提醒你,如果你的攻擊無法突破『阿毘曇法盾』,他將會反彈回你自己身上!」

 

「三界之內最尖銳的槍,對上最堅硬的盾…」五個光球開始快速旋轉,但卻越轉越小,「帝釋,你應該知道,將巨大的力量集中在小小的一點引爆,那會是甚麼樣的威力吧?」

 

「諸相破滅!」光天看著全神貫注防禦的帝釋天,劍指一點,有如開槍一般,五個光球迅速穿透保護帝釋天的的光盾,命中了帝釋天!!

 

 

「後會有期!」光天出完招,轉身就走。

 

因為不需要確認。

 

被這五個不起眼的光球命中,帝釋天只會是爆裂破散。

只是說,天族的靈體會回歸天庭,花上一段時間會再度聚合成形,而不是進入六道輪迴。

 

天上地下,沒有神佛可以擋下這一招。

 

 

「光天,先別急著走,老衲知道烏林答的下落!」

 

誰?

正要離開戰鬥現場的光天,敏銳地察覺到,還有第三者在場!

 

那一定是敵人,因為我沒有朋友!

 

「久遠劫來,已度、當度、未度,已成就、當成就、未成就…」一個老和尚從帝釋天身旁走過來,邊走邊說:「光天,如果老衲能讓你再見到烏林答一面,是否你願意答應老衲任何條件?」

 

 

哼哼!

「以我的法力,還有帝釋天的神通,都不知道我妻子的幽魂在哪裡?」光天恨恨地說道:「你憑什麼能證明,你能找到她?」

「難道是你劫持她,想要來要脅我?」

懷疑到妻子的幽魂可能被眼前這個老和尚劫持,他殺心頓起,雙手緊緊握住拳頭,兩眼迸出火光。

 

 

「老衲不會劫持任何人…你放心。」老和尚慈祥和藹地微笑著,讓人有一種願意賦予無限信任的感覺。他伸出雙手,攤開手掌。

「烏林答她很好…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子…」

 

嚇!?

右手手掌中,五個不同顏色的光球像彈珠那樣滾動著!

另一手的手掌中,正是帝釋天剛剛發動攻擊的十種法器,發著光芒的法器在手掌中,著實小巧可愛。

 

唔…那十個法器不是被我破滅了嗎?

難道這麼快就被這老和尚修好了?

這等神通力…連我用盡十成功力發出的五行核彈都能這樣輕鬆抓在手裏!

 

對,有可能!

祂沒說假話…

這老和尚有可能可以幫我找到烏林答!

 

長久悲傷之下,突然間內心驚喜,光天的表情看起來有點扭曲:「大師!我答應你任何條件!就算是五雷轟頂,或者是把我鎖在阿鼻地獄業火焚燒炮烙幾百年,我都無條件接受!」

 

「只要能再見她一面,一面就好…拜託您了!」

沒等老和尚同意,光天噗通一聲,跪地倒頭就拜。

 

老和尚背後的帝釋天,看到一分鐘前還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光天,竟然為了再見自己摯愛的亡妻一面,不顧尊嚴跪拜在地上,不禁搖頭嘆息。

 

他不解的是,這個光天大定阿修羅,是痴傻到什麼樣的程度,非得要為了一個女人這樣折磨自己?

 

「呵呵呵!」老和尚扶起了光天,仍是和藹地說道:「東勝神州的蓬萊島將要開化,老衲想要找個合適的地方,鑿一眼靈泉,供四方孤魂野鬼續命。」

「你就來幫老衲看守這一泓靈泉吧!」

 

「那我什麼時候可以再見到我妻子呢?」

 

老和尚沒有立刻回答,只是從懷裡拿出了一串念珠,然後小心翼翼地把鎖著光天法力的五顆光珠串上去,綁好,拿起來欣賞了一下這一小串念珠,才緩緩開口:「嗯…等到因緣俱足的時候,你們就有可能再相見。」

「有可能是一年兩年,也有可能是一百年,兩百年…。」

 

「大師,這無妨,我已經找她六百多年了,就算再找六百年,只要有機會,我都願意嘗試!」

 

「那麼老衲把規矩講清楚,所謂的靈泉,就是可以幫受損的靈體、法器復原的泉水。」

 

「任何靠靈泉來修復靈體的,無論是鬼、神,都必須要遵守一個規矩,就是接下來不能再傷害人類。」

 

「如果違反這個規矩,光天,你身為靈泉看守人,有權對違反規矩的靈體進行制裁。」

 

「弟子這就不太明白了…以弟子身為阿修羅的法力,被弟子制裁的靈體,只能是破滅消失得無影無蹤…或者,被弟子吞噬成為弟子的一部分…」

「這樣的結果,是您想要的嗎?」

 

老和尚點點頭,算是嘉許,徐徐說道:「不錯不錯,老衲沒有看錯人。老衲的目的,會是希望違規的靈體回歸六道輪迴…」

 

老和尚又攤開手掌,拿起其中一件帝釋天的法器說道:「這就是老衲想要向帝釋天商借的東西。對付違規的靈體,就用帝釋天的法器,你知道的,被命中就會回歸六道輪迴。」

 

光天點點頭。

 

「地藏,你這樣算是『商借』嗎?」不過站在老和尚後面的帝釋天提出了抗議:「雖然剛才你幫我接下了光天的大絕招,這個我很感激。」

「可是讓一個阿修羅使用天族法器來滅度靈體,可能這是開天闢地以來的第一回。」

「你是認真的嗎?」

 

「呵呵!」地藏又笑了:「你這些法器剛才已經被光天打壞了,我是偷偷泡了靈泉水修復過來的。」

「所以,按規矩,這些法器得讓靈泉守護者使用。」

 

地藏說著,看了一下帝釋天,又看了一下光天,問道:「不如你們兩個就握手言和,帝釋天年長,那麼光天你就叫他一聲前輩吧?」

 

「這樣子借用帝釋天法器也就名正言順了!」

 

「前輩…」光天有點不情願叫了一聲。

 

「唉,小老弟,突然聽到你叫我前輩,還真有點不習慣啊!」帝釋天如釋重負說道:「至少,不用再跟你打架了。」

「有空我也會去人間探望你。」

 

「但是,我還是真不明白,為什麼你可以為一個女人癡迷犧牲到到這種程度?坦白說,我現在已經不認得那個跟我對戰幾十年的光天了!」

 

「所以,人間的癡,是何等謎之力量呢?」

 

「前輩…烏林答為我犧牲的,是她的全部,她的生命…我…我覺得我做再多也仍是微不足道。」

 

「帝釋,你就不要再糾結於光天的一片癡情了。」

「老衲倒是認為,會願意為了守護自己所愛而忍辱負重的,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漢!」

 

帝釋天有點無言了,畢竟天人是摒棄七情六慾的。

 

「那我們走吧?」地藏收起了掌心的法器,緩緩轉身,走了幾步又停下來,關切地提醒:「對了,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

「在還沒見到烏林答之前,你絕對不能接觸靈泉,否則,你就再也無法見到她了!」

 

「弟子明白!」

 

帝釋天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總覺得地藏專程來一趟,提出再見烏林答一面以交換光天幫他守護靈泉,這背後肯定有什麼事情不簡單!

 

確實,他的直覺是對的。

在這世界上的某個陰暗的角落裡,邪惡正在悄悄地復活壯大。

 

只是,直到災難發生了,他才恍然大悟,想起今天的事情,背後都有因果在操縱著!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