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1-25 09:16:01Liu 靜娟

《台語日常》 食枝仔冰,看電影

      李帝勳因對講機走紅《狐狸新娘星》仍與對講機為伍

完成兩篇台語極短篇,感覺家己有拍拚,寫了也袂bái(差),想欲慰勞家己。按怎慰勞?和朋友做伙食飯、講天說皇帝上好。

毋過--

唉,毋知啥時陣逐家才會當隨心所欲、心無罣礙出來約會?

鬰卒一觸久仔,想著冰箱有紅豆牛奶枝仔冰,提一枝出來食。

真濟年無興食枝仔冰,關佇厝內這段時間,才忽然間恢復食冰的「興趣」。

那(邊)食,那看少年的時看過赫本演的電影《窈窕淑女》;真好看。食枝仔冰,看電影,也算是慰勞家己矣

看完,佇面冊私訊一个時常互相討論戲劇的朋友,講:「頂日咱講《狐狸新娘星》有的所在足譀(hàm,荒謬),只是國際機場的各種狀況較值得看;其實,世界有名的電影《窈窕淑女》,嘛真譀。」

一个面無洗清氣、語言粗魯的賣花女,竟然佇六個月內,予語言學者改造成一个氣質高雅、英語發音標準、講出來的話也袂落氣的淑女;會當參加上流社會的舞會,和王子跳舞,甚至騙過一个語言專家,講彼位神祕的女子是匈牙利的公主!

短短的時間內,就有法度予一个久長佇基層社會生活的賣花查某內外大變身?欲變腔口學會曉上標準、正統的英語就無簡單,免講氣質的變化;腹肚內若無文化的修養,敢有可能?

朋友講:「戲劇本來就是愛有戲劇性;譀是譀,好看就好。而且,赫本的氣質無人比會著,電影內底的歌也足好聽。」

確實,真濟好看的連續劇論真講起來,攏加減有無合理的所在;毋過,你若佮意(包括演員),就袂去管小部份的缺點;敢若愛一个人,就承受伊的全部。

而且,《窈窕淑女》的歌確實足好聽;電影看煞(suah,結束),遐的歌佇我的頭殼內直直唱。唱到lots of chocolate for me to eat 時,我也足想欲食chocolate

2022.1.23《自由時報》副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