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種後住院 & 喪葬費保險金 贊助
2017-05-21 01:20:44周瑜

男人女人

男人離婚之後被外派到內地,據他所說,

他想逃離台灣這個傷心地。


我們不曉得他為了什麼理由傷心?


能懂他的,或許是一杯又一杯的燒酒。


他認識女人是在一個應酬的場合,


女人是對方公司的秘書,日語非常的強,


老家在瀋陽。


女人同樣離婚,生了一位女孩兒,


留在老家讓家人照顧。


同在異地異鄉的兩個人在約會了幾次之後就上了床,


女人長得不美,但也不算差,身材豐滿,


素顏比化妝後好看。


可能因為胸大的關係,女人喜歡只穿條內褲睡覺。


她會跟男人說:「兩塊枕頭換你一條胳膊。」


然後把枕頭疊放在一起,拉過男人的一條手臂,

像小貓一樣黏了上去。


她會臨時起意的親吻男人的額角,他的臉頰,

表情充滿了甜蜜。


女人喜歡看他。


於是他會問:「為什麼妳要一直看著我?」


女人說:「因為我要記得你。」


男人卻回答她:「不要惦記我比較好。」


因為有愛就會有恨,破裂的心承受不起再一次的碎。


女人輕閉起雙眼,自顧自地說著:

「我老家有一隻小熊,有半身人高呢,

我就像這樣,會夾著他睡覺。」


她一邊說著,一邊伸腿夾住男人的腳,

好像無尾熊,環抱著尤加利樹。


男人說:「我已經好久沒有跟人睡覺,早已經習慣了身邊的空曠。」


女人似乎有了依賴與安全感,不一會兒便打起呼嚕。


男人盯著天花板,他的手臂逐漸的發麻,

他的右腿承受著女人的重量,也開始不舒服。


最後他決定輕輕的,慢慢地抽出手腳,

選擇一個最舒服的姿勢。


女人在夢境裡行走,男人在現實裡踟躕,

歲月無聲,靜默似海,

男人逃離了傷心地,卻逃不開心裡的牢。


他彷彿被囚禁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自由裡。

上一篇:早餐

下一篇:君悅排骨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