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車去玩也要保旅平險 贊助
2015-11-11 05:27:32周瑜

廉價的專業

小荳任職在台北市光復南路525號的凱渥模特兒經紀公司,
老闆是洪偉明。

嗯,說錯了,其實是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

這也不能怪你,每次看到她Instagram或者Line的大頭貼,

你都無法跟護理師做一個連結。

或許是台大醫院的護理師給予你的刻板印象,

你確實沒見過比小荳還要漂亮的護理師。

可是她聽了你的讚美之後,並沒有意料中的暈頭轉向,
反而問你:「該不會她們都戴口罩吧?」

你突然覺得自己很蠢,喜歡上一位聰明的女生,
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立馬就被識破。

後來你解釋:「有些護理師看體型就不美,有時候偵辦案件時間拖長,
其實也可以看到她們口罩下的模樣。」

只是這番話,就不曉得小荳信不信了。

//////

衛生福利部台北醫院的前身是行政院衛生署台北醫院,
為了配合政府組織的改造,它就配合更名,
其實這純粹是換湯不換藥而已。

它的官網上寫了媲美警察的四大任務:

「便捷貼心、優質醫療、服務鄉親、共享成長。」

而為了實現這些目標,相對的也把責任跟壓力加諸在她們護理師身上。

再加上種種制度的不合理,所以小荳在某一天晚上跟你說:
「你幫我,說我們胃鏡室壞話。」

你有點一頭霧水:「怎麼說?」

小荳:「因為說我們醫院爛,就不會有太多的人來,哈哈。」

你笑:「幫妳寫一篇的意思。」

她接著說:「我應該爆料一些,這樣你才好寫,哈哈。」

寫文章應該算是你的副業,所以你打包票:
「我有素材就可以寫。」

小荳:「我看要怎麼提供素材。」

那時候你正和同事前往南投的路上,千里迢迢,
就只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妨害風化案件。

車窗外的浮光掠影,倒映著你的側臉,
夜晚的星星似乎被黑暗所吞噬。

你忽然很慶幸,認識了小荳。
她慢慢的走入你的生活,你們開始對話,
彷彿她也陪著你前往南投似的,
讓莫名其妙加班,甚至連下班都遙遙無期的你,心裡平衡了一點。

//////

10月17日,禮拜六。
你問她:「會累嗎?要不要講講話?」

小荳那時候在看62台的《初戀那件小事》,
問你:「要說什麼呢?」

你笑:「要採訪護理師,寫醫院祕聞。」

小荳:「對喔,都忘記你要幫我爆料。」

你想到山崎豐子所寫的那一本,揭露醫療體制扭曲與腐敗的「白色巨塔」。
除了這套書,她寫的「華麗一族」也是你的最愛之一。

小荳:「你想幫我出一本新的白色巨塔嗎?」
她笑:「我想想怎麼跟你說,現在要我突然想,突然不知道怎麼說,好緊張喔!」

後來因為她看完電影都將近3點了,於是這本「新白色巨塔」只好宣告難產。

//////

10月28日,禮拜三。
小荳在中午的時候抱怨:「我好討厭這工作,一直要做輻射照。」

你非常了解那種感覺,反覆做同樣的事會讓人很煩躁。

你問:「怎麼都妳在做?」

小荳:「我們有5人在輪替,只是醫生愛做,愛賺錢。」

你:「聽了有點生氣。」

小荳:「幫我舉發壞醫生。」

你回答:「一定要的,荳兒的申訴怎麼能夠不受理呢?」

後來你為了讓她開心,畫了一張圖,並且加上一段文字。

「如果我喜歡妳,而妳剛好也喜歡我,
那麼我一定立馬把妳打包帶回家。

因為在我裝滿醋桶的小心眼裡,
全世界靠近妳的男人都是大色狼。

如果妳說,我一點都不賢慧呢,
我會說,沒關係啊,我很賢慧。」

小荳:「哈哈哈,你怎麼那麼sweet!」

「讓我沉悶的心情好一點了。」

「畫的好好。」

你很高興:「那就好了,謝謝妳喜歡。」

小荳:「暫時不憤世嫉俗了,不然好生氣。」

「拍拍。」你安慰她,並且願意陪她對抗黑心無德的醫生,

還有女人總是喜歡為難女人的護理師公會。

她繼續說著:「明天才要做那個ERCP。」

據荳兒解釋,那叫做逆行性膽道攝影,使用內視鏡的管子,穿到膽的位置。
雖然這麼專業,而且沒有她們的話,整個治療流程根本無法完成,
可是小荳卻說:「我們的專業很廉價。」

她又補充:「而且很不值得。」

//////

11月10日,禮拜二。

小荳分享了一件故事。

「今天幫一個退休警察做麻醉腸鏡,結果他有麻醉的症狀。」

這種專有名詞,讓你不禁發問:「什麼意思?」

小荳說:「就是一直有作夢說夢話的症狀。」

「而且他罵得很大聲喔,甚至有他拔槍追捕毒販的過程。」

「他還罵死狗官!」

這句話讓你整個大笑。

「還唱歌跟大笑呢,他老婆說他的工作壓力太大了。」
警察的工作壓力頗大,看你開始長白頭髮就知道了。

小荳說:「他當時辦一個案子,把毒蟲給殺了。」

「雖然已經退休兩年了,但還是不斷地夢到這個夢。」

「心理創傷嗎?」你問。

「壓力太大,這件事情應該是存在他的潛意識。」

「所以麻醉最後誘導出這件事情。」

你說:「算罪惡感嗎?可是對象是毒蟲……」

這些可惡的人,活著也是危害社會不是?

小荳:「可能是心理壓力吧,因為他中間還說把槍放下,
不要動,你還跑!」

「他醒來之後說這個夢好真實喔,而且我們怎麼叫他都叫不起來。」

好身歷其境的故事。

這麻醉的效果彷彿是催眠一般,於是你問小荳:
「妳會不會麻醉我?然後問:『你喜歡我是真心的嗎?』

小荳大笑:「我不會問這種問題,這樣好像性騷擾病人。」

「不過我倒是有被病人問說,要不要當他女朋友?」

「也有因為我不給病人電話,結果他媽媽替他來要。」

漂亮的小荳有這種行情,其實你一點也不意外。

//////

如果有一天你被麻醉,陷入了催眠似的狀態。

「你喜歡小荳嗎?」

「我很喜歡她,非常非常喜歡她……」

上一篇:聲音的記憶

下一篇:妳的晚安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