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樓優惠天天抽 最高享5折優惠! 贊助
2017-11-08 20:00:00Brsuny

《迷迭香的名字》內文試閱〈杯〉



先前選杯時總是實用考量,選用樸拙、有蓋、不怕摔碎的不鏽鋼杯多時。最近新買了一對德國KONITZ「駿馬群」與「馬到成功」的精美瓷杯,設計師描繪出駿馬的神韻,栩栩如生充滿動感,而馬恰好與貓、兔並列三種我最喜歡的動物。小心翼翼捧著駿馬瓷杯在手,喝起茶來竟也特別溫潤有韻,整個人也跟著洋溢活力與雅興,煥然一新。所以人不該害怕改變;不該因為遷就現實、功利的考量而忽略了美的悸動與體驗;不該因為害怕心碎,就不去追求夢想、不敢去愛…。
 
且至中國古典文學的長流裡啣觴賦詩,以樂其志。細細品味「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的恬適,「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的溫馨,「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離情依依,「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池臺,夕陽西下幾時回?」的無可奈何,「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的落寞冷清,「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的兵馬倥傯與笑看生死。這些對不可知與不可預測人生、命運的幽微試探、叩問與喟嘆,只合用杯慢慢獨享啜飲,不足為外人道也。
 
既是談到了杯中物,又怎能不提寫酒詩寫得無人能及的李白?「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蘭陵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美酒當前,杯尚嫌不夠,得用碗了?)…,最鍾愛的還是〈月下獨酌〉,兒時習誦唐詩時,只知有前四句:「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飲成三人。」後來讀到「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那迭宕起伏的韻律與情味,玄天寰宇的神秘感應與敻絕的宇宙意識深深攫住了我,在在令我驚豔。
 
最近曉風颳起的「剩女」旋風,讓張曼娟〈誰來與我相愛〉再度被引用。談到才女的戀愛,我卻對《永恆的傾訴》〈可以把握住〉特別印象深刻:「杯子,也是相當私人的用品。所以,雖然擁有那麼多杯子,但是,我們最想用的常常是戀人的那隻杯子,分明不屬於我,卻想要擁有它。我曾經喜歡過一個男人,我們之間保持著一種美好的關係與距離,連指尖都不曾碰觸過。是一個很熱的夏天,我去辦公室找他,他看著我被太陽曬得緋紅的臉微笑,急著要找清涼的飲料給我。我斜倚在他的桌邊,看見他喝水的那隻極其普通的馬克杯,銀灰色的,杯緣有一個唇痕,我握起那隻杯,忽然有些衝動地嚷著:『好渴啊,先喝囉。』沒等他反應,我對準唇痕,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在那突然沉寂的五秒鐘裡,我看見男人怔忡的臉,變化出細膩溫柔的表情。既然用這種方式親吻了,接下來當然是免不了要談一場戀愛的。那男人就像馬克杯,溫厚實在,卻缺少了玻璃杯的剔透危險,偏偏那時候我還是憧憬一點刺激的。」那樣隱晦、含蓄、卻又無疾而終的戀曲,像《不說話,只作伴》〈誰在碼頭等我〉一樣令我感慨。
       
也是張曼娟的文字:「什麼都靠不住也握不牢,唯有一隻杯,只要你不摔爛它,便永遠在身邊。我對自己這隻杯便有著這樣的感情,它已經陪伴我十幾年,超過任何一個男人,任何一段愛戀,當我伸出手,隨時可以把握住」。我卻覺得杯固然難免成住壞空,人也難免生老病死、聚散離合,但廖輝英說得好:我們的人生,不也就是這個人陪一段、那個人陪一段,把握相愛的時候,瀟灑面對可能有(也可能根本沒有)的變局,人生所有的事,不就是這樣?所以,親愛的,願意讓我用您的杯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