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飯店/民宿 訂房最高省700 贊助
2017-11-15 20:00:00Brsuny

《迷迭香的名字》內文試閱〈蟬〉



抵達陽明書屋(原中興賓館) 時已是下午了,適逢暮蟬、騷蟬與蟪蛄的大合唱。蟬真是一種奇特的生物,彷彿牠蟄伏潛藏許久,就只為了嘹亮地唱一夏。
蟬,以其纖弱的身軀、短暫的生命,或清越或淒切的嗓音,成了中國文人們熱愛描寫的題材。於是乎,駱賓王在身陷囹圄之際咏蟬 :「西路蟬聲唱,
南冠客思侵。
那堪玄鬢影,
來對白頭吟。
露重飛難進,
風多響易沈。
無人信高潔,
誰為表于心。」
王沂孫則信手拈來詩鬼李賀的〈金銅仙人辭漢歌〉 ,巧妙化用於〈齊天樂〉中:
「一襟餘恨宮魂斷,年年翠陰庭樹,
乍咽涼柯,還移暗葉,重把離愁深訴,
西窗過雨,怪瑤佩留空,玉箏調柱,
鏡裡妝殘,為誰嬌鬢尚如許?
銅仙鉛淚似洗,歎難貯零露,
病翼驚秋,枝形閱世,消得殘陽幾度?
餘音更苦,甚獨抱清高,頓成薰風,柳絲千萬縷。」
既是談到了和蟬有關的古典詩詞,自是不能不提我最心愛的詩人李商隱:
「本以高難飽,
徒勞恨費聲。
五更疏欲斷,
一樹碧無情。
薄宦梗猶泛,
故園蕪已平。
煩君最相警,
我亦舉家清。」 
尤其是頷聯的深摯含蓄,哀而不傷,怨而不怒,就連一向對李商隱有些苛刻的詩評家紀曉嵐也不禁讚歎!
附:李賀的〈金銅仙人辭漢歌〉
魏明帝青龍元年八月, 詔宮官牽車西取漢孝武捧露盤仙人, 欲立置前殿. 宮官既拆盤, 仙人臨載乃潸然淚下. 唐諸王孫李長吉遂作金銅仙人辭漢歌: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
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
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眸子。
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
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
旅人 2018-01-08 19:33:52

謝賞紅樓心香及群蝶湧起

晚安安

旅人 2017-12-27 06:32:06

早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