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觀升級內部強化日規 2022登場 贊助
2021-11-05 11:25:08andie

太平紳士

20161105


因為可能又會落落長(其實根本就是,還有兩個重點又沒說到),所以,先說一下大綱:

1. 臺灣其實是個天堂
2. 未來知道人家是太平紳士 (JP),要肅然起敬一下
3. 關於另外一個大姊帶給我的啟發還是得要放到下一篇...

-------------------------------

是說,現在韓國正在示威抗議,但是,講英文的台卻在告訴大家怎麼保持頭髮濕潤....

好吧!不習慣逛街的人剛剛從那聽說超級有名的明洞夜市跟一堆強國人摩肩擦踵。只是還滿感謝強國人的消費力,讓攤販都可以簡單地告訴我們到底在賣什麼,要多少錢....

只是,每次出國,我都好想念臺灣的物價。

雖然在臺灣還是覺得貴,但是當這邊一小包10X15CM扁扁紙袋裝的栗子要價五千韓元,相當於美金五塊錢(我用這樣的算法比較簡單),所以,就是,一百五十塊的臺幣!!!!!

搶錢喔!

那個千頌伊的韓式炸雞,一碗(請不要以臺灣的麵碗來想像,請以貢丸湯的大小來思考),幾多錢?五千韓元!不過同行的老師說,真的很好吃啦!

然後當我們意識到,原來,一小包栗子跟一碗韓式炸雞等價的時候,栗子,突然,珍貴了起來!原來,栗子,是如此珍貴的食物呀(珍貴到用生命來交換的...是說如果栗子沒被我吃掉,一顆就是至少一條生命....難怪難怪難怪,難怪如此珍貴了)!不過韓國的栗子是烤的,不是糖炒的,少了那麼一點甜蜜的味道...

------------------------------

來,在講昨天另一位大姊(其實是香港社工界重量級的人士,吳國棟博士)帶給我的啟發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紹一下一個名詞:太平紳士。

還記得昨天的晚宴中,原本有位可以講一些普通話,但不太容易讓人聽明白的大哥是坐在我們這一桌的,那後來被請走了(這位大哥其實是弘道基金會的顧問,不老騎士就是由大哥他們策劃出來的)。但是被請走之前,因為交換名片的關係(我的其實已經用完,因為,記得要帶,卻忘記帶,所以只剩下皮夾內的四張,當然一下子就不見啦!),我看到了大哥的頭銜中『太平紳士』,四個字。原本想說再熟一點再問一下大哥那是什麼,結果,換了大姊來呀(我其實覺得大哥是故意的,非常善意的故意),所以,就,沒問到。

今天早上,有個很面熟的高貴女士在吃早餐時過來跟我打招呼,牽起我的手,她說,她記得我,我們在趙文滔老師的工作坊裡面我有跟她自我介紹(尷尬了,真的,超級尷尬,我,一定是整張臉紅透了),她說她是馬麗莊....啊!啊啊啊啊啊!

我整個人都要暈倒了,香港中文大學的馬麗莊老師主動跑來,還說記得我....然後重點是,我只知道人家很面熟,啊~~~~記不得人家的樣子有沒有藥醫?

老師說,一定一定一定要保持聯絡(老師給我很大的鼓勵,她說她在我的身上看到一般臺灣社工老師缺乏的實務熱情,她很喜歡)!社工老師一定一定一定不能只是做研究,沒有與實務結合沒有對實務有所貢獻的研究,對她來說,真的不是社工學術應有的樣子!然後我們彼此分享了可以讓彼此到對方的國家去的方法(對啦!就是研討會啦!我會去喔!老師辦的我一定要投稿,而且投到可以出席,重點是,跟義大利合辦耶!要跨足歐洲了),再跟老師要了一張名片(我這次來研討會的任務之一:收集名片。我們家主任有交代,為了明年敝校的國際研討會,要廣邀菁英與會,所以,我這次很乖,看到喜歡的人就跑去自我介紹要名片,對,當然要喜歡才去交換呀!不喜歡幹嘛讓自己還要痛苦地招待人家?誰邀的,誰招待耶!),同樣看到了『太平紳士』四個字。

啊?你們忘記我要說太平紳士了喔?

就說我的注意力缺陷已經有長足的進步,鋪梗可以鋪很長,然後把人家弄到注意力渙散之後(這叫做大家一起缺陷),再拉回來。

好,回到太平紳士。

因為老師的貢獻卓著名聲響亮,當我們的談話稍稍告一的小段落,就有人把老師劫走了。所以跟老師揮揮手之後,我想著有機會再來問問老師。結果,在今天的會議開始之前,昨天的紳士大哥就出現了,我趁機問了他什麼是太平紳士?

他很搞笑地說,就是很聽政府話的人,那因為聽話,所以政府就給個獎勵...

一定不是!大哥不像很聽話的人。

我請大哥講真的,我真的很想知道。

大哥說,真的是政府不討厭的人,然後要對地方有所貢獻,做了一些什麼熱心公益的事情,才能夠成為太平紳士。而且,每年只有五十個名額...我接話說,那真的是一種榮譽耶!

大哥點點頭,提到九七之後,原本打算廢除,但是經過香港民眾的爭取,保留了這種榮譽職。

我:那有了這個頭銜要做什麼或者可以做什麼嗎?

大哥:平常我們會定期去監所聽住在裡面的人是否有什麼事情要申訴...另外,如果我們在街上看見有精神疾病的人,只要兩個太平紳士的簽名,就可以請警察帶去強制就醫...

我:好像欽差大臣喔!

大哥笑得好開心,或許他從來沒想過原來自己會被看成是『欽差大臣』,但是,對我來說,去監所聽受刑人的聲音(以他的描述是所方會通知大家,太平紳士來了,你們有沒有什麼事件要申訴的呀?)就是一種,攔轎喊冤的概念,只是,太平紳士們更化被動為主動,進入監所傾聽受刑人的聲音...愈說,愈覺得是一種融合中西方文化的欽差...

---------------------------

真的大姊的提醒,要再另起一篇了....

我怎麼這麼多話呀?

啊說好的研討會分享呢?

那個,因為接下來的幾場讓我有意想不到的詫異,意思是,啊不是早知道?啊所以就,不分享了...只是,那個,原來個案研究可以成為研討會的論文耶!啊那個,我把之前的個案一個一個都拿出來分析一下,是不是就可以快速累積上百篇的文章了?

上一篇:入住山巔

下一篇:抉擇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