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aru全新大改款休旅 贊助
2013-03-24 23:31:04andie

大小之間






20130317

今天呀,我們很認真地去看畫展喔!

林惺嶽的畫展。那是他一生中重點作品的回顧展,可以看到一個畫家在生命的歷程中如何將他的成長歷練融入畫作之中...

一開始他大開大闔的巨幅畫作(那是需要升降梯來輔助作畫的),真讓我眼界為之大開。那氣勢之磅礡,尤其是他似乎偏好特寫近距離的畫法,細節,再也逃不過明眼人的眼睛,每一筆,每一奈,輕率馬虎不得。而且當東西被放大了,有時候我們就容易失了焦(如果你們有近距離看過油畫,就會知道我的意思。油畫似乎就是由一點一點的油彩整個構築出來的,近距離根本看不出那是甚麼,一定要有些空間,整體的意象才會跳了出來),不記得原本我們在哪裡了...不容易!我只知道,那不容易!

只不過,得老實說,他那三十多歲左右超寫實的作品,或許是因為時代的關係,或許是因為年齡的關係,看得我頭都痛了,不只暈,還不斷地抽痛...後來幾乎是逃跑似的離開了展覽場...但是,我們也知道,留下個未竟的事宜,可能更卡住了我們...於是,頂著大太陽,在車水馬龍的中山北路上,一步一步地往圓山飯店的方向前進,想說國家級的飯店應該可以讓我們昏沉沉的腦袋休息一下,也補充點能量,回來再好好地感覺這個肩負著時代使命的藝術家...

啊可是真的不是我在說,圓山飯店,這個老字號的飯店,哎呀呀!得要加加油啦!價格,不便宜,東西,不...花了八百多元吃了午餐之後,我們又跑去麒麟咖啡廳喝下午茶(看看能不能平衡一下不滿足的感覺)。原本,我們只想喝咖啡的,可是普通咖啡一杯的價格,吼,暈倒暈倒暈倒,所以,索性就點了下午茶。只是吃了之後,喔~~~~天哪!圓山飯店耶!國家門面,不是嗎?怎麼會這樣?我這個不太會批評人家的人(我自己覺得啦),吃到圓山飯店的食物,唉!怎麼說呢?他們的CEO或董事長都不吃自己的食物的嗎?還是他們都只吃自己的食物,不知道還有其他好吃的?

不過,至少,肚子不餓了,所以呢,我們邊走邊玩,一路照相照回北美館。

深吸一口氣,再度進入了林惺嶽的畫作中...這次,我們把他的經歷帶進畫作中去了解,然後,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憂國憂民的情懷,在他的六、七十歲仍然存在,只是,少了聲嘶力竭,而是多了瞭解與期許...

第一次,看畫展看得這麼累,因為,第一次看得這麼認真(我們出館又入館,把三十元的門票淋漓盡致地運用了)...第一次,看畫展看到有人站在我的身後,想要知道我看到甚麼是

下個星期日下午,林惺嶽的座談會,我跟阿姐正在考慮,是不是要再回來一次,面對面地去和這位藝術家有個連結...而且,我們還有個典藏修復展還沒看...好忙喔!連假日都這麼忙耶!怎麼辦?

-------------------------------

20130324




現在每周都有活動耶!想想,也還真的滿奢侈的!不過,我有一個很好的藉口喔!這個藉口叫做:擴展視野!

今天做甚麼呢?今天哪,一早去北美館把車子停好(果真一早去就可以停免費的車呢!),散步到圓山捷運站,搭捷運到新生北路一段的六號茶餐廳吃早午餐。這家餐廳很特別,算是在台北市中心,但整個的場地,不吝嗇地給客人足夠的空間,不僅椅子不會碰到椅子,連其他客人在聊甚麼,我們也聽不到啦!

重點是,東西滿好吃的呢,價格又真的很親民!跟上星期的圓山一比,唉,真不知道該怎麼說...

然後呢?吃飽喝足之後,又搭車回到美術館,準備聽林惺嶽老師的演講。

這場演講呀,如果,引言人或所謂的評論人可以少說點話(我們就略過這個知名的評論人了,他在我的心目中已經有了一個好大的叉叉),或者,甚至不要說話(他在拉拉雜雜講了將近一個小時關於他對林老師的認識與理解,而不理會聽眾是否想要知道而且已經陸續睡著之後,甚至這樣介紹林老師:【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來歡迎今天真正的主角:林惺嶽老師!】天哪!難不成他老兄真以為我們是因為他才去聽演講的?套句我們系主任常有的玩笑話:【您哪位呀?】),我想,那整場演講一定會更熱烈,能夠激發出更多的火花!

林老師,一個將這片土地放在心裡的藝術家,他在演講中,讓人看見他的高度。他說,【一個人的重要性,不是由他人決定的!】某個人對臺灣藝術的影響或對臺灣社會的影響,並不是取決於國際社會覺得這個人有多優秀而定,而是臺灣本身,我們自己,是不是認可那個人對臺灣的影響?決定的人,是我們自己!他說,當人家說甚麼,但卻不是我們心裡認同的時候,我們要有那樣的膽敢,要敢說出:【去你的!】(我猜,不必然是真的講出來啦!但是,至少在心裡,我們要知道,他們知道個屁?要膽敢於相信自己的執著!)

評論人問了他一個讓我翻白眼的問題:畫畫真能讓您得到心靈的平靜嗎?

林老師說,繪畫對他來說,是創作!那是他想要留給這個世界的甚麼!他繪畫,他堅持作畫,並不是在找尋心靈的平靜!他的繪畫,在表達他想要說的話,想要透過畫,讓人家知道他想說甚麼,想要影響更多人。只不過,有時候人們依舊不理解,於是,他著書立說,透過文字,試圖讓更多人理解:藝術,要從文化的高度,時間的脈絡與世界的觀點來看...

老師說了一句話,讓我有很深的感觸。他說,他為什麼開始畫巨作?因為在大自然之前,我們真的都好渺小,然後因為這樣的渺小,才會開始了解甚麼叫謙遜:【當我們拿著畫筆,畫著小小一張紙,用著幾筆劃隨隨便便就想交代自然的複雜狀況時,那叫做狂妄!】聽了之後,忍不住,我跟室友阿姐都拍手叫好!

因為大,所以,我們才會知道自己小,因為我們知道自己的小,所以才願意獻身於大!

整場演講,我們坐在第二排的中間,跟林老師,有著相當近距離的接觸,其實,我們很知道,老師很喜歡阿姐跟我的回應,或許,甚至我的白眼,老師都有種瞭然於心的懂得。當演講後,詢問有沒有人要發問,阿姐慫恿我,她小聲地說:【施老師要不要問問題?】我搖搖頭,轉過身,接上林老師的眼神,他有些戲謔地對著我們說,【甚麼事情都可以問喔!】甜甜地回了他一個笑容,謝過了林老師的好意,也將對他的讚賞全然地給了他...

很開心我們還是來聽了這場演講,因為,當初他的畫帶給我的感覺,某種程度上,也是他想要給我們的感覺!而在生命的這個當口,能夠親炙大師的化雨春風,有了這樣的一場交集,我想,除了謝謝天地的安排之外,也要謝謝自己願意走出既有的生命規格,看見不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