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魚油蝦紅素限時優惠第二件999 贊助
2015-09-25 07:20:25orangebach

白工

公司最近流動率很高---阿不是一直都很高嗎?
前陣子同事A被操到身體狀況低落,離職走人。在他走之前,曾經有一次提了一個案,老闆明示暗示這案不成,A還是跟對方接頭了,事後老闆更明確地跟他說這案子不用做,A才悻悻然打消退堂鼓。
我記得當時自己以一個自以為聰明的資深前輩的身分,暗地裡跟好友嘲諷A:「老闆都不要你做了,你幹嘛還做?那意思很明顯嘛,是不是?還跟對方聯絡,唉,幹嘛浪費那個力氣。」
最近來了一個新人,對職場很沒經驗,非常白的一張白紙,協助我完成一張急單,畢竟因為時間太趕,因為他要完成的部分很小,我也沒有交代很清楚他要做什麼,而他也沒來問我,以至於事後他做出來的結果完成度很低,我只用了極小的一部分;換言之,她做了白工。
事後,我又暗地裡跟幾個好友講起這張白紙,說起她做的白工:「新人第一關好像就是做白工」。
一個禮拜以後,兩位資淺同事的事情一併發生在我身上:我提的一個案,不但是被同部門老闆質疑,還被別部門老闆打槍,我不服氣,還是做了。進行到三分之一左右,事實證明老闆們的質疑是對的,這案子時機未成熟,此時我應該停止然後快點另想替代方案,但我還是把所有既定會議開完,再另想辦法--這耗掉一整個工作天,而且沒吃午飯,餓到下午在外面咖啡廳開會時,把一整杯熱巧克力當水喝。
務實點看,這一整個工作天應該著眼於鋪陳尋找新方法,並且想辦法找到角度快點切入執行細節,越快越好,但,我選擇做白工。
因為耗掉這一整天,今天上午六點不到,半夢半醒間想到我的白工以及我的替代方案跟白工一樣白,以及當日持續該進行的行程,想想還是快點起身吧,於是拖著生理期第一天、必備的倦怠感和混沌感坐在電腦前面繼續補白。
突然發覺,原來嘲諷新同事的蠢作為,現在全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且蠢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超過數倍有餘,蠢到極點。可是我還是做了。
所以現在我該高興,自己竟然有著跟資淺同事一樣的無敵青春嗎?證明原來需要年輕的是心智年齡而不是實際年齡?
我選擇務實地高興:相較於好友們逐漸瀕臨停經前期的經期不穩,感謝自己還有生理期。
然後---現在乖乖地回去做成熟人該做的事情。
公司最近流動率很高---阿不是一直都很高嗎?

前陣子同事A被操到身體狀況低落,離職走人。在他走之前,曾經有一次提了一個案,老闆明示暗示這案不成,A還是跟對方接頭了,事後老闆更明確地跟他說這案子不用做,A才悻悻然打消退堂鼓。

我記得當時自己以一個自以為聰明的資深前輩的身分,暗地裡跟好友嘲諷A:「老闆都不要你做了,你幹嘛還做?那意思很明顯嘛,是不是?還跟對方聯絡,唉,幹嘛浪費那個力氣。」

最近來了一個新人,對職場很沒經驗,非常白的一張白紙,協助我完成一張急單,畢竟因為時間太趕,因為他要完成的部分很小,我也沒有交代很清楚他要做什麼,而他也沒來問我,以至於事後他做出來的結果完成度很低,我只用了極小的一部分;換言之,她做了白工。

事後,我又暗地裡跟幾個好友講起這張白紙,說起她做的白工:「新人第一關好像就是做白工」。

一個禮拜以後,兩位資淺同事的事情一併發生在我身上:我提的一個案,不但是被同部門老闆質疑,還被別部門老闆打槍,我不服氣,還是做了。進行到三分之一左右,事實證明老闆們的質疑是對的,這案子時機未成熟,此時我應該停止然後快點另想替代方案,但我還是把所有既定會議開完,再另想辦法--這耗掉一整個工作天,而且沒吃午飯,餓到下午在外面咖啡廳開會時,把一整杯熱巧克力當水喝。
務實點看,這一整個工作天應該著眼於鋪陳尋找新方法,並且想辦法找到角度快點切入執行細節,越快越好,但,我選擇做白工。

因為耗掉這一整天,今天上午六點不到,半夢半醒間想到我的白工以及我的替代方案跟白工一樣白,以及當日持續該進行的行程,想想還是快點起身吧,於是拖著生理期第一天、必備的倦怠感和混沌感坐在電腦前面繼續補白。

突然發覺,原來嘲諷新同事的蠢作為,現在全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且蠢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超過數倍有餘,蠢到極點。可是我還是做了。

所以現在我該高興,自己竟然有著跟資淺同事一樣的無敵青春嗎?證明原來需要年輕的是心智年齡而不是實際年齡?

我選擇務實地高興:相較於好友們逐漸瀕臨停經前期的經期不穩,感謝自己還有生理期。

然後---現在乖乖地回去做成熟人該做的事情。

上一篇:實習生們

下一篇:五十歲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