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不是鐵打 贊助
2017-05-14 15:47:42orangebach

五十歲的啟示

最近執行一個計劃,團隊裡有同事N。


N是我原部門的同事,是同事裡面交情好的前幾名。在原來的部門,她比我資深許多,戰功也比我多出不少;她比我後投入新計畫,我們的角色出現變化:論年資,她比我資深、職級也比我高;但論執行計畫的經驗,我變成她的前輩。


計畫分成兩段,這兩段是架構相同的兩段,N和我分別執行其中一段,我同時要負責協助她上手。


我先說為什麼N在原部門做得好好的,卻想要橫生枝節做與原先職能無關的跨部門計劃。


去年底打考績、績效面談的時候,N被告知減薪,理由是她進公司的時候敘薪過高,最近全公司調整薪資結構,她的薪水不符新制結構,所以調降薪水以符合公平原則,剛好我們前同事到新公司發展不錯,像N朝手,N便萌生去意;不過跳槽後的薪水比她調降後的薪水低,所以N雖然想走,可是並沒有下定決心。


儘管如此,N仍向主管提出辭呈。由於她戰功彪炳,老闆當然慰留,同時也丟出另個可能:「既然你對原來的工作內容感到厭倦,不如來做做跨部門計畫?」N答應了。


N開始執行跨部門計劃後,發覺這件事情跟她原本想像差異頗大。


N原本的工作八成以上可獨力完成,與其他同事合作的比重低,而且獨立完成的結果幾乎完全影響最終結果;相反的,現在的工作八成以上都要靠別人才能完成,她所能獨力完成的比重大概一成,對於最終結果影響有限。


當她發現與她預期差非常多的時候,她拿出過往使命必達的精神,卻也止不住內心的焦慮。一方面跨部門任務有太多瑣碎細節,初登板的她很容易掛一漏萬;另方面她又發現顧到細節便沒時間顧到需要獨立完成的工作,結果進度大慢,速度一慢,累積沒處理的細節便更多,然後更慢,便更焦慮,她整個人落入黑暗的無限迴圈,轉不出來。


另外,始料未及的是,N不適合這份跨部門方案,計畫牽涉到辦活動,N缺乏從紙上計畫預想現場的想像能力,同時也對現場沒有感覺,導致她反應慢且一問三不知。


我試著從旁協助她,可是角色變得很怪。我是她的後輩、又是她的好友,現在卻成了她的coach。當朋友我是好朋友,雖不療癒卻很有建設性,可是當coach我卻是個嚴師,原本說話就很直接,尤其情況緊急或者屢勸不聽,我更沒有嚴詞修飾,N好幾次覺得我給他壓力很大,我乾脆閉嘴。


昨天計畫執行結束,客戶的滿意度創歷史新低,N看來頗為失落,我也沒辦法安慰她,希望在此周末,她能好好調適。


在這整個過程,我緊盯N的人,因為無法插手協助她,等於是個旁觀者,從她身上我學到幾件事。


一、五十歲關卡:四十歲不是個關卡,是三十多歲的延續,以致三十遷移到四十歲,沒有太多感覺,即便四十多歲,心態上也跟三十幾歲沒兩樣,可是五十歲這一關不同。


N之所以想要轉換,最重要的關鍵是,沒有擔任主管職的她,雖然戰功彪炳,可是看著二三十歲的新進同仁跟她做著一樣的事情,N逐漸對自己產生懷疑:難道我要一直跟資淺的人做一樣的事情嗎?她不要。跨出去換家公司?薪水比不上原東家。努力爭取當主管?去年才升了跟她同級的其他人,接下來要升遷不知道要等到何時。剩下做跨部門計劃一途。


超過五十歲才想到要跨這一檻,時間的確太晚,五十歲要能安度中年,這個門檻最好在五十歲以前就跨過,也就是在旁人和自己都還沒有對你產生懷疑的時候,跨過這一檻,把自己推進另個領域,五十歲才不會產生自我認同危機。如果五十歲才開始要面對這個問題,這一大步就會因為你的位置降低,而被迫跨得更大。所以個人轉型最好在五十歲前完成,否則辛苦加倍。


可不可以不要轉型,選擇原地踏步?當然可以。原地踏步也是一個選擇,但未必容易。原地踏步的成本是,你得有心胸承受比你資淺、經驗不如你的人,跟你越來越接近,成為你同梯的競爭對手,甚至超越你成為你的主管;你得看開這一切。這句話說得容易,但是當這個時刻來臨時,我覺得多數人應該會發現自己其實沒有原先想得那麼看得開,等到發現真相再開始努力,成本和風險絕對比提早準備高出數倍。


二、戒掉笨努力:亞洲人做事迷信努力的功效,可是真相是,世界上就是有你靠努力無法企及的目標,通常在此時你也會殘酷地發現,世界上就是有人只要呼吸就是可以做到你無法企及的目標。


一旦發現這種情況,你該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加碼你的努力,剛好相反,而是停下來別做任何事;你要冷靜下來,開始盤點自己。盤點自己甚麼呢?究竟我是不是遇上一件我根本不擅長的事?


-->是,在不放棄的前提下,能不能調整工作內容?或者有沒其他選擇,諸如計劃裡的其他功能角色?有沒可能往後退一步,拉長學習曲線?
-->不是。找出讓自己表現不佳的理由,然後解決它:不喜歡?想辦法找出一個喜歡的點;討厭合作的人?想辦法找出對方的優點。做事的方法不對?找值得信任的前輩檢討你的方法,指出盲點。時間管理有問題?想辦法紀律自己。過度焦慮以致無法專心?給自己靜下來的空間和時間。


千萬不要無視於任何阻撓你權力工作的理由,或者用努力去掩蓋無力面對自己的軟弱,這都無法解決問題。雖然我們從小習慣謳歌努力的價值,但是努力跟毒品沒兩樣,容易成為職場上過度依賴的嗎啡,吸再多都無法解決你真正的難關,只是短暫讓自己心安,終究還是要面對自己。


三、拿掉無謂的身段:身段跟自尊是兩碼子事,卻很容易混為一談;你以為在維護自尊,極有可能是在維持身段。身段和自尊的差別在於,身段是為自己感覺良好,自尊是為了更高的價值觀,通常為了群體利益。


我同事N在執行跨部門專案的過程,一開始便把自己要擔任的角色想得太簡單,所以當我花時間跟她做JD(Job description)時,她其實沒有感覺--也可能是我溝通方式不對。接著,整個過程她很少尋求幫助,也很少發問,她都以不求甚解的態度讓這些細節過關,她覺得她可以應付,可是當團隊裡其他成員問她要怎麼做的時候,她又一問三不知。我有陣子積極提醒,她便覺得我給他壓力很大。


在我看來,這當中便有牽扯到身段的問題。她難免認為她自己資深、職級高、經驗豐富,她認為自己該要有獨當一面的能耐,可是忽略換了一盤棋局,過去的經驗未必適用,她該歸零以對才是。面對全新棋局,每個人一定都很混亂,要快速上手最好的方法,就是放手讓周圍的人調整你;換個角度看,你得踩著別人的經驗往上墊高。


這件事情的挑戰就是身段,身段會讓你聽不進真話,周圍的人一旦發現你聽不進真話,他們便會識相的閉嘴。表面上看這是尊重你的話語權、給你空間,實際上卻是讓自己在團隊中陷入某種危險的孤獨,這種孤獨的風險在於你會陷入偏差決策而不自知,最後也只有你一人承擔結果。


結局成功,你不會多開心,因為團隊其他成員沒有參與感;結局失敗,你失落感會加倍,因為團隊其他成員覺得那是你的問題。這一切都會讓人身心負擔過大,而這都是身段惹得禍。


N很難過,我並沒有安慰她,安慰無非又是讓她感受更不好而已。


我很感謝她走在我前面,成為我的老師,也讓我了解,此時此刻,四十五歲的我不但要認真工作,而且要盡力做到最好,讓自己多承受些壓力和責任,才是職場人士的專業,也才對得起自己的未來。


上一篇:白工

下一篇:給同事的臨別贈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