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subishi 超強新車發表 贊助
2020-08-16 08:00:00kappa

褰裳涉:第十二章 思慕

第十二章 思慕

於是她們相約在魏思洋交班之後。不過,等魏思洋交班結束,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早上九點多了。她輕鬆在同樣的地方找到了莫尹蓉,用著和前一晚差不多的姿態站著,見她出來朝這裡眨了眨眼,彷彿在樹下,她守了一晚。

莫尹蓉帶著魏思洋上了機車。莫尹蓉把車穩住,讓魏思洋也上了車。她伸手反握,把一雙冰涼的手兜向自己的腰間,這才發動機車轉彎上路。

兩人保持沉默。魏思洋覺得昨晚自己衝出來對著莫尹蓉喊:「我們需要談談」那股子勇氣已經消失了。

談談?談什麼?

魏思洋隔著大衣,用手緊緊扶著前面那人的腰,感覺那人溫暖的體溫絲絲縷縷的隔著幾層布料傳遞到指上,溫暖異常。安全帽裡起了一層水汽,沒多久就徹底遮蔽了魏思洋的視線。

想你,想碰觸你,想感受你。

想得發瘋。

魏思洋在不知不覺中淚流滿面,帶著忙碌後的疲憊和滿心渴望,在心裡放肆的叫囂。我真是太不知足了。可是卻不想知足。想要更多!

魏思洋放鬆了肌肉,慢慢前傾往莫尹蓉靠去。上車時她和莫尹蓉的座位相貼,四腿緊緊相貼,隔著衣料在寒冬無力的陽光下,莫尹蓉是她能觸及的,寶貴的熱源。

魏思洋像是沙漠中乾渴的行者,而莫尹蓉是她想要的那囊水。她把嘴湊近水囊,想貪心的喝光,一滴不剩。

她放鬆貼在莫尹蓉的背上,抱著腰的手環得更緊,左右手交扣疊在一起,感覺熱氣在兩人相接之間升騰,她與她,共同的。

如果有紅外線感測儀,魏思洋恍惚的想,這裡一定是陽光的熾白色。

她覺得自己在心中有道牆,包裹著柔軟的心。牆外是重兵布防,嚴格看守,而在牆內的不是城堡,是牧草一片的農家景象,雞啼牛鳴,一派安寧和諧,而且莫尹蓉在裡面。在不知不覺間,她走進了自己的生命,而且魏思洋沒辦法再對她關上門。

下車的時候,魏思洋面對著牆角脫下安全帽,手指不著痕跡的擦過臉頰,回身把安全帽遞還給莫尹蓉,笑了一笑,先走進了公寓。

她們上車前沒有討論要去哪裡,可是來到莫尹蓉的公寓,魏思洋覺得這是最適合不過的地方,讓她們好好談一談。

魏思洋坐在沙發上,輕輕咬著下嘴唇,悶不吭聲。

莫尹蓉倒了兩杯水,放了一杯在魏思洋面前,自己坐到茶几對面。

談判的架勢。諮商的架勢。魏思洋心想,這該死的冰冷的儀式。

她思索著該怎麼開口,這不是規畫好的場景。

「我喜歡你。」如果她露出那心理醫生一般莫測高深的表情,怎麼辦?

「我喜歡你。」如果她說,抱歉我不能接受……

「我喜歡你。」如果她說,我跟你不能是那個關係……

「我喜歡你。」如果她說,以後還是少往來吧。

說,不說?溫水煮青蛙,像自己以前沒注意到那樣,還是快刀斬亂麻,早死早超生?

魏思洋不自覺五指成拳抵在唇上,遮住被自己緊張得咬到綻出血珠子的嘴唇。怎麼做……怎麼做?魏思洋覺得她簡直不是她自己,一向自以為傲的果斷和樂觀到哪去了呢?

沉默間,世界在人們沒留心的時候顫動一下,地球就像減低了運轉速度,被按下了慢動作播放的按鈕。魏思洋茫然看向那個造成慢動作的始作俑者──

莫尹蓉不知道何時已經來到她身邊。

魏思洋遮著嘴唇的手被堅定的移開,臉側感覺到手的溫暖。

然後魏思洋看到她緩緩靠近,用影子完全遮蔽了自己,再感覺到一片溼軟的東西在唇上輕柔觸動。

退開時,莫尹蓉唇邊沾上一抹瀲灩的血色,用舌尖舐去。

 

魏思洋腦袋「轟」的一炸,被雷劈了似的僵住,一根指頭也動不了!

莫尹蓉笑了:「怎麼傻了?」

「呃……那是……」魏思洋說不出話來。

莫尹蓉再笑:「這麼傻,該不會沒注意發生什麼事了吧?」

「喀──」魏思洋感覺心裡有座冰山崩解,感覺如釋重負又混亂不堪,艱難的轉動眼珠,看向已經在自己身邊坐下的莫尹蓉追問:「你這意思是……?」

只見她用很誇張的神態嘆氣,接著正色,恢復她一貫的淡雅平和的神色,輕聲說:「我明白。」

 

「你明白?」

莫尹蓉點頭。

「你接受?」

莫尹蓉再點頭。

「你確定……是我?」

莫尹蓉第三次點頭。

「為什麼?」

她又沉默了一陣,終於開口:「因為我也喜歡你。」

「……那為什麼,為什麼……」魏思洋急了。

「為什麼我不曾有所表示?」莫尹蓉的表情突然暗了下去,目光瞥向別處。魏思洋看著她,心吊起老高,等待著回覆。良久之後,莫尹蓉驀然回首,臉上少了總是平和的笑容。她像是下了某種決心,向魏思洋的方向傾身,再一次用影子籠罩了魏思洋,最後打破沉默,在魏思洋耳邊低聲說:「我會說的,請你信我……」

聲音低磁更勝以往。一陣低沉共振引起了暈眩,壓迫感向魏思洋襲來。她突然全身脫力,仰頭往後栽倒,意識迷失前,努力掙扎著想擺脫那把她推入夢境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