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駕】Hyundai渦輪油電來襲 贊助
2020-08-17 08:00:00kappa

褰裳涉:第十三章 碧葉成泥I

第十三章 碧葉成泥I

人倒下時,莫尹蓉急忙伸出雙手兜住。她把那人攬進懷裡,感覺到幾下微弱的掙動。莫尹蓉臉上出現了一片茫然的神態,似乎忘記自己才是那個壓制了對方神識,造成昏迷的元兇。一時間,她覺得只要能攬著人,也足夠了。

小鏡的五彩流光即時出現在一旁,用不可思議的語氣說:「我真不敢相信你這麼做了!」

茫然的目光慢慢恢復了焦距,莫尹蓉勉強收斂心神,肩頭起伏不定,她無聲的喘息。

自從上次事件之後,莫尹蓉就在思索,魏思洋身體裡的「魏思洋」到底是怎麼回事。莫尹蓉需要一個契機,一個不會再意外讓生靈脫體造成傷害,卻可以揪出這具身體裡的「它」,讓莫尹蓉逼它攤牌的機會。那個契機一定是「魏思洋」神識最脆弱的時候,才能被輕易壓制,喚醒另一個「它」。

沒想到魏思洋居然是個柔韌的性子。柔和但堅韌的靈魂,一時之間讓莫尹蓉覺得她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毫無破綻。這陣子的時間相處下來,莫尹蓉硬是沒有找到恰當的時機。今天總算出現了對方心神動搖的時刻,卻居然是這種情況。

莫尹蓉是那種定下目標一定要追求達成的人。於是她出手了,用自己的魂壓抑了她的靈,讓她深陷在潛意識中沉睡。

很合理,畢竟魏思洋是那個曾經以生靈之姿,堅定拒絕了莫尹蓉召喚的人。

「莫兒,你……是不是親手毀了她的重要時刻?」小鏡有點猶豫的說。

莫尹蓉表情木然,想做出苦笑的表情卻做不到。她感覺心頭血淋淋的。她的美好時刻,何嘗不是她自己的?

她把魏思洋在沙發上輕輕放下,自己坐在一旁,平靜的調勻了呼吸,努力讓自己再次恢復清明。

片刻之後淡然的神情回到了臉上。既然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那麼盡快完成吧!

 

莫尹蓉拉上了厚重的窗簾,把日光阻絕在窗戶外頭,整間房子變得密不透光,伸手不見五指。

「小鏡,」她的聲音從黑暗中傳出來,幽幽的,彷彿從很遠的地方飄忽著響起:「幫我。」

「好啊!」五彩的光點飄浮著,雖然其實小鏡不太確定要怎麼幫忙。

「嚓──」聲音微響,接著火光一閃,室內恢復了少許的光亮。莫尹蓉不知從哪裡拿出了造型古樸的長明燈,用打火機點燃了燈芯,眼睛在燈火下閃耀。長明燈被輕輕的放在一旁,在小茶几上抹開晦暗曖昧的一圈光暈。

「我要叫醒那個它。」莫尹蓉用下巴朝沙發示意:「我知你不喜歡那東西,但我需要你。」

小鏡連個「為什麼」、「我要怎麼幫你」都沒問,爽快答應。莫尹蓉愣了一下,不禁感動說:「你真好,以前一定是好人。」

小鏡哼了一聲:「我現在也是!」

笑意終於從她眼角綻了出來,莫尹蓉指著燈,低聲交待:「你要留在光線照耀的地方。」

兩人沒有其他廢話。小鏡等了一會兒,最後聽見莫尹蓉深深呼吸,咬破食指,抽出符紙一口氣以血成符。一畫到底時,符紙迅速的燒了起來,這次閃現的不是召靈的綠光,而是瑩亮的藍色光暈!

那光暈……看起來和小鏡在湖邊召靈時曾閃現的光澤完全相同。

隨著符篆化為灰燼,室內光線只剩長明燈的昏黃火焰,沙發上的人動了。

如同莫尹蓉的料想,這次的喚醒過程更為容易,生靈還在身體裡沉睡,它卻已經能主宰肢體與神志。她暗暗嘆了口氣,雙臂環抱靠向牆面,在黑暗中看著那人坐起,眼睛睜開,紅色的眼眸轉過來,注視著自己──還是那滿面悽然的神態,臉色蒼白。

莫尹蓉等待,讓沉默蔓延到所有角落,才出聲打斷那份開始往自己腳底浸潤的厚重黏稠感。

「我們又見面了。」

沙發那頭一動不動,保持著沉默。

「你是誰?」

這句話一樣石沉大海。

莫尹蓉收回視線,站直身稍微頓了頓,繼續說:「我不知猜測是否正確。你是──殘仙?」

沙發上投來灼灼目光,莫尹蓉知道這個推斷沒錯。「殘仙」指的是神在消亡時,消散的神格在人世間留下的碎塊殘渣,莫尹蓉只在古籍上讀過,從來沒遇上。剛開始她也只是胡亂猜測,畢竟能與她極霸道的驅邪熱血相抗衡的,可能性不會太多。

可是諸神業已隕落,天道毀滅日久,就算在世上殘留神格,也幾乎破碎到不可能獨立在軀體中清醒,不像眼前這具。

是什麼原因造成這具殘仙如此完整呢?它能獨自清醒,甚至之前在安魂符的作用下,連魏思洋堅定固執的生靈都被拽得脫體,遠不及它強勢。

莫尹蓉對於這個殘仙有著諸多疑問,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你不可以在這個身體。」莫尹蓉低聲說。沒有人能承受身體裡這麼強大的另一具神識,她不能袖手旁觀,等著魏思洋身體裡的殘仙意識逐漸覺醒。那樣的話結果只有兩種,其一殘仙的存在與生靈衝突,神志矛盾癲狂而亡;其二神志得以維持清明,直到凡胎肉體承受不住巨大的神魂而暴逝。莫尹蓉甚至可以想像,有著水晶般透明而堅強意志的魏思洋會是後者,她會笑著度過每一天,帶給周圍的人活力與快樂,直到……

莫尹蓉陷入思緒中,醒過神時赫然見那殘仙一手平舉,伸向長明燈的方向。昏黃的燈光跳動,火焰彷彿更低了。她回首,看到小鏡原本圓潤的光點,現在正從晦暗的燈火處現出絲絲藍色的光澤,向著殘仙那兒延伸過去。她心頭一驚,趕緊用手一拂,把小鏡推回燈下,一時情急向殘仙低喝:「不准!」

殘仙被她的動作阻隔,冷漠的表情在臉上閃過。

莫尹蓉穩住心緒,壓抑暴起的怒意。總有些對象值得敬重。對方畢竟是殘仙──殘了,依然是仙。她沉聲解釋:「我朋友,不要傷它。」

它再次看向小鏡的方向,眼中的血色似乎被溫潤的藍色光澤沖淡少許。莫尹蓉一口氣還沒鬆到底,殘仙的手又再次舉起。

這次伸向了她,停頓在空中。莫尹蓉愣了一下,似笑非笑看向殘仙,繼而偏首向著小鏡所在的瑩瑩燈火:「──交給你了,照顧好我們。」她走到沙發旁,沿著側邊靠坐在地上,閉上眼睛時,讓一雙蒼白的手從背後纏繞了自己。

uni2019 2020-08-18 15:29:32

坑不怕大,有白起給您墊~三十萬夠了吧?
你不要把故事藏起來,謝謝。再會。把所有彩虹都帶走~

uni2019 2020-08-18 10:56:12

ok,您對多而不當,大而無用這兩句是略有所聞吧,如不,您看到我的那些跟您的相比就是答案。

我現在在倒著讀您的故事,有時候倒敘也很有意思。現在還沒摸到故事的大概,只知道其中一個主人翁是醫生...人生如棋,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one never gonna know what it is until one tastes it. Movie Forrest Gump
㊗️好

版主回應
誠心說,客氣了。您故事的邏輯是清楚的,而且持之以恆令人佩服。
我這是在混沌中走線,目前大概出來不到1/4的情節就得暫停了,挖的坑都還沒填洞……可以等以後有續集再摸大概在哪喔。XD
Have fun writing!
2020-08-18 15:21:16
uni2019 2020-08-18 08:05:43

這...這才算遊戲之作?!你也太會玩文字遊戲了吧~~~
「八百」看沒?
不知道你還對戰爭片有興趣沒?多嘴雜音一下。書看過一下...

歐米茄,遊戲之作而已!厲害厲害

版主回應
咳,這位大哥,你寫的每章字數都超過我吧?那才厲害。
我最近對影視缺乏耐性,哈哈。
2020-08-18 09:3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