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aguar霸氣登場 贊助
2020-08-14 08:00:00kappa

褰裳涉:第十章 重逢

第十章 重逢

生活重回軌道忙碌的運轉。魏思洋醒來那天被安排了一整天的檢查,主任醫師堅持要她休五天假後再回來上班,最後在魏思洋苦苦哀求與再三保證她沒事之下縮短為兩天。

沒辦法,最近醫院最缺的就是人手。而且在魏思洋心裡,她很懊惱自己不中用:怎麼就倒了呢?還找不出具體原因!難道真是抗壓力太低的引發的心因性疾病?魏思洋回到崗位上,覺得同事的看向她的眼神滿是殷切的關懷,不過經過她的大腦折射,轉化為揶揄──那是自己對自己的憤慨,讓她難受。

好在醫院的工作的確忙碌,很快的,那份自責也被銷假後忙碌的班表壓縮到幾乎消失,也幸好接下來魏思洋看起來就像以前一樣活力四射,精力十足,回到以前她那像上緊發條的體能狀態,彷彿一鬆手她可以機械狗似的立刻原地彈起翻個跟斗。這個狀態的她趁底融入了醫院生活,讓大家也都放心了。

 

莫尹蓉也安份了許久,白日診間問診,夜裡出外尋靈。整整一個月,她沒有去找小醫生,生活的齒輪平靜的運轉。唯一不同的是,那雙血色的眼睛和失落的眼神偶爾回浮現在她腦海裡,彷彿在眼前不斷回放,讓她悚然而驚。

那天從醫院回來之後,莫尹蓉問小鏡:「你當時為什麼不敢出來?」

光影開始顫慄,她甚至可以想像小鏡躲閃的視線,發抖的全身──如果它有真的形體的話。

「她她她……那時很奇怪,」小鏡急切的解釋:「很可怕,但我說不出來……感覺好像豔陽高照你還叫我在大庭廣眾現身,我做不到。」還有,以一個生靈的眼光來看,小鏡覺得那時刻床上「那東西」簡直超乎尋常的存在。如果小鏡自己是LV1的小小靈體,那人大概LV99999999,等級落差大概差這麼多,他哪敢出來丟人現眼?不過,這話太孬,小鏡愛面子說不出口。

「我感覺不是那樣。」莫尹蓉站起身平靜的說,像在回答小鏡說出來的那句,又像了解它沒說出來的那部份。

莫尹蓉心中有不解和猜測。接著連續幾天,她不停跑圖書館,又向做研究的朋友借來一組帳號密碼,每天在網路上查找資料,把相關的珍本微縮資料和期刊一篇一篇載下來研究思索。

她心中隱隱的猜測那東西要告訴她什麼,還有那個哀傷表情後面的意思。

 

一個月後的今天,出乎意料的,她在掛號櫃檯後方的飲水機裝水時,瞄到了工讀生小涵的電腦螢幕,診所掛號名單上出現「魏思洋」這個名字。

莫尹蓉一口水正含在嘴裡,千辛萬苦的忍住噴出來的衝動,憋得臉紅脖子粗。好不容易把水嚥下順了氣,她一推小涵急切的說:「回剛那頁給我看看!」

小涵一臉莫名其妙的把頁面調整好。莫尹蓉拍在螢幕前,從出生日期和身高體重等健康資料判斷,那真的是她認識的「魏思洋」,接著滑鼠急往上拉,約診醫生……不是自己。

小涵察言觀色,問:「怎麼了,是您認識的人?這位病人未指定醫師,要不要和邱醫師說一聲,換來您這裡?」

莫尹蓉想了想那張蒼白的小臉,又想了想那雙血紅眼睛,再想了想那些都合併在一起躺在她的診間。一個讓莫尹蓉有好感的人,一個讓莫尹蓉疑惑的存在。一個靈魂衝突的個案,一個讓心理師和生引師身份衝突得無所適從的自己……

「不用,照班表就好。」莫尹蓉果斷的說。她需要見見魏思洋,但不是在診間。

 

魏思洋向朋友打聽到這間在路口的身心科診所十分不錯。據說這裡很多心理師輪值不用候診很久,諮商時診間氣氛溫馨,還有幾位聲音好聽、笑聲有感染力的,讓來求診的人感覺不錯。魏思洋覺得這聽起來很適合她。她撥了電話給這間診所,又打開忙碌的班表中擇了個空檔,請電話那一頭的工讀生幫他掛號,任何一個這天下午可看診的心理師都行。

雖然她自己醫院裡也有身心科,但魏思洋對於自己在意外事件中的脆弱感到極其羞恥。好不容易同事們似乎漸漸淡忘了她莫名昏厥的事,她無意在院內就診去喚醒他們這個記憶,不過,為了讓親友放心,她決定走一趟身心科討個交待。她要與臨床心理師在諮商室聊一聊,弄清楚自己到底有沒有毛病?魏思洋夠堅強,她不需要太誇張的同理心,也不需要心理師指個症候的名稱安插在自己頭上,她只是需要有人幫她梳理一下,有病治病,沒病聊天。

諮商時間飛速流逝,診間充滿了魏思洋輕聲的談笑和爽利的笑聲,以及心理師低低的、輕柔的聲音。一小時後邱醫師為會談話下句點:「很高興看到你的狀態這麼開朗,用開放的心態來面對諮商。目前看來,你能夠把自己維持在積極穩定的狀態,這很好。不過很多時候,可能要多花點時間觀察,問題才會浮現,建議你多回來聊聊。」

魏思洋微笑走出診間,得到這個結語不意外,但是聽到這個等同於「你沒事,你很好」的結論還是令人開心。正舒展著開懷的笑容,魏思洋看到有個穿著白襯衫的人站在對面診間的門邊,側身回首看著自己微笑。

那人服裝的線條十分簡單,不過整個人身姿挺拔,像顆站在路邊的小樹。鐵灰色的長褲褲管下露出了一小截膚色的腳踝,顯得兩腿修長。那人一手隨意的插在褲兜裡,另一手輕輕朝著自己揮動打招呼。

……啊!」這張臉她記得,不過卻叫不出名字。魏思洋伸出手指著對方,一時張口結舌。

「莫尹蓉。」那人指向自己。低磁的聲音帶笑,混著女性嗓音特有的如綢溫潤。

「噢!」魏思洋尷尬的笑:「真不好意思,一時叫不出。您怎麼在這?」

「我是這裡心理師。」

莫尹蓉慢慢朝她走來,那步子輕鬆愜意,像是踩著悠閒小曲的節奏而來。20……15……10……,隨著兩人之間的距離緩緩縮短,魏思洋心跳怦然。

距離近,她看清楚莫尹蓉的容貌,心思卻飄得遠了。據說研究指出,如果一個人長得好看,其他人在面對著他或她的時候,會不自覺放鬆面孔上的肌肉,連瞳孔都會不由自主的放大──這表示「喜歡」的大腦下意識反應,並不受主觀控制。魏思洋覺得中肯極了,雖然她看不見自己,但猜想現在的自己大概就這個狀態。

那人長得好看。魏思洋這才發覺兩人上次見面時,自己居然沒注意。素淨的薄唇帶笑,帶著黑白分明的眼睛向上勾起,眼神明淨疏朗。不論男女,對於好看的一些定義放在莫尹蓉身上都很合適,那是一種中性的讚美。魏思洋匆匆一瞥,視線微錯投向別處,穩了穩心思,等著莫尹蓉來到面前,才重新看向她。笑容在魏思洋臉上綻開。

2步,咫尺,這是一個合適的距離。近到影子可以觸碰魏思洋,遠到不會冒犯她。莫尹蓉停下了腳步,也笑了起來:「怎麼這樣看著我?」

「沒事。那天來不及好好向您道謝,謝謝莫醫師送我回家。」魏思洋腳下生根,現在正不動聲色的和地心引力拔河。不過,這個距離讓她安心。這樣的位置,近到可以感覺到莫尹蓉身上清爽的氣息,卻沒有侵略感。魏思洋努力放慢呼吸,臉上的笑容有禮而克制,努力忽略心頭麻癢。莫尹蓉不愧是專業人士,魏思洋心下想著,這個互動的姿態和距離,掌握得太好了。

莫尹蓉低頭看她,嘴角依然噙著的笑,讓接下來的邀請難以拒絕:「去喝杯咖啡?」

魏思洋終於神態自然的往後退了一步,點頭說好。

莫尹蓉微笑著領先兩步,領著她往電梯走去。

uni2019 2020-08-18 08:08:29

鐵灰色的長褲褲管下露出了一小截膚色的腳踝,顯得兩腿修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