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有望登上美國銷售龍頭 贊助
2020-08-13 08:00:00kappa

褰裳涉:第九章 相逢不相識

第九章 相逢不相識

莫尹蓉覺得自己運氣很好。當然,如果沒有氣爆案,這陣子她就不必忙前忙後的到處召靈,但是,也就因為爆炸案傷亡無數,加護病房客滿。所以這些受委託人才會躺在普通病房,讓她可以直接送回活靈,還有……摸進這裡來。

這是一間雙人病房。莫尹蓉腳步無聲,走到靠門口的床位邊輕輕掀開布簾一角,看清床上的人,正是魏思洋。

莫尹蓉無聲呼了口氣。

病房裡沒有陪病的親友。莫尹蓉把布簾掀高,小心不扯動滑輪發出聲響,彎腰爬進去,站到了床頭邊。

病房裡光線幽暗,只能透過窗外大樓反射的燈光看到事物的模糊輪廓。莫尹蓉低頭看到床上的魏思洋,唇色似乎紅豔豔的,臉色彷彿比那天在候車亭看起來還好,不由得心下奇怪。

她抽出手電筒和一張形狀奇怪的暗色布巾,用布巾蓋住燈泡後輕輕彈開電源,藉著侷限的光線開始檢視四周。

那天魏思洋背過的包包放在一旁陪病床上,莫尹蓉伸手朝側袋摸索,摸到了八卦形的符令,單手拆開折線放到燈光下看──是她那天塞給魏思洋的安神符,沒錯。

那為什麼「魏思洋」會被彈出呢?難道發生了什麼其他變故?莫尹蓉皺眉思索,反手把符塞回自己口袋。

沒辦法了。莫尹蓉決定霸道點,如果可以的話,生靈早點回歸比較好。

她用牙尖咬破右手食指,憑空畫了符令,最後把指尖滲出的血珠子點在魏思洋眉心。

病房中憑空出現了被那團強制召喚而來的迷霧,莫尹蓉偏過頭,看到它又出現那種寧死不屈的樹形。

同時,莫尹蓉感覺右手上一涼,一隻冰涼的手抓住了她的食指。她心頭吃驚,左手不自覺鬆開了手電筒,反射動作似的側身一扭,抽回右手,左掌手刀凌空劈出,接著往後退開。一掌落空時,手電筒落到床上的那人身上。

莫尹蓉凝立不動,然後在微弱的光線中,看到魏思洋──的身體,睜開了眼睛!

莫尹蓉心中警訊大作。她瞥向那團仍紮在床尾的「魏思洋迷霧」,又繼續瞪視著在燈光下慢慢坐起的「魏思洋軀體」。

這是什麼?不是死靈、惡靈、妖、遊魂……,這些東西承受不住她的血印和符咒。

如果是「魔」,那比較麻煩,驅逐的時候會是一場硬仗。不過莫尹蓉有信心,她會看到抗拒的反應。她和那東西應該早就已經打成一團了,不是現在這樣……像大川入海,漁船入港那樣自然平靜,理所當然的反應。

莫尹蓉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驚駭莫名──她發現坐在那裡的東西,看起來是被自己喚起的!

她當機立斷,不知從哪扯出了黃紙符後立即綠光燃起,一人、一靈、一個不知名的「東西」當即落入開展的陣法結界中。

 

莫尹蓉搶前兩步隔開了那一軀一靈,才神色冷然的繼續瞪視著床上那個。結界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法子,把她們從現實空間隔離,形成獨立的時空。如果留在現世,在狹小的病房引起騷亂,那莫尹蓉什麼事也辦不成了。

「那個」坐直了身,慢慢用蔥白手指梳整長髮,接著,居然像個古代人整理水袖似的雙臂輕振,輕輕撫平袖管,這樣一套動作,居然硬生生在病號服當中做出了一股綽約風情的神態。最後看向莫尹蓉,雙眼血色迷離,眉宇間透著一股悽苦。

莫尹蓉默然而視。

須臾,它緩緩舉起手,向上指著站在面前全心戒備的莫尹蓉身側,停滯不動,像是要從指尖延伸出一條絲線,沾上莫尹蓉,再也不鬆開。

莫尹蓉心裡充滿疑惑。她摸向那個看不見的絲線尾端,口袋裡裝的是剛才收回的安神符。她把符拿出來,輕輕在手上揮動。

它的神色不變,臉卻似乎泛著光似的慘白。它伸手持續指著,隨著莫尹蓉手上的動作輕微搖晃,一邊注視著莫尹蓉的臉。好一陣,才轉移目光,直盯著它看不見的莫尹蓉身後,那團生靈所在的位置。

「你是什麼東西?」莫尹蓉終於冷聲說。

那東西垂下了目光,讓人感覺悽愴的寒冷之意撲面而來。稍頃,指著她的那隻手指慢慢曲起,和其他四隻併在一起,做出了個掌面向上,手掌彎曲的動作。接著那隻手慢慢垂落,它臉上寒光褪盡。

魏思洋的身體往前傾倒。莫尹蓉往前竄去,用手臂接住。等了一陣子,不再有動靜。她翻開臂中人的眼皮,只見眼珠子黑白分明,沒有了一丁點血絲。

 

「那東西」讓莫尹蓉驚心。別說它不怕莫尹蓉的安神符,最後甚至直指安神符暗示著什麼。安神符的功能在於穩定人的神識,讓軀體的靈足以抵禦外邪入侵……除非它不是外邪。

它是不速之客嗎?還是其實它是「魏思洋」身體裡真正的主人?可是那明明不是個活人的靈!還有,魏思洋到底是麼人?為什麼安神符趕走了「魏思洋」的生靈?「魏思洋」被彈出而「那東西」還在軀體中,難道它才是這具身體最主要的神識?

她冒出冷汗,沒有答案。

她輕輕把那具身體放下,用手擦去魏思洋眉心一點紅。接著展平皺巴巴的安神符,轉頭看著迷霧:「我們試試看?」

梭形的迷霧不動。莫尹蓉勾起嘴角,輕聲說:「那來吧!」

燒燼的碎末隨綠色焰火落下,迷霧就地消散。魏思洋咳喘掙扎從病床上坐起,伴隨著護理師從外而來慌亂的腳步聲,急切的話語再次淹沒了她。

莫尹蓉閃現在病房無人留心的黑暗角落,平常總是面無表情的臉上一時閃過極為複雜的神色,轉頭離開。

 

uni2019 2020-08-20 11:05:20

讓驅體的靈足以抵禦外邪入侵……除非它不是外邪。

它是不速之客嗎?

如用「祂」可以嗎?

用布巾蓋住燈泡後輕輕彈開電源,(我喜歡的用法)
用布包攝影機也是一個方法。

https://youtu.be/M-3Jgw1bZag

Mann Ray 喜歡用你的方法攝影。

剛開始還以爲是溫馨純愛情故事,哈,趕快把所有的燈都打開。好有畫面!畫皮的面!OMG
👍

版主回應
喔喔,抓到錯字了。趕快毀屍滅跡……
不太懂攝影,不懂後現代,不過Mann Ray是位大師呢,感謝推薦。
2020-08-22 07:4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