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aguar霸氣登場 贊助
2020-08-11 08:00:00kappa

褰裳涉:第七章 情憶初見時

第七章 情憶初見時

 

這次五位委託人全數是醫院病患家屬或友人。病人資料裡寫明,五個委託有三個人還在院區普通病房區,當然要先跑一趟。201號、507號,她最關心的小醫師病房是522號房。

另外兩個是已經出院後回家的事,要另外再找。

她挺在意這個小醫師的。人感覺很不錯,有點莫名的親切感。

昨天在醫院遇上時兩人狀態都不好。小醫師睜著血紅疲倦的眼睛,銳利視線在她身上掃射。

那時莫尹蓉是為了委託,透過友人的安排裝病提前住進病房。半夜時,她趁人不注意潛入遠處另一間病房,取出腰際的符袋,解開符印,小心翼翼將一團微弱的虛影倒入掌心。

有時會遇上這種案子。被委託人因為身心狀況不佳或各種不利因素,和軀體之間的牽引幾近於無,就要靠生引師親手把生靈安回本體。

莫尹蓉在每個符袋上畫了固靈的符篆,幫助受委託者的生靈恢復與軀殼之間的牽引力。不過,這對太虛弱的生靈沒什麼作用。

病床邊,她伸手把虛影緩慢穩定的按進床上男性患者心口的位置。生靈的光澤慢慢消失,床邊生理顯示器微弱一顫,接著又恢復了有氣沒力的波動。她抹了把頭上的汗,彎腰靠近床頭低聲說:「大哥撐著點,有人等著你吶。」

這份工作讓人最無可奈何的時刻。莫尹蓉心裡空落落的潛回自己病房,明白自己沒戲了,接下來要靠神仙和病患本人。任務完成,卻又好像沒完成。她只能收拾準備,要等早晨按照一般程序,不引人注目的悄悄出院。

然而不等她繼續思索心中那分空落感,氣爆案就發生了。莫尹蓉在窗邊看到了那陣火光、煙霧迷漫,吃驚不已。距離太遠,除了煙塵火光其他什麼都看不見,但她知道在那裡,一定也出現了騰然而起,從人的軀體中被震飛出來的一道道生靈!

醫院已經亂成一鍋粥。爆炸穩定下來時,莫尹蓉和同伴已經出現在爆炸區域周遭,開始朝著虛空招手。那天她東奔西走,直到早上六點半天色大亮,才回到院區,閃身回病房用手機聯絡協會,催生出名單讓她確認召喚回來的那些可能身份。

她在自己病房中解放登記本院的生靈。甫剛脫體就被召回,又在莫尹蓉的符袋待了一陣,這些生靈已經稍微恢復,被軀體牽引而去。

莫尹蓉鬆口氣仰躺在病床上。只剩另外兩間醫院,要盡早把剩下這些送回去。然而,疲勞了一晚上的筋骨卻在哀嚎,她感覺不能動彈,病號服穿在身上就像等手術的老太婆一般不違和。

就是這時候,小醫師推門走了進來。

莫尹蓉感覺到一陣柔和的悸動。她閉眼定了定神,再次注視對方,還是感覺到對方的身體裡盈盈流淌著清淡柔和的光澤,眼中卻閃著鋒芒。很不搭調的感覺,卻不知為何讓莫尹蓉覺得親切。

後來在候車亭遇見,柔和光暈不復存在,一切又回復正常,連銳利的眼神也被疲憊掩去了鋒芒。莫尹蓉沒有著意去想,當天她自身也疲倦得狠了,只是當了好人幫忙魏小醫師把車開回社區。昨天,誰也沒心思多想多做些什麼。

「今天是為了你回到醫院的……」跨騎在螢光綠摩托車上停等紅綠燈,莫尹蓉用手指摩娑撥動著頸根若有似無的那絲皂香,在安全帽中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她在腦袋裡劈啪打著如意送盤:把你送回去,接著本帥隆重登場,約頓晚飯!

其實歸體之後,生靈時期的遭遇不復存在,頂多在深藏的潛意識抹下一筆痕跡。莫姑娘打的算盤,純粹哄著自己開心。不過呢,至少也要洗去小醫生腦袋裡那個自己套著病號服的印象,形塑好的第二印象,給以後製造個機會好好發揮追求條件。

莫尹蓉日後才知道,她的擔心多此一舉。小醫師眼神毒,看人根本不看服裝!

 

一走近院區還沒跨下機車。莫尹蓉就在外頭召回了201號房生靈,勾勾手請進符袋。出師大吉,莫尹蓉心情很好,沒忘了在後視鏡上把安全帽壓扁的頭髮重新抓得有型。她邁步走進病房,把201生靈送了回去。生理顯示器螢幕一陣抖動,趁醫護闖進來關切前,莫尹蓉一閃身離開病房。

接下來兩個如果還在醫院就別跑了吧!她在心裡自得其樂的想著。

不過到五樓出電梯一拐轉角,莫尹蓉就傻了。她還沒看過哪個生靈這麼生猛!她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通常生靈離體,會停留在最靠近本體的位置,那表示生靈還受到身體牽引,不久就回去了。如果身體沒有牽引力,那麼生靈就會慢慢遠離飄散,等牽引有機會復原時,才會慢慢飄盪回來。剛才召回的201就正在向外飄。如果要找這樣的生靈,在牽引回復前,可能得跑很遠去找,還要生引師親自動手,把生靈按回身體裡。

不過,眼前這團生靈很奇怪……

六、七點,正是護理師交班的時間。吃飯的吃飯,清點的人員忙進忙出,莫尹蓉傻看著一群平凡人「噗──」「噗──」在那團梭形的生靈迷霧中穿梭來去。它把自己擠在護理站內一角,很接近電腦顯示器的位置。像團水汽凝在那裡。

通常被人這麼衝來撞去,魂都快被衝散了,生靈會自己飄向安靜的區域,所以人跡罕至的沼澤地才是很好的召靈場所。不過,眼前這團,一沒有渙散的跡象,二沒有離開的跡象。

什麼情況?

莫尹蓉冷汗直冒。不應該是這樣的,它至少該待在一個少人走動的角落。或者直接在病房裡。在護理站做什麼?

她走過護理站,假借著看電視牆的角度,對著那團迷霧,試著喊出5樓病房兩個受委託者的名字:

「吳誨材!」……沒反應。

「魏思洋!」……迷霧聞聲整團震動了一下。

就是你小醫師,你出來遛什麼圈!